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三四三章 大摘星手
    其实封绝序列与两仪紫火神灯这二者,对劫世尘的威胁是最小的两种。只需小心防范,就能免去毁身之劫。

    所以追根究底,还是他争斗的经验不足,被这任山河屡次算计。

    灭去中小千世界四十,劫世尘也是身经百战。可似苍茫魔君这般旗鼓相当的对手,他还是第一次遭遇,不同于之前,哪怕是修为境界都高过于他,劫世尘都能借助那无穷无尽天道劫力碾压。

    可对这任山河却不成,无论是这座‘太虚都天无量混元阵’,还是那性质能力都与他一气大黑天类似的乾坤无量,都有办法抵御化解他掌控的劫气。

    还有那一身由剑气编织而成的衣袍,也同样使人无奈。

    在他操纵下的水火风雷之劫,在突破乾坤无量的吞吸之时,就已消减了至少八成威能。可当轰击在这套剑气羽衣之上时,又会在现在的基础上,再次消减至少七成之多!

    劫世尘能够感觉都到,若非是他的道基道果,都不逊色于这任山河,剑诀术法中包含着许多对方还未能理解的道理。庄无道的那身剑气羽衣,几乎就能将他打出的所有力量,都全数反弹转嫁!甚至无中生有,一石力量,会反弹过来二石三石。

    可即便只是化解七成,也足以令劫世尘无奈头疼之至。剩余的劫力,根本就轰不破任山河的四阶不坏之身。

    对他而言,真正有威胁的,一是任山河的剑道,二是则强绝无比的肉身,三则是任山河这门他从见过,衍生出剑衣与乾坤无量的功法。竟使他生出憋屈之感,完全无可奈何。哪怕是已经被他看破了,也很难化解。

    至于其余,包括那三足冥鸦,‘两仪紫火神灯’在内都不值一哂。

    好在这一战,基本已成定局。劫世尘能够感觉得出来,对手能使用的手段,已经越来越少,攻势也越来越是乏力。

    以对手的元气量,最多三日之内,就可决定下二人胜负。

    轻云与道痕黑天,流火雷月与两口劫气所化之剑,六道剑楸,依然是在二人间的虚空中,不断的盘旋激斗。

    不止如此,此刻二人的真元罡气,驾驭的都天神雷,重明离火,磁元罡力以及劫气所化之水火风雷。无时无刻不在碰撞厮杀着,寸土必争,争夺着每一寸,每一厘的空间,

    很可能在一个方位的溃败,就可能扩散到全局。所以二人之间的剑斗与术法,都在不断的扩展,蔓延千万里虚空。

    劫世尘身影依然被困在‘太虚都天无量混元阵’内,而庄无道亦无力以这些术法,将之击杀。不过后者,确实是处于劣势,只能在劫世尘的压迫之下,一步步的退却,身前大面积的虚空逐渐沦陷。

    不过庄无道却浑不在意的,反而一笑:“劫道友,你该明白,任某至今为止,还未全力以赴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劫世尘的双眼微微一眯,神情淡然如故:“意料之中,然而本君这里,也早有防备。”

    他不知这任山河所指为何,是那借法量天,还是从未使用过的太阴太阳法域。

    不过他这里,确实是从始至终,都未放松过半点警惕。前者是他亲身体验经历过,深知其厉害之处。而后者则是由都绝魔君查探得知,知晓眼前这位曾以道心种魔之法,夺取太阴太阳道种。

    两年前那一战中,庄无道也曾展出阴阳双翼。虽未使出太阴太阳法域,他却也能看出些许端倪。所以始终是防范有加,绝不给对方丝毫机会。

    对方确还留下不少底牌,可他劫世尘,又何曾真正倾力以赴过?

    若非是他自始至终,都保存着部分力量,以备庄无道这两大绝顶的神通法力,心有顾忌,也不会被这任山河,连二连三的算计得逞。

    “可是有时候,即便心里是有了堤防,也未必有用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摇着头,目中透着猩红色的光华,这是杀意战意已经积聚提升到了极致的表征:“若只是防范就能有用,那么这世间,哪(有功法等阶高低之别?劫君你,可千万小心了。接下来,你我才是真正全力一搏。”

    就在语音落时,庄无道借法量天引发的光华,就已漫卷开来,顷刻间遍及整个无殇仙墓,将那所有的星辰,都全数笼罩在内。

    而也就在同一时间,庄无道的太阴太阳双翼,也同时张开。

    这一刹那,除那命运神域之外,他一身五大法域同时叠加,一身真元法力,也在巨量损耗着。

    劫世尘的瞳孔微凝,呼吸几乎为之窒住。好在二人法域上的比拼,并未出现溃散的结果。

    因早有准备,几乎第一时间,就不惜以损伤元神位代价,开始大量借调天道劫力镇压,总算勉强抵御住这太阴太阳法域的冲击。依然还能支撑,足可支持到这苍茫魔君,一身法力彻底耗尽之时!

