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三四五章 失望而去
    “道友耗力太过,若再无其他手段,恐怕今日,就是道友死期。”

    劫世尘的目中,已是透出了危险红芒。他必不会让这任山河,再有重整旗鼓之机。

    方才的那种状态,那可压灭一切的霸道,使他至此时都觉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让他一生中,第二次体会到了‘恐惧’这种感觉。如被这任山河再来一次,他怀疑自己,还是否能在任山河打出的毁灭风暴中,安然存身。

    只是他虽欲将这强敌以最快的速度打入到万劫不复,可这苍茫魔君的身法,却是奇诡难测。以因果之遁,看似无比轻松写意的,避开了那几道太上斩仙飞刀。

    而后身形不断的在虚空中变化方位,使他的神念,并无法将这位苍茫魔君牢牢的锁死定住。

    好在这因果遁法,损耗的法力也是极剧。尽管这任山河能轻易避过他的斩仙飞刀与后续杀招,也无法顺畅的再积蓄法力。此人的一身真元,依然保持在一两成左右,而任山河的面上,也始终都是苍白如纸,这是元气依然亏损严重,伤及根本的征兆。

    而劫世尘的攻势,仍是连绵不绝,是庄无道不但不能恢复,反而是持续的损耗着。

    之前还有一成半的法力,此时却只有不到一成,逼到庄无道,最后只能从那血气元晶中,提取血元。不到过最后也只是保持在全胜状态时的三成,再不能增长分毫。

    赫然已是落入最凶险的境地,在漫天劫气中,如一叶孤舟,挣扎飘荡。似乎随时随刻,就会在这滔天大浪中,沉没翻沉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“崔太宰,对于此子,你感官如何?”

    冥狱之中,一望无尽的幽冥大海之内,有着一座巨大宫殿。

    与许多典籍中的记叙不同,这座‘阿鼻宫’,既不给人阴森之感,有没有传言中的血腥。反而是富丽堂皇,霞光笼罩。

    也就在这‘阿鼻宫’的主殿之内,一位身周黑色皇袍,头戴十二旒冠冕的女子,大刺刺的坐于那华丽异常的御座之上。那神情看似疏懒,然而目光却是紧紧注视着眼前,那团如水镜般的光华。

    女子身前,却是一位人间宰相般打扮的人物,不过却也同样是个女子,面貌清丽绝伦,全不在阿鼻平等王之下。此时闻言,便暂时弃开那影像,转过头朝着御座方向,眼含异色。

    “此为天之骄子,一域之中,可能数百年年才得一出。能够将那劫世尘道体八次,可谓是骇人听闻。神通玄术,绝世无双。只论剑道术法,在擂台上分胜负,点到为止,那么他其实已胜了。不过这是生死决杀。他要想胜过那劫果,怕是不易。”

    “不易?”阿鼻平等王唇角挑起:“崔太宰为何会这么看?”

    那崔姓女子闻言,本能的就皱起了眉头。要问她为何会这么看,这岂不是显而易见的事情?那位苍茫魔君,岂非是必败无疑?难道这还需要她特意解释?

    那边的情势变化,其实已经印证了她的推断。当那狂攻之势一过,任山河的形势,就已急转直下。

    此子太过不智,之前攻得太急。将一身法力,尽数用罄。不久前她认为此子,在那劫果的手下,最多撑过两三日时间。可以现在看来,可能这位半天时间都撑不到。

    不过既然这位平等王这么问了,那么她也不得不答:“这任山河战力强绝,却无法持久。劫果之前看似居于劣势,可一身法力道果,却远远超越了那位苍茫魔君,有道源术法恢复肉躯,不惧损耗。此时那位苍茫魔君,只是在取巧而已,只要在那劫果手中重伤一次,那位就将万劫不复。”

    她能看得出来,这任山河虽也有极其强悍的恢复肉身之法,更掌握着生死转换的神通道力。可在那劫果面前,作用却是微乎其微,很难发挥作用。

    就似那任山河‘不死天域’,这种道源级的神通,就被劫世尘很轻松的以劫力干扰压制,完全不能施展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还有三足冥鸦。按说这任山河,有着三足冥鸦的替死神通,可以恢复三次性命,

    可借用冥鸦神通恢复的代价,却是使那任山河,在复生之后处于最虚弱的状态。

    所以那劫果被毁灭十次百次都是无妨,可那苍茫魔君只需一次惨败,就意味着结束。

    而以此刻任山河的元气虚弱,一身神通玄术几乎全数耗尽的状态。很可能下一刻,就是分出胜负之时。

    苍茫魔君的神通玄术,莫不都是世间顶尖之流,也就意味着这位魔君的战力爆发极其恐怖。可火焰猛烈,那么薪柴燃烧也快,此时的他就已到了燃尽之时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太宰你也是这么看的?与我那几位道友看法倒是相同,不过真少见呢,崔太宰你也有看走眼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话,那阿鼻平等王一边从御座之上,长身立起:“我倒是觉得,这劫世尘,已经很难扭转乾坤了。”

    那崔姓太宰一阵发愣,眼神不可思议的,看着玉阶之上的平等王。她的这位魔主,自己侍奉的帝王,是否真知自己,到底在说些什么?简直就是让人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这二人之战,明明是那劫世尘,已经占据了优势。这位劫果的反击,才只刚开始而已,她的魔主,就已经推断出了二人的胜负,而且是那劫世尘,再难扭转乾坤?

