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三六三章 不欢而散
    那太古魔主一阵沉寂,而后冷笑出声:“不意矢志要建立天国神庭的昊天无上灵感玄应大帝,竟也是如此愚昧之人。愚蠢之至,不足与谋!那竖子天资绝代,万年之内,必定能成就仙君之境,威凌此域。只望他日,灵感你莫要为今日后悔。”

    声落之时,太古魔主显化出的魔影,就已消失的无踪。

    不过灵感神尊,却并未有丝毫动容,依然是淡淡笑着,看那九玄魔界方向的动静。

    在他身后,有一小童,此刻却是眉头紧皱,几次意欲开口止,最后却又止住。

    正不知该如何说话时,那灵感神尊却又发出了一声轻笑:“你也觉我今日所为,很是不妥么?”

    “儿臣不敢!”

    那小童吃了一惊,忙俯身一礼:“只是感觉这苍茫魔主所言,未尝没有道理,先天战魂,五大法域,鸿蒙神通。这个任山河,便是我也感觉惊惧。此子既然能在数百年证就元仙境,那么未来万年后,岂非可轻而易举,获取仙君道果,”

    一位太上仙君,已经足可做灵感神尊的对手了。且其神躯,现在就已是玄阶,已经勉勉强强,有了与灵感神尊对旗的资格。

    “说得确然不错,我对这任山河的忌惮,更在那阿鼻平等王之上。然而太古魔主的对手,虽与我相同,可却目的不一。那位是为斩灭劫敌,证就元始魔主。我这里,却是需取得平等王的报应与冥职两大神位就可。”

    小童愕然,不解这其中,到底有何区别。不都是一样,要将那任山河诛灭才成?

    “不同的。”

    对身后小童的心思洞察无疑,灵感神尊又微一摇着头:“这一次,若那任山河早早就死在本座之手,那位平等王,如何肯安心将所有的神源信徒,都让渡他人?也如何肯安心沉眠,去证那混元之道。”

    小童这才恍然明白了些:“原来如此,那位太古魔主只是想那任山河速速早死即可。神尊你却还要用这任山河,算计那阿鼻平等王?”

    “子可教!”

    那灵感神尊点头轻赞:“此子固然天资高绝,可在他进入太上境之前,毕竟是要比之那平等王更好应付。如不能诱平等魔主沉眠,朕这里夺取这两大神源的机会,依旧微乎其微。”

    且那时即便他亲自出手,毁了他的魔主化身又怎样?神明之位,并非是那任山河的根本。这位大可放弃化身,在阿鼻平等王与离尘宗扶植下重新来过。

    “小臣明白了,这是将欲取之,必先予之。平等魔主沉眠之时,才是最佳的下手时机,”

    小童已经彻底醒悟而来过,此刻满脸都是佩服之色:“可惜太古魔主他,不明白这个道理。”

    “他不是不明白,而是心神已乱,或是故作不知。”

    灵感神尊的眼中,满含嘲意:“那位是无论如何,都不敢让此子在玄阶神位上立稳脚跟。所以你我,且先看着便是。若他真能找到合适的时机,那也不妨助他一臂之力。”

    他可以在这时候,全力助太古魔主行事。然而那位若只想着从他这边借力行事,又不愿付出,那可就打错了算盘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百年之后,地点依然是在那冥狱幽冥海内,那间幽冥大殿之中。崔姓太宰连同一众冥国文武,都垂手肃立着,似在等候着什么。

    仅仅片刻时光,就有一道恢宏霸道的气息,出现在了这殿堂之内。

    崔姓太宰暗暗一叹,知晓这一刻终于到来,冥国易主。从此之后,这片幽冥海下的庞大土地,都将落入他人之手。

    而当感知到这气机之时,崔姓太宰不禁哑然失笑。相较于平等王,这位的气息,霸道张狂的不可思议。不过却给人一种暴发户的感觉,甚至是显得有些做作,刻意为之的张狂。

    想来这位,也是不得不如此,必须故作姿态,以震慑不臣,摄服他们这些平等王的旧臣。

    不过崔姓太宰也并无丝毫轻视之意,能够修成鸿蒙级神通的存在无论如何都不容不得人轻视。

    只须臾时光,一位身长三丈的魁梧身影,就突兀的出现了大殿门前。以众生畏力构成的身躯之外,泛着一层猩红血光。本来可算是清隽俊秀的五官,却因魔染之故,略显狰狞。

    现身之后,这位先是看了那上首的宝座一眼,而后奇怪的问道:“平等魔主何在?为何本尊在这冥国之中,感应的不到平等魔主的源质?”

