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三一六章 鸿蒙开天?
    “那应是灵感神尊。”

    天仙世界,离尘山巅最高处的那处小岛之上,青袍中年的脸色难看:“身为神尊大帝,对一介小辈出手,他也不嫌丢人?亿万信徒福祉,都已不顾了?”

    在他看来,那位昊天无上灵感玄应大帝主动相助劫果,这本身倒是没什么好指摘的。

    即便是玄门正道中,对这劫果的看法,也是各有不同。有些人认为该阻扰化解,如昔年洛轻云般斩灭劫果,有些人则认为不该逆天而行。他们玄门无需相助,但也没必要插手,坐观其变即可,

    生住异灭,成住坏空,这劫数总需要经历。如果要似皇天剑圣那般,强行将之斩灭或者阻止,很可能会似一二劫时一般,引来更多更大的劫数,使这一域世界崩灭。

    那弥漫于此域间,积累了数百万年的天道劫气,总需有一个宣泄途径。

    修界只有很少的一部分人持这种看法。且其中大多都是接近顶端巅峰,自问有能力横跨劫期的高阶仙修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小部分人的意思,就可代表全部。

    所以,若是玄门仙道之人,灵感神尊这样的做法,并不足为奇。可这位大帝,却是神道中人,一位接近半步混元,大帝级的神主。可却完全不将自己遍布诸界的信徒存亡,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一旦劫果成形,他们这些高阶仙神,可能大多都可安然无恙,反而是此域诸界百族,那些最底层的生灵,却要遭遇莫大灾难。

    “似他这种,可不会受信仰左右,已经驾凌于神主之上,能够掌控自身的神位。”

    旁边的绝尘子笑了笑,一副并不在意的模样:“那位灵感神尊,可从来未将神位当成自己的根本,而只是当成自己登上大道极点的工具。你那位无法师侄衍化出的苍茫魔主,不也同样如此?这有什么好气愤的?”

    一位神主善神,若信徒常持善念,那么这神主善神的思想,再怎么污浊不堪,恶欲横流,思念都会渐渐偏向善的一面。而一位魔主恶神,原本心念再楸么仁厚善良,在信徒时时怀有恶欲的情形,也会被恶欲所染,心灵渐趋丑陋。

    不过也有一些人,能够将自身的意志,凌驾于亿万的信徒之上,完全不受后者的影像。

    庄无道是如此,那位灵感神尊,也是一类。

    “只能说你那位师侄实在太过于优秀,让他不生出杀机都不成。”

    青袍中年顿时无言,似庄无道这样的存在,若真有一日,继承了阿鼻平等王的神位。那么日后对于昊天无上灵感玄应大帝而言,无疑是一场灾难。

    之前宿敌才去,就又有了一个新的强敌,站在了这位灵感神尊面前。而且潜力无穷,更在平等王之上。

    无论怎么看,那位都有着必须出手,不惜一切将庄无道毁去的理由。

    “话虽如此,可也太过了。崇玄是在想,无法与劫果这一战,我等真就只能这么坐观?”

    凝着眉,青袍中年陷入了深思;“正面一战,无法师弟他,似乎不是那劫果对手。又有灵感神尊窥伺在侧。这一战,他若胜了也还罢了,若是不胜,只怕很难从星九二界生还。”

    对庄无道了解越多,他就越不想让这位宗门十万年才得一见的英才,因那劫果之故而陨折。

    弟子身处危难之间,他们这些宗门长辈,却只是悠哉游哉的坐视旁观,这也同样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绝尘子却很想问,你是怎么断定,庄无道就定不是那劫果的对手?

