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三零九章 提前交手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那神情专注,看着某个方位的劫果,终于被惊动,诧异的往谢婉清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只因这一剑,哪怕是他的一气大黑天,也难以完全化解。不断高速震荡的剑力,已经有部分穿透到他的身躯之前。

    不过也仅此而已,黑衣少年一挥大袖,就将这部分剑气,完全收束了进去、

    袖里乾坤之法,他的袖中,还藏着着一整个乾坤世界。紧随其后,他那脚下的小型黑洞,又将吸收入内的所有剑力,完全喷吐了出来。眸中更在同一刻刺出了三道黑芒,直往谢婉清的所在,穿刺而去。万劫魔杀神瞳,并未记载于任何经典,乃是他天然就有的神通。

    谢婉清面色煞白,心神有一刹那间是茫然无措。万化雷音这一剑,已是穷尽了她所有的力量,将雷音剑阵十万余口剑器,数千修士的真元法力聚而为一。也是她毕生道业精华所在。甚至一只手臂,都因承受不住这一剑的反震,而化为血粉。

    可这样的一剑,却只是堪堪打破了那一气大黑天的极限而已,并未能真正伤到这劫果。

    由那团黑洞内反冲出来的元力气潮,倒是容易应付。无需谢婉清亲自出手,剑阵之内十数位灵仙境,代替失神中的谢婉清驾驭剑阵。再次音纹反震,一点点的将这元力气潮消磨抵消。

    然而那三道黑光却是快极,谢婉清才刚从震惊中清醒过来,那黑光就已到了她的眼前。

    这些黑色瞳光她能够看到,神念也能触及,却偏偏无法抵抗,不能反应。碧雷剑在虚空之中,激起了一片片的虚空涟漪,却连碰触这黑光都做不到。似乎这东西,根本就不存在。

    这就要死了?

    谢婉清心中寂冷,已经不报生望。不过就在她一眨眼后,眼前就已出现了一个她熟悉之至的身影。

    暗红色的剑光旋斩,须臾间就将那三道黑光,完全斩灭撕碎。

    保住了性命,谢婉清心内却并不欢喜,反而微沉。这是最糟糕的情形,苍茫魔君提前在九道防线之前,就已与这劫胎对手。

    按照任山河那位剑侍的布置,这九道防线不但要肩负着抵御那虚空兽军的责任,更要为苍茫魔君,试探出这劫胎的虚实。

    在没有足够的把握之前,天九二界的修士,谁都不愿见到‘苍茫魔君’,贸然与劫果一战。那很可能意味着,任山河这个最后的希望,也将在劫果面前破灭。

    那是一种既恐惧不安,又期待备至的复杂心情。

    可是此刻,不但这位劫果肆无忌惮的,闯入到这里九座禁阵之前。魔君也为她,而提前出现在了劫果的面前。

    庄无道却是完全不在意,直面那黑衣少年。

    “道友法力,确然高绝,本座这部属非你之敌。那就让本座,来做道友的对手如何”

    可惜话音未落,他就发现那劫果并未有搭理他的意思,依然是疾速遁飞着,直往他那苍茫神界的方向穿梭而去。

    刚才打出的那三道黑光,更像是顺手而为,任性的回击。

    庄无道双眉一轩,一阵愣神,然后哑然失笑。他被人轻视的经历,已经不止一次,然而似今日这样,被人完全当成空气般的情形,还是首次发生、

    “本座说了,请道友留步!”

    一声冷哼,轻云剑幻化而成的剑光,突兀的从这个时段消失。然而那酷烈的剑意,却已紧紧锁住了劫果的身影。

    沧海月明珠有泪,蓝田日暖玉生烟。此情可待成追忆,只是当时已惘然

    逆转忆惘然剑,直击一息之后。不过庄无道施展出的剑势,已经稍作变化,已看不到任何大悲七剑的影子。

    那劫果也终于止步,口中也发出了‘嗯’的一声惊咦。屈指连弹,身周发出了阵阵气爆。

    可直到最后,都不能将庄无道布在一息后的剑幕突破,被牢牢的阻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黑衣少年讶然朝庄无道望了过来,眼中现出了几分恼意,杀机凶厉。

    那道他追寻已久的气机,他分明已清晰感应到了,就在前方不远。今日任何试图阻拦他的人,都是万恶不赦,都得给他去死!

    蓦然一声怒哼,虚空之中,就又忽然‘轰’的一声炸鸣,竟然毫不逊色之前谢婉清施展雷音剑时。

    整整七道暗黑色的雷电,往庄无道的所在直劈而去。少年的手,更是力量十足的,作势往远在万里之外庄无道抓去。

    看似毫无威胁,却有一股庞大到不可思议拳力,带着黑衣少年不惜一切的执念与愤怒杀意,摄住了庄无道的身躯。

    只是这少年怒恨之下的一击,明显还不足以对庄无道的构成威胁。后者的身躯之外,亦是瞬间爆炸出数团紫红色的太霄都天神雷。二者对撞,如几条大蛇一般的捉对厮杀,在虚空盘卷绞杀着。

    而就在那雷光盘绕之中,庄无道右拳重重的往虚空一锤。使那抓摄过来的拳力,还未近身,就已被他的拳力,强行震碎了开来。

    只挨打不还手,从来都不是他的性情风格。在抵御过这一波攻势之后,庄无道几乎立时就有回敬,轻云剑光划出一条凄厉绝美的弧线,凌空刺落。

    密式,诛神!

    这是庄无道最早创出的连脉剑式,虽不列入大悲九剑,可根基同样是源自于大悲剑的十六式基础剑诀。除了剑意与大悲剑炯异之外,威能完全不弱于其余九招大悲剑。

    那黑衣少年才刚抬头,轻云剑就已落到了他的眼前。少年微微凝眉,到了此时,哪怕他确实对远处的那人颇不急待,不愿再分心其他,也终已明白,远处这个人,绝非是自己轻松可以解决的对手。

    此人与自己以前遭遇到的普通灵仙,完全是截然不同的两种生物,实力可与他并驾齐驱。

    在彻底击溃对手之前,看来他是别想逞心如意,找到那个人,找到自己缺失的东西。

    整个人的身影蓦然虚化,同时黑衣少年头顶处,也有一团黑光显现。

    那轻云剑坠落下来,却直接被那黑光吞入,似泥牛入海,不见了声息,也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然而庄无道无半分惊讶慌张,反而一笑:“道友的一气大黑天确实不错,可惜还容不下本座的终始无量!”

    乾坤无量之术施展,直接就往那黑衣少年遥遥罩去。当这两种同样可容纳一切,吸噬一切的术法力量,开始碰撞重叠。

    两门大道碰撞,两大无限接近于鸿蒙级的神通碰撞。虚空之中,赫然又开始了大面积的坍塌。谢婉清的雷音剑阵中,也立时有数千雷音子剑,被扫入了进去,在这浩大的虚空风暴中,直接粉碎。

    不过此时的她,已经来不及为这些子剑心疼。而是目不转睛的,盯着眼前虚空。

    忖道这就是所谓的劫果么?果然是强得可怖!庄无道的高绝法力,她是亲眼见过。星九二界,也几乎是人人得睹。

    然而这般强横到非人的实力,却居然还不能让这劫果,认真的应对!

    更可望见,庄无道身周缠绕的那些劫气,这才是这劫果的真正恐怖之处。每一次出手,都有天道劫力跟随,化为水火风雷四灾。与之争斗,不止是要应付本身实力就高到恐怖的劫果,更要面临这天道劫力的双重打击。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