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三三四章 决战之地
    无量虚空海中,居然无殇仙墓不远。一支沉默的庞大兽军,正悄然潜伏于此。

    “那无殇仙墓之内,倒确不可能有什么埋伏。元仙境以下,根本就无法进入那元极星障,即便强行入内,在那仙墓中,也无法存活太久。即便那苍茫魔君,事先另有些布置,想必也不会有太大的用处。我这些日子,也陆续让虚空兽进去探查过,至少到如今,都没能查出什么异常。”

    说到此处,都绝一声叹息,眼含忧色的回过了头:“不过我还是那句原话,此时应战,殊为不智。”

    自然是不智的,此时的劫世尘,大可在周围掠夺诸界,一步步的积累实力。

    待得这只虚空兽军,有了数万头的太虚古灵,数千头的星跃龙鲲,劫君的实力,能够再进一步。

    那么他们,自可以泰山压顶之势,将所有的对手全数扫灭!那位苍茫魔君,还能拿什么与劫君抗衡?以星九二界的资源,又岂能与劫君掠夺到的诸界本源比拟?

    且据他所知,这位苍茫魔君,还有着许多后患未曾解决。

    时间拖得越久,对劫君就越是有利

    不过劫世尘却不为所动,他现在也不似以前那般,完全不在乎都绝魔尊的提议:“都绝你错了,不是我不愿等,而是已经等不得。也非是不知都绝你的办法更妥当,而是我现在,已别无选择。”

    他现在与那人之间的心灵牵引,已经越来越薄,越来越淡。

    劫世尘对于世间之事的了解,已经渐渐深刻,知晓这是所谓的‘阳谋’。那位苍茫魔君,正是以这种办法,逼使着他,不得不去应战,不得不如其所愿,

    哪怕是明知对方在星九二界根基深厚,不可能轻易放弃,他也同样不愿去冒这样的风险,

    摇了摇头,劫世尘挥去了这些懊恼之念。直接目注前方,就在他现在位置不远处,就是那层元极星障。

    “此事不用再谈,给我说说看,这无殇仙墓,到底是何等样的所在?我在此间与他决战,需要防备什么,顾忌什么,又有哪些可以利用?”

    “所谓的无殇仙墓,乃是因三劫之前,大乘佛门及道门联手,与魔渊之间的一场恶斗而生。那场大战,陨落的大魔仙佛,总数达一万三千二百余位。更不知有多少修士魔族,在此间战死。大战之后,不但此间诸界濒临破碎,更有无数恶灵怨煞产生,灾难蔓延诸界。后有遮天大能,以阴阳元极五行绝障,将此地封锁,之后又有当年的混元道祖皇天剑圣,为防此地被魔渊夺取。又特意进入其内,加强了虚空封禁。”

    知晓劫世尘对大乘佛门及道门之争都不敢兴趣,所以都绝魔尊尽量的言简意赅,简略的介绍。不过在谈及皇天剑圣之时,他又刻意偷望了劫世尘一眼。却只见后者眉头一蹙,并没有什么特殊表情。

    都绝魔尊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惑色,就又恢复如常:“据我所知,那无殇仙墓中,劫力环生,强过外界近百倍,此点对于劫主颇为有利。至于里面的那些怨灵恶煞,其实伤不到劫主分毫。说实话,本座实在想不通,那任山河,为何会选择无殇仙墓这样对劫主有十利而无一害之地,与劫主决一死战?”

    “有十利而无一害?”

    那劫世尘挑了挑眉,而后就又心中一动,露出孩童般天真的笑容:“我知道是为何,只因那无殇仙墓对他而言,也同样是有十利而无一害。不过如此一来,倒也算是公平——”

    之后却再未有对都绝魔尊解释之意,劫世尘直接一个踏步,就已横越数万里虚空,到了那元极星障之内,

    而都绝魔尊的视线,则是转过来,看向那任山河可能的来处,目光中除了冰冷杀机之外,还有一丝丝的敬意。

    那位魔君,想必就在途中?以阳谋逼迫劫世尘,急于分出胜负,那位多半是自知己方处境久拖不利。也必定是有着一定的胜算,才敢于正面邀战。

    他佩服这位的勇气,劫君之强,永远非是常人能够想象。尤其是在这一年中成长,使他都绝以真仙魔尊之身,都感恐惧。

    之前在星玄界的挫折,反而成为了催化剂,使得劫君有了求生只心,法力再次质变。

    想要速战速决,那位怕是打错了算盘!

    不过这苍茫魔君,也是他这一生中,最为棘手的对手之一。

    他在星九二界混迹一年,全无收获,几乎找不到任何的漏洞破绽。即便是有,也是对手故意暴露出来。唯一可以利用的元始魔宗,也被那位魔君,联合星九两界各方势力强行剿灭。

    而也就在他无奈离去,准备用时间积累,以绝对的实力,将这星玄二界碾压之时。那位却已迫使劫君,不得不应战。

    这不止是因劫主,对那人的感应越来越轻微,也是因那位魔君,将星九二界经营的如铁桶一般,无隙可乘。所以不得不战——

    此时他衷心的希望,今日这一役,劫主就能将那任山河,打入万劫不复之地。

    若让这位侥幸存活,日后必定还会成为劫主与他的祸患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当庄无道以肉身,再次突破元极星障的时候,就感应到了无数的阴煞恶祟扑面而来。而越是进入这无殇仙墓的深层,就越是感觉周身之外的污浊,浓郁如黑泥也似。

    换成一般的灵仙,早就被污染了仙体道基。庄无道却不在意,‘乾坤无量’张开,将这些污浊,一并吞噬了进去。

    无量终始,阴阳相生。他的‘乾坤无量’,可以吸收一切,也可转化所有性质之物。

    而一个完整的世界,有阳则必有阴,有光则必有暗,自然也就包括了这阴煞恶祟,业力孽火,也同样是在他的无量终始道中。

    最近他恰恰在推演参悟着这方面的法则,将这些阴煞恶祟吞入进来,正可解析其构成,完善自身大道,

    再就是那些邪灵,形成的原因复杂,有些是来自这无殇仙墓中,各处破灭世界,有些是源自于此间战死的数以亿计修士。还有些来头极大,也最为危险,很可能是三劫时代,那些陨落仙佛大魔的一点念头,一点残魂,或者一点血肉,经历千万年的时间,被此地阴煞恶祟染化而成。

    不过庄无道既然敢于进来,将约战之地,选在此间,自然是有着足够的自信,能够应付这些邪灵。

    ‘乾坤无量’之后,就是‘星火神蝶’。百万火蝶,在这虚空之中飞舞。那些低阶的邪灵,还未靠近,就被这些‘星火神蝶’点燃,反而成为这星火燃料,产生出了更多的火蝶。

    修为到了灵仙阶位,庄无道能唤出的火蝶数量,已达千万之巨。对于劫果那样的人物,没什么用处,可对于这些邪灵,却可直接以‘星火神蝶’横扫烧灭。

    至于邪灵之中的那些高阶存在,庄无道还没见到,所以完全不去在意。那种东西,等遇到了再说。

    其实哪怕不用这门术法,他不甚在乎这些低阶邪灵。天生战魂之体,从不用畏惧这些阴祟邪物。甚至其中那些高阶的存在,没有达到一定的程度,亦无法近身。

    这也是数年之前,他敢于以魂身突破元极星障,降临天一界之因。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