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三五五章 无涯之谜
    庄无道不禁感觉奇怪:“不知师姐,是因何事感怀??

    是为这劫世尘么?可洛轻云与这位,也没什么交情。

    “无事。”

    洛轻云回过神,先是下意识的一摇头,可随即间庄无道戏谑的眼神,就只能无奈道:“我只是想起了往事,上一任的劫果身死之时。”

    时至今日,洛轻云似乎放开了心中的包袱,淡然道:“师弟你不知,我与那位五劫劫果,其实曾有过一段交情。那人曾有一段时间伪装成散修,刻意隐瞒了自身劫果的身份,在天仙界四处求道,修习诸教玄法。我与他相识数千年,曾为好友至交,数次坐谈论道。而死于你剑下的这个劫果,无论是性情,还是经历,都与他颇为相似。”

    “竟是如此?”

    庄无道一阵愣神,而后又鬼使神差的问了一句:“说来我也觉奇怪,这一次的劫主,名唤劫世尘,那么上一任的五劫劫果,总不可能无名无姓?可你们谈及此人时,都只说劫胎,无论是道书经典,还是其你等的口中,都从不提其姓名。这其中可是有什么忌讳?师姐你与那人既曾为至交好友,应当能知其中究竟?”

    “他确非是无名无姓,不过当世人知晓时,除了混元道祖这一层之外,已经无人能真正唤出其名。便连道书之中,也无法书写。”

    见庄无道眼露不可思议之色,洛轻云又一声苦笑:“只因他的名字,就是代表了‘道’,蕴含着‘劫’。寻常的金仙,哪怕是口说他的名字,就要消耗至少一成以上的法力。更会为自身,引来天劫,谁敢直呼其名?在他身亡之后,这位劫果之名,更是彻底的从这一域中消失。所有人都将之遗忘,像是从未存在。哪怕是混元道祖,也难有记忆。便如这一劫的劫果,你方才道出了他的名字,可我却不能听闻其名,记忆中也无留痕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不由动容,连名字都无法留下么?他好记得劫世尘,可其他人居然就已遗忘。

    接着又听洛轻云语气一转道:“上一任劫果的真名,我也同样不记得。不过却记得他以前,伪装成玄门散修时的名字,法号无涯子——”

    语言未落,洛轻云就见庄无道整个人,已经完全处在呆愣的状态。

    庄无道此时意念内,也确实是一阵懵懂,脑子里如浆糊一般。他至今都还记得,当年与轻云剑初遇之时,剑灵的自称,正是‘无涯子’。

    之前还以为这法号,乃是洛轻云所有。可到后来,才知洛轻云的法号,乃是‘玉皇元君’。那‘皇天剑圣’,只是洛轻云年轻时,天仙界修士自发为洛轻云取的绰号。

    后来久而久之,庄无道也就将这件事忘怀。直到此时此刻,才知这‘无涯子’,竟然是上一任劫果之名。

    那时候的剑灵,既是云青依,也是洛轻云,也同样是无涯子。

    庄无道又想起了自己封印中那团残魂,忖道这多半,就是那位劫果遗留的残魂了。

    怪不得自己会生出不安感,不愿使劫世尘的劫骨舍利,与那团残魂接触。

    “师弟为何吃惊至此?”

    这次轮到洛轻云问庄无道,满脸的疑惑:“可是轻云之言,有什么不妥之处?”

    庄无道回过神,稍稍犹豫,还是微摇了摇头。无论是洛轻云,还是云青依,似乎都没有关于‘无涯子’残魂的记忆。

    他一时之间,还不知道该怎么说,也一种来自本能的念头,这件事还是先暂时压下为佳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斩自我后的另一个好处,就是庄无道的遁速,也同样是突飞猛进。道痕黑天在手,完全不用忌惮仙墓中劫气邪灵。一路肆无忌惮,又不惜损耗法力,只用了不到一日时间,二人就已回到了星九二界。

    只见此处两界壁障之外,正有无数的太虚凶兽残骸,以及修士尸躯。

    虚空海外,还残留着战斗痕迹。虚空凶兽的神通,依然在影响着周边虚空,修士的术法余烬与剑气残留,也同样在不断往四方溢散,疯狂肆掠?。

    这早在庄无道与洛轻云的意料之中,当庄无道前往无殇仙墓,赴约应战之时。这边星九二界的防御,也未曾放下。

    除了由苏云坠主持此界大局之外,似素寒芳,魔舍离,天澜魔君这样的强者,都被庄无道留在了星九二界镇压局面,防范可能的意外。

    结果也果不出洛轻云的所料,就在庄无道与劫世尘的大战开始之时。那只虚空兽军,也趁势对星九二界,发动了冲击。

    那位‘都绝魔尊’,也就是鬼劫魔主,看来确实一心为劫世尘谋划。这一手堪称狠辣毒绝。

    一旦他与劫世尘之间的争斗僵持不下时,那么星九二界的战局,必将牵动他的道心。

    这些虚空凶兽,毕竟是劫世尘凭空‘制造’出来,损失了也不可惜。可若是这支兽军,能够突破星九二界之外的禁阵,攻入到苍茫神国,必定能够给他沉重一击,足以决定他与劫果之战的胜负。

