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三一九章 绝代之秘
    对于阿鼻平等王的献祭,自然不可能放在庄无道自身的苍茫神界之内。

    洛轻云在九玄魔界中,另择了一处灵地安排。而以苍茫神教的物力人力,只不过用了四个时辰就已筹备好了所有的物质与祭品。

    就在当日的深夜时分,所有的供奉血食,还有那献祭之阵,都已准备妥当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次规模浩大的献祭,却并未使阿鼻平等王的法身降临。这位平等魔主,只是将一丝神念游荡过来,收取祭品。

    不过庄无道也没什么不满意的,阿鼻平等王的法身降不降临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这位魔主,能否给他提供足够让他满意的东西。

    而显然这一次,阿鼻平等王的回馈,是让他喜出望外。

    那赫然是一些黑灰颜色,毫不显眼的石头。可就是这些东西,让在远处观望的洛轻云,亦是眉梢轻扬,惊喜莫名。

    除了这些石头之外,还有一根大约人手臂大小的紫金色铜管,这件东西,也同样是令庄无道喜不自胜。

    这是他闻名已久之物,恨不得立时就这些东西,取在手中把玩观赏一番,查其究竟。

    好在庄无道还有些克制力,强行仍旧忍耐坚持着,等待这整个仪式完成只刻。

    除了阿鼻平等王送来的这些石头铜管,还有一段阿鼻平等王的思念意识,同时传入到他的元神之内。

    良久之后,当血祭结束,阿鼻平等王的神念消散远离。洛轻云就第一时间,闪身到了庄无道的身侧:“如何?那位魔主究竟是怎么说的?”

    “不出意料,说那灵感神尊,可暂时由他来应付牵制。不过这一次的麻烦,还有那位麾下,已经赶到了星玄界的几个爪牙,却必须由我等自行解决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遥空看了那阿鼻平等王的神像一眼,猜测这位魔主,与那位昊天无上灵感玄应大帝的争斗,已经开始进入白热化。

    这次如此重要的献祭,却不能以法身降临,由此就可见这阿鼻平М王,其实境况已极其的吃力了。

    “自行解决?”

    洛轻云想起了今日闯入苍茫神界的两位真境魔仙,暗忖这灵感神尊的爪牙,应该不止是这两位。毕竟身为正道神尊,昊天无上灵感玄应大帝麾下可用的妖魔,不会太多。应该另还有其他强者,而且必定是出身玄门。

    不过她也毫无失望之意,而是看向了那紫金色的铜管:“所以,这就是给你的补偿?太辛神霄碎魂炮么?这次她倒还算大方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笑了笑,将那铜管与碎石,都取在了手中。

    忖道自己这次,没有趁着任糜与那两位真魔境魔仙受伤,第一时间就去寻元始魔宗的晦气,果然是正确的,

    这固然是给了元始魔宗更多的时间准备,然而他也果然从阿鼻平等王这里,取来了自己想要的助力。

    这些黑灰色的碎石,正是天机碑的碎片,只需稍加熔炼,就可使他手中天机碑,恢复到三成二左右。至于那紫金铜管,乃是由世间稀有的天辛雷铜制成,材质完全不下于中品层次的先天灵宝。

    此物赫赫有名,大有来历。乃是第三劫中,机关术集大成者,名唤‘太辛神霄碎魂炮’,据说每一击之威,可比拟金仙境。

    庄无道没用过,不过却能以这炮管的结构,推演出这尊‘太辛神霄碎魂炮’的大致威能。

    单论到破坏力,应该是比之自己现在的‘阴阳劫’剑,还要强上不少。

    用这件宝贝,轰破那元始魔宗的那座‘元始神魔天象阵’,绰绰有余。

    有了这些东西,庄无道也就不在乎那位阿鼻平等王,是否会为他解决灵感神尊那些爪牙带来的麻烦。

    原本他是另外为元始魔宗与任糜,准备了一件东西。不过现在看来,已经是用不上了,相较这‘太辛神霄碎魂炮’,那东西差得太远,后患极大,庄无道也并未有十足把握。

    随这‘太辛神霄碎魂炮’送来的,共有四枚炮弹,也就是说,此物可以使用四次。

    可惜这碎魂炮,只能攻打法阵与城市山门之类,固定不动事物。对于修士,就很难起到作用。威能再大,可若打不到人,也没什么用处。

    否则只一炮轰过去,即便是那劫世尘,多半也要死得不能再死。

    “还有一事,你我是猜错了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庄无道一边将这些天机碑碎片及那‘太辛神霄碎魂炮’,都全数收入到了袖中,神情古怪异常:“那位阿鼻平等王,也已知我为太古魔主劫敌之事。不过却又说昨日那人,并非是专为我而来,而是为玄应魔图。“

    “玄应魔图?”

    洛轻云先是不解,而后皱眉恍悟:“是为里面的浩劫天图?”

    补天道的玄应魔图这件宝物虽是不错,可抗衡上品的先天灵宝,可也不至于被太古魔主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不过此物的特征,很容易就能让人联想到,那件巫族的至宝——元始混沌截运定元紫气神图。

    “按平等魔主的说法,那位太古魔主的手中,可能至少有着三张以上的浩劫天图!”

