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三四七章
    皇崇玄的心内,顿时腾起一股不开思议之感,心绪一时复杂之极。若非是亲眼目睹,他简直就难以相信自己眼前一切。

    这无法,竟然是身拥两门开天级的神通玄术么——

    乾坤无量之外,还有着一门剑道神通。

    尽管其中之一还只是猜测,未经证实。而另一门,他也同样未曾亲眼目睹,然而当皇崇玄开始推演这套剑阵的结构时,却有七八成的把握,确证这无法,定是掌握了一门开天级的神通玄术无疑!

    尽管这门剑道神通,是借助器物之力,本身并不完善。可那杀伤力,一样是开天层次,一样是能威胁到半步混元!

    而在当世之中,能够借助器阵之力,把神通玄术都推升到鸿蒙开天层次之人,二劫以来,哪怕加上陨落后的洛轻云,也不过五十六位!其中则有八位,已经证就了半步混元。而其余之人,莫不都是绝代仙王,

    ——这个小无法,居然已能跻身其间!

    这可不同于之前,对那‘乾坤无量’的猜测,而是已经基本能够确证了的事实——

    那套剑阵,十有八九,是为一门开天之术,炼成的器具!

    如此说来,这一战岂不是胜负已定?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就在离尘几位仙王议论庄无道胜负,阿鼻平等王拂袖而去稍早一时间。在那无殇仙墓之内。王九重与灵微子等人,几乎都是目瞪口呆的,看着那仙墓的深处。

    此时哪怕是对那位苍茫魔君最为憎恨的劫血魔尊,也再不见了之前的猖狂之色,面色也与其他人一般,凝重无比。

    时至此刻,那位劫君,已经在苍茫魔君的手中,战亡了四次!第一次,是亡于那苍茫魔君的剑下,第二次是死于任山河的大摔碑手,第三次则是被三足冥鸦,以转轮天钩强行袭杀,

    而就在刚刚发生的第四次,则是被那苍茫魔君的一门可以预先储存各种玄术的术法神通,强行轰没。

    劫血魔尊并不知这术法之名,被庄无道唤作‘封绝序列’,却能感觉到这门神通的可怖。

    那任山河预先储存了四十种玄术神通,在一霎那间引爆开来。且其中的每一种,都是一品之上,甚至还包括了几式超品的剑诀。

    使那劫君淬不及防,一瞬间就被打灭了小半的身躯。之后就不得不在庄无道吃续的压迫追击之上,使用那万象更新之术,以恢复肉身战力。

    第五次是‘两仪紫火神灯’这件上品先天灵宝,而后砍瓜切菜般,连续将那位劫果的身躯,斩灭三次!

    算上所有,这已经是第八次。而直到此刻,那位苍茫魔君身负的伤势,依然是微乎其微,只是元气耗尽而已。

    那劫世尘,居然仍找不到压制那苍茫魔君的方法!

    无论怎么看这二人的实力对比,都是那劫世尘更胜一筹,可结果却是劫果,缕缕被其压制。先是落入各种样的陷阱,可当那任山河竭尽所有爆发,那强横无边的战力,竟也是恐怖如斯。

    “十次万象更新,这位苍茫魔君,难道是真要斩杀那劫果十次不成?”

    神渊道的海天仙尊,脸上既是凝重,也有无奈。

    还有一句,他藏在心中,未曾道出。这到底是那任山河太过强横,还是那劫胎太过无能?

    百万年前,那已被斩灭的劫胎,曾经令整个天仙界都惶惶不安,他也是亲厉者之一。彼时他才刚修成灵仙境不久,对那劫果的强横霸道,至今记忆犹新。

    那是藏在他心底深处的恐怖,所以他哪怕明知这任山河并非弱者,自己等人曾经惨败在苍茫魔君的手中;更曾亲眼看着劫世尘被任山河几乎逼至绝境,却仍不认为那劫果实力不如任山河,大意轻忽,自入险境,此为非战之罪。

    所以当知晓,任山河邀战劫世尘,将于无殇仙墓内公平一战时,也是本能的以为,这苍茫魔君,绝不可能是这位当世劫胎的对手。

    一个有着整个星九二界支持的任山河?与只单独一身的苍茫魔君,战力差距至少是四倍以上。

    之前一切都好,证明了他的判断。可当庄无道全力出手时,一连串绝顶神通施展,将劫果压制到全无还手之力,这却无异是在他的脸上,狠狠甩了一个巴掌!

    意念深处,更生起了一股让他恐惧万分的荒唐念头,难道说今日这任山河,能胜?胜过那得一域劫力支持劫胎?成功斩劫?

    “此人玄术神通之强,之多,之奇,都是世间罕见。仅仅只是方才他使用的超品神通,就多达十二种,一品层次或者有一品威能的神通,更达二十有余,世间少有人能够与之比较!不对,该说是绝无仅有才对。哪怕当年的皇天剑圣,怕也是也要大为逊色。同阶境界,任何人与之搏杀,都必要吃上大亏不可。”

    王九重的脸色铁青,不过评价还算中肯:“不过若说这任山河,真能够击败劫君,将劫君他斩杀十次,我却是万不肯信的。”

    若只论胜负。此时的劫世尘,其实已经输了。可今日这一战,却是生死搏杀,不死不休的死斗。所以只需劫世尘能够撑过去,撑到那任山河,将一身所有的玄术神通,全数用罄,所有的手段就用尽,那么二人间的胜负,就可定论。

    “天生战魂!雷火元胎之外,居然还有着天生战魂!