    “不知陛下的依据为何?若无佐证,臣实在难以苟同。”

    她知这位平等往,已经将那位苍茫魔君,选为自身神位的继任者之一。可这位有必要,对那人这般的看好?毫无缘由,近乎于儿戏的,就认为那任山河,是必胜无疑?

    “无需佐证,我现在也拿不出来。就只是知道,那劫果确已输了九成。”

    阿鼻平等王笑了笑,并无争辩之意:“且你我的君臣之缘至今日,怕也是时日无多,最多一年半载,此间阿鼻神宫,就将易主。从今日开始,那人接手冥国之事,怕是要劳崔太宰多费些心思了,”

    崔姓太宰听得是柳眉微蹙:“陛下要弃神位冥国,我这里早就已准备就绪,定不会让陛下失望。然而陛下,可是真已准备好了,选定了此人?”

    “这叫别无选择,这些年下界中,其余的出色之人还有不少。可能够让我看好,可以为本王挡住那灵感神尊的,也就只这么一位而已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平等王就大袖一拂,往殿后行去,竟是再不看那镜光一眼:“那边九玄魔界的后续之事,就交给崔太宰你了。我不想那好不容易寻来的挡箭牌,在胜过劫果之后,就死在那灵感神尊的手里。别让本王失望,否则唯你是问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”

    试图再劝,却又欲语还休,崔姓太宰的面色,一时是怪异之至:“这场大战,你就不再看看?胜负未决,说不定还有着变化。”

    毕竟是事关诸界生灭,此域修界存亡大事,她的魔主,难道就真的一点都不在意?

    她依然不认为,那任山河还有胜算!

    “还用看什么?”

    十二旒帝冠之下,阿鼻平等王的唇角处,却已勾起了嘲讽的弧度:“时至如此,那位劫果,连我那圣子的九成本领都逼不出来。这一战,还有甚何好看的?接下来,无非是此子翻手为云覆手为雨,使得那劫世尘,万劫不复!”

    她的那位圣子,若这次仍不愿施展那两门她期待已久的开天神通,只是那门还未能完成的‘混沌变’而已。那么今日他二人间的这一战,也没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所谓的劫胎,未免也太过令人失望!

    而那崔姓太宰,却是在阿鼻平等王的身后,久久无言,半晌之后,她才转过身,疑惑的看着那再次陷入激战中的二人影像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眼前的情景战局,无论怎么看,都不会有太大的变化才是。可平等王陛下她,却又如此笃定。

    难道说此子,还有什么底牌,未曾使出?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“对于此子,你们感官如何?”

    无独有偶,天仙界离尘本山之巅,绝尘子也是这么问的。

    不过与前次不同,此刻在他的身旁,除了那位重明大仙皇崇玄之外,还令有两位证就仙王,成就元始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很是惊讶!离尘宗三代之中,竟然还有如此天骄。没想到这世间,居然还真有以同阶境界,与劫果抗衡的存在。斩灭劫果八次身躯,使人惊才绝艳。这位的道基潜力,都不逊色于那皇天剑圣。当年祖师力排众议,令门中诸弟子携带道业天途,前往各处绝境世界,确是有着英明远见。”

    说话之人,乃是一位青袍修士,很难看清具体的年纪,面貌气质,也是平凡之极。

    若说皇崇玄的气质,是仁厚沉稳。那么这位青袍修士,就似一口藏在鞘中之剑,将一切锋芒尽界掩藏,不显半点玄异。

    “不过以他现在展出的实力,要胜那劫世尘很难。我百般推演,除了被那劫果活生生的耗死之外,就再无其他可能。不过若真如祖师的猜测,此子当真是已将他那么乾坤无量之术,推升到了真正鸿蒙开天的层次。那么这一战,劫果已很难从无法手中逃脱。”

    鸿蒙开天级的神通,已是真正的‘道源’!而非是那些所谓的道源神通,仅只是接近大道源头而已。

    每一门开天之术,都是已经达到了宇宙源初,是大道本身,取自于大道源泉的一部分。那都是无与伦比的存在,所以可越阶伤敌,哪怕是此界的半步混元,也难以忽视。

    这种等级的神通玄术,本身已是近乎完美无缺。除了同一层次的力量之外,根本就无法破解,也没可能破解。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