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三七一章 无地无理
    那图中赫然有一处,标志着北冥仙府的方位。那十八种奇珍之中,倒是有着三件,就在这仙府之中。此外更是注明了,这北冥仙府即将出世的消息。

    北冥仙府的主人,也就是那位北冥大仙,亲手创出北冥大法之人。也是那位与第一代剑主凰劫纠缠了一个劫期,令他头疼了一生的对手。

    凰劫冲击半步混元未成,早早陨落。这北冥大仙则在三劫时代遭遇重创,又因功体不谐,苟延残喘,一直撑到五劫时代,才被天道磨灭,打入轮回。

    而此时这位北冥大仙留下的洞府,居然就已是出世在即。

    “早知道友,会有此一问。”

    那老者声音淡然的答着:“北冥仙府禁制森严,北冥大仙在陨落之前,也曾费了极大的心思,将这仙府隐藏,以待来世,再次突破天人之限。不过大约半年前,有位农夫在机缘巧合之下进入到一座仙府内。不但连得奇遇,一举修得大乘境界,更从那仙府中,全身而退。此人得遇仙缘之前,不过是一无知农人,全不知掩藏消息。事后补救,被被有心人得知了究竟。有人猜那仙府就是北冥仙府,也有人猜测这农夫,就是那北冥大仙转世。那位是否北冥大仙转世,我离尘不得而知,不过千闻殿遣人探查之后,证实那座仙府,确有九成可能,是北冥大仙的遗迹。且仙宫禁法破碎,似是出自那天命之龙的手笔。”

    随意又特意解释道:“此事发生至今,好不到半月。玄门诸教,都还未尽数得知。收你的那二十枚仙玉,倒有一小半,与这北冥仙府有关。”

    后面的言语,庄无道却没有听进去,而是眉头深锁,陷入了凝思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在那千闻殿内,庄无道随后又消耗整整上百枚的极品仙石,再问了几个消息之后,才心满意足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一路仍在沉思,权衡着利弊。

    洛轻云也大约能猜知到庄无道的心意,询问道:“师弟莫非是欲前往这北冥仙府一行?我觉此时,师弟最好是三思而后行。那北冥大仙?可谓是老奸巨猾,我曾数次与他交手,都被那位以计逼退。以这人的老谋深算,这北冥仙府提前现世,怎么看都像是一个陷阱。反而是其余那些东西,借助天机碑之力与天命神域,更易寻得。”

    那那图中记录的十八种奇珍,有十二种只是传言而已。可对于庄无道而言,这些未经证实的‘传言’,价值反而更高。

    借助天机碑之力,只要知道那些东西的形状名称与大概方位,庄无道就能准确寻到。天命神域则能推算命运之痕,也能获取到一定的帮助。

    算来根本就没有必要,前往北冥仙府那样的险地。

    “之前确有这念头,不过仔细盘算之后,还是作罢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摇头否认,随即就语音顿住,看向了前方。

    就在千闻殿门前,他那辆车龙辇的旁边,此时赫然又多了一辆装饰华丽庄严的辇车,

    这是一辆‘南斗玄龙辇’,是离尘宗真仙境修士的代步灵宝。也同样是人手一件,较之车龙辇要,却更强大得多,

    其主人又特别对外观修饰过,比之庄无道车龙辇,精美气派了至少十倍不止。

    庄无道对这车的样式,明显是极其的熟悉。而一见之后,他的眼中,就已布满了阴霾,还有着一丝丝的无奈。

    洛轻云先是为庄无道的动作微觉诧异,不过当她的目光扫望过去,看见了这辆辇车之后。却顿时是忍俊不止,噗嗤一笑。

    笑声出后,才觉不妥,这分明是近乎幸灾乐祸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是果不其然,辇车之上有一群人走落了下来。其中一位当先而行,外表是与庄无道同样的年纪。一身华丽的七尾狐裘,那腰间宝剑之上,嵌满了各种五光十色的宝石。一双手上,则是戴满了十颗戒指。

    修道之士大多清心寡欲,除了对自身修行有益的东西以外,其余外物都不甚在意。似这等暴发户般的打扮,不但在修界中很少见到,在人间界也只有?发户才有。

    偏偏这人修为,居然也是很是不俗,居然修到了真仙果位。就连跟随在他身后的那些人,也一个个都是修界中的一时之选。

    总数是十二位元仙境,一半是离尘弟子,一半则是离尘供奉。自然,那六位离尘弟子,都只是真传以下。

    离尘的苗裔不多,总数不超过三万人,没可能沦落到给人当跟班的道理。

    庄无道看得是暗暗摇头,直接就往那辆车龙辇的方向行去。不过他虽有避让之心。对面却没有。那狐裘少年一个闪身,就拦住了庄无道的去路,面上微含哂笑。

    “无法师弟这就欲回去了?你平时难得出来一次,这次又是准备出来转一圈,就缩回到你那龟壳里面不成?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狐裘少年还一边‘唰’的一声,把一面镶金嵌玉的折扇打开:“也体谅一下师兄我,一直等了好几百年,才能等到你出来一次。偏偏你那龟壳严实得很,外人难进,有些话想与你说都寻不到人,上门拜访也不见回音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懒得与你见面而已”

