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三六六章 绝尘祖师
    “无法师弟,天仙界已然在望。我看你这边,最好还是略略收敛些为好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闻言微一愣神,而后就立时从善如流的,开始收住了重明观世瞳。

    他这次是以灵仙境之身,跟随无珩上仙与无冥,前来天仙界的离尘本院。

    在离尘宗门,始终是默默无闻的庄无道,可比不得‘任山河’那般的天资超绝。

    他的离世荡魔决与绝尘固山决,都已达第十四重天境,几乎已快达到近乎大成的境界。

    而衍生的秘术重明观世瞳,亦是十四重天,已可遍扫数千万里地域,穷搜一界。

    不过说不定,这一界中就会有遮天大能,感知到他的目光,由此察觉到他的存在,泄露了身份。

    离华仙君一声‘咯咯’的轻笑,身影化火消散。云青依也吐了吐舌,重新缩回到了轻云剑内。

    庄无道在最后收回重瞳之时,就忽的心中微动,看向了一处所在:“师兄,那又是何处?”

    并不是在天仙界,而是在虚空之中。那赫然是一片死寂的地域,没有任何的时序虚空之力,也不存在五行元灵。天道网络,似也完全破碎湮灭,使得那里,所有的法则之力,都是处在混乱无序的状态。

    在这天仙界附近,显得尤其的刺目,就仿佛是一道疮疤一般。

    不过就在这么一片死地,庄无道居然望见了一个偌大的宫宇,漂浮在内。

    “那是死域,百万年前,皇天剑圣洛轻云斩劫之地。二人大战,使得此地尽数崩灭,化为死地,至今都未修复。”

    无珩哑然失笑,为庄无道解释着:“至于那座仙宫,乃是无悲仙王与福德金仙凌小小的居处。这两位大能,在这百万年中都是居住于此间,试图化解修复那里天道之创。”

    记得几百年前,他初至天仙界之时,也同样对此地极其的好奇。

    “那处所在,天道破碎。太上之下,任何的术法神通,都难运用。且劫力四伏,危险之至,是天仙界中有名的地凶地、师弟若无必要,最好还是莫要进入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若有所思的微微颔首,心中这一刻,对洛轻云与那无涯子的实力,再次有了一个清晰的认知、

    正暗暗敬佩着,庄无道却觉腰间忽然剧痛。思绪打断,庄无道无语的回过头,却见聂仙铃正是满面寒霜,气鼓鼓的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正莫名其妙时,就听着语带寒意的冷哼道:“十七个,居然是十七个!我只能知三千年之后,仅仅云坠离去后的千年中,就是十七个!”

    庄无道初时不知是怎么回事,半晌之后,才回过神来,而后冷汗淋漓。

    自己的恶念化身,能有怎么夸张?仅仅千年时间,就与十七位女子有染么?

    那边洛轻云,也已经向他投来了怪异的目光,惊讶之余,又含着气愤无奈。

    哪怕明知庄无道,并非是自己想要这样,也依然感觉气恼。无论怎么说,同时与十七位女修有染,这也太过份了!

    面对二女,庄无道亦同样羞愧,实在说不出‘他是他,我是我’这句话。

    他也是头一次真正在考虑,自己该如何限制自己的恶念化身,在****方面的执着。

    体内的离华仙君,也是唯恐天下不乱的,在这一瞬笑着出言调侃:“此事简单,只需主上你本体这边能够感觉满足了。那恶念化身,自不会对****如此孜孜以求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不由一阵无语,手指揉着眉心,开始思量着解决之法。难道真要如离华之言,从自己这个根源这里解决,才能彻底免除化身那里的祸患?

    不过眼下之计,他若不想再尴尬下去,那就只能想办法,再转移这几位的注意力不可。

    不过庄无道心内才刚起此念,就见眼前忽然现出一位白袍老者,踏虚行至,就这么步入到本是禁制森严的‘星跃龙鲲’之前。

    而见得这位到来,那无珩,无冥,都是神情凝肃,朝着这位大礼一拜。庄无道顿时就知这位的身份,也同样肃然一礼。

    “吾等见过祖师!”

    那老者先是淡笑着看诸人拜下,一礼过后才以法力将诸人托起。之后就目注庄无道:“总算是回来了,我与你那几位师叔,皆以望眼欲穿。今日初晨之时,就在这里等候,总算是把我宗之鲲鹏等来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微一愣神,才又抱拳一揖:“鲲鹏之名,弟子愧不敢当,劳祖师久候了。”

    心中同时升起了一怪异之感,这位就是绝尘子么?明明是第一次见,却有着莫名的熟悉与亲近之感。

    总感觉以前,自己好像是见过?可明明以前,并未有此等印象,又或者是绝尘子本人的魅力所致?

    “无需如此多礼!鲲鹏在水为鲲,在空为鹏,怒而飞,其翼若垂天之云,拂动之间,便可扶摇直上九万里。这其实是世人吹嘘,无道你能三百年证就玄阶神主,不知胜过那鲲鹏多少,有何不敢当的?”

    那白袍老者一声大笑,不过随即又歉然道:“只是接下来,怕是要委屈你一短时日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淡然一笑,并不在意。早在他选择回归离尘之时,这件事就已注定,早就有了心理准备,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千年中,他都将在离尘总山隐姓埋名,归于沉寂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庄无道,却浑然不知。就在他之前目望之处,那位于‘天道伤痕’内的宫殿之中,同样有一个人影,正在远远望着他,口中也在呢喃自语,与绝尘子的语气仿佛:“终于来了么?好慢——”

    “果真来了?”

    人影之旁,有个清丽绝伦的少女,此时亦是目现异色,陷入了深思:“如此说来,你我所余的时间,已经不多。”

    “确是已迫在眉睫,这次劫果虽毁,可以我推算,最多万年之内,必会再有新的劫果现世。不过,这都无所谓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微顿,这个清隽青年忽然回头,错愕的看向了身后的少女;“你这是备作甚?”

    “自是为他镇压住这天机气运。只凭一个绝尘子,只怕是力有未逮。”

    那少女正手持着一件星盘,微微一笑:“你我与他同出一界,这在凡间可算是乡党,日后的交情可不同一般。更何况那位,也传承了你部分道统,算是你的晚辈。这就算是我赠予他的礼物,希望他能喜欢。”

    清隽青年哑然,而后微一摇头:“必定是要消耗不少功德,便宜他了。”

    只是他妻子能以此为端,让那位提前欠下一份因果,一份人情,似也不错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几乎是在庄无道抵达天仙界的同一时间,就在无殇仙墓,天一界之外,突有一个青年身影,蓦然从此间的天地胎膜中步空而出。艰难的在这仙墓之中遁行,试图突破那元极星障,

    此间的虚空风暴,因百余年前,苍茫魔君与劫果的那场大战之故,更显狂烈。五行灵元动荡不宁,时序虚空之力紊乱不定。不过那曾经肆掠此间四方的邪灵,却已大多不见了形迹。

    百余年前的那一战,两大强者以天道劫力互轰,几乎将被他们吸引过去的邪灵恶孽,全数轰灭。使得这一方虚空,恢复了难得安宁。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