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三一零章 生死胜负
    “这就是苍茫魔君”

    远处虚空数十万里外,那头身躯特别庞大的‘星跃龙鲲’之上,此刻的都绝魔尊,也是微觉震撼。

    见惯了劫果横扫一切,所向披靡的情景,眼前的一切,让他感觉极度的无法适应。

    居然能与劫君他分庭抗礼!居然能够破解那‘一气大黑天’!

    哪怕是此刻的劫果,还未曾尽全力,之前也还未曾真正将那位放在心上。可这位苍茫魔君的强横,已经由此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也更为那位劫君担心,孤身闯入到那星九二界之外九座大阵范围内,这完全就是将自身,处于最危险的境地。

    ‘一气大黑天’破去,那轻云剑就又啸鸣而出。剑影飞旋,就又朝着那黑衣少年削斩。这一剑,却是离思剑

    若说气白虹是大悲九剑中最为凌厉,最为凶猛刚强。那么离思剑,就是最犀利的一剑,有着破开一切物质,一切虚空之能。一刺一削,各擅胜场。

    那黑衣少年眼神微凝,不敢以肉身硬抗,信手就将一枚黑色的玉如意取出,在那剑气来临之时轻轻一点。

    随着一声尖锐激鸣,瞬时间剑气四散。不过这离思剑气虽被他破去,可依然又无数剑气残余,一丝丝的穿梭往复,便是黑衣少年也无法完全避过。持着那玉如意的手指,被直接割开了一道血痕。

    这使少年直接愣在了原地,定定的看着自己手。眼神中含着惊讶,新奇,以及不解,还有一丝丝的兴奋。

    庄无道也觉奇怪,看这劫果的表情,倒好像是第一次受伤一般。

    不过考虑到这人的经历,倒也不算出奇。

    得理不饶人,庄无道就欲使自己的两具身外化身出身,合力围攻。不过就在这一刹那,他寄托在虚空的意念,就又感觉到了一丝警兆。顿时收起这想法,转而使身影蓦然闪烁,须臾间就到了劫果身前。一掌如泰山压顶,朝着这少年的头顶,强行压下。

    他修持大摔碑手,已融入他的四九玄功之中,此时变化出吞日血猿的法相,加上一身比拟真仙境的道果。威势之盛,已经隐隐可与当年他在战魂意念中,观睹到的原版大摔碑手比肩。

    双方的化力之术都无法使用,那黑衣青年猛然后撤了一步。左手中的玉如意,继续将那再次斩来轻云剑排开。右手中则又多出一口长剑,剑身漆黑黯淡,一点光泽反射都无,赫然将周围的物质,都全数吞噬入内。戴着无数汇聚过来的的劫雷,往前一提一削。看似平平无奇,却含着不逊色于大悲七剑的绚丽。

    若非庄无道睁着重瞳,几乎无法目视此剑,也本能的感觉到了危险。

    这口剑的品阶,只怕至少也是上阶的先天灵宝,且有劫毒加持。普通的灵仙,只怕触之就死,或者打回凡胎。

    眼中透出了几分凝重,只是庄无道,依然无半点退避之意。

    “盘古金身,开天辟地!”

    一身肌肤,都在此时现出一层淡淡的金光。来自四九玄功中的盘古之体,加上之前他以灵纹恒定于体内的七转琉璃金身。

    使这一刻的庄无道,肉身无限接近于五阶不坏,而新完成的连脉神通开天辟地,也在这一刻,猛然增长了十倍以上!

    掌剑交击,这虚空之中,顿时爆出了超出之前数倍的罡风灵爆。一大片的虚空海粉碎湮灭,狂烈的太虚风暴,席卷一切。

    这次谢婉清早已准备,手下所有人连同剑阵,都远远的退开。剑阵之外,笼罩阵阵音纹,抗拒着那暴乱的灵潮。

    使得雷音剑阵之内的诸人,都是脸色煞白一片。若方才他们,还呆在二人交手的最中心处。那么此间所有的修士,除谢婉清于寥寥几位灵仙之外,只怕无一人能够在这狂烈气暴中幸存。

