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三零二章 再见旧侣
    庄无道的骄傲,已经不容许他这么做,大象又何必去蝼蚁讲道理?

    自己对昔年的战友之情,难道还能有多少留恋不成?今日更不会生出手下留情之念,以免遗患日后。

    当年保留下大灵皇统,就已经足够偿还大灵朝,对离尘宗的几次救助之恩。

    “你又何必假惺惺?”

    那燕玄也是冷笑,目中满含郁怒:“莫非以为朕,到现在还看不透你昔年所布之局?无法是欲借朕之身,聚拢燕氏德望龙气,然后斩草除根!”

    他亦是一代枭雄,智略过人,岂能看不透庄无道当年那般安排的目的。

    大灵的龙气催发过速,此时已是无薪之火。因常年征战,也使国内生民怨声载道。燕氏经营数万年的德望,已经消耗殆尽。

    当天下之人,对大灵朝都厌倦愤恨之时,那么日后燕氏,哪怕还有血脉留存,也再难以崛起恢复。失去了人道龙气的庇佑,燕氏的子弟,可以任人屠戮。

    “当年安排燕兄担任摄政王至时,庄某确有此念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毫不讳言的承认,而后目眺远方:“然而燕兄,也可以选择不这么做,不跳入我的陷阱。穷兵黩武,空耗国力,燕兄你是一代雄主,却并非是一位明君。”

    他可以用重明观世瞳灵目眺望,看见北方数十万里外的地域,都是民生凋敝。许多人食不果腹,衣不遮体。甚至有些地方,十室九空,白骨累累。

    这是靠近南方离尘宗的土地,并不是原本的大灵国土,不过庄无道也能猜测,那更北方处,情形也不会好到哪去。

    这百年之中,大灵连年征战,不但招揽了大量的修士,更耗费巨资,炼制了三百六十五艘赤阳龙舰,对民力的消耗,已达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即便离尘覆灭,大灵之后的日子,也绝不会好过。在镇龙石内的龙气耗尽之后,大灵若能压得住天下教门与那些修行世家,那么大灵国祚,倒还能继续维持。可若是压不住,必定烽火四起,疲于奔命。

    此时天一界的天人二道,对燕玄的眷顾,已经由盛转衰。未来会怎样,可以预期。

    “你直说暴君就可,这百年以来,朕确是不惜一切。”

    燕玄神情淡然,并不以为意:“如能覆灭离尘,朕自当修养民力,予民生息。可而今成王败寇,盖棺定论,时也命也,夫复何言?倒是你,还不动手,要等到何时?”

    庄无道暗暗一叹,到底是霸者之资。这份临死前的从容淡定,可教许多仙修都羞愧之至。

    “庄某,只是想与你再叙叙旧而已,遥想当年——”

    可说到此处时,庄无道就再无以为继,更知多言无益。当下轻轻一个拂袖,那轻云剑就已啸空而起,飞旋斩下。将燕玄的头颅,一剑削了下来。

    轻云剑曾为天子配剑,龙气深藏。以此剑为燕玄兵解,才显尊重。

    斩了燕玄,又探手一招,将那九枚镇龙石,陆续招在手中。也在同一时间,那九具‘龙甲神卫’,连同燕玄的身躯,都一起化成飞沙散去。

    做完这些之后。庄无道才分出了注意力,又目望其余正颤栗绝望中的大灵诸人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蝼蚁,他既无什么交情,也不觉这些人,有什么存在的必要。所以他只一眼掠过,就再未关注,直接问灵华英:“这些人,你们准备如何处置?”

    这一战中,大灵一方虽亡了数以百万计的筑基练气。死在他震怒中的,就有百万有余。可剩下的金丹元神,仍有不少。还有许多筑基修士,藏在飞船阵中,避过了一劫。

    而这些人的生死,就起于灵华英等人的一语之间。

    “离尘宗重建,正需大量的灵奴。”

    灵华英目光冰冷,向远处那些修士看了过去,不过却仍理智的收敛住了杀机。

    “还有些宗派,倒向大灵朝,乃是逼不得已。就比如那金衍宗,在那燕玄麾下,就等如灵奴一般。与大灵燕氏之间,有着深仇?恨。”

    这次燕玄,就带来了大量的金衍宗修士,用来送死,为大灵冲锋陷阵。好在这些人分布极散,之前庄无道出手时,也是特意针对那些军阵战阵。所以这些大灵朝的奴军,反而得以保全。

    “金衍宗?法天灵道友,已经陨落了么?”

