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三六七章 处理后患
    这无殇仙墓中的戾气未散,那些邪灵迟早会恢复过来,不过这却需时间。

    这人影并未离去,而是深深的看了眼,那无殇仙墓的内层处。也就是一百年前,那场大战的所在。

    可能这一域中的灵仙,都无人能够似他这般幸运,可以极近的距离,观睹到这场惊世大战。

    是他么?

    青年身影陷入了凝思,目光闪烁不定。同样是天生战魂之体,也同几千年前的庄无道一般,乃是一身三体。两具身外化身,能拥有本体两成的战力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那法域的气息,也是近似。甚至这二人间的功法,也有类同之出。

    可一个是庄无道,一百五十年前才飞升的庄无道;而另一个,却是什么苍茫魔君,名唤任山河的人物,能够以剑斩劫的天之骄子。

   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青年的眼中,闪过了一丝疑惑之色。他不明白这其中,有着什么样的玄虚。不过只需待这次他回归之后,仔细查探一番,就可知究竟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时,青年忽然心中一惊,猛然回头。而后就见一个面覆着紫金面具的身影,竟已悄然无息的立在了他的身后。

    “你是合泉?赤阴宫的合泉道人?”

    声线阴冷,似经过掩饰,毫无特色。可就是这平平常常的声音,平淡无波的语气,却使人生出毛骨悚然之感。

    “你又是谁?”

    合泉只觉是心惊肉跳,无比的惊悸恐惧感,已经弥漫心灵。只因他能够感觉得到,自己在这位面前,弱小到了极点,就似大象面前的蝼蚁。

    甚至还未等他说完话,一把银色的刀刃,就已经从他的胸腹之间穿出。

    同时那阴冷之声,再次在他的耳旁响起:“抱歉,道友你知道的太多。有些事情,本宗实在不愿旁人得知。”

    合泉却已无意识,神智陷入了昏寐之中。只是让他稍稍放心的事,对方似乎并无斩尽杀绝之心。仅仅只拘他魂魄,而非是让他神魂俱灭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同样是在天一界,就在那合泉彻底陷入昏迷的那一刻,一个同样面带着紫金面具的身影,出现在了此界南屏山离尘峰的峰顶主殿之内。

    此时在他的身旁,赫然有包括那灵华英在内的数位练虚修士,都陷入到了沉睡。

    不止是这几位练虚境大修如此,在这几座莲台之下,那些本是静坐听道的离尘弟子也是同样。都昏昏入睡,人事不省。

    这一刻,再若有人从这峰顶往山下望,便可发觉,整个两千里方圆的南屏诸山。此间无论****,都是悄无声息,似乎都已死去了一般,寂静无比。

    许多本是御空而行的修士,就这么定在虚空中,也同样已失去了意识。却居然未曾坠落,而是就这么一股浩瀚伟力,定锁在了原处。

    离尘主殿中,在那十座莲台之间,有着数尊神像。都是离尘宗,供奉的几位护法神明。

    其中正有一尊,散发着氤氲神光。不过片刻,就有一团光影投照了出来,在这殿中显出了身影。

    大约三旬左右的年纪,面貌端正威严。一身赤金色的袍服,身后有着一对羽翼,翼上缠绕赤火雷电。神力如潮,在这人的身周汹涌滂湃着。

    那面具人等候已久,此时见状,立时躬身一礼:“弟子见过玄明普化神尊,这一次事务繁杂,怕是需要神尊多辛苦一番了。”

    他眼前这位,正是赤神宗供奉的一位太上神尊之一,玄明应元雷声普化神尊。

    虽为太上,可一身经历二劫的神力积累,使得这位的神力之伟,不在一些稍弱的元始仙王之下。

    “无妨,本尊安享香火,难得为离尘宗出力几次。既是掌教有命,本尊自当全力以赴。”

    随着普化神尊微一挥手,顿时就有一片片的神力之丝洒出,笼罩住了这数千里方圆地域,以及此间亿万生灵。大至那几位练虚修士,小蚊虫,都全数覆盖在内。

    而普化神尊的目光,则是扫望着此界四方,眸内蕴育神力。以他的修为,自可将此界所有,都照入到他眼内。

    “若只是清洗这一山,这区区数百万弟子记忆,倒是不难。最多也就是练虚之境,无需费什么功夫。不过听你之意,似乎不止是如此?莫非是这一界生灵的记忆,都需洗去不成3?”

    “祖师之意,就是如此。说是需得不留半点蛛丝马迹,处理得越干净越好,最好是这一界,从未有出现过无法师弟此人。”

    那面具人一声苦笑:“那位师弟,对此界的影响实在太深。不止是有各种传说,且民间已有了无数的经典,记录其名。甚至不乏有人为他建庙立祠,当成神主供奉的。若非是此间,刚好是在无殇仙墓之内,还不知会是如何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——”

    普化神尊楞了楞,就不以为意。不过是由此间的数百万离尘弟子,扩散到整个天一界而已。

    四百万蝼蚁,与数百亿蝼蚁,这对他而言,并未有什么区别。至于从此界经典中,消除那人之名,也不是什么难事。

    “不过真正麻烦的,还是那位赤阴神尊吧?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普化神尊一边斜目看了虚空之外一眼。以他的神力早已察觉,在虚空壁障之外的动静。

    那赤阴神尊也是太上阶位,尽管普化神尊不太瞧得上那位同行,可也不得不承认,这位确实是超出了他的能力之外。

    要想遮掩住同阶神尊的耳目灵感,镇压住那位对命数的感知,谈何容易?

