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三一五章 大战余波
    庄无道眯着眼,看向了虚空中某个方位,眼里也现?了几分忧色。

    他不知这人是谁,不过自从与劫世尘动手时,他就已能隐隐觉其存在。

    不但隐遁之法,高超之至,更有着虚空穿梭的异能。

    除了牵制住了素寒芳与聂仙铃,不得不一明一暗,护在他身侧之外。

    还有对面,隐在虚空兽军内的那位名唤‘都绝’的真魔魔尊,也同样是威胁巨大。甚至远远超越过,那隐遁在他身后的那个身影。

    估测此人的实力,可能不逊色于劫果。这就使他那两具身外化身,还有本命灵宠墨灵,也同样不能动用,只能藏在虚空藏盾之中,防范着这两人可能的袭杀。

    劫世尘说这一战不公平,此言确实,拥有九座大阵为后盾,他一身法力,至少可提升十倍。

    然而他这边,却也同样是有着种种掣肘,内忧外患,不能全力应敌。

    一身所有的实力,他现在能够使用上五六成,就已很是不错了。

    而方才他之所以停手罢战,除了是因再没有了先前那么好的时机,也没有将这劫果彻底留下灭杀的把握之外,其余大半都是因庄无道,不放心追袭而去聂仙铃。

    那劫君已经越去越远,直接就消失在了那庞大兽群之中。而对面那支气势凶悍,如拍岸怒潮般一波波汹涌而来的虚空兽军,此时也似退潮的大海,群起而去。

    也不讲究什么断后,就这么大刺刺的转身飞离。星玄界这般的大教玄门,自然不会放过这机会,不用庄无道的吩咐,就已自发的开始追击袭杀着。

    都知那劫果必定会卷土重来,而此时他们每将这只凶兽大军削弱一分,之后面临的压力,就能少上一分。

    可见一头头的虚空巨兽,陆续被斩碎寂灭。可能是那劫世尘,确无再战之心,也无再战之力。哪怕损伤再怎么巨大,伤亡再怎么巨大,这支虚空兽军,都没有任何回头之意。

    庄无道却仍担心这劫世尘,会杀个回马枪。那劫果虽是没有这样的智慧,可那位都绝魔尊却有,若然他所料无误,方才那枚仙品四阶的符宝,多半是出自这位的手笔。苍茫神界之变,也很可能与这位有着极大的关联。

    这让他不得不用十二分的谨慎,来对待这支劫果麾下的大军。哪怕再怎么担忧聂仙铃,也不得不以本体坐镇于此。以免这星九二界的修士,损伤太重。

    不过他本体虽不能动,两具身外化身,却已悄然施展着因果遁法,追寻着聂仙铃的踪迹而去。

    那神秘人的实力,极度的强悍,哪怕比不上他与劫果,也不会差到哪去,至少要强过无明一筹。他不放心聂仙铃,让两具化身尾随,一旦遇险,多少能接应一二。

    也不知仙铃她,能否安然回返?

    暂时将这些念头强行压下,庄无道又扫望了一眼那无量虚空。

    他现在的神念强度,完全是与元仙境通一个层次。所以能够感应得到,这周边虚空海,正在窥视着他这边的视线,神念还有术法,实在是多了一点。

    这并不出奇,那劫果牵涉天道大势,牵涉一域之兴亡生灭,自然是惹人注目。连带着他这个星九二界的气运之子,应劫之人,也同样进入到了天仙界那些强横大教,以及此域诸多大能的视线之中。所谓一夕成名,就是如此。

    对于他而言,这真不知是服是祸。

    庄无道不禁自嘲一笑,这又是一个让他保留实力的因由。那劫果没能使他畏惧,可这些诸教大能,却让他生出了忌惮之心。

    若是那‘阴阳劫剑’能够使用,也无需将自己鸿蒙开天级的乾坤无量之术,始终压制在超品无上层次,今日哪来能有这样的麻烦?哪怕劫果将他的神魂本源,藏于此域无处不在的劫气之中,他也有着办法,将其一剑斩之!

    不过即便他已隐藏了不少实力,可在那些他命定的大敌眼里,只怕也已产生了足够的威胁。

    甚至是在更早之前,自己以一己之力,迫退十四位真仙时,就已使得对方警觉。

    而今日这一战,就是明证——

    这次灭杀劫果不成,反而使这劫世尘有了警惕之心。这无异是打草惊蛇,下一次很难再有同样的机会。

    然而他那些潜藏大敌的动作,却也同样把他给惊到了。对方能动用的人力物力,已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。

    在与劫果下一战之前,他必须先尽力将这所有的麻烦,都尽量剪除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庄无道在眺望虚空的同时,有人在虚空海外的远处,定定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其中就的有着被庄无道迫退,不得不远离开星玄世界的灵微子,王九重与劫血等人。