    “禀魔尊,平等魔主半日之前,就已让渡国主之位,此时已入魔狱。”

    此刻答话的,乃是位于左首处专司礼仪的大臣。这位说完之后,便又神情恭敬的,将一枚玉玺,奉献到了这魁梧身影之前。

    “平等魔主有言,苍茫魔主既已继承平等神位。那么此间一切,都全归魔主的所有,任由魔主处置。今后一切,都与她再无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

    ‘苍茫’魔主闻言,先是剑眉一挑,而后就大笑出声,毫不客气的就将那枚印玺拿在了手中。

    此物方一入手,他就能觉其不凡之处。不但与此间数亿万里冥海的生灵气运紧密牵系,更可感应到在这宫殿之下,那数以亿万计,正在沉睡中的死亡大军。

    那位平等魔主毫不吝啬,将此间平等冥国之物,几乎全数留下。

    不过‘苍茫’也来不及去仔细看,径自走上台阶,在那王座之上,大刺刺的坐了下来。居高临下,俯视着诸人。

    这殿内众臣,大多都是默然低头俯身,看不清表情,苍茫也猜不到这些人的心思,

    不过里面还是有几位,在他面前毫不加以掩饰,有不服,也有不甘;有嫉恨,也有不屑;有鄙薄,亦有担忧。尤其是人群之中,那十几位玄阶大魔,看过来的目光,更是含着审视的意味。

    ‘苍茫’魔主无声一笑,浑不在意。这样的情形,早在意料之中。

    他本是一个本来微不足道的小神,却因平等王的垂青,今日一步登天,凌驾于这诸多玄魔,甚至太上魔君之上,成为此间庞大冥国的主人。

    试问这些跟随平等王,为其效力不下百万年的臣子,谁能对他心服?心生不满,自是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哪怕是有这斩劫的资历,也仍显资历浅薄了。

    ‘苍茫’并不担心,那位平等王在这枚玉玺之内,也留下了这二十几位玄魔的魂契。

    在这一万两千年时间内,都不愁这几位生出叛心、

    不过也只有这一万两千年的时限而已,那位平等王既已将这片海中冥国交给他,最后能不能守住,就是他的事情。

    有这一万两千年时间的缓冲,已足够他完成许多事情了。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本座现在,就是此国国主?在座尔等,就是本座的臣子?”

    “是如此不错,不过——”

    答话的依然是那位司掌礼仪的大臣,神情凝肃:“殿下确可执掌此国权柄,我等也皆是殿下之臣。可要就这国主之位,却必须经历登基之后,所谓名不正则言不顺。殿下需选一吉期,筹办登基大典,一则昭告天地,二则晓谕万民,三可告示邻国。不过在此之前,殿下需首先定下王号。”

    “竟然如此麻烦?不过也对,你说得倒是颇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嘿然一笑,‘苍茫’收回了目光,一边说着,一边把完着手中的印玺:“王号么?本座神名为九玄重明平等玄应通冥魔尊,不过此名,不太适合冥狱,我也不怎么喜欢。就简单一些,本座从此号为无量玄应王。此国之名,也需稍作更易,可唤作无量冥国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整个大殿之内,顿时‘嗡’的一阵轰响骚乱。所有人的脸上,都露出不敢置信之色,

    ‘苍茫’都不理会,他可不是与这些人商量。此时他专心感应查探着着那印玺的究竟,此物之内,有着森严禁法,平常修士哪怕持有此物在手,也无甚大用。可当他拿在手中,以平等神力催发时,却立时就可掌握自如。

    此物除了聚拢一国之气运,储藏镇压他面前这些魔修臣子的魂契,以及操控埋在宫殿之下的那只幽冥大军之外,还有不少的功用。

    不能详叙,可其中之一,就是操控这冥国,那四头各自镇压一方的护国神兽。

    皆是太上仙君一级,被平等王以秘法束缚,不得不被其御使,为这平等冥国看家护院。

    再还有六个庞大的轮回之渊,每年通过这轮回之渊转生的灵魂,是星玄界的千倍!

    ‘苍茫’魔主代表着庄无道的恶欲,可这一刻他对平等王的怨气,还是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这位难得的当大,四头太上仙君级的战力,哪怕是在天仙界,也可比拟一方玄门祖庭之下的强宗大教。

    有了这四头太上级神兽,以及这诸多金仙,他也就有了守住这冥国的底气。

    还有这六个轮回之渊,与他的幽冥神职相应。只怕这也是那灵感神尊觊觎之物,没有冥狱的转生之途,那位没可能建立完整的天庭体系。

    也就在这时,那些议论之声,终于告一段落。随着一位身穿太宰服饰的少女,从众多大臣中走出,整座殿堂之内顿时都为之一寂。

    “殿下容禀,无量玄应与殿下大道相合,正可为殿下王号。可这国号更易,似有不妥之处?”

    “不妥?也就是说尔等,依然还眷恋旧主么?”

    苍茫魔主冷冷一笑,不过当他再抬起头,望见那少女时,眸中却现出了几分惊艳之色。

    之前此女在他面前低头俯首时,他也没怎么注意。可此刻却是为她的容貌气质,而惊为天人。

    不由又仔细上下打量了一眼,又愈发的感觉不凡。

    而此刻台阶之下的诸人,又是一阵骚动。那十几位玄魔金仙还好,可下面的那位修为低弱之辈,却是恐慌惶然。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