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三五三章 鬼劫魔主
    并未为那人之死感慨太久,庄无道略带讶然转过身?

    只见那都绝魔尊,此时非但未曾退走,反而在一步步往他这里走来。

    这是有从他剑下逃生的自信,还是另有缘故?

    要知此刻的的他,除了一身神通玄术还未恢复之外,其余一切,都已达到了巅峰状态。

    这个都绝魔尊,在真仙境界中,当是最顶尖的层次。能压制住洛轻云,一身法力神通,都不同凡俗,实力远不是王九重能够比拟。

    放在天仙界中,庄无道自忖哪怕身具鸿蒙神通,与这人间的胜负,也当是对半开。

    可在这无殇仙墓的环境之内,这位实力受限,不太可能从他的剑下逃脱。

    且在此间,并不只是他一人。还有着洛轻云,无冥,聂仙铃,无明,无珩这几位,实力都很是不弱。

    尤其是那无冥剑仙,当可碾压这都绝无疑。几人联手之下,这位没有任何的逃生机会,

    然而这都绝魔尊,都是凛然无畏,走到了庄无道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老朽恭祝任道友,今日斩劫成功,必可名震诸界,使苍茫魔主神名远扬。”

    事关劫果,只需旬日时光,任山河之名,就可传遍诸界。

    之前劫胎首次在星九二阶受挫,险险被庄无道斩杀。那苍茫魔君之名,就已经被许多人知晓,更已进入那些仙君仙王,甚至混元道祖的视线。

    而今次庄无道以鸿蒙级的神通玄术,直接斩灭劫果,更将使苍茫魔君声名再上数层台阶。

    鸿蒙级神通与劫果,这二者无论是哪一样,都足可使天仙界为之震动轰动,更何况是这二者叠加之后?

    而得益最大的,就是‘苍茫魔主’。这位的神名,必将由此为诸界所知。

    用不了多久,可能只是一夕之间,就会有无数的苍茫魔主信徒出现。

    无论是其神能威名,还是这位的神通玄术,都足以使无数修士为之心动。

    “名震诸界?不敢当——”

    庄无道一声大笑,而后目光灼然的,注目着都绝魔尊:“倒是都绝道友的行止,颇让我奇怪。明知此间已成凶地,依然逗留不去。道友你,难道不惧死?”

    “都绝自有保命之法,也自问此身,并无需与任魔尊你为敌。”

    见庄无道微一挑眉,那都绝魔尊那张丑陋的脸上,顿时露出了古怪的笑意:“对于劫主之遗言,我这里倒是略略通晓一二究竟,如此说来,我与魔君非但不是对手,日后可能还有联手合作的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是么?”

    庄无道不置可否,信手一个拂袖,就使那‘太虚都天无量混元阵’,与混元灭劫剑阵,将这都绝魔尊牢牢的锁住。

    他可不会只因着都绝魔尊的几句话,就生出纵敌之心。

    这都绝魔尊,尽管从未与他正面交手,也从未对星九二阶造成什么大的伤害。更未有过什么仇恨。

    然而这样的敌人,除去总比让他活着的为好。

    唯有都绝魔尊那句话,让他稍稍在意——‘对于劫主之遗言,略略通晓一二’。

    这位都绝魔尊,到底是知道了些什么?不过也有很大的可能是故弄玄虚,庄无道不可能为这一句,就对这位手下留情。

    都绝魔尊却不在意庄无道的动作,目光又径自落到了庄无道的手上,那颗由劫世尘残躯化成的舍利子。

    因需施加封印之故,所以庄无道暂时未将此物收起,而是放在手中镇压。

    “老朽与劫主,终究是主仆一场。实不忍劫主他的尸骨,沦散流离在外。不知这劫果舍利,任魔君能否交回于我?老朽必能保证,不会再有后患……”

    庄无道手持着那舍利,神情不变:“都绝魔尊难道以为,这有可能?”

    别说这劫果舍利,很可能寄托着劫世尘复生的可能。即便没有,他也不敢将这东西。交到都绝的手中。谁知对方会利用这东西,能够做出什么事出来?

    对方的信誉,他也放心不下,若有什么后患,日后岂不是要后悔?

    且自己今日,根本没打算放过对方。

    都绝魔尊皱了皱眉,而后又是一笑:“罢了,这东西在魔君手中,也可算是恰得其主。不过魔君需记得,日后定要小心保存,莫要遗失。魔君身涉天人之争,此物对魔君你,有着极大的用处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都绝魔尊又双受合十:“今日之战,虽因劫主过于急躁,大意轻忽所致,可魔君的手段,却也令老道佩服之至。这是老道一生,第四次遭遇败绩,更是第一次,输得如此憋屈。魔君前途远大,想必不久之后,就可与我等并肩。若有闲暇,可到第十九层魔渊,与我一叙。”

    说话之时,那都绝魔尊的身影,赫然就在他眼前,如气泡一般的消失。整个人,赫然化成了一片片的黑色羽鳞,飘落四散

    庄无道不禁一阵错愕,无法理解的看着这一幕。他积蓄已久的剑意,竟然完全锁定不住都绝魔尊的神念,而那蓄势待发的‘太虚都天无量混元阵’,与混元灭劫剑阵,也同样无处发力。

    意念感应到的,只有一片空无。哪怕是他将残余的那些黑色羽鳞,一片片的粉碎,也是无用。

    “这个人,应当只是一具身外化身,更可能是已被夺舍。真正的都绝,多半已经死去,被这位魔主夺去了身躯。””

    此时洛轻云,已经闪身过来,面色凝重:“第十九层魔渊,名为鬼戢魔渊,他当是第十九层魔渊之主,名唤鬼劫魔主,实力当是仅在那些元始魔主之下。我方才在他面前,因惧泄露身份,所以不敢全力以赴。好在撑到师弟你斩劫之时,”

    “鬼劫魔主?”

