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三二一章 元古魔幡
    当庄无道赶至到元始神山下的时候,发现那血尊任糜,也正立在元始神山的云巅,遥遥下望。

    二人只对视了一眼,并无什么似天雷地火般的碰撞,只是互望了刹那,就都各自移开了目光。

    庄无道暗暗称奇,这任糜的伤势应该极重才是,洛轻云哪怕不用天地大悲阴阳赋,剑力也非同寻凡。当时的任糜与四位真魔境,因心存轻视,淬不及防下,使得任糜才刚进入苍茫神域,就被洛轻云一剑重创。

    也正因这位血尊一开始就失去了战力,无法驾驭元始魔宗的那件至宝‘玄古魔幡’,才使另四位真魔境强者,最后铩羽而归,甚至陨落了两人。

    然而当时隔数月再见之时,这位的伤势,却已是痊愈的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庄无道并不觉遗憾,而那边洛轻云,也同样是浑不在意,依旧是按照预定的步骤准备着。

    之后每隔一日,那元始神山的山下,就会多出三到四千具雷火力士,一座庞大的仙阵,在迅速成形,一步步掠夺灵脉,向元始神山的方向压迫而去。

    表面上,庄无道依然是老套路,以他的雷火乾元术,九天都罗太虚神霄阵作为攻山主力。可其实已经在地里,将大量的雷火之灵积蓄储存下来,供应那尊‘太辛神霄碎魂炮’吸收使用。

    太辛神霄碎魂炮的炮管内,容量几乎是无穷无尽。而积蓄的元灵越多,打出的威能也就越是强盛。

    所以庄无道,确实是一点都不着急。

    之后一个多月,周围也时不时的,会有一支声势不弱的道兵大军抵达,或属玄门,或属魔道。

    就在一个半月之后,赤神宗那二十艘准仙阶战舰‘赤神斩虚舰’,也终于抵达。随之而来的,还有上千艘八阶以上的战船,联合附庸诸教,合道修士三十万,接近一百二十位的灵仙境。

    尽管其中小半教门,都是在庄无道崛起,雪阳宫与星始宗几家或衰或亡之后,转而投靠的赤神宗。可赤神宗依然显出十足底蕴,不愧两界第一玄门大教之名,隐隐有与苍茫神教分庭抗礼之势。

    这次虽然是正魔两道联手,合力攻打元始神山,不过当双方大军云聚之后,依然是分界明显。各据南北两端,各自围成了一个半圆,在交界出部署精锐。一则是相互间警惕仿佛,二则是防元始魔宗之人,从这结合口处突围。

    此时就显化了差距,哪怕是庄无道这边的魔道大军,是以整个九玄魔界为后盾,实力依然是逊色于星玄界正道一筹,

    以赤神宗为首,十二正教凑齐了一百万的合道修士,三百六十位灵仙境。其中还有一个象山宗,这次并未参与。

    而苍茫神界这边,加上星玄界的北方魔道,以及向他臣服了两界妖族,统共加起来也就只有三百位灵境仙魔,以及将近一百万的合道境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星玄界诸国也有参与,亦都是挑选精锐,近千万的道兵,将元始神山围得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这已是十倍于元始魔宗的力量,看起来规模浩大,声势磅礴。根本不用其他的手段,只是平推就将元始魔宗给夷平。

    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,庄无道却愈觉不对,这元始魔宗内部,也未免太过平静了。除了继续加固‘元始神魔天象阵’之外,就再无什么其他反应。

    可庄无道每日以重明观世瞳往内眺望,却也没感觉到有什么异常处,更不像是要放弃抵抗的模样。

    里面虽是安静,可那些元始魔宗的门人,都多多少少有着忐忑心慌之意。只因那些高阶修士的严控,才未生出乱像。显然这些底层的弟子,也不知这元始魔宗的布置。

    直到有一日,墨灵进入冥界猎食,才在偶然之中,使庄无道知道了元始魔宗的一些布置。

    “居然是要将冥界死力,导入星玄界内?这个任糜,他是疯了——”

    庄无道略有些错愕的看着那苍茫神山之巅,眼神不解。

    ——将冥界死力引入星玄界,这里绝大多数的合道修?,只怕都会扛不住,堪称是狠毒!

    可做出这种事情,扰动生死两界的平衡,将承担多大的因果,这任糜不会不知!

