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三三五章 劫气环锁
    经过天一界时,庄无道目光万分留恋的,看了那边一眼。不过却知现在的他,正被诸天世界,无数的大能瞩目观望,所以完全没有停留之意,也没显露出什么特别的心绪,继续御剑前行,

    大约又三个时辰之后,庄无道才感觉到艰难。在这无殇仙墓的深层,到处都是破灭之法,毁灭之力四处肆掠。

    已经有了几分‘成住坏空’四劫之中空劫的味道,由此可见当年此地大战之烈!

    若非是玄释二门最终取胜,若非是这场大战,及时终止。很可能就引发似如一二劫之时那般的灭世浩劫。

    除了这些之外,还有那无处不在的劫力。被困束封印在无殇仙墓之内,不得宣泄。这些劫气云聚,幻化水火风雷,会摧毁此间任何生灵。

    其实那邪灵虽可怕,却并是让那诸多仙修视,此地为畏途险地的主因。

    这无殇仙墓之内,之所以少有仙迹,更多还是因这里,无处不在的劫气。

    而庄无道哪怕是以超越元仙境的法力在此处行走,也仍需小心翼翼。有时候也在想,自己是否太过托大了?在这个地方,与完全不惧劫力邪灵的劫世尘一战,是否自寻死路?

    好在也没过多久,庄无道就已经到了这的无殇仙墓核心处,也寻到了他与劫世尘的约定之地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的无殇仙墓上古战场,庄无道不禁失神。这是一片完全由血色煞雾汇聚而的汪洋大海,里面点缀着无数颜色各异的星光——不过这并非是星辰,而是那些陨落的魔头与仙佛之尸。总数万余,光泽或明或淡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还有无数的法宝碎片,无数的兵戈残骸。一辆辆的破碎的战车,飘荡在血海之内。数以亿计的尸骸,在这煞雾之内,居然都能保存完好。

    不过当庄无道仔细看过之后,才知这不是什么尸骸,而是邪灵,是被封印的邪灵。

    料来这是昔年皇天剑圣的手笔,他甚至可以望见部分,专属于洛轻云的特殊手法。

    封印的楸止是邪灵,还有那些仙佛魔头之尸,以及周围的虚空通道。

    “看来不止是轻云师姐,还有那位无悲仙王,也曾来过此间——”

    一边以重明观世瞳看着那满天‘星辰’,庄无道一边轻声呢喃着。

    应该是在洛轻云陨落之后,那位无悲仙王,又出手加固过。云无悲的道法,不逊色于洛轻云,甚至更在其上。

    此时以无殇仙墓的牢固禁制,哪怕是那元极星障散去,也不会祸及周边世界。

    而庄无道之所以能看出究竟,是因他当年在天一界,得了那位无悲仙王的部分传承之故。

    尽管这位仙王,与当年一个小小的元神境,已经完全是两个不同的层级,差距不可以道里计。可当年这位的根基之法,却仍有不少被保留了下来,

    不过此时庄无道更在意的,还是那些仙佛魔头之尸。还有那些尸骨之中,几乎保存完好的各种内天地与法域。

    这些魔头仙佛虽已死去,可也有许多修为强横者,内天地法域历经几百万年都未蜕化,依然残存。

    就如雷刹神山之巅,庄无道见到的那些神兽巫族之尸。而此处陨落的大能者,实力层次无疑又更高数筹。

    还有那血猿与剑仙战魂,想必也在其中——

    正当他欲仔细观睹,追查那两大战魂踪迹时,身后忽然一个熟悉声音,悠然传至。

    “你选在这里与我一战,是因此间这些仙魔尸骸?你的那门法域,可以复制他人的大道法理,将之窃为己有。此处万余仙魔尸骸,必可助你把那量天法域,增强到极致可对?”

    声音平淡,毫无起伏波动,只是在平铺直叙。似乎认定了事实就是如此,毫无疑问,也并不为此担忧,或者感觉不公。

    庄无道回过了头,就见那位劫世尘,正负手立在了对面,不到十息遁速处。

    他眼中不禁微现异芒,看出了眼前这位劫胎,与第一次见面时给他印象,已经有了些许变化。

    虽说这位的语气,还是一如既往,毫无感情波动。不过庄无道能看得出来,这位绝不似两年半之前那样,不通人情,

    除此之外,还有修为境界,应该也有了不小变化。

    两年前的劫世尘张扬而不知收敛,所以这位的根基,他一望就可知大概。

    而在一年之后,这劫果不但已知晓了掩盖自身虚实,整个人也似一座看不到底的深渊。

    稍稍讶异,庄无道就回以一笑:“是有利用这些仙佛尸骨的心思,难道劫君仍以为此战不公?”

    不禁略含嘲意,记得一年半之前,这位就曾为那‘不公平’的一战,很是不忿来着。

    其实他现在能利用的,并不只是这些仙魔尸骨,还有此间几乎无处不在的破灭之法,以及三劫时代残留至今的大道残痕。

    然而这无殇仙墓,固然是对他有利,可对于这位劫君而言,不也同样是有十利而无一害?

