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三八一章 魏墟见闻
    也亏得是庄无道手里有着浩劫天图与天机碑这样的?宝在,换成平常的金仙,甚至太上仙君,恐怕都要在这里铩羽而归。

    不过接下来的一段时日,庄无道的运势,将会衰落到极点。尽管他现在,依然是气运昌隆,乾卦九五。

    这运势非但不曾被磨灭,反而在经历六千年的巩固深藏之后,更显气运悠长,绵绵无尽。

    而随着地行参的到手,庄无只觉是卸去了胸中大石,如释重负。

    他现在只需觅一安全之地,服用了这两样奇珍,就可完成完整的正反混沌重明元胎。面对即将到来的变局,此身已有了应对之力。

    心中放松之下,庄无道也终于有了心情,陪着洛轻云游览那皇魏天朝的故地遗址。其实距离安阳不远,只大约一百三十个由旬左右,就是曾经的皇魏京城。

    此间也是中土的精华所在,有着大片的平原,且河道纵横,灌溉沃土亿万里,更胜安阳城。全盛之时,只这一地的产出,就可供应小半个皇魏天朝。

    不过那安阳附近的地域,如今是仍一片生机勃勃。可在这皇魏天朝的故都附近,却是死气沉沉,二者对比鲜明。

    尤其是皇魏天朝的京城‘神阳’城附近,更是煞力弥漫,徘徊有无数的凶恶怨灵,以及死灵大军,这里被称为魏墟。

    皇魏天朝传国三百万年,是天仙界有史以来,传国最久,地域最大的皇朝,根基深厚,龙气长存不灭。

    所以在亡国之时,此间经历了一场惊世大战。亿万道兵在此间战死,参与此战的几十个大国,有近半在这之后百年内陆续亡灭。

    插手此战的几十家玄门正教亦元气大伤,而那释门与魔渊魔域。更是折损惨重。

    这就是所谓的‘第六劫’,因皇魏天朝手中一件半步鸿蒙级的至宝引发。直接导致人族有史以来,最为强盛的中央天朝亡灭。更使天仙界血流成河,道门损伤亿万,四十九个道门分支,当时覆灭了十四家,之后祸乱又蔓延诸界。

    使得此间数百万里方圆,皆成死地。比之那无殇仙墓,还要更为凶险。

    所以之后几个天朝,明知这‘神阳’附近,环境更优过安阳,却仍旧要将京城南迁,这是因着皇魏故都周围,至少千万年内,都无有再成为一国之京的可能。要想此间完全恢复如初,至少也要千万年计!

    这里的环境,比之那无殇仙墓内还要更为恶劣,庄无道与洛轻云只能远远看着那废弃的京都,不敢轻易靠近。

    那普天君,雪月君,紫元君,太黄君四位护法神尊,更是对这险地戒惧甚深,躲藏在那神像之内,连神念都不敢往外探出一丝。

    他们是神灵之躯,严格说来,与这神阳古都内的那些东西,是同一性质。也是那些怨灵眼中,最可口的食物,甚至有直接被吞噬夺占神躯之险、

    “天仙界之人,将这里唤作魏墟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斜目看着那望着魏墟,怔怔出神的洛轻云:“有数位绝代仙王陨灭在此,尽管大多都能重入轮回。可其死前战意杀念盘旋此间,萦绕不散,更有无数道痕残留。”

    这是在提醒洛轻云,此处凶险莫测。在这里怀缅故时可以,却不能轻入险地。

    洛轻云却仿佛没听见一般,依旧是痴痴看着。良久之后,才长吐了一口浊气。

    “我曾以为,我家的皇魏天朝能够万世长存。可事实是这天地之间,并无能够真正永恒不灭的皇朝国度。”

    又指了指那魏墟之内:“看那里,皇天圣宫。我曾出生于此,成长于此。退位之后千余年中,也是居于此间。直到这里,再容我不下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循着洛轻云所指的方向看去,只见那是中央皇城之中,位于左侧的一座宫殿之一。

    皇魏天朝国力鼎盛,城墙与皇宫内的所有建筑,都是以上阶土木之材与强横仙法建造,哪怕是时隔百万年,在这凶绝恶地,也仍未曾腐朽。依稀能够望见这座华丽宫廷,当年的盛景楸

    还有这皇天圣宫,这只怕是就是皇天剑圣的由来?

    “利欲熏心,我皇魏亡得可悲。不过还好,总非是因治国不当,民怨沸腾而亡。”

    洛轻云说完之后,又朝着庄无道镇重一礼:“多谢师弟,让我了此心愿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却是微觉意外:“师姐你,就不想进去看看?”

