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三三七章 三才剑阵
    “那应是无冥!离尘宗声名最著的金仙境之一——”

    就在无冥与无珩三人,在远望王九重与灵微子等人行踪的时候。劫血也同样心生感应,目光立时回视,而后面色就显得阴沉异常。

    在今日之前,她绝不曾想到,离尘宗降临在星玄界的人物,居然是一位金仙境,而且是一位名震寰宇,传说中极为强横的剑仙。

    离尘宗一脉的功法,其实很难养出剑仙,绝大多的传承都是偏向于术法之道。绝大多数离尘弟子,也确实是精擅雷火土三系法术。不过这家玄门,不出剑仙则已,一出则必是盖世无双,同阶中少有人能够匹敌。

    主因是这家宗门的离世荡魔决与绝尘固山决两门秘术,实在太适合剑修。

    传闻三劫时,有数位剑修一脉的绝代仙王,不惜联手向离尘宗讨要此术。甚至与绝尘子及离尘宗当时的一位绝代,大战了一场,最终功败垂成。

    离尘宗无有道祖,却能位列天仙界的玄门正宗之首,仅次于道门三大祖庭,无人敢轻易招惹,除了是因一门三位绝代仙王坐镇之外,也更因这离世绝尘二术名震天下,使释玄二门忌惮有加之故。

    而远处那位无冥,据说就是赤神宗无字辈三代弟子中,最出色的一位。

    “此时此地,他多半不会主动对我等出手。我等在此大战,对那位苍茫魔君没什么好处。”

    王九重也是脸色青白,之前他是一点风声都没有听到。只听说赤神宗有一位真仙降临,加上一个实力不弱的无珩上仙,战力不俗。

    此时亲眼见才能知,离尘宗的来人,不但是一位金仙,而且是一位战力强绝的剑修。

    不过他还算冷静,知道这时他们若在此间发生大战,很可能会影响到那边的战局。

    有可能带来是好的影响,对苍茫魔君任山河有利,也有可能是坏的结果,使任山河落入万劫不复之地。

    那位无冥,绝不会冒这样的风险。

    相应的,他们这边也是一样。在胜负未分之前,都不会轻易插手。

    “可我观离尘,似有尽量保全星玄界之意。”

    清微观恒远道人眯着眼道:“我等若要对这任山河动手,这位必定会出手阻拦!”

    想也可知,似赤神宗这样的‘别宗’,离尘宗自然是保存就尽量保存。

    几乎每千年时间,就有至少十位的灵仙境产生,其中不乏无珩无明这样的天才横溢者。

    要职哪怕是在天仙界的离尘宗本院,千年内晋升的灵仙,也不过是这数目的十倍而已。而为这百位灵仙,离尘本宗需为此动用的资源,又何止是十倍?哪里及得上这个赤神别宗,稳定而又‘物廉价美’。

    故而他们两方,只怕是必有一战。

    且不说任山河身为离尘弃徒,双方藕断丝连,光是为那苍茫魔君,肩负星九二界之存亡这一事,这无冥就必定不会坐视。

    “问题是此战结束之前,你我并无插手的余地,也无需插手。”

    那灵微子微微摇头,目光不离远处的战场:“既是如此,那么双方也就无有动手的理由,何需顾忌?”

    “可战后那任山河若还能侥幸存活,我等又当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劫血一声冷哼:“那时他如还要阻拦我等,又该怎生应对?”

    此时劫血的眼中,满含着难以名状的烦躁,她最讨厌的就是这样的变故。

    这位无冥剑仙的存在,很可能是他们越不过去的障碍,使他们所有的谋划,都全数落空。

    “到那时再说。”灵微子回过头:“我有办法,能够抵挡此人,至少半刻时光。”

    说来憋屈,他手里明明又着这样的底牌手段,可当日面对则任山河时,却从始至终,都根本没有使用的机会。

    二随着此言道出,周围诸多真仙,都是神情微喜。半刻时光,已经足够所需了——

    “我这里还有一件密宝,灵微子道友若拦不住,本座也可拦住他一时半刻余。护身保命之物,想必诸位道友都不缺?且以本座看来,那位怕是活不到这一战了结——”

    王九重一声冷哂,他们在这里,只是为防万一意外,阻拦这任山河逃遁而已。从来就没有想过,这任山河可以从劫果面前全身而退。

    在无殇仙墓中,约战劫胎,这位苍茫魔君确实勇气惊人。

    眼前的这场大战,也证实了他预测。在气势惊人的劫果面前,那任山河几无反抗之力。

    “不可大意!此人有三足冥鸦为本命灵宠,有着三次性命。除此之外,不知他还有何等样的保命之术。敌不过劫果,却未必不能逃遁。”

    劫血也同样不看好任山河这一战,在她眼中,这苍茫魔君任山河,简直就可称是自大!

    即便是近两年之前,任山河曾有过将劫君逼退的战绩。可此时的情形,也怎可能与那时等同?

