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三八五章 子午宙光
    此时若以重明观世瞳往远处眺望,就可见愿望百余个由旬之外,一枚银白色的光盘,如霹雳闪电般的疾行。偶尔全力催发之时,甚至可与那明月光华融为一体,

    庄无道口里滋味一阵发苦,这当是‘子午宙光盘’,不但是一件先天上品的至宝,更是羲和元君的成名之器。

    这飞遁之能,其实只是‘子午宙光盘’附带的功用而已,可那强横遁速,也已将车龙辇的速度,完全比了下去。

    不对,是根本就无法比较!二者间的差距,至少是十倍以上,云泥之别!

    车龙辇的极致,也不过是一日六百由旬而已。可这‘子午宙光盘’,却能在短时间内,做到与光同体。也就是一息之内,六十万里,达到六个由旬之多。

    尽管这‘子午宙光盘’,只能在极短的一段时间内做到。说是一个呼吸之内,六十万里,其实只能维持不到六十分之一弹指,可这也极其的恐怖。

    而哪怕不用这宙光神通,这‘子午宙光盘’的遁速,也可达到一日三千由旬之巨。

    那羲和元君本体在魏墟,先是被他的四大护法神将断后阻截。之后又要以那千魂万魄归一法,将她分化出来的三万分魂全数合一,这至少需要花费两个时辰的时光。

    可仅仅四个半时辰之后,羲和元君的这枚‘子午宙光盘’,就已快遥遥追至。

    “这车龙辇真不同寻常,你是离尘宗的弟子?也就是这一代的离尘道种?能在这个时候,掌握鸿蒙神通,那么不是也是了。”

    车龙辇外,传来了羲和元君的笑声:“不知是何法号?既然是一身掌握两门鸿蒙神通,早该名震诸界才是,怎就一直籍籍无名?唔,明白了,你就是那个苍茫魔君任山河可对?说来七千年前,我也曾怀疑过,那劫果突然前往星玄界,是否是为洛轻云。可惜那时本宫恰有事缠身,等到处理完后,你与劫果这一战就已了结。之后可是斩出了身外化身?本宫曾近身窥伺,却并未发现我这师姐的气息总计。又有天机蒙蔽,你二人始未露破绽,却是让本宫错过,苦苦在这魏墟等了六千年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在车内,听得是既觉心惊,又觉庆幸,原来自己在这六千年中,不知不觉间,居然错过了这样的凶劫。

    “想来也真是可笑,当年第一任凰劫,为取得离尘宗秘术,与绝尘子明争暗斗了数百年都不能得偿心愿。想不到两劫之后,大悲七剑的传人,却居然能拜入了离尘宗内。这也算是了了凰劫之愿,天地阴阳大悲赋,加上师姐蕴剑诀,离世绝尘二术,果是不凡。离世绝尘,也确是这世间,最适合剑修的秘术。未成太上,就能将阴阳乱剑,演化到鸿蒙之境。几千年后,说不定你真能助她,重塑道体。”

    那羲和的声音语气,越来越是轻松写意:“就是人太蠢了些,如今尔等既已被本宫知晓了根基来历,明知跟脚。莫非还以为你等,能够从本座手中逃掉不成?哪怕你与她躲过了今日,还有个苍茫魔主,还有个离尘山。放心,你既已入了离尘宗,本宫倒也不取你性命。然而今日你之所作所为,却让本宫颇是烦恼。试问师弟你,该如何使本宫息这雷霆之怒?”

    听起来似是性命得保,庄无道却半点都高兴不起来,脸色铁青一片。至于羲和的这些话,他根本就不曾在意。

    要让他放弃洛轻云,这怎么可能办到?自踏入道途以来,他的性格越来越冷酷,越来越接近于那‘太上无情’。然而这个世界,终究还是有些事,值得他拼尽全力;有些人,可以人让他甘愿同生共死。

    且这羲和元君也只是说不取他的性命,可旁边庄墨灵与离华仙君,却并未提起。也仅只是留他一命而已,事后这羲和会怎么将他炮制,全凭这位的心意。

    庄墨灵也是一阵发愁,担忧的看了洛轻云一眼:“主人,这样下去,怕是要被她追上。轻云姐她,难道真要死在这里?”

    她对于洛轻云的感情,不在对主人庄无道之下。尤其是这六千年来,庄无道常年闭关苦修,而三足冥的血脉记忆,在她真仙境之后,就已经作用渐微。

    哪怕是神兽的直系血裔,那藏于血脉中的记忆,也不可能助它们一直走到太上元始,达至巅峰之境。

    这些前古祖辈们留下来的传承,最多只是让它们能够有个更好的基础。可要想走得更远,站到更高,却仍需看他们自身的造化。

    而这六千年来,都是洛轻云在为她传道授业,精心调教引导。才能助她走到这一地步,修为境界,并未被主人甩落太多。

    只看聂仙铃就可得知,这位的天赋之超绝出众,远胜过它。可没了洛轻云的调教指点,终究还是被庄无道甩开了一步。

    那只时雕挽歌,境界修为原本在她之上,可如今也被她超越。

    离尘宗亦有三位大罗人物,加上一个绝尘子。可却都不似洛轻云般,证就半步混元后意念映照太虚本源,触类旁通,几乎精通所有。一人一雕,都乏人指点。独自摸索的结果,是在六千年后,一身修为,仍只真仙之境。

    庄墨灵视洛轻云为师,自是万分不愿,被那羲和元君追及。

    “没事,我自有办法——”

    庄无道眉头紧皱,看着车窗之外。心中却想到了那位昊天无上灵感玄应大帝。

    传说中,实力在四十九位绝代仙王中只屈居中上位置的羲和元君,就已如此强横。那么那位毫无疑问位居绝代前二人之内的灵感神尊,又会是何等之强?