    哪怕是那位,是认定了这星玄世界,必定亡于劫果之手,也不在乎元始魔宗那些底层弟子的性命。可这样的做法,绝不仅仅只是星玄界的因果反噬而已。要知那存在于此域阴面的幽冥世界,也同样与生界息息相关。

    或者是这位血尊,已经不在乎自己性命。

    “看来是再拖延不得。”

    洛轻云同样神情凝重:“无论他这番动作是真是假,到底意欲何为,都不能放任那位,肆意抽取冥界死力。”

    元始魔宗这样的做法,很可能是存着吓阻威吓之意,未必就敢冒这大不韪,可洛轻云却不敢冒险。

    消息传播的很快,仅仅片刻之后,赤神宗的现任掌教云丹大天尊,就已闻讯匆匆赶至。

    这位虽非是离尘宗的嫡传苗裔,可因常年料理着门中的杂务俗事,在赤神宗内威望甚隆。

    似乎并不知庄无道此时与赤神宗之间的关系,仍旧不同寻常,也因他当年,亦是做出将任山河驱逐出门这一决断的几位登仙境大天尊之一。这云丹每次与他这个‘苍茫魔君’见面时,神情都极为尴尬。

    不过这次赶来之后,云丹却已顾不得这些,直接询问:“这元始魔宗,到底把那死力,积蓄到何等程度?我知魔君之本命灵宠,乃纯血冥鸦,可任意出入幽冥,不知能否阻扰?”

    庄无道闻言,先是望了眼那正沉默着,站在他身后的黑衣小女童一眼,随即就微微摇头:“到底是到何等程度,我也不知,毕竟是新近才发觉。至于阻扰,风险太大——”

    墨灵不是不能阻止,拥有本命之宝‘转轮天钩’的它,哪怕是任糜这种层级的人物,也可一战。

    本身就是纯血神兽,‘转轮天钩’又是最顶级的凶器,此时墨灵的实力,甚至超过了魔舍离与天澜二人,绝不逊色于素寒芳。

    不过庄无道仍不愿墨灵冒险,且自己本命灵宠为三足冥鸦之事,早已天下皆知。

    元始魔宗不可能明知如此,仍在毫无准备的情形下,抽取冥界死力。

    那云丹也知方才之言,有些过分。歉意的一礼之后,一声叹息:“如此说来,就只有尽快动手不可了?不知魔君可有几分成算?”

    “胜算当然有,只是伤亡几何而已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淡淡扫了这位一眼,而后目光就又扫向了元始山巅的方向:“总之,已经拖延不得,也没必要去试探,我等纠合诸宗至此,就是为雷霆一击。不过也可做两手准备,多准备些防御死气之法,总不会有错。”

    赤神宗是正道之首,而星九二界的魔道,都在他的掌控之下。两人决定之事,此处近千万修士,无人能够置疑反驳。

    庄无道也看出这个云丹大天尊,明显对他的安排有些疑虑,不过这位并无自主之权,只是无明上仙的提线木偶而已。可能也是在赶来之前,就已受过了无明的吩咐,所以即便疑虑,也并未有置疑庄无道决策之意。

    此时他心中忽又再生感应,庄无道下意识的抬头上望,之后便见那任糜,居然又再一次立在那元始神山的云巅处,眼神阴冷的下望着。

    庄无道回以冷笑,而后继续以悠哉游哉的神态,端坐于宝座之上。他倒要看看,今日这任糜到底要如何在他面前守住原始神山,让他铩羽而归。

    随着他与云丹二人一起联手定下的符诏,遍传诸军,此间千万修士,数千万诸国精锐道兵,都已闻令而动。

    二百万合道修士,两千万道兵与那些战舰云船,都分属诸教诸国,操御的阵法也各自不同。不过大军在此屯兵已久,除了极少数新近才赶到的几家宗派之外,其余所有宗派的阵法都已准备妥当。

    瞬时无数的光影,朝着那元始神山的方向轰击而去。两百万合道修士,星九二界(两千万道兵合力。声威可谓是震撼天地。

    只一霎那,元始神山外围的那些禁法,就已被全数轰破。

    不过就在同一时间,那元始神山之顶,有一面赤金色的旗幡,也在这时升空而起。无数赤红血光,照耀四方,瞬时就将这动荡中的‘元始神魔天象阵’,镇压稳固了下来,

    “这就是玄古魔幡?”

    庄无道遥遥看了一眼,就不禁暗道一声可惜。这东西的器坯,在诞生之时,应该是禀天地至清至玄之气而生。

    可惜是被元始魔宗所得,历年染化之后,已经成为一件彻头彻尾的魔道宝物。清玄之气被蒙昧,使此物威能大降,否则绝不逊色于那先天五行雷玉。

    而庄无道随即就把目光看向另一侧,一团混洞鸿蒙一般的赤光,还有一尊巨大的元始魔神法相。

    那是元始神魔天象阵——元始魔宗借助这元古魔幡,已将这座阵法的威能,催运到了最大。不旦召请来了一尊元始法身,更显化出的混洞天象。

    一元之始,也就是太初,所有一切的起点——

    这使得元始魔宗,哪怕是在神山地下的灵脉,已被诸教联军强行夺走了六成之后,也依然能有无穷无尽的灵元可用。

    这就使得接下来的战局,陷入到了僵持状态。诸教联军虽是不惜消耗,可取得的成果却是乏善可陈。

    哪怕是庄无道这边,作为主力的那座‘九天都罗太虚神霄阵’,也同样是进展寥寥。

    离化仙君操纵重明虚神法相,轰击了足足半天时间,也无法撕破外层壁障,反而有数次险险被对面元始混洞神光打散身躯。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