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三七二章 威逼利诱
    “不热。”

    无理一声冷哼,‘唰’的一声把折扇收起。面色铁青一片,他已经看出了这无法师弟的不屑。

    只是令他略有些奇怪的是,观这位的言语神态,看似谦冲自牧,可无理却能从蛛丝马迹中看出来,对方似根本就没有将自己放在眼中,若不是看在同门的面上,多半会将他完全无视。

    这也是最让他不解的,明明只是一个小小元仙境而已,在苗裔弟子中,也并不算出色。可这位到底是哪来的底气,看不起他这个真仙仙尊,五元斋的少东?

    只是不解归不解,他也并未将此事放在心上。这人的根底,之前他就查过,来自星玄界的赤神别院。在本院并无什么根基,过往也一直平平。

    赤神别院虽有不少人飞升到了离尘总山,可因崛起不久,实力只能说是一般。

    再者此人修道七千年左右,证就了元仙之境,修行之速在离尘第三代中也还算是不错。

    可他观此人的道基,也仅仅只是普通的程度而已,只能说是勉强配得上苗裔之名。要知这修行速度与境界,并不代表一切,天仙界修士真正看重的,是道基的扎实雄厚于否。而似无法这样的程度,实在太稀松平常。

    大约是在下界中称雄一方,所以自视甚高,一腔傲气仍未被磨平之故。却不知在天仙界,离尘无字辈中,似他这般的人物实在太多。

    “罢了,看来这次,依然是好言相劝无用。师弟既是定要不识抬举,那也就休贵师兄我这里不客气了。只望无法师弟日后,可莫要后悔今日。”

    听得这句。庄无道终是颇感兴趣的停住了脚步。他倒要看看,这位无理,到底是要如何的不客气法,又是怎么让他后悔?

    不过让他失望的是,这无理并没有与他动手的意思。这点让庄无道颇为感慨,也是最欣赏离尘宗的一点。离尘本院的门风甚佳,很少出现同门相残之事。二山七峰之间较为和睦,只是限于正常的竞争。并未似其他下院别院那般,争斗激烈,龌蹉不断

    尤其是本门的苗裔弟子,就更是连口角都极少,

    别看这无理话说得过分,可其实已极其克制。换成其他宗派,或者离尘宗的那些下院,以无理的家世财势,哪里需要跟他废物,什么样的手段,都可肆无忌惮的对他用出来。以五元斋之势压人,少有修士能够撑得住,

    不能动手,那就只能嘲讽讥骂,无理却没亲自动口,不过随着此人微一示意,他身后诸人,就开始语气阴阳怪气的说起话来。

    “简直就是不识抬举的蠢货!”

    “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?真是给脸不要脸——”

    “这也算是元仙境?道基连那些外门弟子都不如。”

    “据说这六千年中,六次九脉法会。这家伙都是弃权,根本就不敢上台,本教宣灵一脉所有苗裔秘传,都无不视他为耻。”

    “六次九脉大会都未曾参与,这人居然还能厚颜无耻,居于苗裔秘传之列?”

    “我看那位师妹可真是瞎了眼,道侣居然选了这么一个废物,真为她可怜。”

    “偏偏这还是个不知羞耻的,我若是这位,都没脸见人才对。”

    “这也是在下界,才能混到一个苗裔弟子的身份,换在天仙界,什么都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啧啧!这人可真有意思,被人这么辱骂,居然还能笑得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叫风度,我看他也是风度惯了。“

    “见了这一位,我才知鲜花插在牛粪上,到底是什么意思。真为无天师妹她可惜呢——”

    “应当是看在同出一界的情份,可惜被这家伙给坑了。死皮赖脸,可真不是男人!”

    “他居然还有着两位双修道侣,真不知那无云无天,怎么就看上了他?”

    这几人语中都未提及‘无法’之名,却都是指桑骂槐,极力的冷嘲热讽。不过这其中,也不乏真觉羡慕嫉妒恨的。

    庄无道没兴趣再听这些人所飼,干脆将这些人的声音,以法力屏绝。

    这无理甚是狡猾,若是此时他按捺不住先动手,那就正落对方下怀。那时理亏的就是他庄无道,就再不是这五元斋的少主了。且与他动手的是他这些跟班爪牙,这无理大可抽身事外,在岸旁看戏。

    所以,他现在要么是只能任这些人肆意的嘲讽羞辱,要么就是忍耐不住,与这些人斗上一场。之后的结果,想也可知,无理会分毫无损,他庄无道,却必定要前往刑殿法堂一行。

    而此时那无理,又嘿然一笑:“我知以无法师弟的度量,必定不会将这些人的言语放在心上。不过日后,只要是无法师弟到处,这些道友都会跟随左右。无法师弟不在乎,可总有人在乎。无法师弟也千万莫要怀疑我五元斋的能耐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

    庄无道微微颔首,他料到这无理的手段,绝不止是这些。

    让这些修士时时跟随辱骂么,这就说得过去了。他自己可以不在意,却不能不在意聂仙铃的感受。再若不加制止,多半再过不久,自己就要在门内声名狼藉。其实哪怕是现在,也好不到哪去——

    这五元斋的能耐,他也毫不怀疑,这无理能说到做到。

    自己才出半月岛多久?这无理就能带着一群人过来寻他,消息之灵通,确实让人敬畏。

    不过下一刻,庄无道就又唇角冷挑,一声哂笑。

    “然后呢,就只是这些?”

    “自然不止!”

    无理又‘哗啦’一身打开折扇:“从今日往后,我五元斋旗下所有的灵商,都再不会与无法师弟你交易,我敢担保,绝不会让师弟你在他们手中,买到任何东西。此外东陆之内所有的仙市,也都不会容许师弟入内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的眉头一挑,神色如常。

    五元斋势力庞大,在中天玄州的东部,几乎据于霸主的位置。无理只说是所有‘旗下’的灵商,可其实影响力远不止此,那些五元斋的合作伙伴与盟友,估计也都会五元斋一个颜面。

    此外据他所知,中天玄州之东,近两百个大小仙市,都在五元斋直接间接的控制操纵之下,只是操控的程度或多或少不同而已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只需这无理一声令下,那么他庄无道在这东陆范围,就再找不到任何正常交易的途径。

    不过无理所言之事,对他却是分毫无损。自家的恶念化身,怎么说也是一方神主。

    经历六千年时间,已经初步稳定了下来。苍茫魔主,‘九玄重明平等玄应通冥魔尊’的魔名,早已遍传诸界。

    昔年的平等魔主转来的那些信徒,此时大多不在,或走或亡。不过因他的神术之诱,却也同时吸引了大量的信徒加入进来。神教的规模,信徒的数量,保持了平等王时代的七成左右。

    这就等于是将平等王当年的平等神教,近乎完整无损的继承了下来。

    其中更不乏有金仙仙尊,甚至太上仙君境的强者,只为那几门道源级的神术,就选择为他效力,数量甚至还要超过平等王时代。尽管要使这些人为他办事,代价巨大,可毕竟可算是他手中的部分势力。

    以现在他那恶念化身的能力,无论他需要什么样东西,都能为他输送过来。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