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三二三章 生死无常
    “神玄子,那是谁?”

    庄无道好奇?问,心中同时也稍稍一沉,能够使洛轻云记住的人物,想必此人,必有着不凡之处。

    他能够感觉到,身后剑灵对这人的厌恶,似乎稍稍沾染一下,都会极其难受似的。

    甚至还有这畏惧,对这位忌惮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“是以前的一个老对手,当年我在灵仙境的时候,曾与他交过手。本以为是已经将他诛灭了才对,想不到这人居然没有死去,时隔近两百万年,居然还能再见。”

    说这句话时,洛轻云已施展法力,将所有音纹与二人的身影,都尽数屏蔽镇压。

    “不过这位应该是已经转生了,所以第一时间没能认出。不过青依对他记忆极深,记住了他的元神特征。当年青依被他算计,差点万劫不复,故而对此人异常忌惮。”

    云青依在庄无道背后,却是不满的嘟哝着:“我这可不是怕他,只是担心他把我们认出来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闻言楞了楞,而后用询问的目光,看向洛轻云。后者也微微颔首道:“我与他曾为宿敌,这位法力倒是没什么,灵仙境时的水准,也只是与魔舍离的战力相当而已,可智慧却甚是了得。一直到真仙境时,我与他才分出胜负,将这人斩杀。以为那次就能灭去他元神,结果是我太小看了这位。百万年前那一战,看来只是将之打入轮回而已。”

    又凝眉不展道:“也正因宿敌之故,双方交手不下百次,这人对我与轻云剑都极其熟悉,确有几分可能把我们认出。说不定前次师弟与那劫果一战时,这人就已有了怀疑。所以今日之后,师弟要千万小心。不过也无需太畏缩,否则反而会引他疑窦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暗暗惊异,战力能与魔舍离相当,那也很是不凡了。对面那位,能够与皇天剑圣斗智,将同阶实力与劫果相当的洛轻云压制,能力可谓出类拔萃。

    也不知百万年,到底发生了何事?让云青依对此人这般的害怕?还有洛轻云,尽管后者掩饰着,没显示出来。可他也依然能看出,哪怕是皇天剑圣,对此人也同样有着几分忌惮。

    不过他暂无心思去想这些,知晓了神玄子身份来历之后,就转而继续关注那青色玉珠。

    “乾元一气珠?这可就有些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传说中的乾元一气珠,本身并无什么争斗之能,不过却可以配合任何仙宝法器使用,助增其威。

    那‘元古魔幡‘,只是一件上品的先天灵宝而已,本身又遭遇了重创。

    可当‘乾元一气珠’加持之后,此宝的威能,不减反增,明显又提升了数个层级。已经隐隐有了极品先天灵宝的气象,使那混洞太初天像,再次显化于虚空。

    被‘太辛神霄碎魂炮’轰到接近到破碎的那座元始神魔天象阵,并没有就此溃灭。可远远望见,元始神山之内的些元始魔宗修士,正是全力以赴的,修复着那座护山大阵。

    山外数千万修士,两座仙阶大阵,都无可奈何。而他的碎魂炮,至少需要等四个时辰,才可打出第二击。

    “看来这次,又是想要一点保留都不成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暗暗一叹,又分外庆幸,自己这次并没有贸贸然的前来,而是在准备充足之后,否则必是铩羽而归。

    “如此说来,剑主是决心已定,准备动用那最后手段了?”

    洛轻云一边说着,一边眼含忧色的斜视墨灵:“也不知墨灵,能不能撑得住?”

    庄墨灵抬起头,先是冲着洛轻云笑了笑,又微微摇头,示意自己无妨。随后就捧着转轮天钩,整个人隐入到了生死界内。

    庄无道则是无奈:“她肉身倒是能撑得住,不过后患极多。且这次风险最多的,还是仙铃。若那位神玄子,真如你们所言的智慧过人,法力高绝,那么这一次失败的可能极大。”

    不过事已至此,他若不想就此满盘皆输,就必须全力拿下这元始神山不可!

    尤其是当知晓,灵感神尊与元始魔宗连之后,庄无道就更不能容这毒瘤存在。那位血尊任糜与两位魔仙,他无论如何,都需在自己与劫果再战之前解决!或逐或杀,绝不能使这三人,继续威胁自己的腹背。

    眼下元始神魔天象阵残破,那元古魔幡也需倾尽全力来抗击联军大阵的的轰击攻打,再无余力顾及其他。这个时候,是他唯一机会,是绝佳的时机。

    随着庄无道的示意,顿时就有着近十万被困于囚笼之内的修士,被苍茫神教的信徒一一推出。

    当这些苍茫教众,将这十万囚徒,大致布置出一个逆阴阳八卦阵时。庄无道紧随其后,又将一面太虚子境抛出。

    太虚子境定于所有囚徒的上空,立时间就有一圈圈繁复的血红色阵纹,迅速张开,覆盖百里之地。将下方的逆阴阳八卦阵,所有十万囚笼,都全数笼罩在内。引得那囚笼中的修士,都惊惶无比,或歇斯底里惊恐大叫,或是面色死白的枯坐。

