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三七八章 除魔卫道
    毫不掩杀意,庄无道的身影一息数变。在距离九婴绝冥大约百里左右时,就停住步伐。而后探手一招,就使那轻云剑落在手中。

    “本座对除魔卫道,并无兴趣。可既然道友撞在了本座的手中,那也就是道友命该如此。”

    这九婴绝冥,也算是杀孽累累。浑身的凶煞之气,远隔十万里可见。

    庄无道自己也是魔神,并无什么正义之心,自然也没兴趣刻意去寻这样的凶兽诛除。

    可既然在运势牵引下与这位撞见了,那么庄无道也不介意顺手除去,还这方世界以安宁。

    这九婴绝冥要怨,就只能怨自己命运不佳。是天道要借他之手,除此恶凶。

    修士大多时候都是逆天而行,而有时候顺从天意指引,对自身也并无损害。

    并未施展神通玄术,庄无道此时只平平无奇的一剑挥出。可那九婴绝冥残余的七颗头颅,都是现出了惊恐无措之色。

    这一剑,竟已将整片天地的力量,都融于其内。太虚时序,天地乾坤,包罗万象,

    九婴绝冥根本无法抗衡,似乎斩来这一剑的,并不是庄无道,而是整个天地界域本身。

    九婴绝冥倾尽所有,不惜消耗本源,将一身所有守御类的术法施展,所有能够救命的秘术使出。

    可都在这气势浩大绝伦的剑光之前崩灭溃散,而九婴绝冥的主体,在连续闪动数十次之后,也依然逃不过庄无道的剑意锁定。

    只能歇斯底里的狂吼;“你敢杀我?杀我九婴绝冥?你可知本座乃九婴太子之一,本座若亡,我九婴一脉的族人,定会寻你复仇,绝不会与你善罢甘休。”

    只是这嘶吼之声,却并不能打消庄无道的杀意。而九婴绝冥的言语,也在之后转为哀求:“给我住手!本座近日与你无冤无仇,何需斩尽杀绝?道友如肯放过本座,本座可为道友效力千年。本座十万年积累,有一洞府积累了许多宝贝,都可敬奉道友。”

    只是庄无道的剑意,却更显霸道,杀意如故,一剑再断去了九婴绝冥的五颗头颅,第二剑就已锁住了九婴的精魂核心。

    那伤口就如洛轻云之前斩出的剑创一般,根本就无法恢复。

    九婴与相繇,都有着类似的神通。九头九命,只需有一头不断,则其余八头都可再生。可在庄无道与洛轻云的面前,这头九婴却完全没有施展这么神通的余地。

    “真不愧是我教之道种!”

    此时四面方向,那各自分镇一方的四位护法神明,都在以心念交流着。其中那雪月君,首先激赏赞叹着。

    “以天地万物为剑,不走剑修之路,剑意却能如此精纯。我教的那些剑修与之比拟,固然能够做到精纯不逊色,可却未免有些小家子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确实,气势磅礴恢宏浩瀚,包容万物,这就是他的剑意。天地万物,所有的大道玄理,都可成他手中之剑。道种大人他,说不定是又开出了一条全新的剑修之途——”

    “这九婴绝冥肆掠一方,这二十万年中,不知吞食多少的生灵,毁去了多少城镇。我离尘宗与大月天朝曾经十数次派出道军讨伐围剿,都被其逃脱。不但没能诛灭,反而是缕缕惨败而归,折损无数。这也可算是一位顶尖大妖了,今日撞在道种大人的手里,可算是他倒霉。”

    “六千年来,从未见道种大人出手,我还心有怀疑。今日见后,才觉自己浅薄。如门中的无真,无地那些后辈,尽管也极其出色,可相较于这位道种大人,却似如星辰之于皓月。难以争辉。”

    “根本就无法比较,在我看来,道种乃是明玉,那无地无真之流则是沙石,怎可比拟?”

    “不愧是曾经斩杀劫果的绝代天骄,崇玄仙君让我等护持左右,可其实道种实力强绝,直追太上,根本就无需我等出手。”

    “不止如此,道种大人的这几位部属,我看亦都是强横已极。那位离华仙君就不说了,这个庄墨灵,只需再有一两千年,达到金仙巅峰境界,那亦是可比拟太上仙君的人物。至于另一位客卿大人,我都看不透——”

    “尔等何需沮丧?日后自然会有用到我等之处,总之小心侍奉道种大人便是。”

    普天君的目中闪动着精芒,眼现期冀之色。所谓一人得道,则鸡犬升天。他们身为无法仙尊的护法神明,一旦当这位证就太上,甚至元始,四人也必定能得以受益。

    也就在四位护法神尊,意念交流之时,庄无道已经将那头九婴解决。

    二剑挥出,都不用第三剑,就已经将那九婴绝冥,彻底灭杀。所有的血肉神念,都被那浩瀚剑力,磨灭的不剩丁点残渣。

    轻云剑飞旋而回,重又归入到了庄无道的袖内。庄无道紧接着,又神情平静的朝着空中四人一礼。

    “无法多谢四位神尊,今日降临相助!”

    “不敢!道种大人此举,未免折了我等之寿、”

    普天君忙侧身让过,他是真不敢心安理得受庄无道这一礼。“本就是我等擅自现出法相,今日这九婴与道种大人一战,其实也用不到我等相助,大人之言实不敢当。不过吾等也有事相求,只请今日之后,大人如有差遣,无需对我四人客气。为大人效劳,本就是我等份内之责。”

    “普天君言过了,都是同门道友,何需事我以臣此礼?”

    庄无道闻言轻笑,依然不曾有半分的轻狂失态,依足了离尘宗对待神尊的礼节:“为这一点小事,自然不劳四位出手,可若有用得着四位神尊处,无法这里绝不会与诸位客气。”

    “只望道种大人,莫要忘却今日之言。虽为同门,然则身份不同。所以该是大人你,无需对我等多礼才是。我等四人侍奉道种大人左右,虽无名份,却也等同大人家奴一般。”

    普天君微摇了摇头,随即就又扫望了一眼四方道:“此间之事已经了结,看来大人还有事要办,我等四人就先走一步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四人身影就开始散化消失。而后汇成了一点点灵光降落,落在了那车龙辇周围,四尊神像之中。

    四人的真身,都藏在了这四尊以天槐木制成的神像之内,以温养神躯。毕竟非是人族纯阳之躯,也并非是神主之流,许多事并不方便。

    不过有不便之处,也同样有着独属于他们的优势。这四尊护法神将的元神精核,以及那四件重明道甲,其实都并不存在于神像之内,而是藏在离尘本宗。

    甚至平时与人战斗,这位也只需显出法相化身就可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旁人哪怕将他们的法相摧毁,也无法将这四彻底人杀死。哪怕是四尊以天槐木制成的神像,也最多只是使这四位护法神将本源受伤而已,并不会折损性命。

    这也是庄无道,并不将这四人视为累赘之意,与人争斗时,他根本无需分心去照拂。

    而此时就在吗天边云空处,那洛轻云也正远远看着庄无道,目中闪着异泽。知晓庄无道,不但已经找到了自己的道途,而且在不断深化,在这条道上已经越走越远。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