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三零四章 功德之宝
    不止是羽云琴,庄无道这边也同样是难以再接受。尽管那神明染化是主因,然而以他的智慧,又岂能看不出来。一切的源头,其实还是在自身?

    心中憋着一股怒火,哀其不幸,怒其不争。

    之前期待这与羽云琴见面,可当见了之后,庄无道却只觉两边都是尴尬。

    说到底,他难道还能拿此女怎样?这件事,固然是羽云琴自己的过错,可若非是从他这里,获得一半的战魂体质,也不会为她召来赤阴神尊的觊觎。

    “你如今元神之中,千疮百孔。三个月内,最好是不要参拜任何神明,也尽量莫要引动心魔,否则后果难测。除此之外,可尽量寻些修复元神的丹药,多少有些用处。至少二百年内,不要想着提升境界。”

    尽量使语声平静,庄无道移开了视线:“外力不可凭,神明不足恃,这是我对云琴你,最后的忠告。世间确有着登云捷径,却没有白吃的馅饼。”

    登云捷径,他现在走的就是登云捷径!可走上这条路的代价,却是面临太古,灵感,劫果这样的对手,面临无数险恶争杀。

    羽云琴心中发冷,随着那赤阴神尊的神力意念,都尽数散去。她一身修为迅速跌落,从之前的练虚巅峰,竟是一直跌破到了元神境界。

    然而这法力消散,元神蜕化的痛苦,却远远及不上庄无道此时的言语,就如刀枪利箭般穿入心灵。

    她能够感觉得到,庄无道对她的情义,已经所余不多。

    “我在此间停留的时间不多,有许多话,都不好说。日后怕也是难以再见,只能希望云琴你,好自为之,尊重己身。”

    千言万语,却都只能堵在了胸内。庄无道只觉郁怒莫名,满含杀意的视线,再次锁住了合泉。

    那合泉上仙心中发冷,在庄无道寻他泄愤之前,就已提前开口:“合泉愿以元神起誓,从此再不插手天一界之事,绝不动此界离尘宗一草一木。也必能使羽师妹,这三月内安然无恙。”

    方才楸无道与赤阴神尊动手之时的情景,他都看在了眼中。那种满蕴玄意,变幻莫测的超绝剑道,他只在赤阴城中几位专修剑道的金仙身上看到过。

    也亏得是赤阴神尊的神念,神君道果,才能以八阶的实力,抵挡百剑。换成是自己,哪怕以这灵仙之身,全盛之时,也接不下这人十剑。

    庄无道轻哼了一声,一阵犹豫之后,终究还是停了下来,打消可念头。他能感觉得到,自己剩下的时间不多。

    能够以分魂化身远隔虚空,显化于此界,还能保存小半的实力,是因之前留下的那道以他精血绘成的真形符图。然而此时那道真形符内的精血,已快要燃烧殆尽。

    还有羽云琴,这三个月内确实是她危险的时候。尤其是经历了这次变故,与他分别之后,必定会心绪不稳。可能招引心魔。能有一位灵仙相助,帮她镇压元神,可以助羽云琴度过这段最艰难的时段。

    只稍稍权衡,庄无道就打消了拿此人泄愤的打算。

    “希望你能记得此言!若是办不到,庄某定会取你性命。”

    一个拂袖,他的声音就开始渐渐转低,只余一声叹息,在原地久久不熄。

    随着庄无道的神念,也消散远去。合泉不禁轻吁了口气,浑身一松,庆幸自己,总算是保住了性命。

    羽云琴却是失了魂一般,枯坐在原地,望着远方一阵怔怔失神。

    离尘山巅的大战,已经了结,可能是要扑灭各处赤乾火焰之故,已经有修士在那边做法,召云唤雨,使得周围水系元力,阵阵动荡。

    此间也被波及,大雨倾盆,不过羽云琴却毫无动静,也并未以法力将那雨水排开之意。依然抬着头,任由那倾城暴雨,浇在了她的脸上。

    也就在同一时间,三千里外,一个满头银发,容颜清隽的中年,却是背负着手,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,

    他那女儿,终究还是后悔了,悔不当初——<楸p>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“你那分魂化身,可是已经回归?”

    十日之后,苍茫神界内,当洛轻云处理完所有的杂务后,就第一时间,再次来到了庄无道的闭关之所。对于庄无道的分魂化身,在天一界中的经历,也颇感兴趣。

    且十日前的时候,庄无道就曾说过,有一事要向自己请教。不过因分出了分神魂念,有些不便,所也需待分魂回归之后。这件事她也一直惦记在心,所以在忙完了这一段之后,就赶来看看究竟。

    不过当她到来之后,却见庄无道,正脸色阴郁的枯坐在原地。似在沉思着什么,眼神忽而怀念,忽而愤恨,忽而冷厉,忽而无奈,不断的变幻着。

    看来是不像经历了什么苦战挫折,那天一界也无人能有力量,使庄无道品尝失败苦果。

    排除了这些,剩下的无非就是两个可能,能令庄无道痛苦至此的,要么就是燕玄,要么就是羽云琴。

    不过对于前者,庄无道最多只有些朋友之情,这么多年下来,当年共患难的情分,早已消磨的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“师弟这般消沉,可是为了羽云琴?”

