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三四九章 鸿蒙神通
    “我不明白,你为何还能够笑得出来?这般的开心?”

    劫世尘目中透着疑惑之色,他性情直白,不懂就问:“我已算过,最多三千次交手之后,或者一刻钟内,你就要死在我的手中,为何道友还能发笑?这就是你们所说的视死如归?我不明白。只知死亡的感觉,应当不是太好,”

    这不是什么羞辱,而是说的事实。此时的任山河,哪怕是用尽那血气元晶,也最多只能施展三千次的因果遁法。

    他也确实不解,这位‘苍茫魔君’,为何还能笑得如此欢畅?

    曾经在这位的剑下,亲身经历过覆亡之危。所有劫世尘知晓,所谓的‘死亡’,‘陨灭’,并不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情。

    庄无道一阵无语,此时他倒是有些替这劫世尘可怜。自诞生之后,就被这天道劫力推动着,不断的杀戮杀戮,吞噬吞噬。只怕是从来不知道‘人生’,是怎样的一种东西。那七情六欲,也从未完整的体会过,甚至是这位是否拥有****,都是未知数。

    这些念头却只一闪而过。庄无道的眼神,就又恢复了清冷。

    不可能因怜惜对方,就要手下留情。他现在的‘斩自我’已经基本完成,到现在,只差最后一个祭品而已——

    “任某之所以笑,自是因欢喜之故!”

    锁因定果,一个挪移,庄无道又强行避开了‘道痕黑天’斩出的剑芒,语调也是转为平静无波:“劫君的估算,与任某的推演,却是截然相反。在任某看来,最多三十个呼吸之内,劫君就将陨于任某剑下。”

    劫世尘眼神微凝,而后不解的摇头:“可我不明白,你还有什么样的手段。要如何在三十息内,将我诛杀。若是你之前那些手段,我都有了防备。即便还有未曾施展的神通玄术,我这里也不是没有法门应对。”

    这次前来,都绝魔尊另为他准备了两件东西,都是珍贵之极,他本就是准备在关键之时使用。除此之外,还有着一门不逊色于万劫金身的术法神通,只因代价太过大,亦是始终预留在身内,未曾施展。

    “莫非,这就是你们人族口中,所谓的虚张声势?”

    “虚张声势?是否虚张声势,稍后劫君自可知究竟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失笑,而后他的身影,忽然在虚空中站定,不再闪躲,而是大手往虚空一招。

    “剑来!”

    早就准备就绪的轻云剑,顿时化作了一道光弧。落在了庄无道手中。

    他一身气机,同样开始了变化。兼具恢宏浩大,与悠远飘渺二种特性,人还站在原地,可整个人与身躯,却都已在劫世尘的眼中消失。

    融于太虚之中,脚下的阴阳太极鱼图,也在这一刻,再次膨胀了十倍有余。

    更多的变化,则是来于混沌灭劫剑阵。十二口剑器虚空悬停,剑阵之上则显化出了混沌之形。与阴阳太极鱼图结合,赫然是天崩地裂,仿佛鸿蒙初开。

    劫世尘也骤然感觉自己,在这刻完全无法动弹。体内的真元,都在剧烈的变化着,不断的进行着五行转换。

    便是那天道劫气也是同样,水火风雷,毫无规律的变幻着性质,完全超出了他的掌握。

    而此间这一方虚空的五行元气,赫然都尽化为剑,落入到了庄无道的掌控之中。

    以天地万物为剑,所以那天道劫气,也化为他御使之间!

    并未固锁虚空,可周围的元气,却宛如一个巨大的磨盘,碾压磨灭着,这方虚空中的所有一切。

    使得劫世尘体内,几乎所有的元气,都全数‘背叛’,彻底背离了他的操控。

    “这是——”

    劫世尘目光迷茫,抬起头痴痴的与庄无道对视着。

    又是超品巅峰级的剑道神通。不对!这股压迫力,这股气势,绝非是超品神通所能有。

    劫世尘甚至能从其中,窥测到部分大道源泉的影子。

    不是超品,居然有着道源显化,那就只有一个可能——鸿蒙开天!

    这个任山河,苍茫魔君,居然还掌握着一门鸿蒙开天级的剑道神通!

    突然间,劫世尘就隐又明悟。自己只怕又是上了这位的恶当!一身真元主动散去七成,看似是危如累卵,其实这又是一个陷阱。

    使他急于将法力不足的对手除去,极力的阻扰任山河恢复真元气力。可就在他绝大部分的注意力,都集中在这任山河一身之时,对手也在悄然间,完成了这式鸿蒙级神通的准备。

    “精研剑道二百载,穷一身道果,才创出此剑。至今还未曾完善,恐怕要使劫君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当庄无道这一剑出,使得这无殇仙墓,几乎所有交汇在此界的意念,都为之骚动,沸腾,震荡!

