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三四四章 真元将尽
    不过将摘星手的功体转移神躯,却并不意味着这门功法不强。同样是庄无道精心研创,费了无数心力,在洛轻云看顾下创出的功法。这摘星手之威,仅仅只逊色于乾坤大挪移数筹而已。

    列入一品上阶可能有些勉强,然而在历经庄无道数次改良强化,又加入了部分九转玄功与四九玄功的部分精义。这门功法,无论哪方面,都已踏过一品的门槛。

    以苍茫神尊的道果,最近几十年来积累的愿力,隔空数万里拳力伤人,只是等闲之事。哪怕强如灵仙,也难抗衡。可以在神域之内直接出手,轰击劫世尘,

    更何况,庄无道为这一击,筹备已久。就在二人交手开始之时,他的神尊化身,就已经悄然潜入到这仙墓之内。

    银白色雷光炸开,刺得庄无道眼中灼痛。一元复始,万象更新。

    ——这是第六次,第六次将这劫胎粉碎!

    劫力作用下,劫世尘身躯重聚。就在他才回过神的时候,就见那任山河,赫然又站到了他的身前。

    一双阴阳之翼舞动,未等劫世尘的意识,完全苏醒回归,就是一团黑白光华打来。

    如一条毁灭洪流,冲垮着所有能触及到的一切。把劫世尘才刚恢复过来的身躯,直接就强行轰碎了大半!

    大阴阳混洞神光!

    结合阴阳双翼,总共七十二处外接玄窍!神通威能,亦是超品无上,无限接近于鸿蒙开天!

    劫世尘的眼神暗晦,面色一片清冷。并未失态,却只能是故作淡定的,准备再次使用‘万象更新’之术。

    此时唯一让他心安的,是庄无道那对阴阳双翼,灵光已经转为黯淡。

    显然这门黑白二色的神光之法,对面也并不能超出自身法力的限制,任意使用。

    只这一击,就已使庄无道,损耗了至少五成的真元。

    一息之后,当劫世尘的身躯再聚。就见对面,那庄无道的身后,竟然也同样显化出了饕餮,混沌,梼杌与穷奇这四大凶兽之形。手持那血红长剑,猛然当头斩下!

    这是他的神通‘浩劫天灾’与‘灭世劫剑’,此时竟已被任山河,完整的复制过去。

    将大量的天道劫力引为己用,以其人之道,还治其身!

    可又不仅仅是如此,这任山河又将那命运之法,因果之道,融入其内!使此剑之威,甚至超越于绝世尘的原版之上,神通无量!

    那乾坤无量所化之阴阳太极图,更是徐徐转动。一改之前的消极避战,直接就与他的一气大黑天撞在了一处,使得两大神通玄术,互相抵消对冲。

    万象更新之后的劫世尘,无疑是已身处全盛时的状态。可即便是如此,他也不敢力敌此剑!

    同样一式超品无上级的‘灭世劫剑’迎击,可就在交锋的同时,劫世尘的身躯,却也不断的后退着,暂避其锋。以图借助空间,瓦解任山河这简直无解的一剑。

    血光飞洒,劫世尘终究还是没能完全避开。一条手臂,被庄无道强斩剁下!

    在这座‘太虚都天无量混元阵’内,能够躲避的空间有限。更有因果命运之力定锁,已经锁定他了重伤的结局。

    ‘浩劫天灾’与‘灭世劫剑’中,本就含着可扭曲势运的的梼杌之力。

    凶兽饕餮是吞噬一切,混沌的力量,来自于太虚及逆五行之灵无限的循环,穷奇则驾驭一切毁灭之力,而梼杌则掌握时序与命运之力。

    任山河的这一剑出,使得他以劫果之身,也无法定住自己的命势。手臂斩断,身受重伤,这赫然已是命定如此!

    而已剑伤敌之后,庄无道却并未就此罢休。身躯继续如影随形,追索而至。

    “还请劫君,再接我这一掌——”

    不再是那‘灭世劫剑’,而是‘大摔碑手’!在庄无道的身后,已经隐隐现出了一头吞日血猿之形。

    这并非是召唤战魂,而是庄无道,已经寻到了那吞日血猿之尸。以借法量天,复制了其尸躯内的残存大道,撼天动地之法!

    他本就曾修过‘大摔碑手’,又与血猿战魂有过十数次合体。无论是拳意还是拳力性质,都是无比的契合。

    这一拳出,庄无道已经将三劫以前,这位太上妖君的大摔碑手威能,几乎完整的展现锤来。

    那劫世尘心中惊悸,近乎本能的就将手中那枚金印一番,单手迎击而上。原本以为是势均力敌之局,他这边借助仙宝之助,还能略占优势。

    可当二者交冲时,劫世尘的面上,再次显出了错愕之色。他的肉身再次崩散,浑身血肉一点点的分离,里面的骨骼,也渐渐化为灰烬。

    ——以他的万劫金身。同样是四阶不坏层次的法体,居然不能匹敌?

    这一掌,赫然已突破了六阶道力的极限!

    一声叹息,劫世尘不待庄无道后续的手段使出,就已经主动将大量的天道劫力,引入身躯。

    银色的雷光,须臾间就弥漫了数百里方圆之地。这次当他身躯再生时,劫世尘已经提起了一切力量,凝聚了所有的神念。只为防任山河,再接再厉。

    这已是第八次,他绝不容再使用第九次的万象更新——

    不过这明显是他多虑了,当劫世尘双眼恢复。能够注目望时,就见对面的苍茫魔君,正脸色惨白,立在了数百里外。

    无论是那对阴阳双翼,还是那施展‘法天象地’,‘借法量天’之时散出的灵光,都已经全数散去。脚下的阴阳太极鱼图,也已收缩到了极点。身周还萦绕着一层血色煞力,显是因法力不足之故,动用过血气元晶之类的事物。一只手臂,也同样因无法承受冲击而溃灭。

    就如劫世尘的所料,似那样战力接近极限的状态,这位苍茫魔君根本就无法维持太久。

    此时这位一身法力,应该只剩下不到半成。似之前那般布置剑阵阻敌都做不到,只能远远的飞退,拉开距离。正极力的恢复着,速度极快。毕竟是身具五大内天地的存在,法力雄浑。若非是碰上了他,这世间任何人都难与之比拟。

    不过劫世尘却绝不愿给对方喘息机会,哪怕明知那近乎无敌的状态。庄无道一日之内绝不可能施展第二次,他也绝不敢冒此风险。

    几道太上斩仙飞刀陆续滑出,这就已迫使那任山河,不得不挪移闪避。元力恢复的速度,亦是大幅度的减缓。

    只是这还不够,道痕黑天被那任山河的血色魔剑,压制已久。

    直到此刻,才显出了这口仙兵的神威。材质极品的先天灵宝,每一剑斩出,都自带天道之痕与虚空之刃。

    此时不但已尽复失地,将那口不知名的血色魔剑与‘流火’‘雷月’二剑,强行压制,更逐步威胁到了庄无道的本体、

    甚至这位苍茫魔君,不得不像那只重明神鸟求援。可惜,操纵这重明鸟法相者,虽是一位仙君的魂念。可在劫世尘这般,能操纵天地间无穷劫力之人面前,却被天生克制。

    仅仅一个挥袖,两道似龙似蛇般的万化劫雷轰出,就将那重明神鸟那两只火焰缭绕的金色巨爪,一击轰碎。那一片片杀机四伏的剑羽,更是在他身外千丈,就已被融灭,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