    庄无道的面色,顿时一阵阴晴不定。

    九百九十九层魔渊,以整体的实力,区分高下。越是在魔渊深层,实力就越深不可测。

    排名前十五的魔渊,无不都是能够产生真魔,甚至玄魔的大千世界,都有着元始魔主一级的人物镇压。十五层以下,到九十九位的主人,则都是太上魔主一级。

    而第十九层魔渊,实力已经相当靠前,能够成为一层魔渊之主的鬼劫魔主,修为法力自然非同寻常。要知那十五层到十七层,乃是由十位太上魔主分享。

    可以说这人,乃是真正元始之下第一人。这位的实力,必定是远在那太古之上,且仅仅只需一步之遥,就可身入元始之境,

    庄无道猜测这都绝被应该是强行夺舍,而且时间不久,绝不超过百年。否则今日这一战中,不至于才恢复这点实力。

    摇了摇头,庄无道收起了纷乱意念。他的敌人已经有许多,所谓虱子多了不痒,也不差这么一位了。

    听起来那位鬼劫魔主,并不欲与他为敌。不过敌人的话,若是真的当真,那就是蠢不可及。权且听听,该有的防备仍不可或缺。

    鬼劫魔主与太古魔主不同,传说前者道基有瑕,并无法冲击大罗仙王,所以这千万年来都只停留在太上之阶。

    不过这位智略过人,与那传说中的北冥大仙有几分相仿,所以这两劫以来都能保全自身,在魔渊中安然无恙。

    这一次的大罗之争,这位多半不会参与,也就是说他们二人,确有着相安无事的基础。

    还是就是劫果与鬼劫魔主那些话,让他心生疑惑,什么天人之争,什么这劫骨舍利,对自己大有用处等等,都让人奇怪。

    不过庄无道也并未深究,他现在精通命运因果之术,三百六十五分魂斩出,大周天正反星斗神机阵完成。触类旁通,能够演算命机,天机斗数之术,虽非绝顶,却也非是常人可比。

    这次回去稍加推演一二,想必就能知究竟。到底是这二人故弄玄虚,还是真有其事。

    此时这里的所有残敌,皆已肃清,庄无道便往那离尘宗几人方向一礼:“任某谢过诸位道友相助!”

    尽管暗地里在勾连,甚至庄无道本身,仍是离尘宗的弟子。可这里毕竟是‘大庭广众,众目睽睽’之下。该做的事情,还是要做。

    这次受了离尘宗的人情,自然是要致以谢意。

    那无冥不擅演戏,也不喜装模作样,只看着庄无道笑。还是那无珩出面,同样还以一礼:“魔君此战,事关星九二界存亡。我离尘宗为赤神下院,也不能置身事外。这些人欲助劫果,我离尘子自要倾力阻拦。”

    这位随即又神情凝然道:“倒是山河你,本为我离尘弟子,只因奸人作祟,才被冤屈驱逐出门。我与赤神上下,为此事都颇觉遗憾,上界本院,亦不认可赤神当年决议。如今只需山河你能斩魔入道,舍去神身,重归正途,就可重归离尘门下,依然是离尘宗的苗裔弟子。此为离尘上下之愿,也是我无珩的期盼,不愿这世间唯一血亲,踏入魔途。”

    他除了与任山河是同门之外,更与任山河之间,有着血脉至亲。

    这句话由他来说,最合适不过。

    庄无道却笑而不答,回以一礼:“几位道友好意,任某心领。然而任某既然走到了这一步,那就再无选择的余地,也再无退步的可能。道魔殊途,然而本座却能承诺,他日若遇离尘弟子,必定会多留三分情面。”

    此言道出,却是透着明白不过的拒绝之意。也直接就使此间的气氛僵冷下来,点明了两方,未来可能为敌,

    遇离尘弟子,他必定会留三分情面。可若是这些离尘弟子不识好歹,那么他这边,自也不会客气。

    站在任山河的身份,确实没有了退路,也没了重归离尘宗可能。

    即便双方都有这个决心,也将面临着重重阻扰。不是他自负,经历今日这一战之后,那诸天大能,天仙界的玄释二门,怎可能容他这样的人,重归离尘门下?

    在星九二界,与诸教下院之间的这些小恩怨,本是无人在意的小事。就如无明之言,去了天仙界之后谁都不会在乎。

    可在他斩劫成功,施展出‘混沌变’这一剑之后,他在星九二界的那些所作所为,必定会沦为各方势力的借口。

    而离尘宗在天仙界,势力固然庞大,乃是玄门之中,被称为小祖庭的宗派,可对头也很是不少。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