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三三八章 流火雷月
    “你是想要等到将这无殇仙墓中的劫力耗尽?还是想等你这座剑阵,聚拢更多的杀伐之气?”

    远处的劫世尘,对于庄无道暗地里的动作,也并非全无所觉。不过此时他的眼中,更多的是疑惑:“我不觉得,你这些手段能够胜我。”

    战至此刻,他也确实感应到了,外面那层元极星障的干扰。这使他能够调用的劫力,只限于无殇仙墓一地。

    然而无殇仙墓内自三劫以来,这千万年中积累的劫气,又岂同小可?足够他使用,而绰绰有余了。

    而他对面这位对手,元气量确实超出常人不错。源源不绝,绵绵不绝,似无穷无尽,以灵仙之身,几乎比逆金仙。

    可任山河要想单凭己力,将此间的劫力耗尽,简直就是异想天开!

    至于对方一直不曾动用的这座不知名剑阵,确实是给了他莫大的威胁。无论是被这任山河聚集来的那些杀伐之气,还是那些上古仙尸的战意残余,都已聚拢到让他也为之忌惮万分的程度。

    可要想将他击败,还远远不够!

    庄无道闻言唇角微挑,眸中也再现出几分笑意。本就没指望瞒过这位,而这劫世尘也如他的所料,及时察觉到了。

    “还是两年前的那一句,是否能胜,待你我战过再说。”

    自己的目的,总不可能还要向对手详细解释?不过随着这劫果的警觉,庄无道发现自己在收集那杀伐之气,战意残念之时,效率陡然降低了七到八成。

    对面的劫世尘,已经开始设法阻扰。赫然有无数的黑色光华,打向了四面八方,在不断扰乱着他的混沌灭劫剑阵。强行断绝了剑阵,继续收拢那杀气战念之能。

    庄无道不禁又一声哂笑,看来这劫世尘已经聪明了许多,不似两年前那般的自负。那时无论他做什么样的动作,这位劫果都不在意,也不会阻扰,任他施为。

    不过这是否也意味着,这劫世尘在他面前,已经失去了那横扫一切,无视所有的自信?

    
    已经瞒不下去了——

    一念至此,庄无道元神就开始了最大程度的扩张拓展,本就是打算速战速决,既然积蓄战力的作为,已经被识破。对方已经发觉到了他的意图,那么再遮遮掩掩也无用处。不能将对方的声势压下,他没法再如愿从容吸收那杀气战念。

    脚下的这座混沌灭劫剑阵,此时更没必要再收敛压抑。

    “混沌!“

    随着庄无道一声轻喝,剑阵在那阴阳太极鱼图之下,顿时显化出了一片混沌之景。就似宇宙元初,混沌未分之时。

    更有无数的剑气,从四面八方冲起,充塞虚空。凌厉无匹的剑意气劲,几乎覆盖了这片太虚海中的所有角落,

    也在这一瞬间,轻云剑的剑力剑势,都骤然攀增。便是那斩击的速度,也攀升了整整一倍!

    也不独是轻云剑,庄玄通与庄九真二人驾御的剑器,也是同样。在混沌灭劫剑阵的加持之下,大幅度的提升。

    两大化身所用的仙剑,虽不如曾经的神宝级仙兵轻云,可亦是这些年里,庄无道从苍茫神教的战利品中,精挑细选出来的精品。

    一名‘流火’,一名‘雷月’,材质都极其不凡,是星玄界两大二等宗门的镇教之宝、

    原本落到庄无道手中时,就已是二十重的仙禁,前些年又经苏云坠之后,重新为他洗练强化,此时已达到三十重仙禁,踏入上品仙器之列。

    原本这两剑,都不敢与劫果御使的那口黑色剑器碰撞抗衡。两方的仙禁层次虽是相差不多,可材质的等级与锋锐的程度,却是完全无法比拟。二剑只能居于辅助的位置,为轻云剑打打下手,在边角处助‘轻云’御敌

    不过当这混沌灭劫剑阵加持之后,那‘流火’‘雷月’二楸仙剑,却都有了与这口黑色剑器,正面碰撞之力!

    那黑色剑器虽是依旧锋锐难当,有削灭抹去一切物质之能,更有劫毒缠绕,却斩不破包裹于‘流火’及‘雷月’剑身之外,那凝实厚重浓郁到了极点的剑罡。

    依然是以轻云为主,三剑同展,一同爆发,那混杂雷火的血红色剑光,在短短不到十息时间,就斩出数千次。将二人周围,近八成的虚空,都全数笼罩之内!也把那本是气势遮天蔽日的黑色剑光,打压到仅能守御在劫世尘的身侧那数里方圆。

    这太虚海中,只有元灵,并没有空气存在,也无法传音。可在劫世尘的身周,却有无数的火花闪耀,一连串如急促如锻铁般的爆鸣响起,震人耳膜。

    这是因二人所在处的五行元灵,已经浓郁到了极点。因此间的虚空法则,已经因二人之力,而被扭曲破灭!

    更有十二道混沌灭劫剑气,从周围四方斩击而至。那剑气之锋锐,虽远不及轻云,却仅仅只逊色于此刻‘流火’与‘雷月’一两成而已,犀利无比。

    似水银泻地,寻觅着一切的机会,一切的破绽,不断尝试着突破着那黑色剑网。

    尽管这些剑气,哪怕是强行突破进去,也会被那‘一气大黑天’直接吞入。不留半点痕迹,也伤不到劫果之身分毫。

    庄无道也并不在乎,他这番凌厉的反攻,已经成功吸引了劫果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使劫世尘更关心他这个对手,而不是想方设法,去断绝那杀伐之气,战意残念的来源。

    “我能感觉得到,你现在才开始认真,为何如此?”

    似乎已感觉到了吃力,劫世尘的身躯,赫然在这一刻,也同样一分为三。竟然是强行以天道劫气凝聚法体,同样显化出了两具身外化身。

    虚空招引,劫力云聚,两口与那黑色剑器几乎一模一样的飞剑,也在同一个瞬间生成。

    使那漆黑色,完全无法目视剑网,更显密实厚重,圆满无隙。渐渐的密不透风,水泼不进。

    他这两具劫气化身,远不及庄无道。实力最多只有本体的五成左右,且无法拥有独立的神通玄术,

    不过驾驭那两口劫气飞剑,抵御那‘流火’‘雷月’二剑,绰绰有余。

    这两具化身,虽是消耗了不少天道劫气,可相较于这无殇仙墓中积累的庞大数量,仅只是九牛一毛。也将自身被压制的局面,轻松破去

    “任山河,你这可是在小视本君?”

    那团漆黑如墨般剑影,开始如回潮般反卷,不断的重夺失地,将那纷洒剑幕,片片粉碎。而劫世尘的眼中,也浮现出了几分恼意。

    那并不是太强烈的情绪,也不影响心境。可对于劫世尘而言,却是头一次经历。那种被轻视,被小看之感,让他既觉新奇,也连带着,生出了几分羞辱恼怒之情。

    在这个时候,与他激战之时,这位苍茫魔君居然还有保留,难道是真的未将他劫世尘,放在眼内?

    “劫君怕是误会了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神情平静,语音淡然:“任某非是现在才开始认真,而是时机未至!”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