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三七五章 灵感之变
    聂仙铃紧咬着银牙,那双灿若星辰般的眸子,似笑非笑的盯着庄无道。良久之后,直到庄无道微觉心虚,才莞尔笑道:“师兄你这人也太坏了!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又犹豫了片刻,才直起身来跨坐在了庄无道的身上。将那身下已经泥泞无比桃源,对准了庄无道的玉柱,而后缓缓的沉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随着一声娇吟,一瞬间那绝顶美妙的滋味,顿时让庄无道的血脉贲张,元始的冲动开始支配身躯。而随后聂仙铃又轻咬着庄无道的右耳,吐息香甜道:“这次就如了你的愿,看我榨干你。就不准师兄你那个化身,去找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!”

    庄无道再忍耐不住,直接将聂仙铃压倒在了身下,策马驰聘。此时只有他一个念头,这次定将这个小妖精彻底臣服不可。

    二人都使动用任何的双修法决,只是最元始不过的男女的****,然而双方的精神,却也在此刻得到了最大程度的放纵。彼此的神魂,也无需什么秘术法决,就这么水乳交融的贴合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良久之后,当庄无道终于在的体内喷发,快感攀至巅峰,二人心神这一刻都近乎恍惚。而后又紧紧的抱在了一起,只觉是无比的满足,两颗心灵贴近不分彼此。

    云散雨收之时,聂仙铃人依旧浑身无力的躺在庄无道的怀里,略有些心虚道:“总觉得这样不好,沉迷于这男女之欢,怕是要耽误师兄你的修行。”

    自从庄无道回归离尘,她能够长伴在庄无道的身边之后,二人间的房事极其频繁。除了这次,是因庄无道闭关,时隔百年。其余时间,都是隔三差五就要来上一次。

    可哪怕是那些真正修行双修之法的人,也没这般的频繁。

    其实二人之间,有时候也有过双修,不过好处不多就是了。无论是庄无道先天战魂与雷火元胎,还是聂仙铃的无妄魂体,都很难使对方受益,也无法从对方体质中,获取对自身有益的部分。

    除了第一次,聂仙铃卸去元阴,使二人对增了数重修为之外,其余时候的收获就少而又少,最后干脆放弃了双修。

    这使聂仙铃颇为烦恼,总觉得是自己太痴迷这****,耽误了庄无道。

    “你在说什么蠢话?”

    庄无道哈哈大笑,刮了刮聂仙铃的琼鼻:“轻云师姐说你我二人的弦都崩得太紧,找些事放松一二,对你我大有好处。师姐早年虽传授给我不少书画琴棋之道,可要让我寄情于此,倒不如多拿点时间陪陪你们。”

    提起洛轻云,聂仙铃就不满的一声轻哼。她可以不在乎苏云坠,却唯独对洛轻云有些吃味。庄无道与洛轻云之间的情份,非同小可。她也知庄无道,其实早在少年之时,就曾为洛轻云动情过。只是这份感情,随着剑灵表现出的怪异,常年的苦修,以及与羽云琴之间的那份短暂情缘,而渐被压制。可这份情感,只是被庄无道压抑而已,并未消失,不知什么时候,就会爆发出来,

    不过到底那位,同样也可以算是她的救命恩人。聂仙铃虽是心忧,却也不愿表现得太明显。且前次算计洛轻云,其实已经很过分了。

    六千年前,她让洛轻云与庄无道双修,其实并没存什么好心。一旦洛轻云道体受损,无法抗拒天道劫力,也不可能与庄无道真正长久的在一起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师兄聪慧过人,看出了端倪,并未接受。洛轻云同样心中有数,却也仍愿为庄无道,牺牲这具道体。那个女人,是真的愿为师兄付出一切。

    聂仙铃微觉遗憾,而这次之后,她也再不能对洛轻云出手。同样的事情,有一次就够了,再来第二次那就过份,也等于是要与洛轻云撕破面皮了。

    洛轻云对她有再造之恩,她心中有愧,亦不愿见师兄为难。

    二人又温存了片刻,庄无道才想起之前聂仙铃曾说起,有事情想要与自己谈。当下以术法招来水液,将二人身躯清洗了一番,又穿好了衣物。

    似有心神感应,洛轻云随后就从门外踏入了进来:“你二人,已经完事了?时间太久了,都已过两个时辰。那边的无地,都已经快要把眼珠子瞪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聂仙铃先是面色晕红,可随即就已明白了过来。定是那个无地,试图以术法窥伺这车龙辇内的动静,结果被洛轻云察觉。

    虽知这辇车之内看似只仙品二阶,其实却是六阶层次,可不是随随便便一个真仙境能够窥破。可聂仙铃依然感觉惊险,又觉恶心恼怒之至。

    先是狠狠地捏了一把庄无道这个始作俑者,聂仙铃接着又狠狠瞪了一眼宣灵一脉所在的东面。

    “这个人,铃儿迟早要杀了他!”

