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三一一章 强势反击
    赤神宗的两仪无量仙极都天大阵,苍茫神教的太玄无极乾坤剑阵,星始宗的万星玄天四象阵。三座仙阶层次的法阵,都将一波波恢宏浩大的力量,往庄无道身躯所在处灌输而来。

    十年前,星始宗两位真仙境,连同月庭上仙,都被庄无道强行逼走。星始宗从此无依无靠,不得不付出沉重代价,转而向赤神宗降服,托庇于后者,以面覆亡之危。

    二百万年的积蓄,几乎都在这短短百年之内挥霍一空。更因门内灵仙境或走或亡,又陆续遭遇苍茫神教的打击,从星玄界第二玄门的位置,直接跌落到了第七位,

    不过此宗的底蕴还在,这座万星玄天四象阵的威能,亦是仙阶层次。

    劫果来临,事关一界之人的生死。星始宗满门修士,随着两位真仙境的离去,已再无撤离此界的希望。此时亦是全力以赴,毫无半点保留,也不敢留力。

    而除了这三座阵之外,还有庄无道自身的‘九天都罗太虚神霄阵’。

    整整四千具雷火力士同时被招出,此时几乎所有的力士,都已随着他修为的提升,进阶到了仙阶层次。

    尽管其中绝大部分,并未拥有法域之能,也仍将这座大阵,推升到了仙品二阶,几乎接近到了这一界的极限。

    轻云剑入手,庄无道第一剑斩出时,就是天地阴阳大悲赋中的最强之剑临江仙。

    滚滚长江东逝水,浪花淘尽英雄。是非成败转头空,青山依旧在,几度夕阳红。

    祸福难料,胜败无常,命运无定,然而他的这一剑,却能断定因果。

    随着‘嗤拉’一声,仿佛衣帛被撕裂般的轻响。那劫世尘身前就有着一团黑光,被强行斩裂了开来。

    这正是‘一气大黑天’所化的无底黑洞,其实一直都并未消失。而是与庄无道的乾坤无量纠缠重合在一起,互相僵持,彼此抵消。

    然而此刻,随着庄无道以因果之力,将之一剑斩碎。那乾坤无量再无牵制,立时扩散开,将数十万里虚空海,都笼罩在内。

    而紧随之后,庄无道的第二剑,就是‘气白虹’剑。

    风萧萧兮易水寒,壮士一去兮不复还。探虎穴兮入蛟宫,仰天呼气兮成白虹!

    人剑合一,驾驭着那凌厉到了极致的剑光,穿击到了劫果眼前。碎灭一切,击溃一切。将那黑色的剑幕,强行打到溃散。使那劫世尘所有的反抗,所有的手段,都被他的剑,不断的击穿,不断的粉碎!

    这一刻,除了那两仪无量仙极都天大阵,太玄无极乾坤剑阵,万星玄天四象阵,九天都罗太虚神霄阵之外,其余除雷音剑阵外的五座大阵,此刻也陆陆续续,将无量的元力,输送加持了过来。

    使庄无道剑,更显强横莫当,已突破了七阶道力。甚至在这基础上,不断的往上攀升。

    那劫世尘已不止是手心中的玉如意,正在不断的哀鸣着,口中竟也是吐出了一口血沫。

    不断的后退着,以避让这凌厉无匹的剑气,劫世尘的那道黯黑剑光,也在虚空中,划出了无数的圆圈。仿佛内有须弥,有无量虚空,将庄无道的化虹之剑,不断的消磨,不断的包容。

    然而他堪堪才将这一剑化解,庄无道的第二剑,就又飞空再起。

    大悲第五剑,也是庄无道对剑理,掌握最深刻的一剑。

    ——前无古人,后无来者,念天地之悠悠,独怆然而涕下!

