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三一四章 神秘紫火
    “这世间,居然还有如此人物?”

    在庞大兽潮之内,都绝魔尊也同样是倒吸了一口寒气。看着那声威浩荡,威势煌煌的一幕。

    首次开始庆幸,他并不曾因轻视九玄魔界与星玄界,而有所轻忽大意。也庆幸这两大世界,还并不能做到铁板一块,对方还有着内患未除。

    也幸亏的是那位魔君,并未能准备充足,也无有足够的法力,同时施展那太阴太阳法域。

    这世间,能与一域劫胎抗衡之人,居然还真的存在

    眉头紧皱,都绝魔尊转过了头,看向了身旁的一位黑衣男子:“你说的那些,我这里倒是无妨,可以全数答应。不过你应当知晓,那劫君若不情愿,那么我这里再怎么说也是无妨。都绝只能在事后将你之言,转告劫君,成与不成,都无法保证。”

    那男子闻言却满意一笑:“只需魔尊能答应转告就可,我家主上,对劫君的人品,倒是甚为放心。劫君他一言一语,一举一动,都莫不牵涉天道因果,想必不会平白欠人人情,欠人因果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话。那黑衣男子一边将一张紫金色的符箓,遥空打来。

    “有此符箓,当能稍滞那位魔君凶威,解劫君之危局。”

    都绝将那符箓接在手中,却是眼睑微动。他身是太虚古灵,却因别有缘故,身有着太虚古灵所未有的奇能神通,也从未有人得知过他的虚实究竟。

    此时当这张符箓到手,都绝就已能辨认出,对面这位曾经持有这张符箓之人,赫然正是玄门气息。

    玄门正道,居然主动帮助劫果?也对,那位苍茫魔君乃是魔修,可以想见未来,必定是魔道中的一位遮天大魔。玄门之人想要将之除去,此事再正常不过。

    可将这魔君,看得比这一域诸界无数生灵还要更重些,这就让人颇为奇怪了。

    宁愿救下这一劫的劫胎,也要将那人置之死地,这些玄门之人的想法,还真是让人看不懂。

    不过对于此人的身份,都绝魔尊倒并不怎么在意,面上也是不动声色:“希望能如你所愿!”

    他已辨认过这张符宝,确实是出自一位绝代仙王之手,那人名唤七绝散人祸天子,应该不是这黑衣男子背后的那位‘主上’。

    就是不知这符,到底是如何流传了出来。七绝散人祸天子可一向都极其小心,符宝概不轻传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都与他无关,以这张符宝的威能,确实已足可化解劫君这一次的杀劫。

    “只要都绝魔尊不从中阻扰,那位劫君多半能应我等之请。”

    那黑衣男子笑了笑,看向都绝的眼神,亦显意味深长;“我等现在利益一同,又有个共同的对手,正该同心协力联手才是。若日后劫君与你在这星九二界有什么为难处,需要外力相助时,千万不用跟我等客气。我看那位苍茫魔君,可绝不是你等随随便便就可战而胜之的人物。”

    “此事我记下了,一切皆依劫君之意。”

    那都绝魔尊一声冷哼,不再言语。换成今日以前,若有人对他说这句话,必定会被他嗤之以鼻,加以嘲笑。

    然而如今的情形,却已由不得他不认可这黑衣男子之言。那位苍茫魔君的厉害,他已然深知。

    说不定日后,还真有合作之时。

    “那就这么定下,劫君那里看来已拖延不得,在下就先告退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此处时,黑衣男人的身形,就已渐渐幻化消失。须臾间,就踪影全无,不留半点气息。

    都绝并不在意,只是默默的将那紫金符箓,祭在了身前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此时的庄无道,目中已经喷着赤金色的火焰。体内所有的气元。所有的潜力,都被他激发燃烧。

    一对阴阳双翼,也同样已被催逼到他现在境界,能够达至的极限。

    这一片虚空中,那劫世尘残留下来的血肉,已经少而又少。似乎也终于被他这边的爆发,逼到了绝境,劫果那绵绵不绝的法力,也同样开始出现断档不足。

    这倒不是因劫果没有了法力来源,而是与他现在同样。后续从天地劫气内提取的真元法力,已经远远不能填补消耗。

    庄无道已渐渐能够感应,那劫胎寄托于虚空的神念,已经风雨飘摇。距离他将这劫胎彻底斩灭,仅仅只差一步之遥而已。只需再接再厉,十息之后,就可将这劫世尘斩杀。

    可也就在这一刹那,庄无道的瞳孔却紧紧一凝,抬头看向远方。先是一团紫金色的光华冲起,而后是连续三道紫色火光,陆续打来。

    庄无道不知是何物,却知这东西,定是危险之至。使他阵阵心惊肉跳,元神之中危念如潮。

    这是,五阶仙符!且是符宝!

