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三六五章 初至天界
    其实除了这些的邻国之外,这冥国最大的威胁,还有那天仙界,以及魔渊魔狱。

    今后几万年中,这平等冥国,也必将成为那些玄门大教,以及那诸渊诸狱的大魔,首先攻打的目标。所谓柿子先挑软的捏,没有平等王坐镇的平等冥国,无疑就是这些人眼中可任意摘取的肥美大餐。

    “然而这其中,何者可为盟友?何者是为我朝死敌?”

    苍茫魔主在宝做之上,却仍是浑不在意,好整以暇道:“还有,我闻说那天齐仁圣大帝,要在这冥狱中,构建幽冥帝庭。我欲以这无量冥国,臣事于天齐仁圣大帝座下,不知诸臣工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崔若闻言却不禁一阵错愕,之前这苍茫魔主那般的霸道强势,她还以为这位是目中无人,性情狂妄,嚣横跋扈之人。结果却是要臣从于那位天齐仁圣大帝坐下么?这是要寻求那位大帝的庇护?

    然而这天齐仁圣大帝,可也同样是阿鼻平等王的大敌。双方曾在这冥狱中,征战杀伐了数十余场,恩怨不小。

    以此国臣服于其,那位天齐仁圣大帝真能接受?庇护以前的敌国?

    可随即崔若的眼中,就又现出了一丝亮色。不对,这确是个办法。

    据她所知,那位天齐仁圣大帝,也同样在试图冲击半步混元。不过与阿鼻平等王走的道路不同,这位却是欲一统冥狱,建立冥庭,以扫除冥狱乱世的功德,证就半步混元之境。

    这位对旗下冥土多寡,并无需求,不会对平等冥国生出贪婪之心,只是想要恢复冥狱秩序而已。

    然而至今那位都成效不大,冥狱中的各方国主,都是桀骜不驯之辈,实力高绝的霸者,哪里可能会轻易臣服于天齐仁圣大帝?

    可若这位‘苍茫’魔尊,挟整个平等冥国投效,对于那位大帝而言,无疑是雪中送碳。

    可想而知,这天齐仁圣大帝,将是何等的惊喜。哪怕是只为千金市骨,那位也需尽全力助无量玄应王,护持这无量冥国安然无恙。

    ?就在这须臾之间,崔若已明白了这无量玄应王更易国号的用意。这既是为示弱,也是为割裂着平等冥国,与那阿鼻平等王之间联系,可以使天齐仁圣大帝放心接纳。

    所以,这苍茫魔君并不狂妄,也不愚蠢。真正愚昧狂妄的,反而是自己与诸臣么?

    而此时苍茫,依然还是在笑问着:“太宰还没告诉我,到底芳龄几何?是何方人士?为何就在这冥国做了太宰,还有最重要的,可曾有了道侣啊?”

    一连串的问题,打断了崔若的思绪,也使得少女本来稍稍改观的印象,又彻底跌落到了谷底,直接落入到‘恶劣’的层次。

    之前她还对此人的手段与天资,有着几分佩服。毕竟能够创出鸿蒙神通,又在短短五百年内,成就玄阶魔主的人物,任何人都不能不为之叹服。

    可却绝未想到,当真正见面时,这位苍茫魔君,竟是如此恶劣恶心之人!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几乎就在同一时间,距离天仙界外不远的一片虚空海中。一头无比庞大的‘星跃龙鲲’之上,庄无道猛然打一个寒颤。然后就眉头紧皱,以重明观世瞳,看向了虚空某个方位。

    首次感觉,自己斩出这个恶念化身,是否明智?

    “剑主?”

    洛轻云微觉有异,目光诧异的看了过来,随即就知晓,庄无道这是在看着那幽冥世界,生死间隙。

    “今日是你那化身,接手平等神国之时,可是有什么不妥?”

    “不妥倒是没有,我那化身狡猾,又有藏镜人为他出谋划策,定可稳住冥狱局面。只是——”

    庄无道微微摇头,那边并无不妥之出,相反过程是顺利得超乎想象。可那苍茫的表现,却让他只觉尴尬丢脸之至,幸亏是他本体不在冥狱,不在眼前发生,否则现在都恨不得去挖个坑,把自己给埋了。

    “该不会是见到了女人,就走不动路了?我看师兄你那化身,似乎?是好色?”

    聂仙铃在旁本是开玩笑般的说着,可随即就见庄无道一阵沉默,神情尴尬,聂仙铃一阵楞神,而后俏脸就也青黑一片,下意识的就捏住了庄无道腰间的软肉:“居然还真是这样?仙铃从未想到,师兄你竟然是这样的人?”

