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三四八章 胜局已定
    “灵感神尊之意,是让我等立时出手,全力阻扰,否楸迟恐不及。若能中断此战,则必有重酬——”

    “中断?”

    王九重失态的一声惊咦,其余人等亦是忽视了一眼,都是一头雾水,面露难色。

    以那边二人交手的声势,他们想要插手进去,难如登天。此时的无殇仙幕,正处于最危险的状态,尤其是任山河与交手的那片虚空。天道劫力,破灭之法,孽煞恶灵。一个不慎,就有陨落在灾。

    别看那苍茫魔君,已是势如累卵。可在这无殇仙墓内,却绝不容轻侮。

    尤其是那水火风雷之劫,谁敢轻易招惹?

    至于那劫君劫世尘,就更是他们不愿招惹的存在。

    在这仙墓中,他们这些些真仙境受到的限制,比在星玄二界还要严重。

    不过更使人奇怪的,其实还是这灵感神尊的谕旨本身。既非是要他们在这时候插手偷袭,也非是在战后布局阻截袭杀,取那任山河的性命。而只是让他们,全力阻扰,中断此战——

    明明那任山河,已经快要力尽败亡,却要他们全力阻截此战。这岂非是平白给了那任山河一次逃生之机?

   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那位‘昊天无上灵感玄应大帝’,到底目的何在?

    究竟是因何故,一定要放那任山河一马?

    一时之间,诸人都是犹豫迟疑不定。便是手持着那枚玉圭的灵微子,亦是一阵凝眉。那劫血则更是一声怒哼,以示不满,

    这位灵根神尊的诏令,简直就是不知所谓!不管别人如何,她反正是绝不会遵从。

    不过也未等几人迟疑太久,那灵微子就又再次动容,双手微微一颤。

    再当诸人的目光,都齐齐望来时。灵微子却是神情复杂的抬起头:“是灵感神尊再次以符诏催迫,道那劫果败亡在即,任山河胜局已定。我等若再不出手阻拦,那就再无机会。”

    此言未落,这方虚空中,除灵微子之外的十一位真仙仙尊,都是楸阵死寂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无独有偶,此时同样陷入犹豫不定的,还有无冥。一道青色剑光,正在他的身侧盘旋,剑气吞吐不定。声势不显。可在那剑光挥动之时,却是扫灭了这道剑器,触及到的一切劫力与阴煞。

    随时都可出剑,打断数十万里虚空外的那场大战。不过剑器的主人,却是眉头紧皱着,拿捏不定。无冥心绪中的挣扎,也直接影响到了剑器,使得这剑发出了一阵阵的震颤嗡鸣。

    这在一位金仙,尤其是一位杀伐无数,意志果决的剑修身上,绝不应该。

    可无冥却依然无法确定,他的这一剑,是否要在这时斩出。

    按说这个时候,正是阻断这一战的最后机会。可他的神念间,却又本能的感觉,这么做极其不妥。且在离尘山本院那边,也无有谕令降下。

    这令他极其的不安。明明无法师弟他,已经败亡在即了,自己却只能坐视。

    几位师叔,到底是意欲何为?

    “无冥师兄,为何还要犹豫不决?”

    无明的眼中,已经蕴育着不满:“我只是恐迟则不及!”

    此时多耽误片刻,那庄无道就少了一分凶险,从那劫世尘手下逃生的希望,指挥越来越渺茫。

    无珩的情形要稍稍好些,不过也是担心已极,凝眉扫视着不远处,那十二位真仙境。

    “以师兄的修为,要阻断此战不难,不过那边的几位,却未必会让师兄逞心如意。师兄欲出手前,最好是留出余量。”

    无冥依然是目光变幻着,可就在无明忍耐不住,身旁恶念化身显出,欲破口大骂时,无冥却又忽然面色隐动,而后侧目倾听。

    仅仅须臾,无冥的神情与周身气息,就再次恢复冷寂。接着竟是微一拂袖,将身前的剑器,稍稍收束。一身剑意。则再非是专注与庄无道,而是一旁那劫血魔尊等人。

    “几位师叔之意,是让我等再耐心等等?看个究竟——”

    不等无明开口说活,无冥就又继续解释着:“师叔以为,无法师弟他,如今胜局已定。所以你我,只需防此战生变就好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同时,无冥同时目光转移,扫向了另一侧。可能发生的变数,来自很多方面。不过在这不远处那些位真仙,却无疑是最为危险的存在,

    在他身侧,无明与无珩,却是面面相觑,眸中现出了几分惊疑不定之色。

    ——无法师弟他,真的是胜算已定?

    而此时此刻,就在无殇仙墓中,所有人的神念感应之外。洛轻云则正长舒了一口气,桥绕将手中那枚淡金色的晶石收起。

    结果是无道他,终究是无需用上她准备好的这件东西。并不需她手中之物化解,仅仅凭借现在的实力,就已能将劫果斩灭。

    精巧的战术谋略,结合自身的神通术法,以劣势的实力,巧妙的斩去了劫世尘的八次性命,也就奠定了这一战的胜基。

    事前庄无道,并不知那万象更新之术。所有的战术,都是临机而成。

    无道他这次不但是将成功斩劫,更已借此良机,斩杀了‘自我’——

    不过在轻松之余,洛轻云的眼中,却又透着几分怅惘,几分失落。

    当年那个刀头舔血的混混,在人前低头下气的小无赖,如今已是越来越强了。悄然之间,就已经成长为一株枝叶漫天的大树。

    估计再用不了多久,他需要她的地方,就会越来越少。直到完全脱离对她的依赖,震翅高飞——

    同样是是无殇仙墓,不过却是在所有人无法注目,无法触及的时间断层之内,同样一位紫衣少女在此卓然而立。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师兄他,已经赢了么?”

    先是唇角挑起,而后少女的脸上,忽然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。无比的开心,无比的欢欣,喜悦,还有期待——

    她就知道,所谓的劫果,又怎能胜过她那盖世英雄般的师兄?

    如此说此,师兄他的回归之期,就在近日?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庄无道脸色虽不甚佳,可却始终带着笑意。哪怕是被逼使用血气元晶,而手中的几颗血晶,也正以惊人的速度消耗着,却依然是从容不迫。与那两具身外化身,不断施展着因果遁法,胜似闲庭漫步般,在那无尽的杀机中,穿梭行走。

    身上不断的有伤痕显出,轻云剑与‘流火’‘雷月’二剑,在逆境中节节抵抗。

    在这周围千里虚空,不断的编织出一层层的剑网,又不断的被那道痕迹黑天,与两口劫剑击碎瓦解。

    手中的‘两仪紫火神灯’,则在那枚紫金大印的轰击下,摇摇欲碎。

    土克火,火亦克土,然而这枚紫金大印的品阶,明显超过了的‘两仪紫火神灯’。至少是胜过了现在,残缺状态的的‘两仪紫火神灯’。

    而在周围处,那座‘太虚都天无量混元阵’,也在缓慢的崩溃。一具具的雷火力士,不断的崩碎。

    离华仙君已在全力维持,不过收效微弱。并不能阻止阵中这些傀儡,在劫雷轰击下渐次溃灭之势。

    劫世尘并无需刻意去针对此阵,在失去了庄无道的牵制之后,只凭借这一方虚空,那浩瀚无边的天道劫气。就可将这座仙阶等级的‘太虚都天无量混元阵’,一步步粉碎,破灭瓦解!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