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三二七章 全力诛灭
    两道暗金色太上斩仙刀,都在那剑幕之前被拦截粉碎。可神玄子编织出的遮天剑网,也同样被强行轰散。甚至还有两道锋锐无比的余劲透入,几乎就将神玄子的一支手臂,强行削断下来。使得这位真境仙尊,目光第一时间,就无比忌惮的看向那刀光来处。

    在天仙界中,他的战力不比一般的金仙境差上多少。在此界中他虽是受天道之制,可一身法力之强,亦不是旁边那两位真魔境魔尊能够比拟。

    只是当这太上斩仙刀斩来,神玄子却仍不得不全力以赴,才能以负伤的代价,勉强应付了过去。

    太上斩仙飞刀!居然是五劫之时,劫果曾经用过的太上斩仙飞刀!

    这个出身雪阳宫少女,不但掌握着第一等的大日功决,更身有着太上斩仙飞刀这等骇人听闻的秘术。这位苍茫魔君的麾下,竟是藏龙卧虎至此!

    两道暗金色刀光之后,庄无道身影亦飞临到了元始山巅。聂仙铃与墨灵都已被险险被逼到死地,故而此刻他除了那两门鸿蒙开天的神通玄术之外,不敢有半点的保留。

    当他御使着轻云剑斩出之时,整个元始神山的山巅之上,赫然都被他的剑意充塞满溢。

    “给我滚开!”

    恰恰就在那两位真魔境,紧随在神玄子之后,要将身受重伤的聂仙铃置于死地之时,庄无道的‘天地悠’剑就已临至。

    在‘神玄子’这个熟悉大悲七剑之人面前,他不得不将这套剑诀改头换面,威能也稍有下降,可结合山下千万大军征战杀伐之力,又融入了出自太上度灭真经中‘太上诛魔录’的部分法门,依然是稳稳站在超品巅峰层次,无限接近于鸿蒙开天。

    土元重斩,结合此间浓郁的杀伐之气,哪怕两位真魔魔尊,亦是为之色变。随着两声‘铿’的爆鸣震响,两团浩瀚无俦的元气,凝聚在方寸之地轰然爆开。

    高达六阶的道力,使二人都是一声闷哼,身影竟是不得不往后爆退,以卸去那澎湃剑力。不过依然有着丝丝剑气,穿透入二人的躯体之内,随即就猛烈的爆发,从肌肤内穿透而出,带起无数的血线。

    这使元始魔宗的两位真魔境,都脸色阴郁异常。

    伤势其实不重,这些土元剑气,是被他们强行从体内逼出。故而只是看起来狼狈,仅仅只是皮肉伤而已。真正麻烦的,是他们仍被几分剑气冲入进来,潜伏到了体内五脏六腑。

    更使他们心惊的,还有这位苍茫魔君的实力。能够与劫果一战,那么这位必定有着能与真仙真魔抗衡的道基成就。

    据他们所知,十年前的这位,也确实是偷窃了十四位真境魔仙的道果,这才能一步踏入灵仙,成就出前所未有的雄厚道基。所以二人早有心理准备,料到了他们在这里,哪怕是联手合力,都未必是着大阵加持的苍茫魔君对手。

    可却万不曾意料,他二人此刻居然连庄无道的一剑,都无法接下,实力恐怖竟至如斯!

    换成是在天仙界,他们或者还能有一战之力,将其压制。可在这星玄界内,此子凭借那六阶层次的道力,足可横扫一切,所向无敌!

    聂仙铃危机化解,就立时动用时序之法,与那时雕挽歌一起,闪身到了庄无道身后,毫不客气的将自己置身在了庄无道的庇护之下。

    庄无道则是看向了不远处的墨灵,他的三足冥鸦也同样陷入到了险境,哪怕是躲入到生死间隙之中,也无法躲避那两位真仙仙尊的追袭绞杀。距离身死陨灭,只有一线之隔。

    不过这两位,同样已无机会继续追击。随着庄无道的乾坤无量张开,吸纳三百里方圆一切元灵外力。将那二人展出的所有法力剑气,尽数吞纳吸噬。使墨灵极其轻松的,就从生死间隙之内脱身。由之前的人躯化为一只墨黑色的鸟儿,落在了庄无道的肩头。

    此时已缓过气来的聂仙铃,也贴着庄无道的耳旁,发出银铃般的轻笑:“之前不就已说过了,魔君其实无需为师妹我的性命担忧。反正我与你那灵宠,都死不了”

    大庭广众面前,她也不好与庄无道卿卿我我。不过姿态神情,也恰如其份的表现出了对庄无道的亲近。

    对于一个因师门之误而逐出门庭,却又与赤神宗藕断丝连,并且天资绝代,神威盖世的师兄。聂仙铃作为曾经的同门师妹,自然不可能将庄无道视为路人大敌。有些崇拜之意,也同样理所当然,

    “话虽如此,不过能全身而退岂不更好?”

