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三五一章 非止劫敌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原来如此。也就是说灵感神尊,他果然已经看透了么?”

    看透了这劫君,必败无疑!

    怪不得那位昊天无上灵感玄应大帝的符诏,是要他们立刻出手阻拦,怪不得那符诏说劫果败亡在即。多半是已经看到了,那任山河掌握有鸿蒙神通的可能。

    灵感神尊大约也不认为他们,再有伏杀那任山河的能力。

    丝丝悔意,已在啃噬着王九重的心脏。若不是他们在那一刹那的犹豫,若然当时立时遵命出手,那么今日这一局,或者还有挽回的希望

    可那时谁能想到,这位苍茫魔君,居然掌握有鸿蒙级的剑道神通——

    “居然真的斩劫了——”

    无明也同样是在低声呓语着,这一刻他面上的神情,可谓是丰富。既有着不信,也有着欢喜。

    而在洛轻云与都绝的交战处,洛轻云暂时停下剑,回首望着。那都绝魔君则是双手紧紧攥着,整个人失魂落魄。

    劫主败亡,可劫君他,怎么会败,怎么会亡——

    明明方才,还是占尽优势,最多一两刻之内,就可将那任山河,打入万劫不复之地。

    ——鸿蒙神通!

    随即都绝的目光,就又痴痴的,看向了任山河。仔细注目,似要从里到外,重新将这个人,再看个清楚透彻。

    就是这个人,星九二界应劫的气运之子,将劫胎斩杀,继洛轻云之后,斩灭五劫劫果!

    必将震动此域,使诸教侧目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“此子,居然真能斩劫——”

    冥域幽冥海,平等殿中,那以崔为姓,在平等王麾下身居太宰之位的少女,此时也同样是现出不可思议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鸿蒙神通,居然是鸿蒙开天。”

    自言自语,崔太宰又转过了身,看向了那已空无一人的王座。

    忖道那位平等王陛下,是早已料到了么?居然在那个时候,胜负未分,任山河身处劣势之际,就已认定了劫果,必败无疑。

    对于那位百万年才孕成的劫胎,竟然是语含不屑,极为鄙薄。

    又思及那平等王离去之时的言语——时至此刻,那位劫果,连我那圣子的九成本领都逼不出来。这一战,还有甚何好看的?

    也就是说,这一战中,这任山河其实并未全力以赴?

    还有那‘君臣之缘至今日,已是时日无多’,果然是时日无多了。经历了这一战之后,平等王神位的继承者,已经选定,再无法动摇。

    崔太宰一声轻叹,接着着又仔细看着那无殇仙墓。不过此时她所有的注意力,都在那任山河,那苍茫魔君身上。

    就是这个人,将在不久之后接掌此间的平等冥国,成为她的君王,主人么?

    据说其性情倒还算不错,不似那些被魔染之后无法克制心绪,心神异常之人。

    若是这一位,大约能守住这一方冥国,看护住这冥海之中,亿万子民。

    同一时刻,位于四十七层魔渊内,一处巨大的黑塔之内,太古魔主也在此时收起了观照之术。

    “鸿蒙神通?本座之劫敌,居然是他——”

    先是皱眉深思,而后片刻,太古魔主的目中,就又透出了丝丝冷芒与恍悟之意。

    “有意思,本座就在奇怪。这一劫的劫敌,怎么只是一个才刚道灵仙境的小辈。可若是一位掌握鸿蒙神通者,那就不不足为奇。要阻此子成道,怕是不易。且说不得,本座冲击元始时,这位也是对手之一!”

    那个人,不止是掌握着鸿蒙级的大道神通,更是阿鼻平等王的继任者,这就有些棘手了。

    甚至还有那离尘宗的影子,隐隐浮在这任山河的身后,这就更使他投鼠忌器,顾虑良多。

    以此子的成长之势,崛起之速,留给他的时辰,已经少而又少。绝不能给这任山河,继续成长的空间。

    一旦让此人,踏入到金仙,甚或君之境——那必是他成道以来,最可怕的强敌!

    此界绝代仙王,之所以的被称为绝代,是因每四十九万年,才只能有这么一次机会,突破天道之限,证得大罗道果。而绝代仙王的真正名称,正是大罗仙王!

    且绝代仙王的数量,只又四十九人。原本那阿鼻平等王,也是其中之一,可如今这位即将突破至半步混元。无论成败,四十九人中都将出现一个空缺。

    以这任山河的势头,在他日平等王登顶之时,这位也必将尝试证道元始!

    忽然太古魔主神念微动,招出了一枚巴掌大的神像。这是大约二百四十万年前,他还未任魔主之时,天仙界七大玄门攻打魔渊,他从一位元仙修士身上,抢夺来的战利品。

    事后才知,这位元仙乃是灵感神尊的信徒。而那神像,自是昊天无上灵感玄应大帝。

    此物他一直都没有用到地方,丢在宝库之内任其发霉。不过此时,倒是可借助这神像,联系上那位灵感神尊。

    思及此处时,太古魔主不禁自嘲一哂。道魔殊途,按说他与灵感神尊,应该是死敌才对。这几百年万年中,也有过数次交手。

    可此时有了共同的对手,而且都是危及到了他们的根本,那就不妨联手。敌人的敌人,未必是朋友,却大可合作一番。虽说那位昊天无上灵感玄应大帝的信誉,一向都是不佳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当庄无道再睁开眼,就见那劫世尘,肉身虽溃。就有一点点的魂质,在不远处的虚空中,聚而成形。