    庄无道扯动了一下唇角,眼现纠结之色,看来这太古,还真是他天生的死对手,且是不死不休的那种。

    而洛轻云,亦是倒吸了一口寒气。接着就又陷入了深思,她印象中的太古魔主,可不是一位能被击垮之人,而且看起来,那位势必要与庄无道纠缠许久时光。

    二人间不止是互为劫数,更涉及到了浩劫天图的因果。

    “如此说来,还真是宿敌。无道你可知,绝代仙王为何会被称为绝代仙王?”

    这可不仅仅只是因绝代仙王,有着八十一个玄窍,战力更强过普通的元始仙王一筹而已。

    “据我所知,这片界域每三十六万年中,只能有一位绝代仙王现世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眯起了眼,忖道莫非这才是二人间互为敌原因么?他们也同时是道途上的对手。要想达到那个顶端,那就必须将对手踩在脚下不可。

    而随即庄无道,就又将这些念头压下。

    “眼下还不是我等考虑这些的时候,当务之急,是先把那元始魔宗拿下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说到元始魔宗——”

    此时离华仙君的身影,忽然现身,漂浮在了庄无道的身侧:“那个任糜,这次不逃走,反而选择回归元始魔宗,我颇觉蹊跷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闻言,不由与洛轻云对视了一眼,都从对方眼中,看到了几分凝重。

    自从他修成了‘乾坤无量’之术,又踏入灵仙境,离华仙君就已甚少出现。只因那可重明死卵,已经有了复苏的兆头,在庄无道渡九九重劫时,就已完成了由死入生的转化。

    雷霆含毁灭之力,同样可孕生机。之前庄无道,不断的以元气供养这颗重明死卵,蕴藏精元。

    当他踏入灵仙阶时,离华借助九九重劫,水到渠成,轻而易举就完成了生死之变。

    所以现在的离华仙君,忙于将她在这重明鸟卵中的躯体,孵化成形。除了庄无道要使用雷火乾元术时,其神念时时刻刻,都呆在他的玄窍之内。

    而这次现身,正是含着提醒之意。

    不过即便离华不说,庄无道也能猜到,任糜与那两位魔仙的怪异举动,必有其缘由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血祭完成之后,庄无道就又开始筹备攻打元始魔宗,其实之前就已在准备了,

    以苍茫神教席卷两界之势,之所以到现在,都还拿那元神魔宗无可奈何。一方面是因任糜两位真魔境魔仙坐镇,庄无道并无十足把握;另一方面,则是因星玄界几家大教,并不愿配合。

    为避免进一步,刺激星玄界的这些势力,庄无道也就只能将之暂时放过。

    与九玄魔界不同,星玄界还有着能抗衡他的力量。似象山道,清微观这几家受损较小?玄门大教,并不愿他的苍茫神教,在星九二界一家独大。

    可现在形势又是截然不同。既然这任糜与那两位真魔境,已经对他的神界动了手,明确站在了劫果那一方,那么他自然也就有了对元始魔宗动手的理由,掌握了大义。

    且星玄界的那几家也该明白,要想在那支虚空兽军的兵锋之前,守住星玄界不失。这元始魔宗,正是最大的祸患毒瘤,也是星九二界最大的弱点破绽。再战之前,非除不可。

    就在他为阿鼻平等王,准备献祭的时候,其实就已是遣使四出,与诸教商讨联手剿灭元始魔宗之事,

    既然不能在第一时间,就找上门去,那也就无需太过着急。

    他这次准备纠合整个星九二界的力量,不给元始魔宗半点反抗的余地,不动则已,动则必以雷霆之势力,大山压顶。

    不过这都急不得,他们能够在一个月之内,准备好动兵,三个月内,兵临元始神山,就已很是不错了。

    就如离华仙君之言,这任糜等人在洛轻云剑下重伤之后,却并不逃走,脱离此界,反而是回归到元始魔宗之内——这种异常的举动,总不可能是为等死。

    做出这样的选择,必有依仗。庄无道猜测,那灵感神尊的座下爪牙,此刻就可能藏在元始魔宗之内。

    虽是未经证实,不过不妨碍庄无道,按照这个标准应敌。

    三个月后,估计那座混沌灭劫剑阵就可到手,苏云坠也可出关。他麾下苍茫神教的实力,也能达至鼎盛。

    也因还不到动身前往元始魔宗之时,庄无道可以抽出时间,为轻云剑恢复法禁。这是镇龙石内的功德之气,已经满盈。

    与劫果一战之前,庄无道的那九颗镇龙石内,就已汇聚了不少功德之力。在大战之后,更是直接处于满溢的状态。

    阻拦劫果灭世,这按说是与此域天道为敌。所以庄无道也不明白,为何自己在击退劫世尘之后,却聚来了这么多功德之气,连那九颗镇龙石,都无法完全容纳?难道是人道之故?

    他知道天人二道,很多时候都是对立的状态。天道要宣泄劫力,清洗界域。人道却是所有人族的意念汇聚而成,是所有阿赖耶识的统合,在冥冥中护佑人族。已经与那天道意志,对抗了亿万载岁月。

    所以庄无道也曾猜测,洛轻云昔年对抗劫果,是否因人道的催动之故?洛轻云修行之前,曾为人皇,很可能是受道龙气残留的影响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事,他现在想不明白,也懒得去想。这也不妨碍他,使用镇龙石内的功德之力。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