    没有了那几座顶尖的阵法之助,此时这任山河的实力,最多只有当日的三成。而眼下的劫军,却正是全盛状态。

    “说来两年之前,这苍茫魔君其实也保留了些实力。不过我猜这一战,绝不会超过半日——,嗯?”

    声音未落,劫血的声音就骤然遁住。那灵微子此时也目光微动:“有变化了。”

    远处的战局已变,此时任山河身周,赫然又多出了两个身影。五官形貌相似,皆与任山河相似到了十分。

    正是那任山河手中的两具身外化身,两年前那一战中,任山河不知何故不曾动用,

    此时却无法再做保留,终是令化身出现,为自己化解危局。

    劫血的唇角处,顿时浮出了几分冷讽之色。果然如此,任山河保留下来的后手,除了这两具化身之外,也就只有那头三足冥鸦了。

    可仅只这点底牌,就想胜过那位劫君,无异是痴人做梦!那位劫君,可绝不会畏惧群战——

    不过与劫血神情,截然相反的是玄海魔尊。补天道功法,很多都得自被洛轻云斩灭的那位五劫劫胎。

    所以玄海魔尊,对于那天道劫力,与此间萦绕的兵戈杀伐之气,尤其敏感。

    所以也能见得,那位苍茫魔君,看似是危如累卵,苦苦支撑。可在劣势之中,这位却一直在积蓄着力量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当庄玄通与庄九真两大身外化身现身时,就也同样展开了‘乾坤无量’。尽管分神之术远不如本体那般的完整,威能至少要降低三成。可在两具化身加入之后,那太极阴阳鱼气场,却在这一刻扩张了近倍有余。

    庄无道原本岌岌可危的处境,也得以缓解。将那已经超出了他承受极限的劫气,再次被吞纳入太极阴阳鱼图中。

    交战至今已半刻,那些天道劫气已经漫步于四方虚空,化成水火风雷四种性质,萦绕在二人的身周左右。

    劫力的强度,已经超出庄无道渡九重劫时的十倍。磅礴浩瀚,哪怕是他特意深研过补天道的劫运神拳,哪怕那太上灭度真经中也有运用天地劫气的部分法门,哪怕自己的肉身,已是四阶不坏金身,庄无道也仍觉难以承受。

    浑身上下,已经被那劫力狂雷,炸开了无数血痕。

    当年他渡劫时,有十四位真仙,可以代他承受这天劫。可在此刻,庄无道是想要转嫁都不可得。

    强行将这这水火风雷‘挪移’,打向他的对手,也不过是走一圈,又原样返回。

    这完全是空耗法力,不能对局面又任何改变。他该承受多少,就不会少上一分。

    不过庄无道依然在坚持着,一方面是为引聚更多的劫气,一方面则是为尽量将之操控,调整自己承受这些水火风雷的时间。

    在抗拒这天道劫力的同时,他还需分出大半的心神,与劫世尘斗法斗剑。

    几乎每一息时间,轻云剑都将与那黑色剑光交锋百次以上,在虚空之中爆出亿万点的剑光,有成千上万的剑气,四开来。双方更全力施展着各种对战局又益的术法,见缝插针,是要有能施展的空间,就绝不犹豫迟疑,

    所以庄无道,承受天道劫力的极限,也是每时每刻都在变化着。

    有时候需分心剑斗多一些,那么本体肉身,就无有多少法力,应对那水火风雷之劫。有时候略占上风,绰有馀裕,就可分出更多的气力,承受那仿佛无穷无尽的劫力。

    只要不超过某个极限,庄无道体内的六大内天地,就可为他提供与真仙境相当的气元使用。哪怕是一年半载,也尽可以支撑下去,不用担忧枯竭,油枯灯尽。

    所以需要调整,以乾坤大挪移,时时调整这水火风雷的强度,尽量不超过着条界限。

    不过这也极其危险,完全就是在走在悬丝之上,稍有行差踏错,就可能跌入万劫不复的深渊。

    而两具身外化身的加入,其实也没使他处境改善多少。只是免去了被这浩瀚劫力轰灭之灾,两具化身,就在现身的刹那,也同样被淹没在这虚空内狂雷烈火之中。

    因庄玄通与庄九真的法力,只有本体七成之故,化身处境比之庄无道的本体,还要更凶险数分。

    劫世尘本身就是从被人围杀中走出,根本就不惧群战,此时多两个对手,与面对庄无道一人时,并无什么不同。

    且这里汇聚的劫气,过于浩瀚无边,多出了庄玄通与庄九真两人,正好多出了两个目标,可以宣泄劫力。对于法力无穷无尽的劫世尘而言,这只是举手之劳。

    若非是这两具身外化身,在出现时的第一时间,就与庄无道本体,一起结好了三才剑阵,使各自的法力,都略有提升。庄玄通与庄九真两人,只怕是在第一时间,就会被那劫世尘彻底轰碎。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