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三零零章 碾压一切
    只是那些雷光,作用却是微乎其微。根本就无法靠近?坛上的人形虚影,最后更是被那超越于天道之上的意志强行扭取,化为己用。

    而那完全超越于所有人想象之外的势压,更是使得周围本就因连绵大战,而有些松垮的山脉山峰,都纷纷崩塌飞散。

    在这一方地域之内,包括离尘宗内,几乎所有的修士,此刻都是难以动弹。元神之内,似有万均重压,要将他们神念,一片片的碾碎,一片片的磨灭。

    那燕玄周围的沸腾龙气,此刻也仿佛是见到了猫咪的老鼠,骤然黯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竟然也不往燕玄体内与那九枚镇龙石方向回收,而是直接就被四下冲散开来。

    随着那祭坛上的人形魂影越来越真实,天地间有无数的元力,正疯狂的向这边涌来,汇入到这位的身躯中。

    燕玄的额头上,已是布满了冷汗,一身衣襟,也都完全湿透。目中流露出不敢置信的神情,几乎于歇斯底里。

    这声音他认得,哪怕是时隔亿万年也无法遗忘。正是那庄无道,曾经的此界霸者。那魂影的五官,也无不与他的记忆,完全相仿。只是现在的这一位,气势神态更显威严,睥睨众生,顾盼自雄。

    居然真的回来了,从元极天障之外。降临到了天一修界!

    而更使他无法接受的是,在他神念感应中。此方的天道法则,似乎是完全落入到庄无道的掌控之中。

    这一整个世界,就好似是一个玩具,被这位放在手中肆意的操弄把玩着。

    “原来真是你,燕玄!不知是谁给了陛下的胆子,敢与我离尘宗为敌?”

    那元气越充沛,魂影也就越真实,庄无道的目光,先是四下扫望了一番,而后就怒目声威,眼现出了厉色,

    一时间元力激荡,使无数的灵器法器,都纷纷爆裂,炸成了数以万计的细小碎片。

    那三百六十艘‘赤阳龙舰’,也都是‘嗡’的一声重鸣锐响,六层楼舰都忽然一齐往内的塌陷。被这浩瀚无边的势压,强行压扁折叠!

    这座规模浩大的大周天赤阳乾龙大阵,毫无半点抗拒之力,就被庄无道散开的元力,彻底碾成了粉碎,那条赤阳之力化成的火龙,也立时在哀鸣中溃散。

    “这么看来,本座百年之前杀的人,原来还不够多——”

    也就在第三句声出的这一刹那,离尘本山周围一万里方圆之内,无数的筑基练气修士,无数的大灵国战卒,都是浑身骨骼碎断,一团团的血雾炸出。被这庞大的势压,生生碾成了肉饼,一瞬之间,近百万条性命,就这么消散灭去。

    那金丹修士,也同样是双膝碎断,全数被压落跪下。哪怕元神练虚,亦不例外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?怎么可能?

    紫照真人脸上的汗液,如水一般的滴落着。此时想要抬头都不可得,不止是神魂上的压迫,身躯也同样负担着他难以承受之重。

    这就是庄无道?一百年前,削平天下的庄无道?这到底是到了什么样的境界,以他接近一阶道力的力量,居然连在这位面前挺直身躯都无法做到。

    这个人,怎么会是这般恐怖的存在?

    而此时离尘宗诸人,亦同样是目瞪口呆。他们都曾奢望想象过,从上界降临的庄无道,法力应当是强极,定然能远超百年前飞升之时,也必定可化解离尘宗现在的危局。

    可却绝不曾想到,当庄无道真正降临之时,手段会是如斯的恐怖,这样的霸道!

    包括了灵华英在内,所有离尘弟子在这一刻,心中也都有了一个再清楚明确不过的认知。

    这里诸多修士,包括那合道巅峰的燕玄在内,在这位的面前,都是蝼蚁!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“真的是无道师——”

    六百里外,宇文元洲话音未落,就觉不妥。这个时候,他哪里还有资格,称这位为师弟?喊师叔都不够资格,

    自嘲一哂,宇文洲的神情,就又轻松了下来:“侥幸!我离参众多祖师庇佑,使我离尘免去之劫。”

    “好凶险,只差半刻时光而已,这燕玄手段当真狠辣。不过他既已来了,那么这燕玄也好,天一诸教也罢,都只是跳梁小丑,不足为患。”

    古月明对于庄无道,亦有十足信心。且庄无道在此界化形时,那遮天蔽日般的气势,那将近百万炼气筑基,强行以法力生生碾杀的手段,已经不止是使他们心安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此时古月明的眼眸之内,更多的是震怖。“将这一界天道法则,操弄于股掌之中,真不知他的修为,到底到了何等样的地步?”

    哪怕强如燕玄,在庄无道的面前,居然也连站立的资格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至少都是仙阶。”

    旁边的金太极忽然出言,使周围几人,都注目过来。

    “他如今,应已是长生中人,且绝非是普通的灵仙境,可以与之比拟。我记忆中,哪怕是那些元仙境的大能者,也无可能有这样的神通法力。只需以一部分分神化身,就能强行操控住此界天道!”