    灵微子的面上,亦毫无血色:“应该确是天生战魂无疑,一门神通,居然可以连续施展十三次以上。除了天生战魂之外,就再无其他的可能!”

    这个世间,只有天生战魂这种特殊的魂体,才可能比平常修士,多出整整五轮的神通玄术!

    除此之外,还有其他的特征。比如那任山河的法域神通,展现出的威能,要远远超出这法域的本质至少半个阶位。当日补天道总坛一战时,这任山河也完全不惧他们的神念威压。

    原来是天生战魂!

    在场诸人的眼中,这一刻都透出了恍悟了然之色。

    雷火元胎与天生战魂,怪不得能与劫果放对,不落下风——

    若说之前,他们对劫果被庄山河压制的情景,还感觉荒唐不可思议。可在这之后,却是感觉释然,有种原来如此的了悟感。

    天生战魂,同时名列十大战体,十大道体两大榜单,那雷火元胎,也也同样是位列在十大道体之中。

    同时身具两大绝顶道体,难怪此人实力,如此的强悍。这样的天资,这样的跟脚,只怕也不逊色与那劫果太多。

    “天生战魂,应该不会有错。”

    玄海魔尊的眼中,闪过了一丝疑惑之色:“之前我未曾听闻,这任山河除了雷火元胎,还有着先天战魂?这样的天资,那离尘宗居然只为他被魔气染化,就要将他驱逐出门?”

    魔气染化与真正入魔,仍有一段相当遥远的距离。若能处理得好,并不是无法挽回。

    那离尘宗赤神下院,对任山河的处置,居然如此的草率?

    “我从也未听得消息。不过传说的先天战魂,都需元神境之后才会觉醒。几劫以前,也有大乘境之后,才显出战魂特性的前例。传说那任山河被驱逐之后,备受折磨,一身修为曾经降落道练虚境界,很可能就是他觉醒战魂的契机。”

    诸人之中,一位道装女修沉吟着道:“我不知这其中,是否有什么猫腻。可若真不是那无明有意布局,借任山河之手扫平星九二界,那么那离尘宗上下,很可能会将肠子悔青。那绝尘子若是得知,更不知该如何痛恨,”

    “你等别忘了,还有他以道心种魔,修成的太阴太阳法域!”

    清微观恒远微摇着头;“同时身具五大一品法域,这世间绝无仅有。此时他真元不足,还无法凸显。可待得这位,有日身登太上仙君之境,再不用受法力束缚之时,其情其景,将是何等恐怖?”

    太上仙君,即可与道源同体,法力无穷无尽,这苍茫魔君神通玄术与法域,那时都可尽情施展。

    那劫血听了,却不禁一声冷哼:“先天战魂与雷火元胎又如何?五大法域又怎样?哪怕是他真就同具两大道体,我也不信,这任山河今日可以从此间生离!我料他,终有黔驴技穷之时。”

    先天劫胎,岂可能会输在了这任山河手中?即便是被这任山河赢了,此间还有十二位真仙!

    诸人闻言,都一阵沉默。确实,哪怕是同具两大道体,这任山河也未必就一定能胜。

    且今日他们十二真仙在此,就是为诛除此患!

    王九重摇着头:“要说他黔驴技穷还早,不过看来这位能用的手段,确已不多。嗯?看来还真被劫血说到,此子法力,已经不足——”

    远处的战局,已经发生了变化,连续斩灭劫世尘八次道体之后,那苍茫魔君就没能再接再厉。此时任何人都能看得出来。这位的真元虚亏,一身道力残存不到二成、

    包括那性情最沉稳的海天仙尊等人在内,所有人的脸上,都现出了喜色。劫血更是神情微松,接着她眼中,就又流露出了残酷杀意。毫不加以掩饰,一身气机,暴戾如狂:“我看今日,就是他的死期!”

    “道友且稍安勿燥!待他二人,分出胜负之后不迟”

    王九重稍稍劝慰了一番劫血,接着就又回望灵微子:“不知神尊那边,是如何答复的?”

    能使他们十二人,哪怕明知有剑仙无冥在侧,也不愿放弃这次机会的后盾,自非是寻常人物。

    不过负责联系那位‘昊天无上灵感玄应大帝’的,乃是灵微子。这位的师门玄天剑宗,与那灵感神尊间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。有着法门,直接联系灵感神尊,请示谕旨。

    之前劫世尘,被任山河压制到几无还手之能,连斩数次肉身,诸人心存不安,特意请灵微子,向灵感神尊请示。

    时隔半刻,这边多半已有了结果。

    只是当王九重目光扫过去的时候,却见那灵微子,正持着一枚玉圭,面色怪异无比:“灵感神尊之意,是让我等立时出手,全力阻扰,否则迟恐不及。若能中断此战,则必有重酬——”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