    “这却不用劳动神尊,那赤阴神尊,自有祖师,以及摩天大仙来处置。”

    那面具人语气沉凝的解释道:“神尊只需保证,赤阴城那关键几人的记忆,不会惊动赤阴神尊就可。将先天战魂之事完全忘却不太可能,祖师早有吩咐,那几人的记忆,如此塑造就可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同时,面具人一将一枚白玉,打向了对面的神明化身,

    赤阴城中,有许多人都是赤阴神尊的信徒。这些人的意念,很可能会使赤阴警觉。

    神明日理万机,信徒亿万,绝大多数事情只要不是太重要,都不会却刻意留心。

    然而事涉先天战魂,这赤阴就绝不可能不闻不问。所以绝尘子选择的做法,是让庄无道‘陨灭’。

    “这倒是小事!”

    普化神尊嘿然一哂,将那枚玉片随手笼在了袖中。神情自负,毫无为难之意。他瞧不起赤阴,自有因由。在赤阴信徒身上做些手脚,还难不倒他。

    不过旋即普化的眼中,又现出了异色:“说来这位无法,到底是何方神圣。值得绝尘子祖师与玄碧大仙,如此大费周章?”

    天一界这边,都只是小事。可要瞒过那赤阴神尊,那么哪怕是贵为绝代仙王的摩天大仙,历经两劫的绝尘子,也需下许多血本,费不少功夫不可。

    需要请动他这样的人,亲自位其收拾手尾,也可以想见在绝尘子的眼中,那无法是何等重要,

    “说来此事,也迟早要通告神尊知晓。”

    面具人并无犹疑,只是眼神略显复杂:“那是我离尘新任的道种,离尘宗第三代,无字辈的道种。”

    普化神尊的瞳孔,顿时一阵紧凝。而后就静静入定,浑然不理外物。

    面具人看了一眼,就知这位是在全神追索着这‘无法’师弟的一切痕迹。

    神尊无法推衍天机,演算命理。可却有亿万信徒,体察蛛丝马迹,同样能够做到无所不知,无所不晓。

    也没过多久,那普化神尊就已苏醒过来,脸含诧色:“也就是说,这位无法,便是十年前在无殇仙墓内,斩杀劫果的苍茫魔君?那并非是入门被逐出本宗的任山河,而是这一界的庄无道,是无法?”

    “确实如此!”

    那面具人的表情被掩在紫金面具之后,不过语声中,却透出了几分异样的波动。

    “如今离尘宗内,知晓此事者,绝不超过十位。日后哪怕包含我与神尊在内,也不会超出二十之数。”

    “难怪!若被人得知那所谓的苍茫魔君,就是无法。只怕我离尘,是少不了一场风波。”

    那普化神尊一声苦笑,之后神情也凝肃了起来:“清洗记忆不难,不过事后我需此界四方,都供奉本尊神位。无需所有人都敬奉我名,却无需无处不在。”

    这并非是为收集此界愿力,一个无殇仙墓内的小千世界,数百亿人口,他还不放在眼中。

    这般安排,只是为方便他,以神力镇压住此世的天机气数。

    既然是这一届的道种,他自然心甘情愿,为其出力。

    “此事简单,这一界离尘,已经是霸绝一界,诸教魁首。只需上界一道法旨降下,就可令此界离尘弟子为神尊奔走。不过,除此之外还有一事,需要劳动神尊。”

    面具人一边说着,一边往另一方向一点:“那一位,可能是无法师弟唯一的弱点要害,我等需预作筹谋才好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面具人一声惊咦,看向了面具人所指的那处方位,而后就一挑眉:“这是,野神灵?已经凝聚了五阶神灵之身,越山女神么?”

    是神灵而非神明,这越山女神也受过离尘宗的册封。更由离尘弟子传教,信仰遍布此界南方。

    不过离尘宗一个小小的下院,并不足以册封一位真正的神灵。也幸在此间,只是一个小千世界,又有元极星障隔绝,并无神主存在。否则这越山女神,必要被真正的神明,破山伐庙,打破神躯不可。

    “这所谓越山女神,其实就是无法之母庄小惜。”

    说到此处时,那面具人无奈一叹;“据我所知,无法师弟自从成就九玄重明平等玄应通冥魔尊之后,曾经数次以神力感应此间。不过可能是本身境亦危如累卵,不便出手助其母迁徙神身之故,一直拖延至今。可长久下去,迟早会被人察觉,成为他的祸患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!”

    普化神尊探手一招,顿时就有一团灵光从南方升起,落入到他的袖内。

    “此事我会妥善处置,所谓一人得道,鸡犬升天。那无法既已为我教三代道种,那么其母就有成神资格。我会助此女成就灵阶神位,可日后如何,却还需靠她自己。”

    那面具人一笑,而后感激的朝普化一礼。凭空造出一位灵阶神明,并不容易,普化神尊需付出不小的代价。除非是似阿鼻平等王那般,已经不在乎神位,否则无论哪位神主,都不会为这种事空耗神力。

    然而这件事,却必须办到不可。无法师弟是自无殇仙墓之内走出,合道境之后,又一直飘荡在外。与离尘宗之间的牵绊,其实极其浅薄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唯有结以恩义,尽量为之排忧解难,方可使其归心离尘。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