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三三六章 太上灭度
    “是乾坤劫运神拳?”

    绝尘子知晓庄无道,曾覆灭过补天道在九玄魔界总坛,几乎尽得补天道一门的功法要诀。

    尽管无法修行这门拳法,尽管补天道在自家传承功法中有着禁制,庄无道却大可以之作为参考,将其中部分精华化为己用。

    而此时无法施展的剑术,也明显有着这方面的痕迹。,

    乾坤劫运神拳乃是传说中,补天道得自上一任五劫劫果的功法,有着夺天地之‘劫运’为己用之能。

    庄无道得了这门功法精髓,倒是能在一定程度上,驾驭天道劫气。

    可随即绝尘子又觉不对,此时的庄无道的剑道,确是有部分乾坤劫运神拳的痕迹,可很多运用劫力的法门,远远凌驾于他所知的乾坤劫运神拳之上!

    居然能与劫果在这方面对抗,维持在三七开的局面。劫世尘七,而庄无道三,通过高妙剑术,以及窃取自十四位真仙的道基,勉力能与劫世成抗衡。

    其中三成互相抵消,而剩下的四成,则是被庄无道,直接吞入到已全面张开的阴阳气网之中。

    这御使劫力的法门,也让他感觉熟悉无比。不是乾坤劫运神拳,而有些似数百万年前,那位曾经的五劫劫果——

    那些手法看起来,似比劫世尘本身,更为高妙。如非后者,本身乃是劫胎之体,局面很可能会反过来,被庄无道压制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还有整个无殇仙墓,那些杀伐之气,也正一丝丝的往庄无道所在之处聚拢着。

    掩盖在天道劫力之下,悄无声息,那位劫世尘,似乎全无所觉。此时察觉之人,应该极少。若非是绝尘子因另有机缘,对人道杀气特别的敏感,亦难以查知。

    这些手段,还有那剑阵之中运用的道纹,越看越像是由那件鸿蒙级的至宝所承载的灭世功法。

    也就是太上灭度真经——

    “有意思!”

    绝尘子眉梢微扬,眼现笑意。太上度灭真经自洛轻云斩劫之后,就已经消失。

    他不知这小无法,到底是从何处取得的传承。不过此时庄无道施展的诸般术法,确实是有太上度灭真经的痕迹无疑。

    怪不得,这个小家伙,敢在无殇仙墓这样的凶地邀战劫果。有这样的手段在,无殇仙墓对庄无道的影响,同样是微乎其微。

    还有那环绕在无殇仙墓的元极星障,此中大有深意,无法选择在此处决战,可不止是因那些仙佛之尸。相信如今,这诸天大能中,许多人都已能看出端倪。

    他现在唯独不知,庄无道到底会用何种法门,将那劫果击败。

    此战之前,他就有过推算,他的这个后辈,依然是乾卦九五之运,运势未有任何衰减。

    而他的对手,亦是这一域的宠儿,无尽劫力中孕育而生的劫胎。

    此时哪怕是他绝尘子,也无法准备推断,这二人间的生死胜负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无独有偶,就在整个天仙界,乃至那魔渊魔狱,无数的大能,在观望着这决定未来此域数万年甚至数十万年走势的一战之时。在无殇仙墓的外围处,也有三个人影,正浮立于虚空中,遥遥看着这无殇仙墓的的核心处。

    无殇仙墓的危险,世人皆知。不过此时这仙墓之内肆掠的天道劫力,都已经被远处正在激战的两人引走。

    此间的邪灵,大部分都被洛轻云与无悲仙王封印,还剩下的部分,也同样在朝着劫果与庄无道激战之处,蜂拥汇聚而去。

    他们需要应付的,只有此间的阴煞邪祟,都难以对他们构成危险。

    无明并不但心,此间三人,一为金仙,一为元仙。哪怕是他自己,也有着比拟元仙境的法力,

    哪怕是那些邪灵仍在,劫力仍存,以他们三人的实力,也足可在这无殇仙墓的外围处存身。尤其是无冥,以金仙之身,哪怕是那无殇仙墓的核心处,也能出入自如。

    所以此时,无明是全神贯注,看着庄无道,与那劫世尘大战之景。

    “这二人的手段,我有些看不懂。尤其是无法师弟,为何偏要助那劫世尘,聚引天道劫力?“

    无明确实是一头雾水,他不是看不出来,庄无道也有御使天道劫力的手段,不过这改变不了庄无道,仍旧身居劣势的事实。那乾坤无量之术,确实能吸纳转嫁劫力不错,然而这也必定会损耗庄无道巨量的法力。

    明知是对自己不利,也偏要做这种对自己最不利的事情,这岂不奇怪?

    说来选在这无殇仙墓本身,就已经让人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三人之中,以他修为最低,不过当无明把目光转向一旁,却见无珩的脸上,也同样是一脸的疑惑之色。

    好在还有无冥,此时这位与他‘同名’的金仙师兄,眼中竟满含着惊艳与赞意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有道是欲先取之则必先予之,不将这仙墓之内的劫力,引聚至此,师弟他该如何斩劫?这位无法师弟,胸襟气魄果非常人能够度测。”

    就连这位选择的约战之地,也是大有讲究。无殇仙墓之内,固然是积蓄了海量的天道劫气,蕴藏无数的凶险。可元极星障的存在,以及皇天剑圣与无悲仙王二人联手施加的封印,也等于是使劫世尘,与此域中无处不在的劫气,彻底断开了联系。

    仙墓之内的劫气固然浩大,却有尽时。而仙墓之外,那天地劫力虽散居四方,却能无穷无尽。

    他不知这位劫世尘,是否已得知了无法师弟的意图。可能是还未想到,也可能是有足够自信,已经猜到了却不以为意。

    总之观眼前的战局,确实是在往他猜测的方向发展着,无法师弟将自身置于险境的同时,也使得自身,有了斩杀劫果的希望。

    “欲先取之则必先予之?”

    无珩的目中,闪过了一丝明悟之色,而有浮起了几分犹疑:“看来师弟他对自己,倒是自信十足。”

    若非是对自身的实力,有足够的信心,有岂会用这等凶险之法?

    他也看得出来,那劫世尘绝非易与之辈。庄无道冒险的结果,很可能是先使自身,被淹没在劫世尘的狂烈攻势之中。

    一切的前提,都建立在庄无道能否在劫气环绕中,抗衡住劫果不败。

    “可这是否太冒险,那毕竟是劫胎——”

    “若是对自己都无信心,那还不如不战,无法他这是欲置之死地而后生——嗯?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无珩就已从这语气中察觉有异,转过头时,就见无冥正目光若有所思的,看着左侧虚空中,某个方位。

    无珩顺着无冥的视线,往那边方向看去,而后目光亦转为阴沉森冷:“是他们!”

    曾经被庄无道逼出星玄二界的劫血与王九重,灵微子,海天仙尊等人,而今居然也出现在这无殇仙墓之内。

    当初十四位真仙,今日只来了十二位。不过这些真仙的目的,却也是可想而知。除了要对庄无道不利之外,再无其他可能。

    “无妨!”

    无冥淡淡一笑,收回了视线:“这一战,他们不敢插手,也无此能耐。真要不自量力,自有我在。”

    其实也无需他出手,此时任何人闯入到无殇仙墓之内。下场都不会太好,那磅礴劫力,除了庄无道与那劫世尘二人,其余任何修士都难抵御。哪怕是修为胜过这二者,贸然进入的下场,也都是被那里无处宣泄的劫气针对,必定死无葬身之地。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