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三四零章 斩杀一次
    ——这就是所谓的战术与谋略?

    劫世尘不禁眯起了眼,头一次感觉自己,在这方面的匮乏。

    实力方面,明明是自己这一方占优,却被这任山河以各种样的手法,一点点的强行扳回劣势。有时候自己哪怕是感觉古怪不对,也想不到对方,到底是想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发展到现在,对面这位赫然已是与自己分庭抗礼,平分秋色之局。

    自己只防备着这位苍茫魔君,复制他人神通玄术的奇能,却全没想到,对方的杀着,仍是从‘雷火仙元’开始。

    剑气啸鸣,轻云剑与‘道痕黑天’剑,在劫世尘从时序长河脱身的一刹那,又再次交锋击撞了数十次。

    庄无道似是定要一次分出胜负之势,忆惘然,生死别,离思剑,泪满襟,真火冷,气白虹,木萧萧,除了临江仙与天地悠这两大可以此战决定胜负的剑术神通之外,其余七大剑式连环施展,几乎没有片刻的停歇。酷烈的剑气,使得二人的一切法则,一切元灵,都处于不断崩灭的状态。

    而此时庄无道的轻云剑,借助‘太虚都天无量混元阵’,也的确是有着突破那‘一气大黑天’之能。

    凌厉的剑气,不断在劫世尘的身上,留下一丝丝的伤痕,

    目的不在于伤敌,在突破‘一气大黑天’之后,庄无道的剑势就已是强弩之末。真正的目的,是将自身那已经历改头换面的的大悲剑气,连续不绝的打入到劫世尘的身躯之内。

    操纵数以百计的分化剑气,不断的冲击着劫世尘的经络与肺腑五脏,干扰着劫果体内的真元循环。

    效果也是立竿见影,随着时间的推移,不但是那‘道痕黑天’剑运转时,渐渐有了不畅僵滞之感。便是那一气大黑天,也同样是气机不稳,对剑气的吸纳,越来越力不从心。

    如此恶性循环,使劫世尘的伤势,渐渐让人触目惊心。似乎已破敌在即,不过庄无道的脸上,却看不到任何欢欣之色。

    劫世尘的脸上,也是平平淡淡,漠无表情。没有半点的痛苦,也无任何的惊慌,似乎此刻被任山河的剑光斩成血人的,不似自己一般。

    “你这样,没有用的——”

    一只手臂被轻云剑削飞,劫世尘大袖一拂,一团银白色的雷光,忽然从他的身躯之内炸开。

    短短不到三个呼吸,就有无数的劫力,被劫世尘招引入体,之后猛然爆发。

    在那刺目银雷的中央处,却是一团极致的黑暗,吞噬所有一切,整片虚空,都在坍塌。

    这过程只是一瞬,最后是一团让人完全无法直视的白芒。哪怕是庄无道的重明观世瞳,也是感觉眸中一阵隐隐生疼,不得不暂将视线移开,

    那轻云剑亦被这强烈的气爆震荡,崩飞出数十里之遥。‘流火’与‘雷月’二剑,更在此刻发出一阵阵的哀鸣。

    而待得这一切异像消退,剑鸣爆裂之声渐退,庄无道终于镇压住了体内沸腾气机时,他的瞳孔却不禁微微一凝,

    只见那周边一切的事物,都在这一刻还原如初,不但那破碎的天道法则在修复着,天地元灵,尽复本来面目。劫世尘的人,也已恢复到了一个时辰前的模样,毫发无伤。

    “所谓一元复始,万象更新。”

    劫世尘蓦然踏前一步,一身法力赫然是充盈满溢,处在巅峰状态。

    一身黑衫亦完好如故,无丝毫的破损。之前的战斗痕迹,被清扫一空。

    “两年前的任道友,从我这里借去了一气大黑天。劫某这里也是同样,在你的无量终始道中,略有所得,这两年时间一直潜心苦研,终创出了这门万象更新之术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楞了楞,而后也笑了起来:“劫君颖悟惊人,任某佩服!另处枢机,我的乾坤无量可没这样的本事。”

    他已经明白了劫果手法。一元复始,万象更新。这劫世尘是以灭世劫力,强行将这片虚空毁灭终结。一元复始,在终结之后,就是开始,?致的毁灭之后,就是新生。

    这等于是把这一片虚空世界都清洗了一次,然后再重新开始。这就是一元复始,万象更新。

    这劫世尘并非是毫发无伤,而是借着‘毁灭终结,重新开始’的过程,换过了一具身躯。把只能用于毁灭的天道劫力,换成另一个用法。以灭世劫气,引来生力,

    之前的劫世尘,虽能借这些劫力,恢复道体。可那种粗暴的转化,不但会极大的消耗劫世尘的魂识之力,也并不能完全修复他的伤势,恢复所有战力。其真相只是以聚拢过来的劫力,来代替部分身躯而已,并不能算是真正属于他的血肉。

    此外恢复的速度,也是不太理想,易为人所趁。对劫气的利用方式,也太过粗犷,损耗极大。

    这也是为何,两年前劫世尘身躯被他摧毁之后,虽能持续的再生肉身。可身体却始终无法恢复旧观,一直被他压制,甚至差点斩灭之因。

    可当劫世尘创出了这门万象更新之术后,已是弥补了这方面,几乎所有的短板。

    无论是损耗的魂识之力,还是战力方面,都能达到最理想的状态,肉身恢复的速度,也是达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再不会出现在两年之前,劫世尘不停的再生,却又不断被他法力磨灭的情形。

    不过这门术法神通固然使人惊奇。却也并非是没有代价。似这等小规模的‘灭世’,损耗的劫力,自是异常的庞大,也是唯一没能补全的缺点。

    庄无道环视四方,只见此间无殇仙墓内的劫气血云,已经收缩了些许。并不明显,不过以他的估算,至少消耗了将近百分之一左右。

    ——哪怕是这无殇仙墓,亿万年积聚的劫气,也最多只能供劫世尘,施展一百次的‘万象更新’,再生一百次真仙级的法体而已。

    且一日之内,这劫君受自身道体魂识之限制,只怕能施展的此术不多。

    可即便是只有这一百次的十分之一,二十分之一,这个数目,也足够让人绝望的——

    “本君此术,一日中最多只能施展十次,然而本君不信,道友能在一日之内,将本君肉身再毁灭十次以上!”

    劫世尘神情坦然,以言语证实了庄无道的估算。脚下黑气漫卷,一气大黑天已张开数千丈方圆,借着这方虚空,仍在‘更新’之时,身影移化,强行从‘太虚都天无量混元阵’的固锁之中脱身。整个人化成一团黑影,突兀的出现在了庄无道的身侧。

    ‘道痕黑天’剑,在这刻也强行崩飞了轻云剑所化的血色剑光,势若千钧,带着一道道黑色如巨蟒般的狂雷,猛然往庄无道的头顶轰落!同时劫世尘一根白玉般的手指,轻飘飘的点向了庄无道的眉心。

    后者亦不曾有分毫示弱,反应寻机,借助阵法,无数的《太霄重明羽化都天神雷》在其身侧成形,声势甚至还更胜数分。

    雷蛇狂舞,与那黑色蟒雷交轰对撞,丝丝雷力,弥漫四方。轻云剑亦是顷刻间重整旗鼓,继续与那‘道痕黑天’抗衡。

    更有一掌,带着崩山裂石之力,以同归于尽般的决意,往劫果的头顶崩临轰下!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