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三三三章 决战到来
    不过直到庄无道,将这混沌灭劫剑阵与乾元一气珠,都一一准备妥当之后。

    劫果那边,也依然没有任何的消息传来。甚至他这边放出去的几个元始魔宗余孽,也没有任何消息。

    让人带去的口信,估计已经送到。以洛轻云的手段,庄无道不信这几个元始魔宗的魔修,还能有办法违抗。

    只是那劫世尘,并未有任何应战之意。

    时隔两年半,以劫果的特性,再怎么严重的伤势,也该已恢复过来。

    而据寰宇观界没的观测,这两年中,那只虚空兽军,是完全不惜代价,又为那劫果毁去了周围的两处大小千世界,

    应该不止是伤势尽复,那位的实力该有不小的增长。可那劫果,对他战书却毫无反应,不无应战之心。

    庄无道并不意外,似劫果那样的人物,心如亘古寒冰,又如随波逐流的浮木。受天道意志的驱使催动,本身则无喜无悲无怒无恨。只有对洛轻云时,才会流露出强烈的情绪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,哪里可能会因他一封战书,就答应自己的约战。有都绝魔尊在旁辅佐,那位就更不会轻率从事。

    正因如此,庄无道甚至未在那战书中,写下任何的挑衅之言。只因他清楚,这些手段根本没用。

    他要想使这劫世尘应战,就只有一个办法,就是使对方,不得不战!

    所以乾元一气珠处理完成之后,庄无道就在融炼那些天机碑碎片,恢复天机碑。

    此刻在他手中,已经不止是阿鼻平等王送来的那些。赤神宗无明,也前后将十余枚残片送至他手。还有早就离开这星玄界的太幽,也在尽力为他收集,几十年中,陆陆续续,为他送来四片。都不到指甲片大小,作用不大,可庄无道却能感觉到,这位故人的深厚情谊。

    而此时庄无道,几乎每融入一枚天机碑残片,就能感觉到苍茫魔主的算力在激增。还有那天道,对此物越来越浓厚排斥。

    当这天机碑恢复到三成左右,庄无道的意念,楸可以感知到了昔年的绝代仙王‘识天君’,打入那诸界之中的天机子碑。总数仍有近十万之巨,分布此域四面八方。

    似乎只需一个念头,他就能通过这天机碑,知晓各方世界之事,且详细到使人发指!

    除此之外,他也能通过天机碑,推算出任何一人的详细过往,生辰八字,血脉亲朋等等,甚至还有一些未来之事……

    庄无道心知此事不妥,违逆天道,所以刻意压制着好奇心,尽量不去触及。

    有‘识天君’的例子在前,庄无道即便真有能力去‘全知’,也不敢这么做——那定是要遭天谴天罚,十死无生。以后这天机碑能不动用,就尽量不用为啥。

    倒是天机碑的推算之能,虽也有些后患,较为凶险。不过以后有需要时,他可以用消耗己身气运,或者功德之气的方式来使用。

    就比如那都绝魔尊,通过天机碑,他就能推算到这位劫果臂助的方位所在,以及过往的行踪——

    此人的胆识,颇让人佩服,年来居然并未跟随劫果而去,而是一直留在星九二界,四方探查,窥看各处虚实。

    直到近日,这位都绝魔尊才回到了那位劫果的身边。

    而此时庄无道接触过的所有人物中,也只有自己,聂仙铃,洛轻云,苏云坠,还有一个藏镜人,是天机碑无法推演详尽之人。

    自己是应劫之人,有两张浩劫天图在手,可镇压气运,聂仙铃则是无妄魂体,不在天道之中。

    洛轻云则与苏云坠,一个是有混沌道果,一个则是修持有三千宿世劫着转世金仙。

    让庄无道不解的是,为何秦锋也能隔绝这天机碑的推演?莫非是他这位兄长的《太虚无极大法》,又有了什么新的变化?

    这使庄无道不禁自嘲,自己一直为秦锋的修行,在暗暗担忧。可如今看来,却还是自己,小视了这位兄长。

    “还有这位‘识天君’,看来是真的?要全知全能——”

    天机碑越是恢复,庄无道越是感觉惊悚,隐隐然已能通过这残破石碑,看到了一些这一域中本该是最隐秘之事。其中就有那些诸天大能,极力隐瞒的秘辛。

    庄无道的好奇心,屡被勾动,几乎难以自禁。不过却知自己若真欲通过天机碑窥视,必定会引来杀劫重重。

    感觉这位‘识天君’,简直就是自寻死路。不知这位到底是出于何种想法,哪怕是明知到恶果,也要炼制这天机碑,也要全知。

    这使庄无道头一次感觉犹豫,自己难道真要将这件奇宝恢复?冒着被天地间诸多大能敌视的代价?