    这两人交手,无论是那苍茫魔君,还是劫果,施展出的神通玄术,都远远能超出他们能理解的范围之外。威能之盛,也完全脱出了他们能够想象极限。

    谢婉清心神触动最剧,眼现异泽的看着眼前这一幕。

    这些顶尖层次人物交手的情景,实是能让所有修士绝望。不过谢婉清却无此感觉,反而是带着几分贪婪的,看着远处二人,吸收着所有一切她能够感悟的天道玄理。

    她不擅参玄悟道,也不怎么会推演衍算,反而是这种极端进展恶劣的环境,濒死的危机与争斗之中,可以顿悟出许多玄奥。

    那罡风灵爆,不断的冲溢而出。庄无道与那劫果之间的交手,明显是不只一次。

    可惜到了这个地步,这片虚空中除了寥寥十几人之外,谁都无法目视到二人交战的详实情景。

    不过也没维持多久,就在一次整片虚空海,都为之晃荡不修的交锋之后。二人的身影,终于分离。

    庄无道的右手滴着血,被那劫果的剑,斩出一道深痕,可见白骨。恢复缓慢,与他的四阶不坏金身,根本就不相搭配。

    浑身还有劫雷缠绕,不过瞬间就被他破开打散。倒是那剑上的劫毒,有些麻烦,必须花点时间与大量的元气,才能将之驱散。

    而庄无道的眼中,也微含惊异忌惮。这劫果并未学过真正的道法,可其悟性却是高深的可怕。任何的神通玄术,只能在这位面前施展一次。

    一次之后,这位就能通晓玄奥。自己施展这些神通时,哪怕一点微不足道的破绽,都会被对手抓住,然后趁势反击。

    而劫果同样受伤,左臂位置扭曲,赫然已是被庄无道的拳力强行轰折。

    黑衣少年已再无心情,往苍茫神界那边,看上哪怕一眼。他面前的对手,已必须他用所有的精神去关注。而此时他的眼眸深处,除了恼怒之外,还有着一丝欢喜。

    尽管他不知这欢喜之情,到底是来由于何处,不过却能感觉全身上下,都开始兴奋了起来。

    自从有意识之后的几百年来,还从来没有人,让他在争斗中全力而为,可以尽情的施展。而不怕自己一不下心,就将对方给摔坏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,叫什么名字?为何要拦我?”

    庄无道听在耳中,不禁暗暗好笑。也在调整着周身气机,尽力使自己手臂上的伤势恢复过来。

    “本座魔名苍茫,你也可唤我任山河,至于为何拦你”

    话音一顿,庄无道往那苍茫神界的方向指了指:“这神界是本座神明分身根本之地,难道还能坐视你这样的恶客闯门不成?”

    “苍茫魔君?任山河?”

    黑衣少年感觉有些熟悉,似乎那都绝魔尊有提到过。只是当时,他分神他顾,并未在意。

    本来这世间,能让他感兴趣,并且记忆下性命的,也没几个。这一生之中,绝不超过十位。

    “这个名字,我记下了。方才似听都绝说起,连那些真仙都不是你对手对么?你确实很强,在我记忆中,从未见过你这样人物。你也记住了,我的名字,叫做劫世尘。不过都绝他,更喜欢唤我劫君或者劫主。”

    “劫世尘?任某多谢劫君谬赞,然而天下英雄何其之多,似我的这样的,似恒河星沙。只是劫君你,未曾见识过而已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是皮笑肉不笑,忖道这位劫果的心思,果然如洛轻云之言,还很是‘单纯’。

    他也不知那都绝是谁,不过大致也能猜到。这个都绝魔尊,必定就是那位,在背后给劫果出谋划策之人。

    “我只想问,不知劫君可否放过此间?劫君要前往的地方,是我之神界。这星九二界,也有亿万生灵,需要仰赖此二界生息。若劫君能高抬贵手,转向他去,任某与星九两界生灵,都将感激不尽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同时,庄无道心念内也在疾速的计算着。他从来就没有天真到以为,以言语就能将对方说退。所以与这劫果之间,终究还是要战上一场,而这一番交手,彼此都已将对方的实力手段,了解了一个大概。

    若是在没有外力的情况下,两人正面交手,二人间的胜负,当是四六开。自己四,劫胎六。

    再考虑到,对面这位与这一域世界的劫力,几乎是同体相系。可以无穷无尽的调用天道劫气,自己的胜算,只会更低。

    庄无道心中暗叹,知晓今日,与这位公平一战的想法,是必须放弃不可。

    他自己倒是无妨,然而这两大世界之内,还有无数人在观望,无数人在担忧,在期待着。

    哪怕他心中隐隐感应,今日与这劫果一战,一旦完成了斩自我,修成离尘宗那门斩三尸的秘术。有九成的可能使自己的道果,再次得以突破,实力大增,并且斩出恶念化身。

    然而在这众目睽睽之下,他又岂能由着自己的性子,与此人浪战?

    “不能放过,我能感应到你的神域内,有我想见之人。这两个世界内,也似有一件与我牵连很深的东西,那应该是属于我。”

    那劫果眼神认真,诚恳的答着:“你神域里的那个人,我必见不可。这两个世界里的东西,我也一定要到手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目光微眯,而后就毫不犹豫的动手,轻云剑首先拔空而起。

    神域里那个人,应该是指洛轻云,他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让还未完全恢复的皇天剑圣,与这位相见,那意味着这洛轻云,必有性命之忧。

    至于那两个世界里的东西,他猜测此物,多半是太上灭度真经。这件鸿蒙开天级的杀伐至宝,他也是无论如何,都不容许此物再次落到劫果手中。

    既然没可能谈拢,那就只有战!再无需废话多言。

    “既是如此,那么你我今日,便在此分个生死胜负”

    随着庄无道神念示意,身后的虚空之内,赫然有着整整三座大阵,纷纷腾起无量的气元,磅礴的剑意,将整片虚空之能,都冲得支离破碎。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