    毫不犹豫,庄无道就收起了自己一双羽翼。将所有的法力,都转而运转那‘天命神域’之术。

    他是想要将这劫果诛灭不错,不过却绝不能以自己的性命为代价。更没有为身后这两个世界,还有此域诸界生灵牺牲的觉悟。

    脚踏虚空,以因果之遁,不断的闪避挪移。不过作用不大,那紫色火光如影随行,须臾间就已到了他眼前。

    庄无道的目的,也就是为自己争取这些许时间而已。借法量天,连续将那’一气大黑天’之术施展,试图吞噬这些神紫火焰。

    不过以他现在的境界,明显还无法包容。当一气大黑天,连续十数次被那火焰打穿之后,庄无道就再无法可用。

    好在那紫火,每将这些无底虚空击破一次,威能就会削弱一成。

    直到最后,再避无可避,身外的数百面虚空藏盾,都被一一燃穿,庄无道才蓦然一声轻喝,主动以自身的‘乾坤无量’迎上。

    他现在的‘乾坤无量’,没有次数之说。施展之后,就可恒定在自己的身周。

    内中自从填入了太阴太阳道胎,又容纳了十四位真仙道果,里面的元气就可自然循环,无穷无尽。包容无量,无边无崖。也是他现在,敢于与劫果正面一战的最大依仗。

    不过能够化解包容这紫火,庄无道自己也无成算,只能尽力而为。

    当那紫火冲入到乾坤无量所化成的虚空世界,立时使得这片阴阳气场,开始了扭曲。

    紫色的火焰,四处肆掠着,燃灭一切,几乎就要将庄无道的这片包含终始无量的太极阴阳域场,彻底烧穿。

    最后甚至有一丝丝淡紫色的火焰,从庄无道的耳鼻咽喉内直冲而出。

    好在这已是强弩之末,庄无道终是赶在法力消耗殆尽之前,将这紫焰镇压消弭,然而吸收化入到自己这无量虚空世界之内。

    他的乾坤无量,本就有着容纳一切,然后复制一切的能力。尽管这紫火中所含之道,极其的高深,却依然被他的法天象地与借法量天,复制解析了两成的精华。

    不足以使他施展出这紫色火焰,然而若能完全消化吸收,必可使他的控火之能大增。

    且日后再遭遇这种玄术,这紫色火焰对他的杀伤力,也将大不如前。

    同样的神通术法,对劫果使用第二次,就将威能大减。他这边也是同样,只需以法天象地与重明观世瞳观望过一次,就可洞察其精华。

    来不及理会自己无量虚空中新增的大道玄理,庄无道催动九转琉璃金身,一个呼吸之间,就使浑身法力,再次恢复盈满的状态。

    再看眼前时,却见那劫世尘已经恢复了血肉之身,面色苍白的,站在了两千里外。

    哪怕是劫果,当元神被重创之后,情况也好不到哪去。劫世尘的身形,似摇摇欲坠,风吹即倒,不过依旧坚持着与庄无道对视。一双黑瞳,显现毁灭之力。

    庄无道不知这是何瞳术。然而以他修持到了十二层的重明观世瞳,此刻亦是微觉吃力。在二人目力交锋之处,不但是气运震爆,一片片虚空法则,也在崩塌。

    最后终究还是劫世尘重伤在身,先行不支避让。先是眯起了眼,而后又直接侧过了身,主动避开了庄无道的视线。

    “想必这就是都绝所说的轻敌大意,这次的教训,我会谨记在心,日后绝不再犯!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也不等庄无道再次动手,就已向后步空而去:“你这人,我很不喜欢,让我头一次,这么急迫的想要杀人。不过不是现在,等我养好伤,我会再来寻你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不曾说话,手持着轻云剑,一个虚空踏步,就欲继续追袭那劫果的身影。

    不过身躯才动。他就一声冷哼,皱紧了眉头,身形也停顿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看来你身上的伤,也只比我现在稍好而已,又何必逞强?”

    那劫世尘的脚步,这时又微微一顿:“放心,在将你杀死之前,我不会去你那个神域,也不会再去寻那人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不言不语,只能看着劫世尘的身影离去。确如对方所言,他身上确实是伤势沉重。

    主要是那紫火,并不是那么容易压下。燃烧他的身躯,使五脏六腑,空了一小半之多。这相当于一位法力不俗的金仙境,以神通玄术向他出手。

    不过这种程度的伤势,还不足以彻底使他失去战力。

    庄无道之所以停手,也并非是因自己的伤,无法再战,而是最佳的时机已逝,且他这边也另有些麻烦。

    眼看着那劫世尘飘然离去,庄无道就转过头,斜视着一直护卫在他身后的素寒芳。直接开口询问:“如何?可能捕捉到此人踪影?”

    素寒芳的面色,却是凝重无比,微摇着头道:“我只能偶尔感应,不过此人的遁隐之能,实在超出寒芳太多。倒是刚才聂仙子,与此人有过数次交手,如今已经紧追这人而去,也不知现在情形如何了。”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