    庄无道一阵胃疼,面色却尽量淡漠,毫无表情:“那么敢问无理师兄,到底是想要与师弟我说些什么?废话可以少说。“

    眼前这位,法号无理,是如今整个离尘宗内,最让他无可奈何之人。

    倒不是因别的,论到法力,他一颗手指头,就可将对方弹杀。若论背景势力,这位虽是天仙界最著名的大商家之一‘五元斋’的少东主,在离尘宗内除了遇到有限的几十位玄字辈二代师叔,在离尘宗内几可横着走路。可他庄无道,却是这一代的离尘道宗。恶念化身为第四十九层魔狱之主,更掌握有苍茫冥国这个庞大的冥狱国度,国土几乎仅次于天仙界的六大天朝上国,麾下太上仙君级的战力,都有着好几位,势力更在‘五元斋’之上。

    便是他自身,实力一般的太上仙君,他也不会放在眼中。

    真是使他感觉头疼的,是这位的死缠难打。自从五千年前因故被这家伙缠上,每一次外出,这位都能让他败兴而归。

    看来这一次的结果,也是同样。

    “我想说什么,无法师弟岂非是心中有数?”

    那无理继续摇着折扇,脸上含着邪气的笑容:“自然是来劝无法师弟,能够高抬贵手,成全一下无地师兄。似师弟这般,可谓是误人误己,就不能相让一二?师弟你自己耽误了也就耽误了,可莫要拖累了无天师妹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的眸中,顿时寒芒乍现,可随即又收敛了起来。忖道自己与这浑人计较什么?双方份属同门,杀又杀不得,只能揍上一顿,再骂上几句出气。可他也不能将智商拉低到与这位同等的地步。

    “抱歉,无天师妹是我无法此生至爱,穷尽一切也要珍重爱惜之人,没可能有相让的道理。什么高抬贵手,更是无从说起。倒是师兄,你若再口出此等无礼狂言,那么休怪我无法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庄无道就又自顾自的继续前行。打定了主意,这无理若还是要阻拦,或者再口出恶言。那么哪怕是惊动师门长辈,他也要把这无理揍到生活不能自理,至少几十年内爬不起来。

    之前几次,他还有所顾忌,想着要收敛锋芒,看那绝尘子等人的颜面,所以并未拿这位怎样。可若这无理仍是不知好歹,那么他也无需再顾念这同门之情。

    若是别的事,以他现在的度量,大可一笑置之。然而聂仙铃,如今却也是他的逆鳞之一。

    可惜这无理,却是识趣得很。见庄无道直直走来,就又嘿然一笑,主动把身躯挪开,让出了道路。不过口中,却依旧是在嘲讽:“此生至爱,珍重爱惜?早知无法师弟,是一位多情之人。不过那五云师妹又是怎么回事?脚踏两条船么?无法师弟你,难道就不位无天师妹想一想,若非是师弟你的拖累,无天师妹她早可进入九大首座弟子之列。无天师妹乃是无妄魂体,与无地师兄他,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!你既已有了无云师妹,那么何需定要耽误无天?”

    庄无道一阵无语,转过头眼神怪异的看了这无理一眼。他知这家伙,与那无地交情极深。可有必要为无地做出这种事情,不择手段,只为拆散与这无理毫不相干的道侣?

    此子口中的‘无云’,正是指的苏云坠,四千年前尽除魔息之后回归离尘,得‘无云’道号、

    此女身份似很是不凡,绝尘子对其很是看重,如今也在闭关,已经千年时间未曾与庄无道见面。

    似是以为庄无道已经心动,那无理面色一喜,接着就又面含求恳的往庄无道郑重一礼:“无地师兄他思慕无天已久。自五千年前被无天师妹拒绝之后,就已魂思不属,****借酒浇愁。一身法力,数千年仅有寸进。还请师弟看在你们二人,同属宣灵一脉的份上,能够成全无地师兄。想必师弟你也不愿见,这几届的九脉魁首,都落如其他支脉之手?师弟大可放心,师弟所有一应损失,都可由我五元斋承担。师兄我另有五件先天奇珍赠送,以酬谢师弟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无理一边拍着胸脯,尽显豪迈之色。

    “师兄真是能说会道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一声冷笑,也不知此人到底是真因家世,骄横到不通人情世故,还是故意羞辱他庄无道?

    这种话,也亏他说得出来。

    换成是旁人对他说这些话,早就一剑斩了,免得在他耳旁继续聒噪。可当想及这几千年来,离尘宗对他的厚遇,庄无道还是按捺住了杀念。

    一个拂袖,庄无道直接扬长而去,他是再不愿理会此人。多说一句,都觉自己太蠢。

    同属宣灵一脉?同属宣灵一脉,就需他将道侣相让,这是哪来的道理?什么九脉魁首,又与他何干?

    洛轻云见状不禁莞尔,似这种情形,这几千年中,她已看过数次了。跟在庄无道的身后,洛轻云又奇怪的斜视了那无理手中的折扇一眼:“此?温凉如春,师弟难道感觉很热么?”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