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三五零章 无法破解
    万象更新,这是劫世尘唯一能使用的神通。混沌变楸,一切的物质,一切的元灵都在不断的变化着。然而这劫气,性质再怎么变换,也不会更改其‘毁灭’之性。

    极致的毁灭之后,就是新生。由一个极致走向另一个极端,就似草木之枯荣,劫世尘的身躯,已经在恢复。

    可在须臾之后,劫世尘心绪中的最后一丝‘希望’,也开始寂灭。他发现自己恢复后的‘身躯’,正在向一个无比奇怪,甚至是让人毛骨悚然的方向生长着。

    元灵变乱,使他完全无法掌握自己的真元,控制自己的血肉。所以也无法在恢复时,操控身躯的成长。

    此时整个人,赫然仿佛是一个巨大肉球,外面满布着青色经络以及一个个让人恶心的肉泡、

    怎会如此?怎会如此!

    劫世尘的神念全力张开,试图破解这门‘鸿蒙’级的神通玄术,解析其中大道玄理,窥其奥妙真义。只需能让他寻到哪怕一丝破绽,一丁点的漏洞,就有办法,从这任山河的剑下脱身。

    若是完整的鸿蒙开天,那么他绝无半点希望,可对方的这门剑道神通,却明显是新近才完成。

    思绪在疯狂的运转着,然而整整三十个刹那之后,劫世尘的神情开始扭曲。

    破绽有许多,缺陷也有不少,毕竟是这任山河,新创不久的鸿蒙神通,不可能真就做到圆融完满。

    然而所有劫世尘能够寻到的漏洞,都已被那下方处的混沌灭劫剑阵弥补,他竟完全无机可乘。

    他悟性惊人,任何他能见过一次的术法,都能够迅速窥其本质。可唯独只庄无道的这门混沌变例外,这已是对方第二次施展,他却只能窥其皮毛。

    十息——只要再给他十个呼吸时间,他必定能从这混沌变乱的漩涡中脱身,也必可破解此剑!只要被他解析明白,那么同样的神通玄术,就绝难伤到他第二次!哪怕是鸿蒙级的神通,也是一样!

    这般想着,可劫世尘此刻的神念楸,却已没有了‘希望’这种心绪产生。

    庄无道的第二剑‘混沌变’,已经横空落下。气势磅礴浩瀚。将整片虚空,周围的劫气阴煞,甚至周围的仙人尸骨,都化为自己的剑!把所有一切,都当成了掌中兵刃。

    “这是第十次,是劫君你输了!”

    那肉瘤般的球体,顿时再化血粉。第十次的万象更新之后,劫世尘的身躯,又开始了恢复。不过依然无法控制肉身的复原,完全无法生出正常的人形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庄无道,则是好整以暇,先是轻云剑挥散出了七彩功德霞光,斩入到那漫天劫气之中。

    趁着这劫果的无力空虚,无力兼顾,他仅仅一剑,就无比干净利落的,将劫世尘寄托于天道劫气中的元神核心,强行斩落。使之与此间弥漫的劫力,暂时脱离。

    紧接着第二剑,才是混沌变!

    一剑落下,劫世尘的那具肉球状的‘身躯’,才再次化为血肉粉末,轰然炸裂!

    这一剑了结,庄无道心头才终是一阵轻松。知晓这场生死搏杀已然落幕,劫世尘的败亡终成定局。

    无论什么样的办法,都再不能挽回,也再无法使这劫世尘复生。即便有第三个劫胎,被这一界孕成,那也该是在数万年后。

    心念舒畅,庄无道元神之中,似乎有某个枷锁,已被他粉碎斩裂。使他的神念,得以疯狂的伸长着,往极限提纯攀升。自身层次与以往,已经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脑海之内,也似陡然间清明了许多。原本在他眼中,‘道途’上那些难以攀登的高山巨丘,无法跨越的天堑深渊,已经再不能成为他的障碍。已经有一条无比平坦宽敞的大道,出现在了他的面前。就比如那混沌变,许多的想法,在他脑海之内生出。以前感觉的晦涩不畅之处,已经想到了新的办法完善,许多之前不曾注意到的地方,也在他的脑海之内一一显现。

    浑身上下则轻松无比,之前所承受?伤势,还有那亏损的元气,虚乏的真元法力,都在这一瞬间就恢复如初。并不仅仅只是恢复,更在增长,五大内天地,都有着不同程度的完善。而真元法力,也暴增了半倍不止

    ‘斩自我’的好处,暂时还无法完全显现出来。将会在日后很长的一段时间内起到作用,可以预见,他的元神强度会疯狂的滋长壮大,他一身法力的质与量,也都将再次迎来一波暴增。

    借助这一战对天道的体会,超越极限,斩碎境界的枷锁,也能体悟更多的大道奥秘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只要他愿意,只需一个意念,就可斩出自己的恶念化身。

    宛如是吸食‘仙罂草’一般的感觉,久久不散。直到数息之后,庄无道才凭籍着自身坚韧不摇的意志,从这轻松舒畅的快感中挣扎脱出。

    修士修行之时,确有着不同一般的舒适愉悦。尤其是这种取得大的突破,境界修为有巨大跨越之时。那快感就更是难以言喻,甚至哪怕是两性交合时的高潮,都难以企及其万一。

    不过庄无道修行,却并非是为享受这些,所以能够克服,能够压制。

    很多修士,明明有着绝高的天资,可就因太过沉迷于修行之时的‘愉悦’,一生都不能有太大成就。

    这种情形,绝不会出现在庄无道的身上。且此时此地,也非是他可以就此安心享受的时候。

    就这一刻,整个无殇仙墓内,依然是寂静的可怕。几乎所有人,都暂时停住了手,看着庄无道剑出,看着劫世尘的灭亡。这位由天道劫气,孕生了不下百万年的劫胎,就这么死去。

    “鸿蒙开天,竟然是鸿蒙开天——”

    劫血的面色入土,神情一阵愣怔,根本就无法相信自己的眼前所见:“怎么可能,这可是五劫劫胎!”

    那个少年,那个以极其羞辱的方式,将他们逼出星玄界的苍茫魔君,居然掌握着鸿蒙开天的神通!

    难道说这个任山河,又是一位未来的皇天剑圣?不对!哪怕是当年的洛轻云,也没有苍茫魔君这般的强势。

    能够在同阶境界,以同层次的修为实力,将劫果斩杀!

    毫不犹豫,劫血转身就逃。所有的仇恨,所有的怒火,都在此刻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开什么玩笑,这可是掌握鸿蒙级神通的强者,能够斩杀劫果的存在!

    自己居然蠢到与这样的人物为敌,想要将之除去,简直就是疯了!自己又拿什么,去做这位的对手?

    若然这任山河斩劫后还是气息虚弱,元气大损的状态,那么他们还有着机会。可劫血魔尊却分明无误的感知到,这任山河似乎已借着与劫果之战,完成了一门突破自我的秘术。那定是离尘宗的灵玄三问经无疑

    等于是将一身修为实力,再突破了一层境界。无论是法力,还是那术法威能,都远非之前能够比拟,

    实力大增,只怕已是超越了斩劫之前的近倍!

    这等强横的存在,她该拿什么去拼,拿什么去战?

    而就在劫血魔尊的不远处,那王九重也同样失神定在原地,口中一阵轻声呢喃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原来如此。也就是说灵感神尊,他果然已经看透了么?”

    看透了这劫君,必败无疑!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