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三零三章 诛灭祸源
    庄无道也不禁讶然,忖道这人,可真是懂得明哲保?之道,也甚是识趣。

    接着又再看了一眼,这合泉的脚下的那座仙阵。瞬间就知,此阵对自己并无什么威胁,只是一个用于保命逃遁的仙阵。

    一旦庄无道动手,这座阵立时就可将合泉,远远送出到天一界外,那太虚空海中。

    在那无殇仙墓中,这位合泉上仙能否保住性命不好说,可终究还是能有一线生机。

    不过这合泉也明显不愿在逼不得已之前,就冒这般风险。之前重伤未愈,想要安然从这无殇仙墓中脱身,逃离元极星障,几无可能。

    摇了摇头,庄无道就把注意力从这合泉身上移开。一来这人确无阻拦之意,二来他也没有足够的把握,在此界中只以一介分魂化身,将之擒拿斩杀。

    他时间不多,还是专注于正事要紧。阴翳的眼神,重新回到了羽云琴身上,只见后者欲言又止。最后干脆不说话,就这么苍白着脸,神情冷然,俏生生的立在那里。

    庄无道定定看了片刻,神色就渐缓和,他对此女,终究还是不能硬起心肠。

    然而此时此刻,无论他说什么,都似有不妥。最后干脆直接开口问:“你当年拒绝与我一同离去,就是因被这赤阴神尊选为司祭?”

    “是又如何?”

    羽云琴不禁嘲讽一笑,庄无道问这句,是想要看自己如何后悔么?不过可惜,要让这位失望了。

    “赤阴神尊与我教的几位殿下,都甚是看重云琴,云琴不忍背弃,让他们失望。”

    “所有就让我来伤心失望?”

    庄无道哑然失笑,口里说着伤心,然而心内的伤心遗憾,却在这一刻莫名的平复下来。那道创痕,已在消逝,有种放下了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那么云琴你又可知,那赤阴神尊对你不怀好心?又可知这神女应身,到底是何种事物?神念被其染化,说是傀儡灵奴,也不为过,甚至还有不如。”

    羽云琴顿时眼神微厉,如刀一般盯着庄无道:“不许诬蔑我家神尊!什么神女应身,你胡说什么?不要以为你庄无道法力高强,我就奈何不得你。”

    却见庄无道似笑非笑,满含哂意:“是否胡说,你可问问这位合泉道友。”

    羽云琴一声冷哼,不过仍是依言往那合泉上仙看了过去。却见那白袍少年神情尴尬,仰头望天,默默不言。

    见得此景,羽云琴不由愣住,而后一股惶恐之意,骤然从心内升腾而起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?庄无道所言,怎么可能是真的?赤阴神尊乃我赤阴宫护法神明,怎会残害自家的门人弟子?

    可为何这合泉,身为赤阴宫座下弟子,却不出言反驳。

    不对!是了,定是这合泉受庄无道的胁迫,才不敢出言抗辩——

    这位灵仙境的骨气,从方才他那种种举措,就已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她正欲说话反驳,却见庄无道已经出手。他从来没指望几句言语就能够说服羽云琴,能够使她清醒过来。只是欲使羽云琴,对赤阴神尊的信仰,有一刹那的摇动就可。

    一个闪身,就到了羽云琴的面前,庄无道随即就在少女的眉心间,轻轻一弹。

    彼此间的实力差距过于巨大,羽云琴根本毫无反抗之力,当回过神的时候,就觉眉心微疼。而自己的体内,也似有什么东西,在脱体而出。

    在离去的同时,也似是将她浑身上下,所有的气力,都全数带走。使羽云琴浑身无力的的,瘫软坐下,不过也感觉到冥冥中,有一个无比熟悉,气息冰冷,,又无比伟岸的意志,依然欲从外回归,入驻她的元神之内。

    这是,羽云琴的心中,顿时生出了恐惧之感,本能的就欲抗拒——

    而这股意志,也未能如愿。才刚再接触到羽云琴的元神核心,就又被一股法力,强行抽取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神尊你既已出来了,难道还想着能再回去?夺这门人弟子的身躯H本座面前,怕是难以如愿。”

    那股气机先是一窒,而后直接在羽云琴的头顶上显化身形。却是一个女子的身影,服饰暴露,浑身缠绕红色的丝带,充满着诱惑之意,此时面色却是冰冷无情,居高临下的俯视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敢来坏我的好事?毁我玄女应身,得罪本神,当知后果如何?”