    在此之前,他常越阶而战,且缕获佳绩。甚至在星玄界以灵仙之境,击败真仙境的强者,战绩骇人。然而这些绝代仙王中的任何一位哪怕,在同阶境界中,都会成为他最可怕的强敌。

    几乎所有的绝代仙王,都至少掌握着两门以上的超品法域。尤其是那前三十位,无不都有着鸿蒙级的神通玄术——都是类似‘混沌变’与‘太阴天轮’的性质,可威能却半点不弱。

    今日之劫,他确有办法化解,可却只能救得一时。无论是那灵感神尊,还是这羲和元君,都不是他能抗衡的对手。要想转危为安,那就必须跨入太上阶不可。

    修为到了太上境界,不但可将他一身所有的玄术神通,都强化半个阶位,各门法域,也都将有不同层次的提升。

    昔年的洛轻云,就是在太上之境,把一身三大法域,都提升到超品之境。而那大悲剑域,更是被其无限提升到了鸿蒙层次。本身大悲七剑,加上阴阳劫,都全数推至准鸿蒙。从而一举奠定了绝代仙王中最强之基,短短两万年,成就半步混元。

    这也是为何离尘宗,担忧庄无道,将他雪藏六千年之因,

    倒并非全因那一战,任山河施展的混沌变,而是这位展露出的超品神通,实在太多太强,都有着提升到准鸿蒙的潜力。

    可以说太上仙君与金仙境,还有太上与元始之间,就将有一个巨大的分水岭。一旦能跨过这境界,所有仙修的实力,都将得到极大的提升,以十倍百倍计算都不会过。不止是法力上的差距,玄术神通法域内天地,都降拉开一条巨大的鸿沟。

    只有跨过了太上之壁,他与那太古魔主,与那羲和灵感之间,才有分庭抗礼的可能。

    “这子午宙光盘,遁速真堪称恐怖。”

    离华仙君此时也一声轻叹,眼神怪异:“只怕最多半刻,我等就要被追上,不知主人你,准备以何法退敌?”

    洛轻云与这羲和,二者间亦师亦友,情同姐妹。五劫劫果被斩灭之时,许多人都不解,本该成为洛轻云坚实后盾的羲和,为何会对重伤在身的洛轻云突施杀手,反目相向。

    而以今日听来,二者之间的翻脸,确有着缘故,她今日也算是听闻到一件不得了的秘辛了。

    庄无道不曾答话,袖中却悄然将一枚养魂槐木握在了手中。里面封印的。正是轻云剑分离出的那点残魂。

    不出意料,这当是五劫劫果无涯子的残存。而若是庄无道的不错,这羲和元君之所以背叛洛轻云,多半是为劫果。

    否则早不翻脸,晚不翻脸,偏偏是在洛轻云斩劫之后?

    自然也可能是他猜错,羲和元君是早有叛意,却一直隐忍到洛轻云重伤之后。

    然而今日他观这羲和为人,尽管有些歇斯底里些,人却是率性真挚。洛轻云对于她,也怀有歉意。

    若非是洛轻云本身有着对不住这羲和元君的地方,又何至于此?

    利用此物,他至少有九成把握从此间脱身。

    庄无道也有预感,一旦将此物释出,必定会是后患无穷,说是饮鸩止渴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可相比洛轻云的性命,那未来可能的灾祸麻烦,又不算什么,总之先避过这一劫再说。

    手捏着法决,庄无道就欲将那养魂木掐碎。只是在他动手之前,洛轻云就已一声呻吟,悠然醒转。

    神情先是迷糊了刹那,接着又目光紧凝道:“这是在何处?她可是追来了?”

    庄无道一声苦笑,向外面指了指。此时那件‘子午宙光盘’已经接近到五十个由旬之内,只需要再接近到十个由旬,那羲和元君的本体,就可以对这辆车龙辇出手。

    至于那具有着太上仙君实力的分魂化身,此刻就在这车龙辇外。

    洛轻云勉力起身,往外看了一眼后,目光就又转为晦涩自嘲道:“师弟是不愿将我交出么?所谓冤有头债有主,羲和恨的只是洛轻云一身而已。那位未必不会牵涉旁人,不过有轻云在,她一时之间也不会理会你等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这就是师姐你想说的?”

    庄无道面色顿时就阴冷了下来,直到数息之后,仍觉胸中郁气无法宣泄,怒不可遏,最后干脆并指在洛轻云头上一敲:“师姐你这是欲将我庄无道置于何地?是无情凉薄,不知恩义之人?”

    洛轻云一阵懵懂,庄无道敲得极重,毫不留情,不过这并不重要,再如何疼痛也是有。问题是她皇天剑圣,从出生以来,还从未遭遇过这样的对待。

    眼神无比复杂的看了庄无道一眼,温情,无奈,感激,自嘲,洛轻云胸中亦是五味杂陈。不过旋即就又收敛主了思绪,陷入深思道:“我记得那玄寒水宫,就在这附近。若是那处仍被人发觉取去,以师弟之能,当能阻她三五月时间。”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