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三零六章 劫军到来
    庄无道并未固锁虚空,可周围却有一个庞大的混元域场,如磨盘一般的转动着。只要是在其身周百里方圆之内,任何修士进入,都再提不起半点元力,也再无法操控那五行灵元。

    不但不能操控,反而可能会被这些混沌变化中的五行灵元,反过来冲击重创。

    此刻的洛轻云,就是这般的情形,一切的元气,一切的内息,都被被这百里之内的混沌域场,强行抽走散化。就像是身外,有一个无形的黑洞,在吞噬她体内的一切。

    有吸抽也有回馈,不过那每一点反冲进入她体内的元灵,却都似已化成了一口口‘剑’,冲击她体内的一切。

    若非是本身到底乃九天息壤与五色神石打造,身具有虚空属性,包容力远胜其他修士,又有着混元道果在身,她现在就已受撞伤。

    更能察觉,这还是庄无道刻意收束威能之后的效果。若全力展开,这混沌域场,还可扩增数倍,到千里方圆、

    这剑力,亦可强盛十倍以上!

    原来如此,这当是结合大悲剑与乾坤大挪移,所创造的全新剑决!

    脑海内闪过这念头,洛轻云就果断的逆运剑诀,反过来将那灌入到她躯体内的那些‘剑气’化为己用。

    瞬息之后,她的身影就已经开始虚化,一个闪烁,就到了二百里之外,脱离开了这混沌域场。

    庄无道楞了楞,而后自嘲一哂。靠来自己这一式,终究还是有些想当然了。

    “很不错的剑式,大悲剑结合乾坤大挪移,以天地万物为剑,潜力不错。”

    虽是成功从那混沌域场,然而洛轻云的脸上,却满含赞意:“不知这一剑唤作何名?若能继续完善下去,很有希望完成真正一式鸿蒙开天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的这一剑,虽从未有出现过任何‘剑’的形式,可却又无处不在,磅礴大气,让她激赏之至。

    “此剑我唤作混沌变,与劫果之战,阴阳劫剑无法施展,那就只有一式乾坤无量可以使用,只怕还不足以应付,守有余而攻不足。所以就想着另创连脉剑诀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神情颇为无奈:“可惜了,看来此剑,还有颇多破绽。”

    却并不遗憾,想创出真正鸿蒙开天级的神通,并不容易。至少这几劫之中,还无人能真正办到过。

    他本身在洛轻云的指点下,有着雄厚的基础,身拥数十种一品甚至超品的神通玄术。

    任意连脉通窍,组合一番,就可能出现一种拥有莫大神威的术法剑式。就如这混沌变,威势比拟阴阳劫剑。

    可拥有鸿蒙开天级神通的威势是一回事,是否真正的鸿蒙开天,又是另一回事。

    阴阳劫剑,从凰劫手中创出开始,历经四任剑主不断完善,才在他的手中绽放光华,达至鸿蒙。

    可他这式混沌变,却只是十几年前突发奇想,半月前才刚完成初步的剑诀而已

    “我倒是觉得师弟你这一剑,结构紧密,深合天道。在我推演中,也无什么错处,前景极大。”

    洛轻云失笑:“你这是要求太高,妄自菲薄了。这也就是我,身具半步混沌的道果。才能应付。换成别人,哪怕是无明任糜,或者前些时日那些真仙境,只怕也难逃你这一剑灭杀。”

    “无法用来应对劫果,那又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庄无道依然摇着头,不以为然。他将洛轻云当成试剑的对象,当成假想敌,就是为应战劫果。

    这一剑对洛轻云无用,那么可想而知,那劫果多半也有能力应付。

    尽管刚才他为免伤到洛轻云,只用出了六七成的力气。可胜负成败,交手时一望就可知,哪怕自己全力而为,多半也是无用、

    这也就意味着他十年的推演钻研,最终还是用不上,至少是现在用不上

    至于日后,劫果这一关他过不去,哪里还能有什么日后?

    好高骛远,说的就是他现在的情形。

    “也不是没用。”

    洛轻云却是陷入了深思,沉吟着道:“这一剑,确实还有着不少破绽,易被人逃脱。然而这剑式立意之高,意境之玄,却是我自阴阳劫之后,闻所未闻,见所未见,师弟若不能将之继续完善,那就太可惜了。其实即便现在,也不是无法弥补,不知师弟。可曾考虑过剑阵?”

    哪怕只为不暴露阴阳劫剑,以及庄无道,身为大悲赋传人的身份。她都无论如何,要想办法助庄无道补完这一剑不可。

    “剑阵?”