    她来自另一个时间维度,那个时候,庄无道正陷入苦战,与劫果胜负未分。恶念化身还未斩出,自是不知,那个‘苍茫’会是如此德行。

    不过聂仙铃本能的,还有有些不信。二人一心同体,‘苍茫’魔主的好色,只可能是因她眼前这个本体而生。可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她的这师兄不缺狡狯,可对于身边之人,一向诚实,平时也确没什么太强的欲念。

    庄无道已恨不得将那苍茫魔主千刀万剐,问题是他自己也不知道,这苍茫魔主那到底是从哪来的****之心,而且是如此强烈。自己在这方面,一直都克制得很好。

    好在旁边的洛轻云,倒是猜到了几分缘由,一声失笑:“这是所谓物极必反,剑主以往对****克制太过,已经压抑了真性。所以恶念化身斩出之后,这方面的渴求,自然也会极其强烈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

    庄无道这才明悟,不过仍觉丢人现眼。

    “可也不能总这样?不知可何法压制?”

    那聂仙铃却仍是柳眉紧蹙,她倒不在乎庄无道会多出几个道侣,可若是那苍茫魔主由着性子,肆意荒淫怎办?她不欲自己的师兄变成****,无论什么样的女子,都去招惹。

    “无需刻意去压制,强行抑制情绪反而不美,只会使他愈难忍耐。”

    洛轻云斜睨了庄无道一眼:“苏云坠似早有所料,跟随他化身前往魔渊,就是为约束苍茫魔主的****之念。”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有什么的缘由,追根究底,真正好色的还是庄无道的本体。

    聂仙铃不禁轻舒了口气,可当想及苏云坠,最多只能在魔渊中呆上两千年,就又轻松不起来,

    已经起了念头,想要联系未来那无数个自己。好好感知一番,这师兄日后,到底会有多少个女人?又该如何阻止那苍茫,与那些不三不四的女子胡来。

    庄无道则本能的感觉不妙,不能让这个话题,继续下去。好在这时,那个他曾心驰神往的世界已然遥遥在望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天仙界?”

    看着远处虚空,那庞大的大千世界,庄无道的眼中,顿时闪现过一丝异芒。

    此时距离九玄魔界,他晋升玄阶魔主时的那一战,已经过去了百年之久。

    庄无道恢复了本体‘庄无道’的身份之后,又在离尘宗内潜修百年,这才随同无珩与无冥两位师兄,乘坐这头元仙阶的‘星跃龙鲲’,前往天仙界。

    历经半年时光,终于抵达。最多只有半日,就可进入那天仙阶的天地胎膜之内。

    远远眺望,这世界果然是庞大无比,超越星玄界至少千倍。此间灵元之浓郁,足可让任何世界都自惭形秽。而天道法理,法则网络的紧密,亦是远非星玄与九玄两大世界能够比拟。

    在天一界时,他以元神修为,随随便便一个术法,就能摧毁千里地域。可在这天仙界,只怕最多在地上轰出一个不到百丈大小的深坑。

    随着距离接近,庄无道的重明观世瞳能够看到的东西,也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只见那界域之内,赫然有灵山大川无数。各处都有庞大到惊人的龙气冲起,总共有三百之数,无不是超越了星九二界最大皇朝至少十倍以上,遍布四面八方。而那五大神州中,只有南极赤火神州的人烟龙气,稍稍弱上一些。

    与其说是仙修胜地,倒不如说是人道昌盛之所——

    庄无道心里掠过这年头,而后就又把目光,转向到了离尘宗本院所在的方向,那恰是在中天玄州与东元紫日神州的交界处不远,所以庄无道轻易就能观睹。

    不过因距离太远,只能看一个大概。那是一座高七万里,浮于空中的神山。

    而在神山的周围,还有无数的浮空小岛,数目成千上万,如众星拱月,环绕在这神山之侧。整个离尘宗的总山,与地面都无半点接触。

    离尘,离尘,还真是离世绝尘——

    此时庄无道的心中,既有着期待,也有着几分情怯。那将是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,更是一个强者如云的世界。

    在这天仙界,不知自己会经历些什么,又会得到些什么,自己又是否能如愿以偿。

    “五百载后,妾身总算是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离华仙君,此时也从他躯体内跳出,化出火鸟之形,立在了庄无道的肩上。

    “曾经妾身还以为,自己再难有回归之日。”

    言中是指任山河入魔的那段时日,离华几乎绝望,以为她要随同任山河一起,成为那皇玄夜手中的傀儡。哪怕最好的结果,也是堕入轮回,真灵泯灭。

    而此刻不止是她,剑灵云青依与洛轻云,此时亦都定定望着天仙界的方向,眼神复杂。

    “确实!”洛轻云也幽幽一叹:“我也曾以为过,此身再难归返这天仙界。”

    她们一人一剑,又何尝不是在天仙界外,漂泊了亿万年?此时重归故地,却已物是人非,心情自也是五味杂陈。

    尤其是百万年前,那生她养她,让她熟悉无比的那个国度,已经再不存于世间——这让她的心内,一阵悸痛莫名。

    不过就在她们感叹之时,旁边的无珩上仙,却是一声苦笑:“无法师弟,天仙界已然在望。我看你这边,最好还是略略收敛些为好。”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