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三五九章 再见太古
    尽管心中并不情愿,可此刻庄无道突破元仙境,已是不得不然。

    一方面可以抗拒阿鼻平等王那边的压力,一方面也能使洛轻云获得更强的法力,对抗界外正窥伺在侧的那几位金仙。

    踏入元仙境之后,庄无道的推演算力,就再次激增。头脑渐复清明,灵智恢复清醒,天机碑那边渗透过来的神力,也被他再次镇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相应的是苍茫神主那边,也在此刻一步跃入到了元阶后期,直击真境。

    到了此刻,形势终于稳定了下来。那位阿鼻平等王,总算是知晓过犹不及的道理,转嫁的速度太快,只会使他这边不堪重负。当三个时辰之后,将这位把苍茫魔主的位格,强行催逼到了第四阶真境神位。那信徒与神源本质转移的速度,就骤然降低五成,由之前的怒潮澎拜,改为细水长流的方式,一点点的嫁接,总算使他有了些许喘息之机。

    庄无道却暗暗一声冷哼,毫无半点的感激之意。之前那平等魔主,也不是不能这么做。之所以那般急进,是因这位直到方才那一刻起,都没有放弃将他元神彻底魔染的打算。

    直到他凭借‘天机错星正反乾坤镜’,三百六十五道分魂,一座‘大周天正反星斗神机阵’之助,以及己身元仙境的修为,撑过了最关键,也是最艰难的一段时间,才终于使这魔主打消此念。

    这时候放缓转嫁之速,只是顺势下台而已,完全用不着对这位感恩戴德。

    随着神明化身的境界层次,越来越稳固,本身道体也从那转移过来的磅礴神力中舒缓过来。庄无道终能分出部分意念,关注他的魂海,

    神位晋升,从天境一举跨越两阶达至真境,那位太古魔主,又岂能不至?

    哪怕是这位不愿来,那冥冥中的天道意志,也会强行将这位的神念,拉扯至此。

    早在‘苍茫魔主’晋升元境之时开始,二人的意念,就已在庄无道的意识海中,搏杀多时,持续了足足半日之久。

    不过当这一,庄无道将大半的注意力,转移到魂海内时,这位太古魔主,却并未再兴风作浪。而是饶有兴致的,看着从庄无道意念内,获取的这些记忆画面。

    直到庄无道的元神,在魂海中显化。那太古魔主才暂时停住,笑望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还没恭喜道友,今日一举成就真境神位。想必再过不久,那玄阶神位,亦是垂手可得。从此之后,这方界域之内,又将多一位遮天大能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对此人防范甚深,任何言语都不肯亲信,甚至不愿入耳。

    不过当听得此言时,神念内也是有一刹那的恍惚。

    是呢!虽非本体,可他现在神主化身的法力境界,已经不逊色于那些真仙真魔,在佛门中亦可算是菩萨果位。

    待得那阿鼻平等王的信徒愿力,神源本质,以及神性根本,都全数转移过来。那么他现在冲击神位第五境玄阶,也是十拿九稳。就等于是玄门金仙,魔道玄魔,佛门之天王果位。

    再之后就是太上魔主,与元始魔主。距离道途的终点,只差两个境界而已——

    那位阿鼻平等王虽是居心不良,不过确实是给了他一条捷径,一步登天的捷径!

    而此刻哪怕本体,也同样有了元仙境的实力。距离元始仙王,也只差四个境界而已,

    短短五百年时间,就有了这样的道果,便是庄无道自己,也有些恍惚不真实之感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念头,只在他的脑海内一闪而过,瞬间就消失无痕。无比的自信,从胸中涌出,充斥着四肢百骸。

    为了今日这一天,他付出了许多。别人修行时,是一种享受,他这边,却是经历了无尽的困难,只为道体,就要经历无止境的折磨。

    从出道以来,征战厮杀不下百场。从未有人能似他这样,在短短几百年来,就经历过这么多的凶险,面临过那么多法力强横,超出了自己境界的对手。

    尤其是在星玄世界,Ξ有了宗门庇佑,一开始就在雪阳宫几家的围堵追杀中,仓惶逃亡。历经艰险。为自己挣得了一条生路,

    付出多少,就能有多少回报。他能有现在的成就,岂非是理所应当?是自己应得之物。

    心念重固,庄无道戏谑的看向对面:“我从不知太古魔主挑逗人心的本事,也如此了得。”

    不从他的喜怒哀乐,七情六欲中想办法,而是反其道而行之,以赞誉的方式,直指他最感心虚不安之事。洞察道他因修为境界的暴增而心绪不宁,从而勾动他心绪,制造破绽,

    这位太古魔主洞察人心的本事,确实强过一般的无相神魔太多,

    那太古魔主闻言,也哑然失笑:“道友道心坚固,令我毫无机会,只能想办法别辟蹊径。不过看来这方法,也依然无用。若非是亲眼见得,本座真难相信,这世间有人只用了短短五百年,就将道心打磨道圆融完满,毫无瑕疵的程度。

    庄无道是面无表情:“魔主你过誉了!”