    “这人的人品,确是有瑕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微一颔首,他亦觉恼火,匪夷所思,不过这次并无什么损失,所以仍能克制得住自己的怒气:“若非是身属同门,我不会让他还活着。对了,仙铃你到底是有何事,要与我谈?”

    “我先问你,师兄这次,可是准备出山一行?是欲去采购物资,还是绝尘子师祖的限令,已经解除了?”

    聂仙铃不答先问,目中发着微光:“这一次是准备外出寻找道缘?”

    “是为正反混沌重明元胎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闻言,顿时一笑:“我已去千闻殿中,问过那些灵物的踪迹。这次出行,应当有九成把握,完成这门元胎道体。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?可惜了,最近我还有些功课,必定要静功不可,不然倒可陪师兄你四处走一走。”

    聂仙铃满眼的遗憾,也不知似真如其言般的遗憾,还是可惜她对洛轻云的算计,终是彻底胎死腹中。

    “师兄既是欲完成正反混沌重明元胎,那就请尽快。这还是我两个多时辰前得到的消息,据说今日将有一位强横大能,闯入到灵感神尊的昊天神国中,与之一战。十日之后,此人重伤远遁。那位昊天无上灵感玄应大帝,也在那一日封闭了神界,与修界暂时断绝了联系。传说这位,同样受损不轻,伤到连本身神域都无法维持。”

    “昊天无上灵感玄应大帝受伤?此事到底是真是假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顿时一惊,与洛轻云面面相觑了一眼,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凝重之意,都是半信半疑。

    他的恶念化身是‘无量玄应王’,神力网络遍及诸界,无数的信徒,无数的消息渠道。可这个消息,恶念化身并未得知。

    这并不出奇,聂仙铃有着时序之法,可以沟通未来过去的自己。不过天道之限,聂仙铃哪怕最强盛的状态,也只能知所有过去之事。已经发生的所有一切,都能够得知。

    再就是未来十日之内,各个时段的‘聂仙铃’所知之事。

    ——十日之后的聂仙铃知道了,那么处于这个时间维度的聂仙铃,也就同样能够得知,比什么样的天机斗数都要厉害得多。且聂仙铃在术算这方面的能力,如今也很是不弱。

    不过代价也不浅,这会使聂仙铃积累大量的住劫劫力,当严重干扰时序长河时,那天命之龙‘原虚’也会出面干涉。所以聂仙铃,平时轻易不会使用。

    只有当未来的聂仙铃,感觉极其重要之事,这个时间的聂仙铃才能够得知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庄无道随即就听聂仙铃凝声道:“我不知真假,这是未来之我传来的消息。可能是真,也可能那位灵感神尊,为算计阿鼻平等王而故意放出来的烟雾。总之这件事,只需再有十日,就将轰传天下,有许多人都是这么猜测。不过这个时候,那两位应当还是在昊天神域中大战。对了,那个闯入昊天神域之人,是名为混世妖王,以前怎就未听说过?”

    “混世妖王?是他?”

    见聂仙铃与庄无道,都错愕的把目光望了过来,洛轻云就又解释道:“这是一位三劫时代存在的绝代仙王,因世间与他有关的经典大多散迭了,所以许多人不知究竟。不过说到这位另一个名字,你们可能就知道了,浑天大圣,乃是四大魔猴中的虚天魔猿。也是天地之间,唯一的一只虚天魔猿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楞了楞,而后犹豫着问:“可是三劫之时,曾经与制造出‘太辛神霄碎魂炮’,一起联手打破佛门清净佛国的那位?”

    这浑天大圣传说不是已经陨落了?四劫五劫之时都未现身,为何突然就冒了出来?

    传说此人攻破大乘佛门的那座佛国之后,就屡次被佛门之人围杀。屡次三番之后,终于不支战亡。

    天下间四十九位大罗仙王,在三十万年前就已满额。不过只有四十五位被世人所知,还有四人,一直都是神秘无踪。

    这位浑天大圣,就是其中之一?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如真是那位混世妖王出手,那么灵感神尊重伤这个消息很,就可能是真?”

    聂仙铃若有所思道:“若是浑天大圣,那么这位去寻灵感神尊的麻烦,倒也不足为奇。”

    传闻之中,正是这昊天无上灵感玄应大帝,与大乘佛门联手,三劫时代将浑天大圣逼入绝境。更迫使那位大圣的至交,也就是那位炼制‘太辛神霄碎魂炮’的高人,自裁身亡。

    浑天大圣与这灵感神尊之间,既有着足够的仇怨,也有着足够的实力去报复。

    “是真是假,需待证实之后再做定论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庄无道又很是气恨的,在聂仙铃的臀上一拍:“你这妮子,这等重要之事,怎不早说?”

    聂仙铃说不出话来,只能是无限委屈的瞪着庄无道看,方才说等不及现在就要的那个人,到底是谁?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