    不过劫世尘明显不在意此事,微一拂袖道:“不存在公平与否,你我在此地争斗,只能说是互有所得。我也不准备再更易地点,对于今日此战,已迫不及待。想必任山河你,也是同样?”

    他能看出对面,那速战速决之心,否则不至于主动向他邀战。不过劫世尘自己,也同样不准备再拖延。

    藏在那苍茫神域中的那人,他无论如何都要见到不可。有许多事情,他想要向那人问个清楚明白。还有这胸中沸腾的杀机,也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打消。是天道在逼迫,是地域的劫力在催动,使他无论如何,都需将那人斩杀不可。

    “任某也正是此意!”

    话音落时,庄无道就一挥大袖,不但那轻云剑立时从他袖中破空而出。那混沌灭劫剑阵的十二口飞剑,连带着剑阵阵图,也都陆续展出。

    混沌灭劫剑阵的阵图,浮空悬于脚下,而那十二口剑器,则分布于四面八方。

    庄无道的面色,此时也凝肃如霜:“多言无益,你我现在就开始如何?”

    他与这劫世尘实在是没什么好谈的,此时也无需准备什么,更不用拖延时间。早些了结,他也可早些放下这心中重负。

    那劫世尘闻言,却是略一凝眉。他其实是想问一问,在苍茫神域中那人的情形。

    至今为止,他都不曾与感应到的那人见过面。到底他是什么身份,是男是女,都全然不知。

    不过又想到今日只需将这任山河击败之后,那么一切都可迎刃而解,劫世尘也就不再赘言。同样探手一招,那口漆黑无光的剑器,就已落在了他的袖中。

    “如你所愿,那就开始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二人之间,就各有一股浩瀚无边的剑意,蓦然爆发。宏大的意念冲撞,一样的凌厉,一样的锋锐,二着几乎是不相上下。如两道陨星冲撞,勾动起这一地域,无数的劫雷星火。浩瀚的余波,覆盖住了周围一片太虚海,将此处附近,所有的低阶邪灵,都全数扫灭一空。

    然后是亿万道剑光,在二人间的虚空中,猛烈无比的交锋。使得那寂死之光,毁灭之法,越发的肆虐于周边空域。

    而一片无殇仙墓中环绕的劫气,也正向二人所在之处,环绕而来,

    劫世尘在招引着劫力,庄无道居然同样不曾示弱,将那天道劫气化成的万化神雷,太阴风刃,九幽玄水,混沌劫火,都操纵在指掌之中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也就在庄无道与劫世尘交手的同一时间,在天仙界离尘峰顶,绝尘子也同时睁开了眼。

    “已经开始了么?”

    目现重瞳,洞照域内诸界,宇内虚空。无需使用辅助之物,就可以将那无殇仙墓内,庄无道与劫世尘交手之景,直接拉扯到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也在此刻绝尘子能够感应到,在同一时刻,这离尘山上下,正在关照无法与劫果这一战的,并不只是自己一人而已。

    除了三位有着绝代仙王位业的弟子,其余还有数人,都是有着至少仙君境界的门人。

    其实也不止是这几位,就在绝尘子把目光投向那无殇仙墓的刹那,便已同时感应到数十道让他异常熟悉,且强横无比的气息,

    比如那释门佛祖无量真佛,虚空龙佛,无相生佛;比如那玄门元皇天尊,玉虚天尊,清虚天尊,无悲仙王,又比如那诸天神主神渊大帝,元始魔主,元始大帝等等;还有那阿鼻平等王,昊天无上灵感玄应大帝,七绝散人祸天子之类,的绝代仙王神主——

    哪怕是对这一劫的劫果,再怎么不敢兴趣的道祖仙王,此时都不曾有人缺席,无一例外都在以各种法门,观照遥感此间。

    哪怕是元极星障,也无法阻拦这些人物的目光。只是因诸法观照,相互干扰。此时能完整洞照仙幕之内详细的,就只有法力最为高深,道果最为雄厚者。

    道业根基强如绝尘子,此时竟也觉异常的吃力。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,他的道业积累虽是深厚,可根基不足。许多大道法则,明明是悟透了,掌握了,亦无法使用。

    不过绝尘子并不在意,重明观世瞳与其他秘术不同,可以忽略到绝大部分的术法干扰。他也不打算看清楚这一战的所有详细,只需知道大概的过程,还有最后的结果就可。

    可就在第一眼入目时,那无殇仙墓之内的情形,就让他颇为意外。

    庄无道的法力强横,更胜于两年之前,高深莫测,在这个境界,已经是宗师气象。在这个境界,哪怕是仙王仙君,掌握的战力也未必能及得上他。那劫世尘也是大有进境,有了对战力的迫切需求之后,实力较之两年半之前,已经有了质的变化,气入深渊,势若星海。

    真正让他意外,甚至看不懂的是,此时这二人运剑,都是由操纵此方天道劫力为始。将整个无殇仙墓之内的劫力,都汇聚在了二人身周,那方圆不到万里之地。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