    庄无道的目中,微透遗憾愧疚之色。他此时已可前知,晓未来过去之事,心中只需略略一算,就知法天灵确已身灭,而且是死在了燕玄的手中。

    既然金衍宗有人为离尘宗战死,也确实逼不得已。那么他们离尘,无论如何,都需给金衍宗一个交代不可。

    且法天灵之死,自己也有莫大的责任。一切都缘由于自己,对燕玄的纵容。

    类似的情形,还有镇龙寺。不过这家,却并未向大灵降服,而是忍痛退向了极西之地。

    至于那神原势力,也只能依托青嶷神梧固守。那株神梧,此时亦是合道之境,燕玄暂时无奈其何,只能暂时放任。也正因神原在北面的牵制,这次离尘宗,才能抵挡整整三个月之久。

    这几家盟友,都需补偿,不过已无需庄无道操心。

    还有那水云峰,这又是当年留下来的隐患。离尘二山七峰,水云峰最不受重视,在离尘崛起之后,得益最小。因当年水云峰的首鼠两端,无论是节法庄无道这一脉,还是宏*法真人的明翠峰,又仰或是执掌宗门大权的赤灵子,对水云峰的感官都是不佳。这几位不会刻意刁难,可想要他们看重照拂,也是绝不可能。

    可谁都不曾想到,在最后关头,将离尘宗推向万劫不复深渊的,正是水云峰。

    常年的漠视,门内积累的矛盾,终于使离尘宗尝到了苦果。

    “此间之事,就由你等处置。水云峰弟子,大多无辜不知情,莫要大肆牵连。”

    心中叹息,庄无道已是遁空走出了祭坛,往西面方向急遁而去:“我降临此界的时间不多,那边还有一至关紧要之事要办。还请诸位师兄弟见谅,这一次,只怕难以与你等一叙别情。”

    灵华英不禁一楞,下意识的就想出言阻止。可当望见庄无道遁去的方向之后,就不禁流露出苦笑之意,打消了念头。

    至于庄无道留下来的这上万金丹,数百位的元神练虚,灵华英则是毫不觉压力。

    别看离尘宗的南明都天神雷烈火旗门阵,已经被毁去大半。可那离寒天舰还在,稍稍休整,阵法就还可维持在六阶等级。

    没有了那九具金甲龙卫,紫照真人与燕玄又都已身死,剩下的这些人,并不足畏,哪里会放在他灵华英的眼中?

    门内五大纯阳练虚,可不是摆设。

    不过就在庄无道的身影,堪堪要消失在天边之时,在灵华英不远处,那着半跪着几位练虚大修,都是眉心处现出血痕。随即整个人,就又炸散了开来。

    灵华英不禁唇角微抽,立时就知那个家伙,到底还是放心不下。

    未免也太小瞧了现在的离尘宗,几个练虚境而已,他们哪里可能应付不来?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将最后一枚仙石,打入到了地底之下时,合泉道人就已生出了感应,顿时愁眉苦脸、

    “他已过来了——”

    果然如此,这位即便会放过对离尘宗出过手的他,也不会对曾经的双修道侣,不闻不问。

    这就是合泉提前布阵之因,只因他明白,只要自己还在天一修界之内,就逃不开那位的感应,逃无可逃。

    “他?”

    羽云琴眸中略略恢复了些焦距,而后第一时间就明白了合泉所指。

    可这一刻,羽云琴却有一种,想要从这里逃走的冲动。实在不知自己,该以什么样的面目,什么样的心情,来面对那人。

    然而未等她思量明白,庄无道就带着一道狂风出现,现身在了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先是定定的看了羽云琴一眼,庄无道就已眉头皱起,眼现怒色。

    百余年前的他,还有些看不明白。可如今身为法力比肩元仙境的强者,又深谙神主之道的仙人,又岂能再看不穿羽云琴的状况?

    赤阴神尊!

    庄无道一声冷笑,好得很,身为赤阴宫的护法神明,却居然把主意打倒了自家的门人弟子身上。以近乎魔染之术,来影响羽云琴的心智意念。

    而后他那刀锋一般的目光,就往旁边的白袍少年刮去。却只见后者,此时正立在一座仙石布成的阵内,神情戒备中又含恭谨。

    不过出乎意料的,这人并未将羽云琴也一并防护在内。

    “小仙合泉,见过庄道友。”

    那合泉规规矩矩的一礼,顶着庄无道那吃人一般的目光,忍不住一阵头皮发麻、

    “小仙来这天一修界,只是奉命行事,并不知详情。今日对贵宗出手,也是应羽师妹之请,实在是无辜。也不知得罪的是庄道友,万望道友见谅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合泉又斜目看了羽云琴一眼道:“道友是为羽师妹而来,无论道友做何处置,合泉都坐视旁观便是,绝不插手!”

    其实是不敢得罪,那赤阴神尊虽也身份尊贵,可毕竟人神异途,双方不属同一体系,那赤阴神尊,还报复不到他的头上。

    顶多是这次的任务失败,损失了赤阴神尊看好的一个神女应身,要受些宗门惩戒而已。对方又不是要取去羽云琴的性命,算不上是出卖同门。

    倒是眼前这位,更使他忌惮。离尘宗这一代的道种,能够动用的力量,不会逊色于那赤阴神尊。

    若是这时候,他还不知进退好歹,惹得庄无道对自己生出了杀心,那么对他而言,就是灭顶之灾。

    哪怕这次侥幸从庄无道手中逃脱,躲过了杀劫,日后待得对方晋阶金仙甚至仙君,仙王之时,要想寻自己清算旧账,那也是再容易不过。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