    庄无道的心中微动,而后眼中就现出了亮泽:“这倒是个好办法。”

    暂时以剑阵,弥补他这一剑的缺失。至于如何御控剑阵,他却比别人有更多的优势。

    自从仙阶之后,他斩魄分魂的速度,就骤然加快。如今他那‘星斗玄枢平天冠’内,已经有三百六十五道分魂,完成大周天之数。使阵法衍化成大周天正反星斗神机阵。

    加上踏入灵仙境之时,十四位真仙的道果沉积,不但他现在的算力,超出登仙境之时近百倍!每个神念,更可分化数百。

    哪怕事操纵百万规模的剑阵,都能应付裕如,依然灵动矫捷。不过无此必要,剑阵之威不在剑器多寡,而在剑器的品质。只有品质提升不上时,才需以量来补、

    他现在手里,除了两具身外化身,手持的‘流火’‘雷月’两口顶级剑器之外,至少还可拿出十口以上的仙剑。这都是两界收刮所得,不过要配合‘混沌变’施展,需得将之熔炼,以之为器坯,重新炼制专用的剑器才可。

    材料应该不缺,利用这十口仙剑作为突破天道封锁之钥。熔炼之后作为器坯,可以使新炼成的剑器,在这一界中得以突破仙禁层次。

    更有苏云坠这个绝顶的器师在,这套剑器的品质,也定可让他满意。

    就不知能不能赶得上,是否可在那劫果来临之前炼成?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无论是庄无道,还是洛轻云,都是雷厉风行的性子。当日洛轻云,就开始将部分杂务放下,或者转移给部属。本人则开始全力助庄无道推演,补全这一式‘混沌变’中的破绽,顺便为他构建这剑阵的大致雏形。

    庄无道的想象力丰富,常有新奇之想,玄奇之悟。可若论到道基道果,还是差了洛轻云十万八千里之遥。

    他能够创出这一剑的大概,可那些细节处的填充与完善,百个庄无道加一起,都比不得洛轻云。

    而仅仅半个月之后,就使这一剑,焕然一新。仅仅是庄无道施展此间时,损耗的法力,就减少了两成。而全力施展时的威能,也超出了他的预计。

    那些破绽不足之处,并不能完全除去,却已被弥补到金仙以下,难窥虚实的程度。至少庄无道自己,感觉若是由他来抵挡这一剑,若不用乾坤无量之术来化解,或者以阴阳劫剑破去,多半是死得不能再死。

    完善到了这个程度,后面就已再难提升。庄无道此时又将苏云坠一起拉了过来,与洛轻云一起,以补完后的‘混沌变’为基础,开始推演剑阵的阵图,以及剑器的器阵。

    要炼制一套完整剑阵,自然是离不开苏云坠这个器师,剑器的构造,也需考虑苏云坠的意见。

    不过很快庄无道就发现,苏云坠可能没太高的术算之能,可对于器阵的设计与推演,却更在他与洛轻云之上,反而但当了主力,让他与洛轻云,处于打下手的位置。

    按苏云坠的意思,这套剑器,如只是拿来弥补‘混沌变’的破绽,那未免太过浪费。而庄无道,亦是深有同感,这剑阵他要么不用,要用就必须是最顶尖的那种。

    所以最后完成的剑阵阵图与剑器,那补完‘混沌变’的功用,只能算是这套剑阵,最微不足道的一个用处。

    苏云坠与洛轻云二人的阵道造诣,本就是世间罕有,庄无道又将太上度灭真经的部分内容,填充其内。比如那太上斩仙决,太上诛神刺,万劫阿含剑经等等。

    结果三人联手,竟是创出了一套威能十足的杀伐剑阵。

    一张阵图,十二口剑器。以大悲剑为根基,涉及阴阳五行,终始无量。

    庄无道将这套剑阵,直接取名做‘混沌灭劫剑阵’,取的的就是要斩灭劫果之意。

    剑阵完善,用了足足一个月时间。然而当真正开始炼制剑器时,庄无道才觉艰难。

    首先是材料,他手中本来就有着十口仙剑,之后在剑阵定型之后,又四处搜寻,或交换或逼迫,总算是在十日之内凑齐了十二口。

    而仅仅是熔炼这些成品的仙剑,就又用了两个月时间。

    哪怕是有着两个世界的资源,可以让他们尽情使用,哪怕是有庄无道与洛轻云这两个绝顶强者辅助,苏云坠耗费的心力,也依然是难以计量。

    不到三个月,苏云坠就已浑身气元黯淡,面色苍白,毫无血色。整个人,就仿佛是枯萎的鲜花。只能依靠各种丹药维持。

    庄无道之前就因连续几十年的闭关,对苏云坠心生愧疚,此时更觉心疼。

    不过他却知这时候停下来,可不止是这一炉的珍贵材料,与那十三件仙器器胚,会全数报废而已,对于苏云坠自身,也不是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似乎是用了器修一脉的炼器秘术,竟欲以自身的精血培育,加快那十二口仙剑与阵图祭炼的过程。

    半途而废,必然会反噬到苏云坠,甚至会损毁苏云坠的仙境根基。

    他心中隐隐有些后悔,早知如此,就不该求大求全。如果只是针对混沌变,那么苏云坠炼制这套剑器时,必定会轻松许多。

    不过到了此刻,他悔也无用。所以接下来的时日,干脆就在这炼器室中,陪着苏云坠。

    这使云坠颇为欢喜,哪怕每日必须把绝大部分的注意力,都投入在那鼎炉之内,也依然是唇角含笑,心情愉悦。

    心情好的后果,则是这套剑器祭炼的进度,再次突飞猛进,大幅度的提前。

    不过一直待到一年之后,庄无道期待中的‘混沌灭劫剑阵’,依然还未完成。

    剑阵未成,那劫果麾下的兽军前哨,却已经抵临到了星玄界外不远。这也使庄无道,不得不把注意力,转向了界外虚空。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