    “元仙?”

    李昱的神情,满含着无法置信。

    怎么是元仙?庄无道离去之前,也不过才练虚境而已,尽管以庄无道战力,哪怕是合道境,也很难与之比拟。

    短短百年时间,就已完成练虚到元仙境的跨越,这怎可能?灵仙,天仙,元仙,真仙,金仙,仙君,仙王——

    仙阶七境,岂非是说现在的庄无道,哪怕是在传说中的天仙界,也有其一席之地?

    不过他却又知金太极的传承血脉,可以回溯先祖的记忆。清楚知道那些仙修的强弱虚实,远比这里的各人,更有发言权。

    “即便还不是元仙,也有着元仙境的威能法力,甚至超越其上。”

    金太极的语气神笃定,神情却是略显复杂:“不过有这样的道基道果,他若愿意,不怕根基浮动,那么随时随刻,都能借助丹药之力进入元仙境。总而言之,此界所有修士,哪怕所有人合力,都已抵不过他一根手指头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来,那就更无需担忧,还有这次,可真要多谢金兄——”

    那宇文元州一声失笑,目含感激之色:“若非金兄仗义援手,前来相助,我等只怕是撑不到无道上仙到来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仗义,我只是遵从当年誓约而已。”

    金太极嘿然一笑,心中却是暗暗自嘲。他倒是有避祸之心,想要继续龟缩在极南恶地不出头。

    不过紫虚风虎的最得意的本领之一,就是望气。他能清晰查见,这离尘宗气运未绝,也不像是要遭遇劫难的模样。既是如此,那么这次应邀北上离尘宗之行,就应无大碍,至少能保得性命。

    抱着这样的念头赶来,可金太极却是万万都没有料想到,最后竟然会是这样的结局。

    当庄无道以分神降临,就直接结束了一切,碾压所有。

    以那位显露的杀气,只怕从此之后,再无大灵一国。皇统断绝,天下大乱,是可料定之事——不对,也乱不起来,有离尘宗镇压,谁敢生乱?

    倒是修界诸宗,至少有七成以上,怕是要从此除名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羽云琴的脸色,此时同样是难看到了几点。她的法力不足,并不能隔空数万里,观照离尘宗本山那边的景致。

    不过庄无道的神念威压,哪怕是她现在身处之地,也同样能够感应得的到,那是让她身心元神皆为之颤栗的浩瀚与恢宏,充满着凛冽杀意。

    那因大周天赤阳乾龙阵破灭,而在周边引发的灵元乱流,她更是想要将之忽视都不可能。

    一双秀手紧紧攥着,羽云琴的指甲已深深扣入到了肉内而不自知,牙关紧摇,她唇角之旁已溢出了一线血丝。

    眼神挣扎犹豫,羽云琴并未迟疑太久,就开口问道:“不知合泉上仙,ь否再助那燕玄一臂之力?”

    语意虽是在请求,可语气却是极其强硬。哪怕只为日后赤阴城的存亡,她也绝不容那大灵朝,就这么毁在此处。

    羽云琴心内此刻,更有种说不清,道不明的心思。实在不愿见庄无道,那使一切披靡的声威。也不想看到,那人纵横无敌,诸事顺遂的得意。

    似乎只有使其稍稍受些挫折,她才会感觉舒心,将心中的刺痛抹平些许。

    “助那燕玄一臂之力?”

    那合泉上仙却怀疑自己是听错,再次转过身,愕然看向了羽云琴:“你可知自己,在说什么?要我助那燕玄?”

    “不错!大灵若亡,此界中离尘宗再无制衡。我赤阴城这次对离尘出手,以我对那位的了解,这次定要兴师问罪。上仙在时还好,可如上仙离此界而去,那么我赤阴城,恐有灭门之威。”

    羽云琴的面色,已经平静了下来:“所以还请仙师,勉为其难,助云琴一臂之力。”

    “方才本座可不是问你,为何要助那大灵!”

    合泉一声失笑。眼透嘲讽之意:“云琴你还是没明白,能以一介分神元神穿越入无殇仙墓,降临到此间的存在,到底是意味着什么,也没能真正听懂我说的话。”

    羽云琴楞了楞,有些不解的看着合泉。在她看来。身为灵仙境上仙的合泉,就是无所不能的存在。只要合泉肯出手。那么那庄无道,不可能没有顾忌。

    可这位上仙,怎么可以对她,说出这样的话出来?

    却听合泉神情淡淡的言道:“直说吧,要想穿越外面那层元极星障,至少也需元仙级的法力。我合泉之所以能够例外,是因赤阴神尊赐下的一件法器。可那一位,却能只凭一介分神化身,就可破开那元极星障。还有这无殇仙墓之中,有诸多的恶孽煞灵,我合泉早有准备,也依然不能避免,在此间虚空海中遭遇重创。可那位以分神来此,却能够安然无恙,使诸邪辟易,不敢近身。”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