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三二二章 太辛碎魂
    庄无道亦觉心惊,这元始魔宗果是实力雄厚,深不可测。

    只凭一座‘九天都罗太虚神霄阵’的力量,明显是不足以轰破这元始神山的防御。

    不过随着对面赤神宗开始发力,形势总算有些好转。传承自离尘宗的斗转玄枢太霄都天阵,亦是仙品二阶层次的阵法。妙的是与九天都罗太虚神霄阵一般,都是重明神鸟一系,彼此一脉相乘,互有相通之处。南北呼应,撼动元始神山,使离华仙君驾御着的重明虚神,声势益发高涨。

    可若按现在这样的速度,哪怕是联军这一方舍得付出大量的伤亡,也至少需一个月以上的时间,才可能攻下这元始神山。

    一旦等到那个时候,无论那元始魔宗吸纳死界冥气的目的到底为何,都已为时已晚。连续一百零八日,一个小周天的时间,足可供任糜吸纳足够的冥气,供其挥霍使用。

    整整持续了一日之后,战局仍未有丝毫改观。庄无道就知自己,是必得动用那尊‘太辛神霄碎魂炮’不可了。

    恰好经历一个多月的时间,这尊机关术的巅峰造物,也已积蓄了堪称磅礴的灵元。

    要御使此物,并不是什么人都可。不但需得极其高深的道法造诣。对于阵法,机关术,炼器,也都需有一定的水尊。

    环视整个大军,也只有洛轻云与他亲自御使,才能准确的操控。

    皇天剑圣在助他整合大军,掌握此间数百仙阵。庄无道不好去劳动这位,只能自己出手,小心翼翼的操弄着这尊‘太辛神霄碎魂炮’,又上剑灵云青依,帮他打着下手。

    初时许多人都是一头雾水,不明所以。不解这只有手臂大小的铜管,到底有什么用处?为何能使魔君如此重视。

    只有一些见闻还算广博的修士,隐隐认出了此物的身份,不过却又不敢确定。

    然而当那炮弹打出,带起一片死寂光华时。所有人的脸上,都为之发白,感受到了那恐怖的悸动。

    一炮轰出,横扫一切。整片三千里方圆世界,都似化成了黑白二色。那‘元始神魔天象阵’的外层壁障,被一击轰碎!

    庄无道第一炮瞄准的方向,就是元始神山的阵法核心。这太辛神霄碎魂炮确是不愧其名,凶威赫赫。接二连三,势如破竹,瞬间就洞穿了十余层元力壁障!

    那元始魔宗内,也第一时间就感觉到不妙。不过那炮弹突进的速度实在太快,快到让所有人都难以反应。最后还是那血尊任糜,主动把那‘玄古魔幡’降下,正面抵挡着这‘太辛神霄碎魂炮’的冲击。

    初时无声无息,只有一阵辉耀到极致的光影,刺得人双目生疼。一些低阶的修士,目光躲避不及,已经是眼溢鲜血。

    紧随之后,才是一阵宏大无无比的雷音爆鸣,以及那罡风气浪。几乎将元始神山之下数千万修士大军,生生的掀翻。

    而那些低阶的战船空舰,也的确是被这罡风刮得满空乱舞,四下翻腾,根本就无法驻停。

    也亏得是庄无道事前就已下令提醒过,强制诸舰尽量往远处散开,才没有发生舰毁人亡的惨剧。

    元始神山之外都是如此,神山之内,就更是不堪。当那灵元风暴渐渐平时,元始神山内的惨况,也渐渐展现在了诸人眼前。

    此刻那元始神魔天象阵的阵法核心,虽是完整保存了下来。可外围却是出现了无数的破损,只能维持基本的阵法循环而已。

    更有数不清的建筑坍塌,甚至有三座山峰,被这一炮的余威直接夷平。神山内外,凡是合道境之下,都是被直接震碎了耳膜。还有那靠近震爆核心处,无数元始魔宗的修士,被生生的震杀。哪怕是合道境,亦不能幸免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‘太辛神霄碎魂炮’?”

    站在庄无道附近不远处的天澜,不禁是倒吸了一口冷气,愣愣的看着眼前。

    “这人元的‘太辛神霄碎魂炮’,就已是如此神威,真不敢相像,那乾元级的碎魂炮,是何等神威?”

    据天澜所知,太辛神霄碎魂炮一共分为人元,地元,天元,仙元,乾元五个等级。

    这只有壮年人手臂粗细的碎魂炮,只是第一等的人元,之后的地元,天元,每升一等,炮管粗细就会扩增一倍,威能却以十倍极的增长。

    据说那乾元等级的‘太辛神霄碎魂炮’,光是炮身,就有二十丈长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还有炮弹。方才庄无道打出的,仅只是最普通的弹丸而已。可在这之外,还有几十种以机关术制成的特殊弹丸,都各具威能,强横的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“顶级的太辛神霄碎魂炮?我以前曾亲眼见过。”

    剑灵云青依不知是想到了什么,陷入了回忆:“记得三劫之时,那位创出此物的仙君,曾在一怒之下御使此物,一炮打碎了大乘佛门的一处清净佛国,使佛门损失惨重,损失了三位大佛。太辛神霄碎魂炮的威名,由此震动天下——”

    天澜不禁斜视了此女一眼,他不解这位突然又在庄无道身边冒出的少女乃是何人。看起来浑身魔气晕染,应是一位仙阶等级的魔修,却又似是而非。

    且亲眼见过三劫前,这太辛神霄碎魂炮的初战?此女难道还是历经数劫不成?

    开什么玩笑?那个时代的仙人,除了金仙以上,才有可能保住性命之外。其余人等,要么是神魂俱灭,要么是已经沉沦在轮回之中。

    心中怪异,天澜干脆就没搭理此女,只定定的看着前方神山:“这一炮下来,我看那玄古魔幡,怕已是受损不浅,正可——”

    然而天澜的话音未落,就已嘎然止住,眉头紧锁,看着那山巅的上空处。

    只见一颗青蓝色小珠,正飞悬在那神山之顶。无数青色润气,丝丝垂下。

    使元始神山内,本来动荡沸腾的气浪,都又稳固了下来。玄门魔道的法力并不相融,本该互相冲突才是,可这青蓝小珠发出的辉光,却能穿透一切。将元始魔宗内的煞力魔元,都透析包容。与那玄古魔幡,不但不彼此排斥,反而相辅相成,瞬间就将大半个山区,都护在其中。离华仙君御使的重明虚神,以太霄都天神雷全力轰击,却不能撼动分毫。

    看到此景,洛轻云也皱起了眉头,似乎在回思什么,也无所得。

    那云青依却是本能的,就往庄无道的身后靠近了一步:“这应当是乾元一气珠!”

    庄无道恍然,已经知道了这宝物的跟脚,不禁冷笑出声。

    这乾元一气珠,正是那灵感神尊昔年成名的随身仙宝之一。那一位,不但是已出手了,而且果真是与这元始魔宗沆瀣一气。甚至其麾下部属,直接就藏身在元始神山之内。

    紧接着又听云青依语气怪异道:“还有那个人,我也认得,名唤神玄子,曾经是散修。”

    听到‘神玄子’三字,洛轻云也是恍然。这段记忆她仍未恢复,所以记不起来。可此时当云青依提醒之后,关于这神玄子的一切,就似回潮一般的,冲涌入她的脑海内。

    “神玄子,原来是他?”

    怪不得,他感觉这气机如此熟悉。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