    二人看似是在悠闲的聊天说话。可其实却是杀机四伏。双方的意念,已在这瞬息之间,碰撞交锋了不下万次。

    那太古魔主的魔念如潮,似狂涛骇浪,又无孔不入,见缝插针,一步步的不断浸透。而庄无道这边,则是一条坚固无比的大坝,牢牢抵御着这庞大的洪潮,暂时还没有崩溃瓦解的迹象。

    对面可不是之前,那只有不到太古真身实力百分之一甚至万分之一的神念化身。

    随着他修为踏入元仙境,神力也进入到真境。这位太古魔主,已经可将本体近四成的元神力量,投照入他的意念海内。

    庄无道并不畏惧,却不敢有丝毫的大意轻忽。

    “时间不多,若魔主你再无其他的手段,那就请恕本座这边无礼了。”

    这太古魔主的神念,确实是浩大无边,可在寻不到他破绽的情形下,就如无根之浮萍,砂砾上的房屋,不能长久。

    只需待得太古魔主力衰之时,就是他的反击之刻。这个时间,即将到来。

    “任道友为何就如此迫不及待?不过罢了,这次确无机会——”

    那太古魔主一声失笑,接着手却又向旁边显化的记忆影像指了指。

    “如今本座唯独只奇怪,道友你的这些记忆,明明是再真实不过,却为何又给人虚幻梳离之感?于是本座就在想,这些记忆,是否道友本身所有。又或者是道友,真就在入魔那一刻,大彻大悟,了却前尘了?”

    庄无道仍旧面无表情,这些记忆,当然是有问题。

    那是任山河的记忆,而不是他的。所以太古魔主,无论怎么利用任山河的过往经历,都无法勾动他的心中之魔。

    对于太古魔主后面那些言语,他也毫不担忧。本就没有指望能够一直瞒下去,只要他的神主之身,能够站稳住跟脚。只要他的本体,在天仙界中,有了一席之地,有了立身之基,再不惧风浪。那么庄无道的身份,就自可光明正大,示于诸人。

    所以此时太古的挑逗与威胁,他都全不在乎。

    那太古也明显察觉到了,这次的努力依然无用,当下自嘲一哂:“看来道友是真不在意,本座多留无益,就预先恭祝道友,今朝一步登天,成就玄神大道!对了,在离去之前,本座就再送道友一个礼物,希望道友你能喜欢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竟然真就不再继续逗留纠缠。以前在还有余力的情况下,这位定是要死缠烂打,可这次无需庄无道动手以慧剑斩劫,太古魔主所有的神念之力,都开始自燃了起来。同时一个玄异无比的符文,就在这火焰中成形。

    不过庄无道只看了一眼,就觉有异。魂海中顿时掀起滔天大浪,无数以意念拟化成了‘先天归元壬水’,往这火焰浇灌扑去,试图将之镇压。

    不过为时太晚,也根本就没可能阻拦得住。那太古魔主蓄谋已久,根本就不会给他挽回的机会。当庄无道开始动手之时,那太古魔主的所有的残念,都已消失。

    而此刻这位的意识,虽是离开了他的意海虚空。可代之而起的,却是一个无法磨灭的玄奥印记,彻底留在了庄无道的魂海之内。

    庄无道暗暗恼火,没有看穿这太古魔主的真正图谋,这位不惜一切,主动燃烧魂火,承受本体元神亦同时受创的代价,就是为了留下这东西。

    ——有了这个‘魂印’之后,那太古就等于是在他这里有了个后门。从此那位太古魔主,可以随时随刻,借用这个‘魂印’。将自身意念投照到他的魂海。

    日后自己,只需稍有些剧烈的心绪波动,有了可趁之机,就可能会将这位太古魔主引来。

    那魂念大海,瞬间又转成了火焰,全力烧灼这玄奥魂印。不过效果微乎其微,毕竟是一位太上魔主不惜代价留下的东西,庄无道哪怕全力而为,长达半日的炼化只后,也只将外围处符印烧灭了些许,不能损这魂印根本、

    初步计算,以他现在的修为,至少要百万年以上的时间,才可能将这太古魔主的魂印,彻底的炼化。

    除非是他自身,也进阶到太上之境,也有可能将之抹去消除——

    庄无道微摇头了摇头,识趣的停下了动作。此刻悔也无用,他也没多少余力浪费在此。

    在魂海之外,还有更多的事情,需要他分心关注。

    就在他全力与那太古对抗之时,整个神域,已经再次完成了晋升。在原来的基础上,又扩增数倍。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