    因庄无道的法力隔绝,劫世尘的元魂,并无法与此间的天道劫力重新连结。

    而本身残魂,则被庄无道的混沌剑意,不断的磨灭着。已经存在不了多久,最多几个呼吸时间,就将消散。

    “都绝曾言,我是此劫劫果。有一位天仙界的绝代仙王曾经预言,我注定了要摧毁这一域中生灵,横扫诸界,宣泄这百万年积累的孽?浩劫。”

    那劫世尘神情平静,之前不甘心就戮,可当事已定局,再无法挽回之后,却是坦然平静的接受了这一结果。

    此时他眸中唯一剩下的情绪,就是疑惑不解:“若按他的说法,我无论如何都不能陨落在此才对。我既然是这一劫的劫果,又怎可能败于此间,败在你的手中?”

    在百万年前,皇天剑圣洛轻云成功斩劫,那当是因这天地间劫力,还未积累到足够灭世的程度。

    百万年后,这种情形却是万万不该,绝不该发生才是。

    这天地既然生出了他劫世尘,又为何生出了一个任山河,阻他灭世之途?天道究竟何所思?

    定定的看着任山河,就在所有的神念,彻底被消磨之前,劫世尘终于恍惚,脸上现出了一丝丝了然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原来是这样,我明白了,怪不得,怪不得——”

    庄无道本欲以法力,将这劫世尘的残余魂念,彻底的毁灭。此时闻言,却不禁一阵凝眉,暂时停住了手。

    这个劫世尘,到底是明白了什么?什么怪不得,原来又是怎样?

    有心开口询问,那劫世尘接着却是一阵轻笑,仍旧自顾自说着,似有解释之意,却又语无伦次。

    “天人之争,在你身上,有着天人之争。任山河,记住了,时时刻刻都不可被蒙昧了本心。天道劫胎,并非是我一人。都绝曾跟我提过,这世间中有种养蛊之术,那真正的劫果,当是蛊中之王,众胎之果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更觉是一头雾水,怎么回事?天人之争,是指天人二道?这一界域的意志与众生阿赖耶识?

    劫胎并不止是这劫世尘一人?倒是有点可能。四劫之后,历年积累的劫力,绝不可能就这么消散。

    哪怕是今日这劫世尘,被他斩灭了,多半也会有另一个‘劫世尘‘,在万年之内出现。

    蛊中之王,众胎之果么?斗蛊之术么?听起来,颇使人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“我那面印,名唤‘无量印’,又名‘梵天摩诃印’,乃是都绝魔尊送我,据说是出自佛门之宝。我曾以此印,创生出诸多太虚生灵。那剑名为道痕黑天,是伴我而生,初生之时,就在我的身边。玉如意唤作‘万劫都天如意’,同样是我生来时就有,之前在你剑下重伤,不能使用。还有这图,是我来到星玄界之后,一年前由劫气指引所得。并不知是何物,不过我那太上斩仙飞刀,却正是出自此图。我死之后,这些东西自然会被你取去,望道友能够善待。还有这些太虚本源——”

    那劫世尘的手,遥空指了指那团因他肉身碎灭,而飞散出来的太虚碎片,世界本源。

    这本是被他吸收在体内,可此刻却因自身的死亡而失去控制,正处于暴乱的边缘。

    “这东西对你想必还有些用处,不过道友并无相应的功法控御可对?便由我最后助你一臂之力,算是我劫世尘,最后送你的礼物。此为善缘,只望任道友他日证道之时,能让我劫世尘能有以人族此域的机会。也希望道友,日后莫要似我这般。”

    语音顿时,劫世尘最后残余的魂力,也开始加速消耗着。相应的,是那些虚空本源,都又迅速聚合,最后又凝聚成珠,落在了庄无道的面前。

    庄无道楞了楞,近乎本能的伸出了手,任由那颗黑色的珠,落入到他的掌握之中。

    这赫然正是劫世尘,吸收所有的大小世界之本源碎片。此时虽被劫世尘的法力,强行凝聚在一起,不过却并不稳固,随时都有暴乱炸裂的可能。

    东西虽是危险,却真真正正,是一件好东西。

    庄无道心中来不及欢喜,没怎么犹豫,就将这颗珠,丢入自己的乾坤无量,那太极阴阳气网之中。

    他的无量终始之道,还只是小成。确实没有能力控御这诸多太虚本源,不过要将之镇压,以乾坤无量之能,却是绰绰有余。

    这么做的同时,却又不清楚,这劫世尘到底是何用意?真的只是为转生。

    此时那劫世尘,最后一丝精魂,也终于消散。不过这时它所有的残余之物,包括元神磨灭后后散化而成的灵质,也包括血肉寂灭时残余的齑粉元灵,都又在这刻迅速汇聚,化为一枚仿佛佛门舍利子般的黑色精珠。

    庄无道一直在防备着这劫胎,以秘术逃脱,或者再获生机。此时第一时间,就将之擒摄在手中。

    不过到了手内之后,才发现这东西,只是一件死物。是劫世尘留在这世间,最后一点残余。在天地间,一股近乎因果般的异力牵引下,聚而成形,形成这一枚劫骨舍利。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