    似乎一域的法则,都被他引动。一剑光寒千百世界,那可使所有修士,都望之生畏的天道劫力,就仿佛是遇到了克星一般。在庄无道的面前,俯首称臣!在那轻云剑斩至之前,就已先一步,主动溃散寂灭。

    以天地万物为剑,此方虚空,所有一切物质,都可化为他的兵刃!所有的剑道,都需向他臣服!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心生感应,庄无道往斜刺里注目了一眼。发觉那边十几道气机,正在恶斗。

    其中之一是他曾见过的那位无冥剑仙,还有无明无珩而位师兄。至于他们的对手,正是补天道总坛之战,被自己强行逼退出星九二界的十几位真仙境。

    比当初少了两人,不过却仍旧有着十二人之多。

    被那无冥剑仙,以及无明无珩三位全力拦截着。不过仍有两人,强行穿过了那无冥的重重剑网,往他与劫世尘二人大战的所在飞扑而至。

    当头的是那位劫血魔尊,而紧随其后的,则是星玄界十二正教之一,流明宗上院光明神宗铁山仙尊,

    这是欲阻断此战?有人又想为这劫君,争取一线生机?

    庄无道微微摇头,他不会容许劫世尘,第二次在他的剑下逃走。也不容他的战果,再次被破坏。

    一声冷笑,庄无道不远处的两具身外化身,就开始了变化。庄玄通气息狂暴,酷烈如火,身后一个如山般的身影耸立;庄九真则是忽然间剑气澎湃,无比犀利的剑意,冲凌四方。

    面对劫世尘,他不愿动用这两位的战魂意念,取巧获胜。可对于这贸然到的插足者,却无此顾忌。

    这不算是借用外力,而只是排除干扰。

    此时试图插手此战的,也不止是铁山劫血这二人。庄无道能够感应得到,此刻的聂仙铃,同样在远处虚空,与一位突兀其来的黑衣修士,不断的激战缠斗。

    应是两年前,他与劫果第一战时,那个始终威胁着他后背的元仙修士。聂仙铃法力较那人略有不如,境界也差了两阶,不过却是专注于破解那人的遁法。

    失去了隐匿之能,不能再来去无踪,失去无声无息,暴起突袭之力。这位太古魔君麾下的修士,对他的威胁大减。

    此外还有一道强横气机,就在那无殇仙墓的另一侧外层,与洛轻云爆发大战。

    那当是劫世尘的部属,都绝魔君。太虚古灵这一族的先天异能,果真名不虚传。

    以洛轻云的半步混元道果,在对手实力并不能尽数发挥的情形,居然仍是极其的吃力,

    庄无道意念之略一扫荡,就知洛轻云在不暴露皇天剑圣身份的情形下,最多只能再阻拦那都绝十个呼吸。

    时间不多,庄无道心中却无半点的波澜,只意念微一扫荡,就又把注意力转向了眼前。

    这些试图插手战局之人,暂时都无需在意。关键还是自己,能否在这些人形成牵制干扰之前,将这劫世尘斩杀!

    而此时的劫世尘面色也同样是平静无波,毫无表情。可在其眼眸深处,却是首次透出了一丝绝望色泽。

    他不知这是否‘绝望’,可却绝浑身无力,眼前一片黑暗?在庄无道的剑前,劫世尘看不到挣扎逃脱的可能,也找不到破解之法。

    他对生灵的‘七情六欲’好奇万分,可现在这种情绪,却是他绝不愿体会,亦绝不愿经历的那种。

    在绝望之后,则是不甘。劫世尘不甘心就这么结束,他也有很多事情想要去经历,很多东西要亲眼去看。

    按照都绝的说法,此身乃天道劫果,怎么可能就死在此间!

    魂力燃烧,最后的秘术施展。劫世尘的身躯膨胀般倍,体内吸收的虚空之力,世界本源,都疯狂的震荡,容纳的劫力亦增十倍。

    这是他最后保留的秘法神通,以元神重伤,本身境界,降低一个层次为代价,以激增数倍战力。

    可当他此时施展,却是完全无用。混沌变乱,他体内有多少劫力,有多少的灵元,就有多少的剑气,有多少的逆乱元气。

    于是他依然是无法动弹,那紫金大印也好,道痕黑天也罢,都全数脱出了他的掌控。他仍能以意念驾驭感应,却不能使这两件先天灵宝,有半点的动静。

    心中寂冷,劫世尘又以最后的意念,连续将袖中的两件东西引动。一为混元道祖亲炼之符宝,真仙阶位,引发之后,可以使人化成一道宇宙初生之光逃离。另一件,则是清虚道德宗十万弟子,日夜虔心供奉了三千年之久的一件宝玉,再由混元道尊清虚天尊亲自出手点化。使用之时,可在这周身形成一层玉虚太乙清光,可以抵御一切金仙境以下的超品神通。

    然而当这两样至宝使用后的结果,却令劫世尘心中的冷意更深。

    完全无用!庄无道这一剑,确为鸿蒙开天,是部分大道之源的显化。先天就凌驾于任何术法神通之上,使他的身躯,依然是动弹不得。而后在冲击之下,血肉尽化肉糜。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