    十年前,秦峰将此物送于他手,可惜一直没用上。后来为防备元始魔宗,庄无道将其中的一面,稍加改造了一番。原本以为这一次,自己无需动用这手段,可惜最终事与愿违。

    至于这些囚徒,来源复杂。有违逆苍茫神教教规之人,有负隅顽抗苍茫神主统治的冥顽不灵者,也有许多不顾庄无道禁令,完全失去了理智,在星九二界大规模捕杀血食的魔修。

    还有一部分修士,则是来源于被苍茫神教覆亡的宗门。其中就有将近三成,是来源于雪阳宫。

    庄无道对于雪阳宫,并没有斩尽杀绝的打算。

    当年之所以屠灭清虚道德宗,是有着一定缘由。那个时候,他不得不以屠杀,来震慑诸教,可以改善自身环境,减少自己的对手。

    换成现在,则毫无必要。以他今时今日的地位,哪怕是每日对里人和和气气,也没人敢挑衅他这位盖世魔头。

    苍茫神教的教义,也是戒禁无目的的杀戮,如无必要,止残害生灵。

    所以雪阳宫底层的弟子,绝大部分都是被他贩卖成灵奴。尽管不得自由,受人拘役一生,却能保住性命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雪阳宫修士中,却有一部分人,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放过的。

    ——当年直接间接参与人员草案的雪阳宫修士,庄无道是定要斩尽屠绝!

    所以今日这十万囚徒中,光是雪阳宫的修士,就足有两万之巨。而其余人等,质量也远强过十年前补天道总坛那一战时,修为哪怕最低,也有着元神境界。

    当这血祭之阵展开,开始夺取这些修士性命,一盏盏的‘魔烛’燃烧之时,立时就是一波恢宏无比元气波动。一道道的血色光气,映照天空,将整片天机云霄,都染成了血红色。

    这边的动静,南面的那些正道玄门,也都看在眼中,其中亦不乏有对此愤怒填膺,兔死狐悲的。不过却并无人出面阻止,哪怕是有想不开的修士,也会被师门长辈强行压下

    一来是都知这些被血祭之人,大多是罪有应得,因果报应;二来则是庄无道魔威滔天,已经无人敢正面开罪。

    三则是利益相关,元始神山这祸患,已经留不得。若今此攻山不成,此间各家玄门大教,谁都难以在劫果战后幸免。

    而此时元始神山之内的那些魔修同样也开始惊觉,那任糜,神玄子等人,都是第一时间,纷纷把目光投照过来。从那些囚徒,被陆续推出结阵之时,就已在观望。倾尽全力,试图推演辨识这座逆阴阳八卦阵的用途。

    然而聂仙铃与冥鸦发动的速度,实在太快。就在血祭阵起,对面任糜等人,还没有完全望清楚那血祭大阵结构之时,就已开始了袭杀。

    先是聂仙铃与灵宠‘挽歌’,一人一雕,突兀的出现在了元始神山之巅。

    竟是直接就穿透过了那元始神魔天象阵,破开了一重重的禁法壁障,将所有的禁制,都完全无视。

    接着当聂仙铃再出现时,已是借着时雕之力,将元始神山顶那一整片地域的光阴,都全数固锁,冻结!

    包括血尊任糜在内,几乎所有人都动弹不得,不过那两位真魔魔尊与神玄子,却是例外。都纷纷眼现错愕怒色,先后对聂仙铃出手。

    后者虽是居于时光间层,然而这些大能者,却无不都能追索到聂仙铃的真身存在。

    时间冻结,使得山巅元始神魔天象阵的阵法核心,都无法运转。也将四处的灵脉循环,强行凝固。

    在这两位真魔魔尊与神玄子的眼中,此时的聂仙铃,已成最大威胁。

    而就在所有人的目光,都被聂仙铃吸引时。那墨灵的身影,也同时在那阵法核心之内闪现,

    借助聂仙铃操纵时间之能,三足冥乌鸦同样是无声无息,进入到了元始神魔天象阵。又在神玄子几人,注意力都被聂仙铃扰动,全神抗拒虚空之法时,由生死两界间隙跃入,出现在了被聂仙铃以时序之法暂时‘冻’住的任糜身前。

    任糜法力强横,只被聂仙铃定锁住不到一息,就已将这时序之术破解。

    周围的神玄子与两位真魔魔尊,也都及时惊觉这女童的身影。可墨灵出现的实在太突兀,而此时她手中的转轮天钩,也在血祭阵的作用下,发出了阵阵妖异红光。

    专属于三足冥鸦一脉的本命神通,亦在这一刻骤然发动。以‘生死无常’神通催运,转轮天钩光影一闪,就直接钉入到了血尊任糜的眉心。

    并未深入,然而任糜的生机。却在这一刹那迅速的崩解消逝。整个人枯坐在了原地,身躯开始片片崩塌,化为黑灰散去,那元古魔幡失去了主人之后,也瞬时从虚空坠落。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