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三七七章 九婴绝冥
    而也就在庄无道四人,跨越过辽阔东海,在东元紫?神州内四处寻觅的同一时间

    距离那离尘宗附近不远处的一个所在,无理正眉头紧凝,立在那南斗玄龙辇上。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庄无道他确实并未回山,周围的仙集中,也不见他的身影?”

    “确实未见他回归,离尘已经有数位金仙,窥测过半月岛,内中已无人迹,除此之外,离尘宗之外三千由旬之内的仙集,也从未有人看到过他那辆车龙辇。“

    正立于他身前的一位五元斋供奉,语声平静的答着:“我奉少东主之命,另请了七位术算大家,推演此人去向,可结果都显示这一位,仍在离尘山附近。”

    “离尘山附近,胡说八道!”

    无理仙尊一阵气结,这离尘山周围一千由旬之地,他都已经快挖地三尺了。那无法真要是在离尘山附近,早该被他挖出来。

    说起此事,他就气恼万分。明明他的南斗玄龙辇,遁速强过那车龙辇不止一筹。

    自己这边三位真仙境在辇车上,法力雄浑也强过那人无数倍。却不知这无法,到底是用了什么样的法门,居然轻轻松松,就将他摆脱开来。

    之后就遍寻不到这个无法的踪迹,原以为是此人已经去了那中土之地。结果一个多月,都没能寻到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接着又以为他去了周围仙集,可各处五元斋的人手,也没发现这庄无道的踪影。

    找了一个多月,他又怀疑那无法是躲回到自己的乌龟壳内。可结果又是让他大失所望,这个庄无道,就好像是空气一样,毫无缘由就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这使无理,生出了无比焦躁之感。甚至他自己也不甚明白,为何会如此。

    是因意外么?本以为是可操弄在自己指掌间的小人物,却偏能跳出他的罗网。

    不止如此!这个无法,只怕是真如无地师兄之言,并不简单。

    勉强沉住了气,无理陷入了深思。半晌之后,却忽然开口:“不用寻了,我们直接去那北冥仙宫!”

    此言道出,周围的几十位离尘弟子,与五元斋的几位供奉修士,都是一阵错愕。

    “少东主,北冥仙宫那里,我看似有不妥。有人传言,那里只怕是那昔年的北冥上仙,留下的一个天大的陷阱。”

    “正是,此间诸多金仙与太上汇聚,我等前往,只怕是危如累卵,有陨命之险!”

    “还请少东主三思!少东主如真要前往那北冥仙宫,最好是请斋主大人,再调拨一两位金仙护持。吾等无能,只怕不能万无一失。”

    “此事本宗心中有数,调拨金仙可以,甚至那几位太上供奉,也可请来。只是那北冥仙宫,却必须去一趟不可。即然那无法遍寻不得,那么本座,就在北冥仙宫等他!”

    那无理看似全不在意的挥了挥手,可其实对自己的性命,并不敢轻忽。

    也知中土那边,形势不佳,乱局纷呈。一个不好,就有性命之忧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刻,他也不知自己,到底是哪来的执念。对那庄无道,竟如此的执着。哪怕是冒着陨落的风险,他也要去看一个究竟。只是想看看,那个人的真实面目而已——

    他有预感,那无法必定会前往北冥仙宫一行。

    “可三十年后,就是九脉法会之期。”

    在无理的旁边处,有人疑惑的提醒:“斋主曾经交代,这次法会,对我五元斋至关重要。”

    无理微一楞神,随即就哂然一笑:“不是还有三十么?此事待本座从北冥仙宫那边回归再说,”

    一座北冥仙宫而已,大约是用不了三十年之久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东元紫日神州的南端,此处山丘崩塌,大地开裂,九头巨鸟的身躯,在云空中盘旋狂舞。九个巨大头颅,分别喷吐着水火风雷寒毒,还有无数的庚金之气,太虚之刃以及冥死之力。

    九种不同的力量,从那九只巨头的口中,不断的喷吐而出。疯狂的肆掠,将这一片千里方圆土地,都化为了死亡焦土。所过之地,寸草不生。

    庄无道就立在这毁灭风暴的中央处,一丝丝的苍茫剑气在身周盘旋刺击,将这九种不同的力量,不断的斩碎切割,一片片的打散消弭。

    对这头高达真仙级的巨禽,他是全不在意,反是眼神阴翳的,看着手中的那枚红色果实。

    这次那千闻殿在图中记录的消息,倒是不假。不过实物却并非是传言中的太戊玄天果,而是外观气味都与此物类似的赤天虹果。

    两者形状虽是类似,可其实作用完全不同。太戊玄天果,可使人修为大增,并且兼得土行之性。而那赤天虹果,则是一种毒果,是天地间恶煞之力的凝聚。

    不过此物,也同样蕴含着海量的精纯元力,深受那些凶兽毒兽的喜爱。

    所以在这枚赤天虹果之旁,还有着一头九婴鸟守护。应该是在等候着这赤天虹果成熟,准备借此果之力,突破那金仙之障。

    一声叹息,庄无道将这还未完全成熟的赤天虹果,收回到了自己袖内虚空。

    此物他不能留在此间,遗毒世人,更不能被那凶鸟九婴得到,可也同样不能就此毁去这枚天生地养之物。赤天虹果能长出在这里,自有其因。若是贸然将之除灭,有伤天和,也必定会沾染因果。

    见得庄无道的动作,那九婴鸟顿时暴怒,猛然发出了一声厉啸。并非人声,却是准确无比的把意念,传递入庄无道的脑海之内。

    “无毛猿,尔居然敢阻本座成道,你可知将我惹怒的后果?”