    好在也没让他纠结太久,就在天机碑,堪堪恢复到三成半的时候。终于有一只虚空巨兽,带着劫世尘的口信,来到了庄无道的神国之外。

    三日之后,二人约战于无殇仙墓——

    无殇仙墓是庄无道定下的地点,在此处双方都无法布置埋伏,也可借助无极星障,最大程度的隔绝那漫天仙佛的意念窥伺。

    时间则是由劫世尘决定,竟然是给了三日时间,显然这位劫君,已是迫不及待——

    庄无道一声轻笑,蓦然飞身破空而起,踏出了他所在的苍茫神域。

    约战的地点,那虚空巨兽虽是极其笼统的只说了‘无殇仙墓’四字。可按照他之前让人递送的战书,其实是在‘无殇仙墓’的深层、

    所以并不似那位于无殇仙墓外围处的‘天一界’那般,一日左右就能赶至。

    哪怕是现在动身,三天之后,他也未必就一定能到达那约战之地。

    也就在庄无道动身,踏入虚空海的同时。正在闭关恢复中苏云坠,也同时生出了感应,抬起了头,以重明观世瞳,看向了庄无道离去的方向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离开,没有别的可能,只能是为赴劫世尘的约战。

    与前次那一战时不同,这一次的庄无道,不会有任何的助力,而且是在‘无殇仙墓’,那个最为危险的环境。

    按她的估算,此时庄无道的实力,与那劫果比较,应该是在伯仲之间。算上两门鸿蒙开天级的神通玄术,甚至还要超出数筹。

    可变数却在劫世尘与天道及此域劫力间的紧密联系,很可能发挥出远超劫世尘现今境界的实力。

    反倒是无道他,这一战并不能全力而为,两门鸿蒙神通,都需封藏不用。

    还有那‘无殇仙墓’本身,亦会对庄无道造成影响,里面的恶灵怨孽,也同样有着极大的威胁。

    此时哪怕是她这曾经的转世元仙,也没法断定庄无道,能否从那无殇仙墓中全身而退。可能只有那位皇天剑圣、能够推断出二人间的胜负。

    只希望郎君他的‘混沌变’已经完成,也希望自己为他炼制的那套混沌灭劫剑阵,能够帮得上忙——

    神域之内,本在代庄无道处理苍茫神教事务的洛轻云,也同样抛开了手边所有事务,负手战到了‘寰宇观界门’的门前。远远

    看着庄无道离去的背影,还有那无殇仙墓中,庄无道预定的约战之所,洛轻云眼神专注。

    哪怕是有着元极星障的隔绝,洛轻云也依然能透过这扇门,观望到那处所在的详细虚实!

    洛轻云面无表情,无悲无喜,不过袖中一双玉手,却已是紧紧的握住。剑气四溢,却又强行压抑着,才没使之宣泄出来。

    这一战,是斩劫之战,也是庄无道‘斩自我’之战。

    如何才能‘斩自我’,也就是只有超越自身的极限,才可能称得上是‘斩自我’。

    换而言之,斩杀劫果,对于不使用那两门开天神通的庄无道而言,这本是无法办到之事。

    而这凶险之极的一战,却正是因她而引发!恨不得以身相代,这一战本就是该由她来应对才是。

    可她却又明白,自己肉身未复,在那劫果面前,毫无半点战力,也无丝毫的反抗之能。

    “你在后悔,没把身体交给他,助无道成就正反混沌重明元胎?罢了,本来对你,我也没报什么指望。”

    聂仙铃的身影,突兀的出现在了洛轻云的身后,目光莫测:“说说看,师兄他这次,到底胜算几何?我想提前知道结果,”

    “难道你不知?又何需问我?”

    洛轻云却诧异的回过头;“这可真让人惊奇。”

    她知聂仙铃有秘法玄术,能感应未来过去的自己。也一直不曾放弃过,在天机术算方面的钻研。

    “正因不知道才问!”

    聂仙铃眼现无奈之色:“我能够感应过去未来,不过却感应到了无数未来的自己。有天机封锁,也得不到什么用的信息。只能说,师兄他现在法力太强,强到与他有关的一切,都是混沌不清。”

    自从命运轨迹因她而变,未来就再难捉摸,许多事都变得混沌不清。而拥有两张浩劫天图,将天机碑也恢复到三成半左右的庄无道,更是为他自身铸就了一堵牢不可破的屏障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

    洛轻云微微颔首,然后悄然把右拳再紧紧一握:“你可放心,师弟他,这次绝不会输。”

    此时在她的右拳手心之内,赫然有着一颗晶石。内蕴浓厚的土元之力,又夹含着虚空之能——这正是补天神石,与九天息壤的结合,

    聂仙铃说错了,她其实无需后悔。助无道成就正反混沌重明元胎这件事,也一直在做。

    不过她现在手中的这颗晶石,只是最不得已的选择。

    聂仙铃闻言一楞,然后一声轻笑:“既然皇天道祖这么说了。那么仙铃自可安心,”

    她对这位皇天剑圣的结论,倒是比对自己更有信心。

    而此时无独有偶,就在洛轻云与聂仙铃二人,在‘寰宇观界门’前议论之时,整个星九二界,几乎所有道行高深之人,都有了感应,都被惊动。

    纷纷以意念目光遥感虚空,观照着庄无道离去的方向。

    也同时知晓了,决定星九二界命运走势的一战,已经到来。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