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三八六章 缘由因果
    洛轻云所说的洞府,确实极近。就在二十个由旬之外,庄无道不惜损耗这辆车龙辇的寿命,极力的催发,遁速超越了这辆辇车遁速极限的半倍,打倒一个时辰七十由旬之速,才总算在那子午宙光盘赶来之前,进入到庄无道所说的洞府中。

    那是藏在一个巨大深湖之下的一座水府仙宫,时隔百万年,此处经历沧海桑田,也依然保存完好。幻法禁制,使这里看起来似一片散落的湖石。

    若非是洛轻云这个原主人的指点,又有着可破解天下一切幻术的重明观世瞳,庄无道也差点被此处的禁阵瞒过。

    那羲和元君的化身,也几乎在同时赶到,不过庄无道的车龙辇可以毫无阻碍的进入,羲和却无法办到,被千万道斩来的剑光狙击,暂时被拦在了别府之外。

    而仅仅只须臾时光,羲和元君的本体,也已抵达。驾驭子午宙光盘,在一息之内,就连破外围三重禁法,让庄无道亦惊出了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好在整个仙府大阵,也在这时候触发,居然是结合了佛门之术的一门大须弥玄元周天剑阵,高达仙阶七怕品。共有内外九重,是洛轻云法力极盛之时布置,外力越强,剑阵展现出来的威能,也就越大。是遇强越强,遇弱则弱的一类。

    有了洛轻云的入驻,及时掌握住了这座剑阵。那羲和元君的本体,终究只能暂停留在外三层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那一重重禁法,这位绝代仙王能够破解,不过却需一定的时间。

    庄无道也终于可以暂松一口气,这座名为‘玄寒别府’的仙府,乃是洛轻云在斩劫之前,为自己准备的后手。不但储存有诸多奇珍灵宝,更还预备着几条逃生之法。一旦遇到不能抗拒的强敌,便可借此脱身。

    而那时洛轻云预想中的‘强敌’,不是大罗,就是混元人物——

    已经可算是转危为安,不过庄无道旋即又一声苦笑,正如那羲和元君所言,他这边还有个苍茫魔主,还有个离尘宗在。逃得了和尚逃不了庙,即便躲过了这次,那和仍有的是办法,来寻他的麻烦。

    心内暗忧,不过眼下,他只能暂时压下这烦恼,转而打量起了四周。

    这‘玄寒别府’禁法森严,几乎达到了等同玄门大教根本重地的层次。不过范围倒是不大,总共只有百里方圆,一眼就可将此间一切,都览尽无遗。

    这里应该是从未有人进来过,庄无道的重鸣观世瞳,能够看到那宝库之内,依然是瑞霞氤氲,宝气冲霄。

    显然里面的东西,从未被人动过。各处禁法都还算完整,并未因时间流逝而有破损。除非似羲和元君这样的绝顶存在,强行以暴力破解。否则寻常的修士,根本就没可能进入此间。

    这也是应当,似这种仙阶七品以上的大阵,除非是经历了大的变故,否则不太可能出现问题。而这所谓的‘变故’,并非似沧海桑田,山移地动那种,而是经历一劫二劫那般的灭世浩劫,天地动荡,才有可能损及仙府内的这座大须弥玄元周天剑阵。

    所以这一次,那北冥仙府突然现世,才使人生疑。

    宝库在前,垂手可得,庄无道却暂无心情去收取。而是转过头,看向洛轻云。

    “不知师姐可否告知,这件事的来龙去脉?我很好奇,师姐是如何与这位反目成仇?”

    他甘愿与洛轻云同生共死,为她消灾挡劫,却不能一直不明不白。也只有知晓了缘故之后,他才能知道如何去应对,如何去处理。

    或者这二人间的恩怨,其实有办法化解亦未可知。

    洛轻云却默然不答,神情怔忡的看着远处方向。不过这时候云青依,却主动从剑身之内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还能是什么缘故?把羲和元君心系无涯子,成道之前,又数次被无涯子所救,从此情根深种。第四任剑主她在斩劫之时,为担忧羲和元君会出手干扰,所以事先使了些手段,诓骗羲和元君坐关,错过了她与劫果之战。当那羲和赶来之时,已为时太晚,因此深铸第四任剑主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既觉意外,又觉在情理之中。果然就如他所料,羲和与洛轻云的翻脸,是因那五劫劫果。

    可那苏云坠,又是怎么回事?当时的素云坠,就在无涯子的身侧,且那位劫果也是极力回护。

    不过当想到自身,庄无道就又自嘲一哂。他不是与这劫果一样?有了苏云坠与聂仙铃二人之后,又与洛轻云之间,有着不清不楚的情缘。

    且剑灵只说羲和元君情系无涯子,却没说无涯子对羲和怎样。

    不过话说回来,无涯子生为劫果,不想着去灭世,清洗此域罪孽,反而是与几个女人之间不清不楚,这样真的合适?

    倒是羲和那里为何会对无涯子生情,庄无道并不觉有异。羲和与洛轻云二人都是剑修,也都是走的以力证道之途,以剑为心,锋锐凌厉,一往无前,可以攻破一切道障,斩却一切挂碍。

    修行路上固然能顺风顺水,迅捷之至,然而道心磨砺方面,其实不如那些用几十万年不断积累,将道心打磨圆滑,根基深厚的仙修。这样的人,不动情则已,一旦有了喜爱之人,就必定是一发不可收拾。

    其实庄无道自己,也有这样的问题。道心看似圆融无瑕,可其实只是一心求道,刻意压制了自己的七情六欲。

    幸亏是六千年前斩出了恶念化身,借由苍茫魔主之身,稍作宣泄。否则日后,必定会出大问题不可。

    就比如那****之念,庄无道压抑太久,所以那苍茫的表现,是格外的荒淫无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爱侣被杀,又被欺骗。怪不得那位羲和,会叛离师姐——”

    庄无道先是微一皱眉,接着又奇怪问道:“说来我还有一事不解,师姐你当时并非应劫之人,为何定要斩杀劫果不可?”

    根本就没有理由,当时的洛轻云,已经成就半步混元,几乎就是圣人道祖,可以历万劫而不磨,沾因果而不染。与天常在,与道同存。

    劫果灭世,对洛轻云的影响,微乎其微。

    难道是为那皇魏天朝?可洛轻云既已成道,那就该明白,这世间绝没可能有真正万世长存的皇朝。人皇更替,气运变迭,岂非是再正常不过?

    且看洛轻云对皇魏天朝态度,也不似那么执着,无法放下。

    总不会是真为了这天下苍生?

    不过也不是没可能,在那所有高高在上,视一切苍生为刍狗的混元道祖中,这位皇天剑圣是对所有人族,最为亲近的一位,常年奔走此域各处,维护天道平衡,压制魔渊魔域。

    似无殇仙墓那样的存在,那些位道祖仙王都不会加以理会,只有洛轻云出手,特意加强了那里的封禁。也免仙墓扩散,波及其他诸界。

    这位曾是人皇之身,受人道恩德,故而对人族颇多回护。

    可那洛轻云,却依然是沉默,不言不语。

    庄无道等了片刻无果,只好无奈的转望云青依,希冀从剑灵的口中知晓答案。却见后者,也是一脸的懊恼茫然:“我也不知道,也想不明白,这到底是为什么?”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