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三六一章 斩分化身
    苍茫魔主的‘苍茫’二字,只是庄无道魔名,而非神主尊号。就比如灵感神尊与昊天无上灵感玄应大帝,平等魔主与阿鼻平等王,玉皇元君之于洛轻云。他现在的神明化身,同样需有一个正式的尊称。

    之前境界低的时候无所谓,这时却需定下一个神名,以彰显威严。这一界之中,已经少有人能有资格,直接唤他的魔名,这是不敬。

    并未费什么心神,庄无道只略一思忖,就已有了定论。

    而此时他那神主化身,也蓦然睁目。

    “今日之后,吾名九玄重明平等玄应通冥魔尊。诸界信徒,可诵吾神名!”

    这名字听起来是又臭又长,却都各有蕴意,也必不可少。九玄二字,昭示着他成道根本之地;重明二字,对应根本大法重明天魔录;平等,是从平等王处继承得来的平等神位;玄应,对应他掌握的报复与报应权能;而通冥二字,这表示他这位魔主,掌握着幽冥世界,轮回之力。

    至于最后的‘魔尊’二字,则昭示着他现在的境界。

    自然,庄无道若是愿意,又不惧他人的嘲笑,大可为自己贯上的大帝,魔帝,魔皇之类的神号。似这般做法的,可不在少数、

    这神名一定,顿时就随着那信仰之丝,传遍诸界。那苍茫魔主的神位,顿时再次往巅峰冲刺,融合平等王神性的速度,也在此刻,又一次暴增。

    神力如海,神威如狱,庄无道哪怕是隔着天机碑感应,亦觉窒息。

    不过时机已至,他要想斩出恶念,此刻就是最佳的良机。

    知晓这最后的一步,已经来临,庄无道先是轻吐了一口浊气。接着就神情凝重的,将那‘道痕黑天’招至身前。

    而在稍稍犹豫了刹那之后,他便又意念微动,将那太上灭度真经的器坯,亦从大袖只中去出。

    斩三尸化身,必须有依托之物。依托之物越强,日后三尸化身的潜力也就越高。

    庄无道原本选择的依托之物,是苍茫魔主的神源,与三成半的天机碑。

    可在他获得‘道痕黑天’之后,就毫不犹豫的,将天机碑替换成了这口先天剑器。

    论到材质,论到潜力,同样是先天极品的‘道痕黑天’,无不凌驾于处于残破状态,且并无多少斗战之能的天机碑之上。

    再考虑到‘道痕黑天’只专擅杀伐,并无法镇压气运。庄无道又将太上灭度真经的器坯,作为苍茫魔主的根本。

    其实若说到镇压气运,那无量印更合适些,可毕竟是佛门之物,潜力也不如这张未成形的图卷。

    毕竟是鸿蒙之器的雏形,哪怕还未完成,材质也足可与先天极品的灵宝相较。

    庄无道无劫果之能,无法令这张图卷,又再演化成一张太上灭度真经。不过日后苍茫魔主若有机缘,未必不能以此物为基础,演化出另一种类的至宝。有着准鸿蒙的根基在,定是神宝中的绝顶一流。

    斩三尸的秘术,庄无道早已完成。此时依法而行,将自己的恶欲,恶念凝聚一点,打在了这两件灵宝之上。

    那‘道痕黑天’与黑色图卷,顿时往苍茫魔主的方向弹飞,而后就自然而然的,融入到了那苍茫魔主的神躯内。

    不过片刻,‘苍茫’神躯本就幽暗深邃,不能见底的眼中,就已闪现出了灵性之光,往庄无道所在的方向,遥遥看来。

    左手执着那‘道痕黑天’,右手着托着那黑色图卷,看了庄无道片刻之后,就又一笑:“本尊你就这般厌弃本座?这可真是迫不及待。”

    恶念斩出,庄无道只觉浑身清爽,道心中似被清扫一遍,澄明透彻。

    此时他已经失去了对于魔主神源的控制,也再不能操控那‘道痕黑天’与太上灭度真经的器坯。

    不过他心中却反觉轻松,并无半点的不甘失落、此时闻言,庄无道不禁微一摇头:“不是厌,而是已经看透。再者你我本为一体,厌弃你,也就等于是厌弃我自己一。’

    在斩三尸完成的刹那,庄无道就已对三尸化身的状态,有了根本明悟。

    将恶欲斩出,并非就是等于那些恶欲,从他这里消失。而是这怒,恨,色,贪,嫉等种种能影响自身道心情绪,都将通过自己的恶念化身来展现。

    其实本身的七情六欲,依旧如常。不过只有极其强烈的恶欲,才会影响的自身道心,

    “开个玩笑而已,何需这么严肃?”