    不过想想还是作罢,论到修为与眼光,旁边由他亲手调教指点出来的这位,已经凌驾于自身之上。

    重明大仙皇崇玄,绝代仙王的威名,远播诸界。眼光还算精准,很少会有看错之时。

    若非是几百年前,自己一时意起,想要为自己三劫时的好友,争取一线生机,将那颗重明死卵下放星玄世界。恰好能比旁人多知道一些根底,只怕也会产生误判。

    只从这一战的头尾来看,所有稍有些见识之人,都知道这星玄界的苍茫魔君,其实是凭借阵法之威,侥幸取胜。

    真正在无外力的情形下,正面一搏。那位苍茫魔君很可能撑不了太久。

    三大超品法域叠加,固然是使人心惊忌惮,可在眼下,却并无有太大价值用处。毕竟任山河法力不足,难以持久。那太阴太阳法域,就更是没法使用。

    劫果之外,再加上一个灵感神尊,他那个徒孙,确实是情形堪忧。

    可绝尘子恰好能知道一些,旁人不知道的东西。

    ——鸿蒙开天!那是两门鸿蒙开天级的神通大法!

    那个小无法,从未在任何人眼前施展过,也无有任何人能够得知。

    不能不说此子,还算是有几分聪慧。并未因一时的冲动,反而让自己置身更凶恶的险境。

    庄无道胜不过劫果,那是在不动用鸿蒙神通的情形下——可既然所有人都是这么看的,那暂时就让这些人,如此以为好了,根本无需去解释。

    其实他也好奇,此子在不动用自身两门鸿蒙开天神通的情形下,该如何应付那劫果?如何斩劫?

    “无需担忧,只需赤神宗能够助他压制住星玄界的那些正道玄门,就是对小无法他最好的助力。他此时身份特殊,你若想要他回归离尘,那么现在做得越多,就只会将他推得越远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绝尘子舒着懒腰,一边长身立起:“放心,我为他推算过,他的乾卦九五之运,依然未改。不但未改,反而气运更浓。短时间内,没人能奈何都了他。”

    不过那皇崇玄,却非但不曾放下心思,反而是若有所思的,看着绝尘子的背影。

    他这位师尊,似乎是另外知晓了些什么,他还未能知悉之事?

    这句话也远不能令他放心,乾卦九五,固然是不错。可再之后,却是亢龙有悔。

    乾龙至极,到了上九之位,就是亢龙有悔。龙一直向上,位至极点,再无更高的位置可以攀升,孤高在上,犹如一条乘云升高的龙,它升到了最高亢、最极端的地方,四顾茫然,既无再上进的位置,又不能下降,所以这时候的龙,反而会觉忧郁悔闷。

    只是看他这师尊的情形,倒不像是有担心之意,这副悠闲淡定的模样,也不似是装出来的。

    若损失了这样一位未来的重明道祖,他不信他这师尊,真不心疼——

    三劫以来,离尘宗逐渐兴盛,已算是强宗大教。此时差的,也就只是一位半步混元而已,所以道统才只限于有限世界。

    传扬道统,广大教门,这对他们这样的人,看似无有益处,可其实却是涉及气运之争。

    只有根基深藏,气运深厚,似他们这些绝代仙王,才不至于在诸劫中泯灭。而若门中有人,能证得半步混元,也会为他们指引出一条道途方向。

    他对那小无法,甚是期冀!

    绝尘子也能感受到背后那青袍中年的视线,不由哑然失笑。知晓是自己的态度,开始让他这位弟子生出了怀疑。

    这重明大仙皇崇玄人虽淳厚了些,可却绝不是什么蠢人。干脆回过了头道:“你这个猪脑袋,十年之前,也就在小无法驱逐十四金仙的当日,我听说佛门那位未来佛的圣名,已从这一界的所有佛经中消失。那九五之极,自然是再升无可升。可若能超脱于此域之外,那又当如何?”

    皇崇玄先是听得一头雾水,而后忽然是想到了什么,面现出不可思议之色!

    也就是说,那无法的无量终始之道,很可能已达到超出他的想象的层次么?已经强大到,能够驱逐外域未来佛的圣名?

    而无量终始之法,又与他那门乾坤无量之术息息相关。无法他,面临劫果这样的强敌,居然还有隐藏——

    可是鸿蒙开天?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