    这是含灵界,距离星九两界极近。同样是介于大千与中千世界之间,后者只能勉强容纳灵仙境修士,前者却能使天仙修士,也能悠然自在的在界内修行。

    所以哪怕是他们自身的大道法则,并未能融于此方天道,他们这些真仙境强者,也能暂时在此界存生。

    十年前被庄无道强行驱逐,诸人都不约而同的,未选择就此返回天仙界与魔渊魔狱。

    都是汇聚在此,坐等庄无道与劫果之间的这一战。

    然而方才目睹之景,却让此间的诸人,都是一阵沉寂无语。

    “居然真能将这劫果斩灭——”

    王九重一声呢喃,眼神变幻莫测。尽管那劫果,最终还是在庄无道的手中,保存住了性命。可在他眼前,这劫果还是败了,是脸面尽失。毋庸置疑的大败。

    “只是借助阵法之力而已,本宫若有这样的九座大阵同时加持。别说是劫果,哪怕是金仙,仙君,也能斩得。”

    劫血魔尊一声冷笑,对于庄无道,她很难维持住平常心,所以语声格外的尖锐。

    “那劫果一向以来,都是所向披靡,肆无忌惮。对此人心存轻视之下,吃亏在所难免。不过这位虽是心性单纯,可?不是蠢人,不会给他第二次这样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双方的实力差距依然巨大,第二次交手,必定就是这苍茫魔君的死期!哪怕是那位保住了性命,她也一样不会容忍这人还存活于世。

    “然而那位的法力,也确实可畏可怖,哪怕是没有那几座大阵,也足堪与劫果一战。”

    灵微子对庄无道的判断,倒是甚为公允:“三大超品法域叠加之能,可以抗衡一气大黑天的乾坤无量,甚至可能还有那可能的太阴太阳法域。只怕不出四万年,这位必能登顶。哪怕最后比不上那皇天剑圣,也不会逊色太多——”

    这确实是实言,然而正因如此。诸人眼中,才会杀机更盛。

    “皇天剑圣?何止是皇天剑圣?哪怕是太古时间的先天神灵,都比不上他。”

    “那位苍茫魔君,确实是此域几十万年才得一出的人杰。不过我那劫果之能,实力却更为恐怖。果然是名不虚传。未来万年之后,确有毁灭此域之能。”

    那王九重微微颔首,认可了灵微子的言语,不过也同样不看好庄无道未来:“正面一战,那任山河的输面至少是九成。三大超品法域是不错,可惜法力不足,并无太大价值。想要在无外力的情形下,胜过那劫果,几无可能。不过料来这一位,想要保住性命不难,应可在劫果面前安然退走呢。”

    “安然退走呢——”

    那玄海魔尊似笑非笑,眯起了眼睛:“刚才助劫果脱身的那位,应该是那一位吧?以神尊大帝之能,看来也无法再坐视。就不知我这位魔君日后登顶,成为绝代仙王之时,我等会是如何情景?”

    这句话,使此间众人,顿时又一阵沉寂。

    只因任山河崛起太速,他们还不清楚这位即将崛起的魔道大能,到底是什么样的性情手段。

    按说以任山河,最初那几十年,在离尘宗的经历,应该可使诸人放心才是。这样一位仁厚君子,料来也不会将这点冲突小事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然而在任山河入魔之后,那风格却又是一边,手段之残酷,行事之霸道,都让人记忆深刻。

    当年逼迫任山河入魔的那些仇家,几乎都已付出了沉重代价。

    这人还说不上是睚眦必报,可未来如有一日庄无道登顶绝代仙王,甚至成就半步混元之后。当想起他们的时候,哪怕只一个意念,一句言语,就有可能将他们置于死地,万劫不复。

    诸人都不说话,只有劫血一声冷笑:“你也用不着试探,这里别人我不知怎样,本宫却要与他不死不休。这人即便能从劫果手中逃脱,本宫亦要他死无葬身之地!”

    那苍茫魔君在劫果面前败逃,脱离星九二界之时,也将是这位最虚弱,战力最低之时。

    在这虚空海外,无有一个世界的天道法理作为依凭,这个小小的灵仙,又岂可能是他们这些真仙境的对手?

    失去的天道眷顾,运势转衰,几人也无需顾忌那气运反噬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也将是他们,最佳的动手时机。

    其余诸人,闻言都面面相觑,皆神情莫测。不是不心动。而是对庄无道的这样的存在对手,必定是要冒着极大的风险。想要在虚空海中截击,也不太容易。毕竟那庄无道,前往天仙界或者魔狱途,并不只是一条。

    在没有足够的把握之前,稍有理智之人,都会慎而又慎、

    劫血与玄海,都与苍茫魔尊之间,有着深仇大恨。其余诸人,却没必要定需冒这风险不可。

    最后还是那灵微子开口笑言:“此事大可待过些时日再说,毕竟那位劫果还需养伤。我看这二人间的下一战,至少也要等到三五年之后爆发,那时再做决断不迟。”

    接着又在劫血魔尊露出嘲意之前,又语气一转:“且以本道之意,诸位做出决定之前,最好是再问一问,那一位大帝之意,说不定能有不少好处可得,弥补你我这次的损失。”

    ?语自此,包括劫血与玄海在内,都是眼神微亮、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