    庄无道微摇着头,神情凝重,目光直视对面的神玄子:“且师妹你,怕还是小瞧了对面的这位。”

    聂仙铃掌握时序之法,未来过去,有无数个聂仙铃。哪怕是现在的这个‘聂仙铃’死去,也有未来过去的聂仙铃随时来填补。

    墨灵也是同样,极难被真正诛杀。三足冥鸦有三次性命,哪怕这具身躯被毁去,也能在轮回之渊中复生。

    然而这一人一禽,虽都有着保命之术,可在很多特殊的情形下,许多特殊的存在面前,都未必就能有用。比如前次聂仙铃遭遇的那天命之龙原虚,就能够干扰压制,甚至阻断聂仙铃的时序之法。又比如三足冥鸦的死敌之一,同样能穿梭生死间隙的神兽‘夜狻猊’,也有足够的能力,威胁到三足冥鸦的生命本源。

    而对面的神玄子,就是这样的特殊存在。

    “他?”

    聂仙铃楞了楞,随即就仔细注目着对面,流露出警惕只色。这个人,在她过往那六十年记忆中并未出现,从始至终也没感觉到什么危险,所以一开始就没怎么防范。

    不过这时想起,才觉有些不对。能够掌控乾坤一气珠这种等级的至宝,本身又能以玄门修士的身份,与配合魔道一脉的任糜配合无间,这样的人物,岂同小可?又岂可能对自己毫无威胁?

    方才此人,看似法力是与其他两位魔仙同一水准,甚至稍逊一筹,可最后将她逼入到绝境死地的,也恰恰就是这一位。

    正因如此,她现在反而对此人,由之前的忽视,转为忌惮有加。

    “任魔君未免太看得起在下了,时序之术,神玄子并不擅长。最多也只是使这位聂仙子沦入时序乱流,十年之内都无法脱身而已。”

    那神玄子摆脱开素寒芳的追击之后,身形就在一百里外站定。也不再动手,先是淡淡的扫了眼那已经化成片片黑灰飘散的血尊任糜一眼,而后又目注墨灵。

    “三足冥鸦一脉的生死无常,果然名不虚传。不过若无其主的命运之法,它的生死无常,还奈何不得血尊任糜。”

    所以接下来神玄子的目光,就又集中在了庄无道身上:“苍茫魔君之能,今日神玄子是领教了。此等奇术,便是在下遇见,怕也要当场饮恨,小修我日后定会防范有加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并不说话,面色严肃如故。那混沌灭劫剑阵的阵图,已经全面张开,十二口混沌灭劫剑,也已在四方布就。

    这本是他用来对付劫果的手段,可今日却不准备在鸿蒙神通之外,有丝毫的保留。甚至原本他要将元始魔宗,那两位真魔境魔尊全数留下的打算,也一并打消。

    魔舍离,素寒芳与天澜等人,此刻亦是接到了他心念传信,各自散开。完全不管其余四位真仙境强者的动向,只以神念杀意,定定锁死住了神玄子。

    而在更远方处,那元始神山之下,包括九天都罗太虚神霄阵,斗转玄枢太霄都天阵这两座仙阶大阵在内,数十座仙阶准仙阶的阵法,都已经奉他号令,开始凝聚着法力,将目标缩小到了神玄子一人

    日后?哪里还有什么日后?

    他今日,是定要将这位留下不可!

    若真如洛轻云与云青依之言,这位神玄子,是另一个秦锋。那么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错过这良机,让这神玄子从他的面前逃离。

    秦锋的可怖之处,他是深有体会。正面可能不是他对手。可只需能却能通过暗中的布局谋略,将任何人置之死地。

    这等样的祸患,一旦寻到了机会,那就该毫不犹豫的先行解决。庄无道甚至有准备,哪怕是动用那‘混沌变’,也在所不惜。

    那神玄子此时也察觉到不对,颇为意外的扫了周围一眼,语气怪异:“看来魔君,这是必要置本人与死地?这是为何?”

    却见对面庄无道,仍是默然不言。那十二道光华聚成的剑阵却已同时挥展,遮蔽时序虚空,过去未来。

    虽还未出手,可那毁灭一切,粉碎乾坤般的气势,却已展出雏形。

    神玄子的脸色顿时一阵苍白,眼神凛然,再未有等待庄无道答案之意:“本是欲与魔君你详谈一番,不过现在看来,还不是时候。神玄子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神玄子身周的虚空,就似如泡沫一般的片片粉碎开来。而也就在同一时间,那九天都罗太虚神霄阵打出的‘太虚混元灭却气罡’,斗转玄枢太霄都天阵轰出的‘太霄重明离合神光’,都齐齐轰至,将神玄子所在的这片空间,天地胎膜内外,都完全覆盖。

    哪怕是真仙境的高人,也需在这两座仙品二阶层次的大阵,以及此间数百万合道修士的轰击之下,被碾成碎渣!

    可那神玄子却是安然无恙,头顶上悬浮着一尊灵感神尊的木雕,浑身上下赫然神光闪耀,一层三彩障膜张开,护住神玄子安然无恙。在这诸多毁灭性的火影雷光中,居然如闲庭信步般的游走,从容往太虚海的远处遁空飞离。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