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三四六章 任性妄为
    这世间若真有真正的混元仙皇存在,那么鸿蒙开天级的术法,就是唯一能够威胁到混元仙皇的存在。

    若那庄无道,真把这门开天神通施展出来,那么劫世尘哪怕是有着‘万象更新’这门奇术,也没什么胜算。

    只因破解不了,以劫果的道基。无论是多少次,都难以洞察这门神通的奥妙,也无法窥得此术的真义与破绽。

    甚至可以说,哪怕是劫果看破了,也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且时至此刻,劫世尘的‘万象更新’之术,已经使用了八次。只需任山河,能将这劫世尘再斩灭两次,就可奠定胜局。

    “确是使人惊喜,竟让我生出怜材之心。如有宗门倾力栽培,此子万年之内,就可崛起于天仙界强者之林。可我与师兄看法相同。今日这一战,若他一直都不能使用那门开天级的神通,那么这门鸿蒙神通,也等于是没有一般。”

    不远处的另一人,发出了一声叹息。这却是一个虚幻的影子,以法术将自身魂念投照于此,脸上的神情,明显不甚乐观。

    “用也不是,不用也不是,这可真叫人为难。一旦使用,必遭诸天神佛之忌,可若不用,今日劫果这一关就过不去。我不知他,将会以何法破解这一局。”

    “以我之见,还是让无冥出手,尽早中断这一战为好。”

    那皇崇玄也微微颔首,意示赞同:“以无法师侄这样的天资,若是就这么折在此间,那未免太可惜了。再拖延下去,就为时已晚。”

    哪怕是绝代仙王,其实亦有着成住坏空之劫,他皇崇玄的劫期就在近日。

    对于即将到来的劫数,他倒不怎么在乎。绝代仙王这个境界,其实已经初步跳脱到了天道之外。

    然而在渡劫的这个时段,他是势必要闭关不可,无法再顾及宗门。

    真正使他头疼的是,师弟玄碧与他,是在二百万年之前,前后脚一期踏入元始仙王之境。要与他一同面临那成住坏空中的住劫,也同样需要坐关静修,以化解劫力。

    两人存神入定的这段时间,将是最离尘宗最虚弱的时期。

    不过若有此子在,则离尘宗不愁后继无人,最多几万年时间内,就可成为宗门又一可靠支柱。

    怎可能容这无法,就这么陨落在此间?毫无意义的死在那劫果之手?

    以此时的情形,庄无道败亡似已在顷刻之间,那无冥再不出手,恐怕就再无出手的机会。

    那绝尘子闻言却是双眼微阖,陷入了凝思:“暂时还不用,你们看那无法,这样的状态,似有些不同寻常。贸然让无冥插手,只怕反而不妥。”

    皇崇玄与那玄碧仙王,不禁面面相觑了一眼,而后当仔细注目那二人间的搏杀时,果然发觉庄无道的情形有异。

    旁边的那位青袍修士,倒是更早察觉到究竟:“嗯?此子,好大的魄力!似乎是已经将自身当成了鼎炉,把那劫世尘当成了薪火,以磨砺自身,印证道果。这应是欲借那劫果之力,斩自我,斩恶念,以修持三尸之法。如此说来,无法是已将我教的《灵玄三问经》传给了他?此子,当真是浑身是胆,任性妄为。”

    不等这位说完,皇崇玄就也同样眉头仅皱,也同样看了出来。

    的确是胆大妄为!这个庄无道,难道就真不惧自己斩劫不死,反而使自身身殒?

    居然敢将那劫世尘,当成他的磨刀之石!好一个以自身为鼎炉,以那劫世尘为薪火!这是何等的丧心病狂?

    似无法这样的做法,是已将自身,置之于死地!不能胜,则必死无疑,想逃都逃不掉!

    什么浑身是胆,任性妄为,根本就不能形容这庄无道的疯狂!

    原来如此,背水一战,破釜沉舟,以逼出自己最大潜力,置于死地而后生,这就是庄无道的斩自我?

    如此说来,让无冥插手阻拦,此事确实是欠考量了。结果很可能是不但没救下庄无道,反而打乱了无法的既定步骤。

    思及自此,皇崇玄不禁自嘲一哂。如今他们三个师兄弟在道途上的成就,都已经胜过了绝尘子,可论到神念敏锐,阅历经验,对万事万物的认知,都扔仍远不及他们这位师尊。

    很多事情,师尊他都能够一眼洞察其本质。

    “所以说,你我最好还是再等等,再看看。”

    那绝尘子笑了笑,他心绪似已彻底淡定了下来,目光也是意味深长:“若我所料不错,这一战,似乎无法他,还真有不少胜算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“

    皇崇玄一声轻咦,他听绝尘子这般说,就知这位师尊,定是有相当把握了。

    绝尘子的性情,一向都是如此。几百万时间,他对自家师尊的为人行事,早已了如指掌。

    如不是又看出了什么端倪,以绝尘子的爱才,断不会这般淡定。

    “应是那套剑阵!”

    而那青袍修者的眉头,这时竟也舒展了开来:“我方才就已觉奇怪,这座剑阵,看起来与寻常的阵法,有些不同。师尊说无法仍有胜算,想必就指的此物?说此说来,无法他是胜算已定。”

    绝世尘笑而不言,并不答话,

    皇崇玄则是略一凝思,就已恍然。说起来,那套由十二口剑器,一张阵图构成的不知名剑阵,他其实也颇觉奇怪。

    他可看得出来,这套剑阵所用的材料,都极其珍贵,哪怕是在天仙界也极为罕见。除此之外,所有的剑器与阵图,也明显都是出自最顶尖的炼器宗师之手,品质绝佳。

    可出奇的是,这剑阵的威能,仅仅只能算是一般而已。剑阵对庄无道的几种大道,诸般术法,都有加持之能,却不能算是显著,并不追求极限。倒仿佛是顺便添入的功效一般

    看起来那些剑器,还有那阵图中,许多灵纹符箓,都并未起到什么作用。

    或者也可说,这些灵纹符箓,似是被应用到了一些奇怪的目的

    这其中,究竟是有什么玄虚?莫非又是,无法为今日这一战准备的手段?

    也就在这一刻,皇崇玄忽然脑中灵光乍闪。而后就如一团烈日雷火般,蓦然炸散,扫除了他意念内所有的疑问与雾霾。

    那必定是又一门,鸿蒙开天级的剑道神通!这套剑阵,定是为一门无限接近于完成状态的鸿蒙级神通玄术而准备的器物!

    是欲借助器阵之力,使这门剑道神通的,能够真正达至鸿蒙开天一级,或者弥补其中的破绽。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