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三四二章 斩杀五次
    极致的终结毁灭之后,就是一元复始。那毁灭劫力,也在这过程中转化为伯伯生机。

    当劫世尘完好无损,站在庄无道面前时,已是一息之后。而随即劫世尘就见那位‘苍茫魔君’,此刻正立在千里虚空之外,再次拉开距离的同时,也同样在极力的恢复着,

    在方才交锋中,承受巨大代价的,并不止是他,这任山河也同样伤势不轻。

    尤其是在方才那一掌对撞之时,双方都是伤势沉重。看似他劫世尘这次的败因,是因那口太上斩仙飞刀。其实不是,真正的缘故,是方才的那一掌。

    那十二道剑气,还有那口飞刀,对他的伤害,加起来都不如对方的一式大裂石。在被太上斩仙飞刀击中之前,肉身就已有崩溃之势。也正是这一掌,牵制住了他绝大部分的注意力,

    不过劫世尘,对于自己手中的那枚金印,也极为自信。哪怕是自身,先一步被那十二道剑力所伤,本身气机亦是运转不畅,不能全力出手,这一印也足以与这任山河,做到玉石俱焚,两败俱伤。

    事实是若非那任山河蓄势已久,突兀的一记太上斩仙飞刀,他是真有一定把握,用之前那具残躯,同归于尽。

    依然是出其不意,对方做的一切都是在为太上斩仙飞刀,制造一击必杀的时机!

    可见对面那任山河的伤势,已然在快速恢复,虽然速度远不及他,可到得此时,却已恢复了七到八成,战力则仍在全盛状态。

    这使劫世尘的面色阴沉,煞是难看。战局至今,形势已经分明,也与他在战前的推测,基本一致。

    论到整体实力,他劫世尘明显要胜过对方数筹。然而这任山河,因离尘宗那门秘术以及一身玄术神通之故,在瞬间爆发出的战力,又超越于他之上。加上他并不擅长的心机谋略,这位苍茫魔君甚至可以做到在短时间内,将他彻底的压制!

    这一战,明显拖得越久,对他就越是有利。只需能在任山河的全力爆发下不败,那么以他那无穷无尽的法力,迟早可将对方生生消耗磨死,

    而对面的这位苍茫魔君任山河,则显而易见是要速战速决,欲在今日今时之内,就定下胜负!

    问题是劫世尘,直至此刻,都无法判断出对手的真正虚实。不能知这任山河,到底还拥有着多少手段没使用出来。反倒是自身准备的这些底牌,已经被这苍茫魔君一一逼出。

    心念电转,闪烁过千百个念头,劫世尘却能做到不动声色,面上仍旧是漠无表情,上下扫视了庄无道一眼:“你肉身恢复之速,超我意料。我原以为专精火雷土三法的修士,在这方面,应该不是很擅长才是,”

    他之前确实是这么想的,只因这任山河,从未在他面前重伤过。不过这都是些废话,他音中夹含真元,试图以这言语,破坏对手调教元气的节奏。

    战至如今,劫世尘已经近乎的本能学会了,运用一切可以使用的手段,来克制对面的强敌。

    而这一刻,也并不是他不想在对方虚弱之时,发动攻势。而是那庄无道,已经在他眼前,布下了密密麻麻的剑气。赫然仿似又一座剑阵,杀机连环。

    劫世尘有着预感,在自己没有弄清楚其中究竟之前,贸然闯入其内,只会落入对手的陷阱中,自投罗网。

    所以他此刻,似是在望庄无道,可其实大半的注意力,都是在关注着这座剑阵。不断的解析推演,破解着其中奥秘。

    仅仅只一息时间,他就略有所得。果然是狡猾之至,那剑气连锁,稍一触动,便会引发连环剑杀,被整片虚空天道之力争对。

    这阵估计只需再三息时间,就可破解。对面算的时间恰好,三息之后,刚好是对方的伤势,彻底复原之刻。

    “任某既敢挑战劫君,自然需有一些底气才行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已经重整旗鼓,甚至还有闲暇,为自己换了一身道袍:“算上方才,这已是第二次了。不是说了?今日本座,就斩你十次何妨?”

    “是么?”

    劫世尘神情,全不为庄无道的言语所动:“可同样的手段,对我并无用处。”

    无论是那太上斩仙飞刀,还是那天地悠剑,临江仙剑,只需他见了一次,就会有着防范。

    这任山河想要用同样的手法,使他再次肉身毁灭,并不容易。

    也就在话落之时,那劫世尘的身影,已是动如脱兔般的离开了原地。‘道痕黑天’飞闪在前,带出一条玄妙到了极点的弧线,往前冲击。所过之处,那些剑气纷纷崩解。

    仅仅只一个霎那,就将庄无道临时布下的这座剑阵,破解打灭。此时他遵行的,正是以攻代守之策,不打算给这苍茫魔君任何的时间筹谋准备。对这人的手段,他已经忌惮道了极点。

    看着那手执金印,飞凌前来的劫世尘,庄无道的眼中深处,此时却闪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无奈色泽。他表面故作挥洒自若,可其实自知,与这劫果交手的每一击都是吃力至极。

    这劫世尘实在太强,强到他倾尽了全力,也只能将对方身躯毁去两次,逼迫这劫世尘使用了两次万象更新。

    接下来能否如愿取胜,能否将对方斩灭十次,他也无有足够的把握。

    ——其实在这无殇仙墓内,他还有不少底牌未用。就比如那血猿与剑仙战魂,若能招唤入体,那么至少可毁灭劫世尘两次以上!

    在无殇仙魔这种环境,极近的距离,以他与血猿与剑仙战魂的契合程度,哪怕是这劫世尘掌握着驱逐战魂之法,也是无用。

    可问题是这一次,乃是他的证道之战。斩自我,斩恶念,容不得他借用这样的外力。

    还有那乾坤无量与阴阳乱二术,前者只能强行压制在超品层次,后者则只能封存。一身战力,至少被限住了三成。

    所以并非是实力不如人,而是被自己捆住了手脚!

    无声一叹之后,庄无道的战意,却不但没有衰减,反而更显炽盛。

    斩自我,只有这般强大的对手,只有这样的困境,才有意义,才有真正超越自我的可能!

    悄然将一颗血气元晶,握在了手中。三足冥鸦,也同样已持着那转轮天钩,在生死界中待命。

    庄无道的目中,也是一团精芒炸闪,他不信自己,在经历这六十年的准备之后,今日这一战,仍旧会输!

    哪怕不用那乾坤无量与阴阳乱,今日的他,依然有足够的实力,将这劫世尘斩杀!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虚空之中,大片的紫焰燃烧着。就在这片火焰的最核心处,劫世尘的身躯,已渐渐化为灰烬。

    可果不其然的时候,就在最后的时刻,那银白色的劫雷,再次炸开膨胀。一元复始,万象更新。

    劫世尘的身躯,再次出现时,仍是毫发伤,只定定的看了任山河手中的那盏宫灯一眼。

    这是‘两仪紫火神灯’,上品层次的先天灵宝,果然名不虚传。突兀的使出,就以那紫青天火,再次把他逼入死境。

    只是斜目望了一眼,劫世尘就把目光移开:“这已经是第五次,不知你接下来,还有何手段?”

    加上三足冥鸦的转轮天钩,还有之前这任山河忽然爆发出来,名唤‘封绝序列’,能够将数十种玄术神通同时施展,把他整个人强行淹没轰灭的的异术,以及这盏‘两仪紫火神灯’,这任山河已是第五次毁灭了他的肉身。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