    好在这一战,他是速战速决。也及时将那‘无量印’取到手,遥空控制了大半的兽军,从星九二界之外撤离。

    那位‘都绝魔尊’,或者说是鬼劫魔主,可能只是从劫世尘那里取得部分权限,也可能是在劫世尘死后再无战意,并未有丝毫抗拒。

    而此时当庄无道回归之后,此间两界数十万能以肉身遨游太虚的修士,仍旧在严阵以待。

    不过所有人的脸上,都显出了轻松欢愉之色。此间距离无殇仙墓极近,可哪怕换成正常的灵仙境遁速,也至少有十五六日之遥。距离无殇仙墓的中心部位,庄无道与任山河二人所在,就更是遥远。

    然而事关此界只存亡,哪怕是隔着一层元极星障,两界中有些实力的教门,也都会想尽一切办法,窥看仙墓中大战详情。所以都能提前得知,苍茫魔君胜归,劫果已经败亡于无殇仙墓、

    当望见庄无道身影,整片太虚海,顿时都为之禁声。几乎所有人,都是朝着庄无道的俯身拜倒,或是直接行以臣礼,或者大礼拜下以示感激。

    包括那些大乘登仙修士,散仙境与灵仙境的仙修在内,都无一例外,

    数以十万计的修士,就这么拜服在了庄无道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吾等参见魔君,谢魔君活命之恩!”

    “恭贺魔君斩劫,大道可期!”

    “魔君魔临天下,无敌于世!苍茫神教,魔威无量!”

    数十万人的声音,渐渐汇成了一股。那些身属玄门灵仙境与散仙,虽未出言,不过神情间,却也是含着敬畏感激。

    庄无道先是动容,而后无奈自嘲。其实说到底,着劫果还是他与洛轻云引来。此界生灵是遭遇无妄之灾,本不该有次劫难。

    他先是面色有愧,想说无需如此,任某一切所为,其实都是为自救。

    可旋即又想到,自己此刻是一方魔君,说出这样的话出来,未免有些古怪,弱了自家的气势。又想及若让劫世尘成了其后,那么此界中的生灵,在几千年后只怕同样要死绝。在场这些修士,也同样要陨落九成以上。当下便心安理得,大大方方的,受了数十万修士一礼。

    之后庄无道就又背负着手,朝着那些玄门修士哂然一笑,作出冷傲之色:“尔等无需谢我,本座神国根基在此,容不得有人放肆。哪怕是所谓劫果,亦不例外!敢犯本座神苍茫神国者,必斩不饶。”

    语意其实与他刚才想的差不多,可当庄无道换了一种语气之后,却是魔威十足,更显自负霸道。

    那些玄门修士,闻言多是神情尴尬,又含着几分惶恐不安。劫果这大敌已除,星九二界都已无灭世之危。没有了外敌威胁,正魔两道之间的恩怨,星玄诸宗与苍茫神教之间的利益冲突,就将再次浮上台面。

    而星玄修界,哪怕是第一大教赤神宗,也难以抗衡这位苍茫神主。赤神宗确有上界仙人降临不错,可这几位仙尊,绝不可能长期呆在星玄界。

    眼前乃斩杀劫国之人!身具鸿蒙开天之剑,这个世间,有谁能够作为这位的对手?金仙境以下,又有谁能有这资格?

    同属魔门者,神色却都更显敬畏,狂热,也更是兴奋。魔道以强者为尊,他面前这位苍茫魔主无疑就是那种能让他们甘心臣服,肝脑涂地的至强者。

    庄无道却不再理会此间诸人,径自离去。他还有事要办,没时间继续浪费在这些人身上。那些魔修的山呼万岁,玄门修者的敬畏,都并不能使他愉悦满足。

    仅仅不到一个时辰之后,庄无道的身影,就出现在了九玄魔界内,方位依然是那补天道的总坛所在。

    这里十几年前经历大战,又有之后的地火之劫,血狱洞天崩灭之灾。可事后却因祸得福,使得九玄魔界,无数的灵脉汇聚在此。

    若非是这里的地火,还未完全退去,那灵爆气罡,依然肆掠。此处必是九玄魔界中,无可置疑的第一灵地。

    便是以现在苍茫神教,也不敢将此地置之不理,使之落入他人之手。

    洛轻云特意在此处建了一个苍茫神教的分支‘苍茫道’,此时神教总坛内,大多是苍茫神主的真正信徒。而这‘苍茫道’,则是培养那些托庇于苍茫魔主麾下,出身还算‘清白’,本身却又对魔主并无太虔诚信仰的魔修,传承苍茫一脉功法,作为苍茫神教的势力分支。

    因地火持续冲击之故,此时地势大变,原本的平地,在短短的十年内拔高三万丈,初步形成了一个山脉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庄无道,就立在这山脉的最高处,然后小心翼翼的,将那枚封印在那乾坤无量空间内的黑珠取出。

    当这颗集齐了无数虚空碎片与世界本源的事物,才刚完整暴露在九玄魔界之内。庄无道顿时感觉周围整个世界都在沸腾,无数的元力,如汪洋大潮般汹涌卷来。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