    见庄无道不闻不动,毫无理睬之意。洛轻云不禁微一摇头,她大约能猜到一些,此事想要劝也无从劝起,只能老生常谈道:“师弟如今已是长生中人,真灵不灭,则元神永存。只需能斩碎劫果,必可有望证得金仙。那时跳出五行,与天地同在,寿元无尽。羽云琴只是你这一生中的过客而已,是她不能抓住机会,师弟实无需这般在意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不禁苦笑,料来这位皇天剑圣,也说不出什么能真正安慰人心的话出来。

    不过羽云琴之事,自己再怎么苦闷也没有用。修士无悔,既然这么选择了,就不该再生出悔意、

    “云琴之事,我自会调整心情,与你无关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,庄无道就又探手一招,从袖中取出一物:“离尘宗与大灵之事,我?解决,应该再没什么后患。此去也略有收获,你看看此物。”

    洛轻云皱眉往庄无道的手心看了一眼,只见是九颗淡金色羽石。

    她之前也见过了此物,所以第一时间,就认了出来:“这是镇龙石?”

    不过在庄无道手中的这些镇龙石,分明已是消耗殆尽,龙气已经微弱之至。

    洛轻云正觉不解,庄无道要这些东西何用?若说材质,镇龙石顶多只是七阶层次,真正珍贵的,还是它汇聚人道龙气之能。

    无论是材质,还是此物的功用,对庄无道来说都毫无用处。

    可就在下一刻,洛轻云便见那九颗镇龙石,已经在庄无道的法力激发下,忽然发出了一团团七彩氤氲之色。

    望见之后,洛轻云就是吃了一惊,而后喜上眉梢:“功德之气,这竟是功德之宝!“

    那几团七彩光晕,分明就是功德之气。这九颗镇龙石,竟然是可以汇聚功德之气的存在!

    之前不觉有异,可当庄无道以法力激发之后,洛轻云九分明可以感应。这天地之间,有着一丝丝若有所无的气息,正往庄无道手中的九颗镇龙石中汇聚着。

    那是散聚在庄无道身外的功德,此时却被镇龙石吸引,往石内汇聚着。

    此前庄无道接触九玄魔界地心之患,又将十数位真仙,全数逼退出星玄二界,对两界都有大功德。

    这些功德之气,萦绕于庄无道身周。本来是要随着时间推移,慢慢消磨散去,可此刻有了镇龙石之后,却可将至凝聚保存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一直奇怪,这镇龙石分明是天道孕育之物,可为何作用更类似人道之宝。直到此物到手之后才明白,这实是天道功德之宝,只是恰好可以储存运用人道龙气而已。或者也可以说此物,乃是天一界的天人二道合作而成的至宝。”

    说到此处时,庄无道又陷入了深思之色:“这功德之力与气运之道,果然是有着紧密的联系,不可分割。”

    如此说来,佛门说身具功德者,来世必得善报云云,也不是没有道理。

    “你准备如何处置此物?”

    洛轻云眼含遗憾,可惜这九枚镇龙石,等阶实在太低,哪怕是只有九阶的层次都好。否则庄无道与劫果这一战,必定会轻松许多。

    有功德之宝,配合浩劫天图镇压气运,庄无道的胜算,至少可添一成。

    “或者可以用这九枚镇龙石为核心,炼成一件仙宝,不过不太划算。最好还是炼丹——”

    仙人之争,撼天动地。别说是区区七阶,便是九阶的材质,在庄无道这个层级人物的交手中,也是随随便便就能轰碎、

    镇龙石的材质实在太过脆弱,除非是以更坚固的灵材包裹。不过这也势必会使这件仙器的威能,远不如预期。大半的力量,都要用来保护镇龙石,所以反而会抵消这件宝物的优势,最终得不偿失。

    想来想去,还是用来炼丹最合适,有着功德之气辅助,什么样的至宝灵丹,都可炼制出来。

    “炼丹就算了,不过此物倒是可以用来提升轻云剑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却一声轻笑:“我仔细算过,若能将这九颗镇龙石蕴满,恰好可以将轻云剑,提升十八重仙禁。”

    “要使轻云剑,走功德之宝的法门提升?”

    洛轻云眼神一亮,而后又觉不妥:“这是否太浪费了?且若用此法提升,日后轻云剑恢复。能够选择余地,会少得多。且轻云剑,毕竟是杀戮之器。”

    功德之气,是比之那先天元灵,先天紫气,更珍贵得多的存在。用来提升轻云剑,确实有些浪费了。

    若依庄无道之法,确实可将轻云剑,最多提升到二十七重仙禁。可日后此剑再要提升,普通的混沌元气,已经没可能使轻云剑有大的变化。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