    雄浑霸道,赫然在这一刻,将身后九座大阵,数十万合道修士的法力气元,还有这些人的军心斗志,都全数聚而为一。

    那浩瀚的气势,甚至使此间的天道法则,都开始了分离。

    天地悠乃土行之间,也含征战杀伐之到,故而可包容一切,承载一起。

    劫世尘眉头微皱,眼中现出了懊恼之色:“这不公平——”

    他有预感,对面的这一剑,自己绝难完整接下。

    有着几座仙阶大阵加持,此时庄无道法力,何止是增添了十倍?

    同等的境况之下一战,他绝不会输给这位苍茫魔君。

    “劫君说笑了!可这世间,又哪里来的真正公平可言?”

    庄无道面无表情,心里却是在冷笑。公平?这可真是笑话。难道这等情形,他还定要抛开身后的助力,与这位劫君公平对决不成?

    对于这位劫果的对手而言,其实也同样是有着不公平。这位劫果的每一次出手,都裹带着天地劫力,受这一域天道之佑。任何修士,在这位面前,最多也就只能有八成的实力。其余两成,都需用来抗衡天劫。

    即便是他庄无道,也同样不例外!

    若无那种种顾虑,还有洛轻云聂仙铃这些他需守护的人在,庄无道或可为突破自我,放开一切,与这劫果一战。

    然而现在,他却绝没有这样的理由!

    能够乘着这劫果的大意轻心,借助天时地利人和,将之斩灭,将所有的劫难,都毁于萌芽之中。这种诱惑,他是在无法拒绝!

    盘古之体,九转琉璃金身,离世荡魔决,绝尘固山决,重明剑翼——

    几乎所有能加持己身实力的术法秘术,都被庄无道全数施展出来,毫无保留。

    重剑砸下,膨胀到七阶中期的道力,亿万均的剑势,未曾伤敌,先伤己身。

    庄无道的执剑的那只手臂,赫然裂开了丝丝血痕。以他四阶不怀之体,七转琉璃金身,居然也承受不住这股力量。

    而对面的黑衣少年,情形则更为不堪。就在剑光交错的瞬间,手中的那口黑色剑器,就已弹飞了开来、

    他的剑,能够承受到庄无道强横剑势,人却无法承担。自肩膀以下,一只手臂血肉分离,骨骼寸寸碎断。

    这一刻,那界外虚空,所有在观睹着这一幕的修士,都下意识屏住了呼吸,定定入神。

    已经赶至接近到十万外的位都绝魔尊,亦不禁一阵发愣,定定的看着眼前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血肉飞散,轻云剑当胸斩入,莫大的势压,直接就将接触到了一切血肉。震为齑粉。

    然而庄无道,却觉自己剑,似是斩在了空处。亿万均的力量,无有受力之人。

    此时这位劫果的胸膛之后,竟无肺腑五脏,也无血肉骨骼,而是一片片的虚空之渊。包容吸纳,全力吞噬着庄无道的所有剑力。

    庄无道却也是早有意料,面不改色,从容不迫。

    “我早就说过,你的一气大黑天,还容不下本座的无量终始。借法量天,给我破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之时,庄无道的剑上,就有一团几乎同样的黑光爆发了出来。

    竟赫然也是‘一气大黑天‘,直接以借法量天之术复制施展。尽管此术威能,远不及着劫胎的原版,只得七成精华。然而这一刻,那同样的斥吸之力,却使那虚空之渊轰然炸裂!

    虚空粉碎,也使‘劫世尘’的胸膛血肉,也随之炸开,一片片爆成血粉。

    庄无道也终于得以拔剑而出,剑势再斩之时,却是无比的淡静清冷,可又偏将那火焰之力,运用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——谁悟月中真火冷。能引尘缘,遂出轮迥境。争奈多情都未醒。九回肠断花间影。万古兴亡闲事定。

    真火冷剑,融合着太霄重明离火,燃烧着庄无道前方,所有的一切,也包括了这劫果‘劫世尘’!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