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三七四章 跳梁小丑
    “外出?”

    那无地的眼中,也同样显?了意外之色,可随即就摇着头道:“应是外出寻购丹药器物,不足为奇。”

    他也知这无法,每隔一段时日,就会外出到附近仙集收购各种物资,出手也还算阔绰,并不缺财力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也在奇怪,这位一向一门不出二门不迈的,也没见他积攒过善功,到底是哪里那么多的仙石仙玉?没听说星玄界的赤神下院,会有如此豪富。”

    无理正不解的说来,却忽然望见远处的那辆车龙辇,忽然在半空停下,随后一个身姿曼妙,让他无比熟悉的女修,就这么漫步走入到了车内。

    是无天师妹!

    无理的脸色顿时一变,看向了身侧。果见旁边的无地,已是失魂落魄,黯然神伤。

    “我先回去了,三十年后,就是九脉法会,师兄我需得做些准备,这次可能需闭关一段时间。那个无法,师弟你最好莫要去招惹。”

    说罢之后,那无地的身影就已化光而起,遁向了另一方向、

    不过可能是心情太过消沉激荡之故,这位的遁法,居然出现了数次失误。原本顺畅自然的气机,也几次波动,接近失控。

    无理望在眼中,眉头不禁一阵深锁。直到半晌之后,身后有一位供奉打扮的元仙境,才试探着出言,打断了无理的思绪:“少东主,不知您之前的那些吩咐,是否还需遵行?我看那位的方向,怕是要前往的玉林集。”

    玉林集正是离尘宗附近的大型仙集之一,虽在离尘控制之下,可入驻在那里的灵商,却都需看五元斋的脸色行事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得照遵不误!”

    无理醒过了神,随即就嘿然轻哂。无地师兄是因宅心仁厚,又担忧他因此被宗门惩戒,才会出面制止。

    可在他看来,那些后果实在算不得什么。既然这无法这般的狂妄,不在乎无地师兄的一腔仁心,那么他无理也再无需对那人客气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,最多做得小心些,日后莫要让无地师兄他知晓就可。对了,给我再查一查,那无法在这千闻殿,到底是打听了些什么。”

    无理目中精芒隐透,他有直觉,庄无道这次外出,应该绝不是为采购物资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在他身后,方才出言询问的那位元仙境供奉,却是神情迟疑,几次欲言又止。似乎想要说什么,却心有顾忌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“那个无地,他又来找你麻烦了?”

    车龙辇内,聂仙铃柳眉倒竖,眼中含着几分杀气:“他怎的还不死心?这次又是挑唆无理那个蠢货,给他出头?”

    她对那个无地,可谓是厌烦之至,这人的一切都让她讨厌,包括了‘无地’这个法号。

    要不是顾念份属同门,离尘宗待她与庄无道还算不错的份上,早就将这人给斩了。

    “跳梁小丑而已,何需在意?”

    庄无道神情淡然,他是真没将太看得起这个无地,即便不能说是蚍蜉撼树,不自量力,可这位师兄对他的威胁,也确实小而又小。

    哪怕是同为金仙,庄无道斩杀此人,也不用三剑。九十七门神通与一百零八,差距不大,只十一门神通玄术而已。

    可神通本身的层次等级,却还有着巨大的差距。九十七门三品与一百零八门一品,这就是天渊之别。

    若说他庄无道,在那太上之壁面前,最多要被卡上两到三万时间。那么这位无地,至少也需十到二十万年,才可能突破。至于那元始之源,就更是遥不可及。

    “该说是我家的无天,太招人喜欢。这些年对你心动的,可不止是这无天一个。”

    在这几千年中,喜欢上聂仙铃的,不知凡几。大多数人都无果而终,并未付诸于行动,有些人却不肯轻易放弃,而这无地,则是所有人中最为执着的一个。

    只因与聂仙铃同修道侣关系,这些年庄无道不知遭了门中多少人的嫉恨。每一次出现,都是被人飚眼注目。

    也幸亏是他常年闭关,并不外出,让人无从下手,令许多人就这么气沮放弃。否则这些年,恐怕就不止是这点麻烦。

    “师兄你不烦就好,”

    聂仙铃的俏面发红,眼中却又略含不满:“其实都是因那绝尘子与崇玄师叔,若非是这两人一直压着师兄你,哪有这么多麻烦?那个无地,也不过就是一个宣灵首席而已,师兄一剑就可败之。那时我倒要看看这门中上下,谁还敢再非议师兄,敢在你面前卖弄得瑟?”

    对于绝尘子及皇崇玄,聂仙铃是真的不满已极,直呼其名,全不担忧被二人听见。

    庄无道却是眼现异色,似这样神态的聂仙铃,看着也是极其可爱,让他大为心动。

    并没怎么思量,庄无道直接就一把将聂仙铃扯入到了自己怀中,然后轻嗅着聂仙铃身上的体香。

    “师兄?”

    聂仙铃淬不及防,然后红晕染道了耳根,语气也变得支吾了起来:“师,师兄,你这是想要作甚?”

    “想要作甚?这还需问,师妹你说我要作甚?”

    庄无道嘿然一笑,一只手抬住了聂仙铃的下巴。经历了那无理无地的纠缠之后,他此时竟有种莫名的冲动。

    这位使离尘千万弟子,都为之倾心情动,被无数人视为梦中情人的少女,此刻却在怀里娇羞无限,任由采撷。

    “已经隔了百年不见,仙铃你可想我了没有?”

    闭关的这六千年,聂仙铃几乎就住在他的半月仙岛之内,朝夕相处,耳鬓厮磨。只有当二人闭关之时,才会暂时分离。

    旁边的洛轻云已看不下去,会意的一笑,就摇着头,悄无声息的走出了这间车厢。

    没了皇天剑圣在旁,庄无道就益发的放肆,一双手已经探入了聂仙铃的衣内,顺着那滑嫩肌肤一点点的往上攀援,直到抚弄上那对坚挺玉峰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想的,想的不得了,嗯——”

    聂仙铃已经说不出完整的话出来,试图阻拦庄无道接下来的动作,可她的力量,在庄无道近乎八阶道力的伟力面前,简直可忽略不计,一路溃败。

    其实心里深处,她也不是那么强烈的想要阻止。

    所以不但没能够制止,反而在庄无道的爱抚之下,不能自制的发出了几分呻吟。玉峰被庄无道把玩着,就连下身桃源,也开始失陷。

    尽管已经情动不已,身下处也已经泥泞湿透,爱潮汹涌,不过她还在尽力抗拒着,欲拒还迎,口中也轻喘着气道:“可师兄你能不能再等一等?我还有些正事,想太跟师兄你说,或者等回到半月岛再做这事可好?在这天上,光天化日的,感觉好奇怪,外面好多人的——”

    尽管明知车龙辇不同寻常,以这禁阵之能,外面那些来来往往的修士,根本就不能窥见这辇车内的情景,可聂仙铃仍觉娇羞无限。

    可话音未落,庄无道就已经把她的樱唇堵住。良久唇分,庄无道就又狐狸般的一笑:“就如师妹之言,回去再做这事无妨。不过这次闭关百年,禁欲已久。我也不知那个苍茫,又会在冥狱中做出什么事出来。”

    他这边的欲望若不得宣泄,那就该由苍茫魔主代劳了。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