    那‘苍茫’哈哈的一声大笑,接着目光就又投向了九玄魔界,正在滑去的方向:“你倒还算有些良心,一直撑到了现在。”

    其实在十年之前,庄无道就可完成斩‘恶念’,却一直等到了这一刻才把化身斩出。就是为与代替‘苍茫’,承担那位平等王的压力,撑过这最凶险的阶段。

    十在年前初生的‘苍茫’魔主,尽管有能力独自承受那神位转移,过程却必定会极其痛苦,也会留下诸多祸患。

    而这次借助本体的庞大算力,以及神力入微之能。此时他虽一步踏入第四境真阶,第五境玄阶也遥遥在望,根基却并未出现虚浮之态。日后他为此花费的时间,将会少上许多。

    “这也是为了本座自身,你好则我好,生死相系,祸福与共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说着,目中微含歉意:“这次你前往魔狱,继承平等王冥国,必是凶险之至。可此间所有一切,我也只能拜托道友了。”

    “何止是凶险而已?可谓是前途叵测,九死一生。本尊你招惹麻烦的本事,就似腐肉之于绿蝇。”

    那‘苍茫’魔主一声冷哼,而后目光森冷道:“只我一身,实力恐又不足。你这两个姘*头,只怕都要随你前去天仙界?我那麾下素寒芳,梦念生,魔舍离等人,都还不成气候,叫本神如何应敌?如何为你挡灾消劫?”

    “此事我也考虑过——”

    庄无道信手一拂袖,而后两具身外护身,就陆续走出。庄?通手持‘无量印’与‘流火’剑,庄九真则手持‘雷月’剑及‘都天如意’,走到了‘苍茫’魔主的身后处,一同隐去了身影。

    “我将这两具身外化身与这两件先天灵宝,连同素寒芳这些部属,都一并留下。如此实力,只需不是境界超越你两到三境的对手,或者大军攻伐,想必都可应付了。此外我在天仙界内,亦会想办法助你。”

    同一时间,一面银镜忽然从庄无道袖中现出,内中现出了秦锋的身影,笑意盈盈:“无道本体此去天仙界,怕是要消沉一段时日,隐姓埋名。若是跟随他去天仙界,多半是无趣得很。倒是那魔狱与冥狱,颇有些意思,这次就由我来陪苍茫你去一趟那魔狱如何?”

    看着苍茫,秦锋的眼中,略含异色。知道这是另一个‘庄无道’,庄无道是他的兄弟,这苍茫也是。只是略有不同的是,这苍茫承载的,乃是庄无道的所有恶性。

    “能有大哥相助,我这里倒是可再添一成把握。”

    那苍茫对秦锋,亦是亲近如常,毫无半点生疏。可随即又眼神一转,看向庄无道身后的苏云坠与洛轻云二女。

    “不过这还不够,云坠与轻云,至少要有一位留下助我。”

    言语是一本正经,庄无道却顿时是满脑门的黑线。苏云坠更是忍俊不已,噗嗤一笑:“无道你这具化身,好生——,嗯!好生可爱。”

    说是要她们留下来助他,然而苏云坠,却能看出这‘苍茫’的****之心。

    毕竟是才‘出生’不久,演技还不算老道,不能喜怒不形于颜色,

    只是苏云坠,却觉欢喜,知晓‘苍茫’的****源头,终究还是庄无道本尊情绪的体现。

    洛轻云亦是面上微现红晕,强忍着才没有现出异色。

    气氛一瞬间就变了味道,藏镜人在镜中,亦是肆无忌惮一阵哈哈大笑,无比开怀。

    ‘苍茫’面皮甚厚,根本不以为意。庄无道则尴尬无比,恨不得一巴掌把自己这恶欲化身给拍死,此时却只能凝着脸,故作不知的一声轻咳,同样一本正经道:“轻云法身受制,不能离开浩劫天图太远。至于云坠她,已经完成由魔入道,必须随我回归离尘——”

    不过话音未落,就被苏云坠笑着打断道:“无妨的,反正我体内魔元,还未完全转化,回归离尘之事,也需从长计议,并不急于一时。随你这化身去一趟魔渊,也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那‘苍茫’魔主顿觉大喜过望,苏云坠却又斜望过来道:“不过最多只有两千年,两千年之后,我就得返回天仙界。在魔渊之内呆得太久,对我无益。”

    她化尽体内魔元之日,大约就是在两千载之后,

    “也好,就是两千年。”

    那‘苍茫’魔主微觉失望,不过还是点了点头:“两千年时间,已足够我在那魔渊之中,站稳跟脚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无语,有种喜欢的东西被人抢走的感觉,然后又果不其然的,从苍茫魔主的眼中,看到了一丝坏笑。

    化身的念头想法,他都能感应得到。而他这边的念头,化身也同样能够知悉。

    庄无道不禁自嘲一哂,其实两人的关系,更像是分心二用,只是多了一具身体而已,

    这是打算自己做自己的情敌么?

    收起了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,庄无道的面色,就又转为凝然道:“魔渊之内,无论是那位昊天无上灵感玄应大帝,还是太古魔主,势力都不算太强,在那面立足不难。你可明白,真正最难的,在于这千年虚空之路——”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