    “得罪赤阴神尊的后果,在下自是心知肚明。倒是神尊你,可知坏我伉俪情缘的后果,又是怎样?”

    庄无道面色看似平淡,可眼中的杀机,却是越来越凌厉。

    “至于我是谁,其实并不重要。反正神尊你这里的念头,也回不去本体。”

    同是分神化身,可他在具身体投入的神念,至少达本体的三分之一。而这赤阴神尊,则连百万分之一都没有,此时哪怕抽取了羽云琴的部分元气,又从赤阴城方向抽取了大量的香火愿力,也只勉强达到了八阶顶峰之境。所以二人的境界,虽是差距甚远,可反而是身为太上神主的赤阴化身,据于劣势。

    二人的交手,在对话开始的那一瞬,就已然趋向于白热化。轻云剑盘旋,无数道剑气,直指赤阴神尊的化身。

    然而这赤阴,的确不愧是一方神君,哪怕是以八阶的法力,依然能抗衡许久,见招拆招,见法破法,应对还算从容。

    此时一边化解着庄无道的滔天剑气,一边眼现异色:“原来是你,羽云琴的双修道侣,那个身具先天战魂之人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懒得再与这位说话,最后一式临江仙剑,已经备好,只等合适的时机。

    那赤阴神尊,也明显察觉到了危局,不过却并不在意,反而吃吃一笑:“原来是你,居然只一百多年,就已修到了灵仙之境。这法力,许多成名的元仙境强者,只怕也要自愧不如来。你若是欲寻双修对象,大可来寻本尊。恰好本神对你那先天战魂,也颇感兴趣。那时别说是此女的太阴清体,便是远在太阴清体之上,最适合双修之法的素女元胎,本神也能给你弄来——”

    就在这说话之时,二人间的交锋此术,已经有千百计,剑光漫卷盘旋,不断的发出惊人气爆,剑气余劲,波及数百里地域。

    庄无道为免伤到羽云琴,投鼠忌器,出剑时颇多顾忌,也就给了赤阴神尊不少喘息之机。

    不过也到此为止,就在赤阴神尊,被他剑势渐渐迫得,不得不大幅度的收缩法力时,庄无道的临江仙剑,就猛然破空穿出。

    毫无悬念,一剑建功,将赤阴神尊的神念化身,在瞬间挥灭。而后剑力四散,扫荡残余。

    那赤阴神尊都来不及说话,显化出来的身躯,就化为一到轻烟散去。只留下一声轻笑,久久不散。

    “看来是已恼羞成怒,对的本尊憎恨已极了。不过似这等样的女子,可绝非是你的良配,必成累赘不可。说来道友,该感谢本尊才是。道友前程远大,仙王可期,何需在她身上,浪费心力时间?事先说好,你若想要类似太阴清体的道体,想要多少,本尊就能给你弄来多少。以你的先天战魂,想必滋味极其美妙——”

    并未理会,一个拂袖,将余音挥去。又探手一招,将那轻云剑收起,庄无道再看羽云琴。眼神对视,彼此都能感觉到,对方心中那五味杂陈的心情。

    庄无道暗暗一叹,知晓羽云琴没可能因赤阴神尊的的神念被他除去,就会回心转意。以此女的性情,此时只怕是羞愧莫名,可也正因此故,只会更将他疏远,不愿向他低头服输。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