    他以为洛轻云,至少要入那皇城之内一行。尽管此处凶险莫测,不过庄无道仍愿陪着洛轻云走这一趟。

    以他现在金仙境的修为,只要不进入那场大战真正中心所在,应当还不会这么倒霉,就这么死在这里。

    “用不着,只需看一眼,就已足够。”

    洛轻云的神情复杂:“无论是玄释二门的修士,都把自己称为出家人。是谓断绝俗缘,破家而出。一入修行之途,则等于是将家人亲情彻底抛弃。千百年岁月下来,什么样的亲情情愿,都要淡去消逝。”

    见庄无道皱起了眉头,洛轻云又一声失笑道:“这不是指你我,出家人求的是看破世情,内心豁达,任世间风云变幻,我自岿然不动。超脱生死,能够跳出三界外,不在五行中。然而道理是这样,却也少有人能够做到,师弟你入道不过万载,世界我在轻云剑内近乎迷失,这几十万年中记忆一片空白,也等于是只修行了三万余年,其实都做不到如那些积年大修般的心境旷达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似懂非懂,不过却已明白了过来,同样唇角含笑:“师姐你,似乎是领悟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确有所悟,这大千世界,紫陌红尘,看得穿的未必逃得出,逃出来的未必看得破。对这故国,我原以为自己是放不下的,可看了这魏墟遗址,却发现自己其实已能放开。”

    洛轻云脸上的哀愁之色早已不见,眼神淡然宁静:“不过这个世间,我亦非是就此了无牵挂——”

    没有了皇魏天朝,可在这世间,仍有了一个让她担忧记挂之人,?能放下。

    也就在这时,洛轻云话音未落,心中就升起了一股警兆。只听身后,忽然一个虚无缥缈,又空灵之至的女音,从后方传来:“这个世间,能令师姐你还有牵挂之人,莫非是小妹我么?“

    洛轻云悚然的一惊,转头回望。庄无道亦是只觉心中危兆隐现,瞳孔先是一凝就又随后散开双瞳,往那女音的来处扫望了过去。

    竟然是就在万丈之外,这位竟就在他二人意念笼罩之下,无声无息的匿行至此。

    而此刻那女子,似乎认为再无隐藏的必要,一个挥袖,就将身形大大方方的现出在二人眼前。

    却是一个少女,一身紫衣,一头印发,近乎苍白的雪色肌肤上,有着一条条奇异而又美观的淡紫纹路。气质无比的妖异,可也美丽到了极点,整个人似如画中走来。

    “羲和元君!”

    庄无道倒吸了口寒气,他这六千年在离尘山,也不是只会修行参悟。也曾用各种样的手段,来打听洛轻云的过往。

    世间四十九绝代仙王之一,曾受洛轻云指点剑道,有了这些信息。想知道这一位的身份,实在再简单不过。

    羲和元君,中天玄州北方羲和神宫之主,掌握玄门四十九支道脉之一。

    也是洛轻云之后,第二位以剑修之法,横扫此域的绝顶女修。

    曾经与洛轻云情同姐妹,可在洛轻云斩劫之后,却不知因何故翻脸相向。

    传说皇天剑圣斩劫之后,仍有希望化解劫数。可却因这羲和元君的突起袭杀,使洛轻云不得不将残念寄托于轻云剑中。

    庄无道猜测,这定是洛轻云,一直不愿向他谈及斩劫前后往事之因。

    定是发生了什么,有特别的缘故,才使这羲和背叛,对洛轻云生出了杀意。

    又觉疑惑,这魏墟地域广大,乃是神念难以展开之地。哪怕真是绝代仙王,在这魏墟之内,也不能肆意行事、

    他与洛轻云进来时,也极其小心,只在外围窥视,怎么就这么巧,被这位羲和元君察觉?

    怎么就偏偏遇到这么一位,让他们本是避之不及的人物?

    难道真是因为捕捉那地行参,把自己接下来的气运,都全数用尽么?爆发运势之后,这么快就有了恶果报应?

    “自六千年前,我再次感应到师姐开始,就在苦苦追查师姐你的踪迹。可惜遍寻不得,缕缕失望而归。六千九百年前,更有人镇锁天机,难以感应世界的存在。后来我就在想,你若到了天仙界,那么以师姐你的性情,是定要来这魏墟走一趟的,看看这魏墟故地。”

    那羲和元君此时的目光,全在洛轻云的身上,并未向庄无道,看上哪怕一眼。一双紫瞳中,蕴育着强烈极致的情感,全是憎恨杀意。

    “好在天可见怜,总算是让小妹我等到了呢。百万年前,被师姐你侥幸逃脱,是羲和毕生遗憾。然而今日,小妹我终可亲手使师姐你万劫不复。”

    随着那语音,赫然数十道剑气纷展而来。不过威能不大,洛轻云挥手之间就已化解,面上却是现出匪夷所思之色:“百裂千魂神衍决,你在发什么疯?”

    交手的第一时间,她就感应到眼前,这个‘羲和’只是一个分魂而已,且异常的虚弱,虚弱道她无需费多少力气,就可将之解决。

    修行百裂千魂神衍决没什么,可这个‘羲和元君’,到底是将自己的神魄,分斩到何等样的程度,才会导致这种情况发生?

    那怕是混元道祖,也容不得这样折腾。

    这根本就是摒弃道基,自毁前程!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