    庄无道将失望之感挥去,然后笑着望向这九头巨鸟:“能有什么样后果?本座倒想听一听究竟。”

    九婴亦是神兽族裔,战力不下于同样身具九头的相繇,一水一火,一禽一兽,正好对应。

    而他眼前的这位,则是九婴纯血,以真仙境的修为,战力就可压制金仙、

    不过那只是指普通的近仙境,在庄无道的面前,这只九头鸟的实力,还不够看。

    那九婴也明显知晓了二人之间的巨大差距,之前是心有不甘,奋力阻拦庄无道夺取赤天虹果。

    可当这枚毒果,已经落入到了庄无道的手中之后,它那暴躁的心绪,就已经冷静下来,知道哪怕是拼上这条性命,也不可能从庄无道的手中夺取此物。此时只一声冷哼道:“本座已知,你必是离尘宗的修士!从今而后,我九婴绝冥,必视你们离尘弟子为死敌。也迟早有一日,本座会使你死无葬身之地!”

    言含戾恨,显是已将庄无道恨到了极点了。不过那九婴绝冥一边说着,一边却挥扇着翅膀,就欲遁入青冥虚空。

    禽族都擅遁法,不过重明鸟一脉算是例外。重明神鸟身具土行之力,肉身强横不逊色于龙族,可那磁光雷遁,在神禽一脉中,只能算是一般。

    离尘宗的功法,则大半防自重明一脉。九婴有着足够的自信,从眼前这个古怪的剑道强的面前逃脱。

    ——之所以说是古怪,是因这人明明不是剑修,可他的剑道,却是分外的纯粹!又有着剑修所不曾有过的大气磅礴。尽管不曾直接对它出手过,可哪怕是方才它全力而为,所有的神通都全数用尽,估计都不能撼动这庄无道半分。

    其实当九婴绝冥回过神来时候,就已心惊胆裂。正面一战,自己绝非其三合之敌。

    故而冷静只后的第一选择,就是高飞远走,避而远之。

    然而当这九婴绝冥的身影,才刚飞至高空,就有一道赤红色光影,拦住了他的路途。

    “主上可曾说过,要放你离开了?给我乖乖滚回去如何?”

    随着一道白光打开,九婴绝冥心中更惊骇绝伦,身影疾速的翻腾,总算将这道危险至极的光华避过。

    “太霄重明离合神光,你是重明死鸟一脉的仙尊?该死!”

    重明神鸟与九婴一脉,一瓠都是死敌。前者被人族视为神禽,而后者则被认为是灾祸,这并非无因。

    双翅挥扇着,九婴的身影一转,就又飞向了另一个方向飞去。可随即就又见一位小童,立在了他眼前的云巅处。

    “此路不通,墨灵可不能让你在事后报复主人。”

    血红色的钩轮转下,凶煞绝轮的气息与幽冥死气结合,让九婴绝冥的瞳孔微缩。

    “三足冥鸦!”

    这是生死无常,而且是金仙级的‘生死无常’!

    若说这‘生死无常’在同阶境界,实力相当的情况下,有将近三成的几率,将对方打入轮回。那么这金仙级的‘生死无常’对他,那就是六成以上!

    九婴绝冥不敢赌自己的运气,太虚神通施展,身躯直接就破入到了太虚海内。

    他遨游太虚之能,不算太出色,可却有足够自信,摆脱这身后几人。只是那天地胎膜才被他打破,却又有着一道精纯不次于那离尘道人的剑气冲凌而至。

    “既然师弟没说让你走,那就不能任你离开呢——”

    只听其声不见其人,然而九婴绝冥的两只头颅,却被这一剑削断。

    一声痛吼,九婴绝冥化血疾遁,重归天地胎膜之内。此时它却又绝望的发现,这周围已不止是之前那二人,东南西北,那四个方向,赫然又多出了四具神灵之躯。

    与他都是同一境界,然而这四人身上的那身战甲,它是再熟悉不过,乃是离尘宗那仅有的二十件重明道甲之一。能使真仙境的神灵,拥有金仙级的战力。

    其实哪怕这四位护法神将加上这甲,依旧不是它的对手,其中任意一位,他都可轻而易举的击败。可若这四人只是阻拦逃离,却已绰绰有余。

    这些离尘宗的混账,竟已是在他不知觉间。布下了一做天罗地网,四面八方无路可退,无处可走,

    而此时庄无道,已经走到了他的面前。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