    不过这法域之争,劫世尘虽是能勉力落在下风不败,可五大叠加法域冲击之下,却不可能不受影响。一身法力,至少被压低了一成有余。

    然而劫世尘却知,这仅仅只是前奏,真正危险的时候,还未到来。依然是提起十二分的注意力,精神意念,都遥遥定锁着庄无道。

    也就在下一刹那,那轻云剑一分二,二分四,忽然间幻化千万。无穷无尽的剑光斩来,赫然每一道剑势,都是截然不同。对应着身后,那仙墓内的诸多‘星辰’。

    竟是以这‘借法量天‘,‘法天象地’之术,借用那诸多仙佛之尸遗留之法,加持于这些剑上。

    尽管借来的这些玄妙法门,只是皮毛,停留在极其粗浅的层次,可却胜在了量大。

    劫世尘哪怕全力催动道痕黑天剑,也只能将之斩灭小半而已,仍有大量的剑气,不断突入进他编织的剑圈之内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都不足为虑,威能有限,很难突破他的一气大黑天,与万劫金身,真正使劫世尘在意的,还是那口轻云剑的真身。仍旧隐藏在剑潮之中,未曾出现。

    他有预感,当这口剑现身之时,就必是对手的杀式暴露之刻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任山河,也已睁开了紧闭的双眼,目中神芒四射。

    “传说三劫之前,吞天大法的第七任传承者北寒仙君,就陨落在这无殇仙墓之内。世人果不欺我——”

    随着后方那血煞云雾中,位于最核心中的一颗‘星辰’,发出璀璨强光。庄无道的身躯之内,也升腾起一股无边无垠般的气势。

    二人之间的虚空,赫然多出了一个无比巨大漩涡。将无尽的元灵,无量的劫气都席卷入内,不见踪影。而那成千上万血色剑光中,也多出了一股不同寻常的吸噬之力。竟是能勉力与一气大黑天抗衡!抗拒着一气大黑天的吞吸之力。

    一道道虚幻的剑影,强行斩入,在劫世尘的万劫金身之外,爆出无数的危险灵光。

    劫世尘的面色冷肃,接着挥手之间,他身后就赫然多出四尊法相——饕餮,混沌,梼杌与穷奇,正是四凶兽之真形,代表着灾祸与劫难。

    一刹那间,那水火风雷四种劫力,也同时威势大增。一道道万化劫雷,一道道太阴风刃,将斩来的那些血色剑光,片片斩碎崩灭。

    更有无数九幽玄水,混沌劫火,在劫世尘的身前,形成了一层无比坚实的屏障。任何的物质,都将在触及之时被融灭,被烧化。

    随着那大片的剑气崩灭,劫世尘的神念,也终于寻到了那轻云剑的真正轨迹。

    “找到了——”

    就在劫世尘正欲动手的刹那,那轻云剑也不再掩藏,直接挥带起一个巨大的元气漩涡斩来。

    此时‘道痕黑天’之上,亦同样现出四头凶兽之影,各自裹带着四种性质的灭世劫力,与那轻云剑轰然对撞。

    劫世尘的眼中,已经现出了几丝喜意。这一次交锋,是他赢了!

    双剑交击,是他的‘灭世劫剑’,更胜一筹!

    只是这喜意,很快就转为错?,以及不敢置信之色。虚空远处,一股宏大澎湃到不可思议的拳力,突兀间碾压过来。

    不但崩碎了他的一气大黑天,也击溃了他的‘万劫金身’。猝不及防,劫世尘甚至来不及反应,就被这高达六阶的磅礴力量,冲击入体。使他一身绝大部分的血肉,都在这顷刻间,溃灭糜烂。

    而这肉身重伤的后果,却是他的气势大衰,元气循环不畅。那本来已在斗剑中,占据了些许优势的‘道痕黑天’,立时就在轻云剑前溃败。

    那猩红色的光影略闪,就将他的头颅断下。劫世尘情感淡漠,几乎不知七情六欲为何物,可到了此刻。他的目中也终是满蕴怒火。既是恨自己的疏忽大意,也是怒这任山河的狡猾。

    “似乎劫君忘了,在下还有着一具神明分身!怎可疏忽遗忘?”

    庄无道在远处笑着,脸上略含嘲讽之意。之前所做的一切,浩大声势,都是为吸引这劫果注意力,为自身苍茫魔尊的袭杀制造机会。结果也不出意料,他的化身苍茫神尊,只一击就将这劫世尘重创,

    重明观世瞳眺望远方,只见数万里虚空之外。一个与他本人样貌有些相似的神明之身,正慢慢隐去形迹。

    小乘佛门的擒龙手,模仿金翅大鹏鸟的神通,可以远隔亿万里杀人,或者将人或物强行擒摄到面前。

    庄无道的摘星手,乃是脱胎于小乘佛门的擒龙手,能力与擒龙手几乎相同。后来这门功法,他本身的道体已经容纳不下,就只能转移于神明之躯。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